我不认识你

作者:半生荒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6

      
      郎锦城忙着和袁子明唇枪舌战你来我往,没看见对方。
      
      但楼漫云看见了。
      
      对方的脚步很轻,从黑夜里逆光而来,乍然看不清五官,却能分明的看出她的好身材,整个人的比例十分协调,修长又轻盈,身量纤细,却丝毫没有带出弱态。
      
      等她走到了近前,轮廓显现,浓密乌黑的长发顺滑地垂过肩,衬托着清纯莹白的一张脸,她的五官也逐渐清晰起来,一颦一笑都透彻地精致着,像个温室里娇养出来的小花仙。
      
      楼漫云自恋,绝对不肯承认有人比自己漂亮。
      
      但她也承认,她们的漂亮明显不一样。
      
      楼漫云自己画着精致的妆容,染着嫣红的唇彩,头发刚刚打理过,染过的亮泽盈润发光,穿着上万的职业套装,踩着几千一双的高跟鞋,指甲都定期做保养,这么职业而精英化的漂亮,更像人间烟火熏陶出来的富贵花。
      
      和对方一对比,一个明艳,一个清浅。
      
      楼漫云大概已经能猜出这人是谁了。
      
      楼漫云在打量对方,对方也在打量她。
      
      她的姿态自然而大方,笑容也让人挑不出毛病,不声不响地站到楼漫云的身边,还俏皮地朝她眨了眨眼睛。
      
      这么轻灵的美人巧笑倩兮,谁舍得视若无睹呢?
      
      这种时候,可能只有楼漫云愿意自诩眼瞎。
      
      她上下扫了对方一眼,旁若无人的转开了眼睛。
      
      对方明显僵硬了一下,但很快调整了情绪,主动开了口,语气轻轻软软的,仿佛微风拂过耳畔,让人耳朵痒痒的。
      
      “楼漫云师妹?”她笑,“介意我叫你小云吗?”
      
      楼漫云目不斜视,看着手机屏幕,扯了扯嘴角当做微笑,语气直白:“介意,我们不熟。”
      
      对方却不介意她的“介意”,脾气很好地把话说了下去。
      
      “子明和我提过你,他说你是他见过的最聪明的女孩子。大学的时候,你们法律专业课的书那么厚,没有人能吃透,据说只有你,翻到哪就能背到哪,提示却只需要书名和页码。”她夸人的时候落落大方,毫无保留,还不忘谦虚地自贬,“换了我,可能连书名都记不全。”
      
      楼漫云毫无触动:“谬赞。”
      
      “我也知道你和子明的事。”
      
      “哦?”楼漫云打定了主意充楞,“什么事?”
      
      对方的笑容浅了一点:“他出国前的最后一个女朋友——是你吧?”
      
      “你问我吗?”楼漫云轻笑一声,“你该去问袁子明啊。”
      
      “不用问子明,我们之间没有秘密,他说什么,我就愿意相信什么。”对方侧过头来看着她,微微笑,“我也相信,像你这么聪明的女孩子,肯定只需要看一眼,就已经认出我是谁了。”
      
      原来那夸奖都是铺垫,对方在这儿等着她呢。
      
      看不出她是谁,楼漫云的聪明就成了书呆子式的浪得虚名。
      
      看得出她是谁,那就说明楼漫云之前的轻慢都是装傻。
      
      对方柔柔弱弱的外表下情商如此高明,高明得一击必杀。
      
      至此,楼漫云才终于提起点兴趣,不说话,微微侧过头,看着她。
      
      对方已经这样摆明车马,楼漫云再退缩,似乎也不像话。
      
      也许她方才还在担心自己猜错了对方身份引发尴尬,但此刻,她已经完全确定,眼前这个人,是顾念安。
      
      袁子明的前前女友,唯一让袁子明走过心的那个初恋。
      
      楼漫云不是从袁子明嘴里听到顾念安这个名字的。
      
      袁子明待顾念安那叫一个真心实意,奉为心口的朱砂痣,头顶的白月光,连回忆都怕亵渎——当然,当年楼漫云和袁子明在一起的时候,这些她都是不知道的,这都是她很久以后才悟出来的。
      
      因此,她也不可能从袁子明的嘴里听到“顾念安”这个名字。
      
      她第一次听见这个名字,是她向袁子明表白之后不久。
      
      楼漫云高考成绩很好,进入大学没有第一年就选专业,而是进的实验班。
      
      实验班挂了个“实验”的名,听着挺高大上,但其实培养方式很潦草,别的专业是根据专业需要统一安排课程,实验班的课程则是什么都学,大杂烩一锅炖,因此课业相对较重。
      
      当时楼漫云他们同学之间普遍流传一句顺口溜——进了燕京实验班,年年期末像高三。
      
      不过能进燕城大学实验班的,几乎都是优等生,自带学霸属性的人在繁重的课业之下也总能混得游刃有余。而当时,无论是社会上还是各大高校,最热门的专业都是金融,因此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实验班的学生,未来目标也都是燕城大学的金融专业。
      
      楼漫云上大学的时候还是个小孩,家里条件不算好,还有些一地鸡毛的破事,对她的助益也仅仅在于没让她过早退学而已。
      
      她能考上燕京大学这样的顶尖大学,全靠她天生脑子不错,是个学霸。
      
      但家庭没有给过她很好的引导,这导致她对自己的未来和职业其实没有特别长远的规划。
      
      但是作为一个还算聪明的小孩儿,她也拥有这一群体所独有的争强好胜特质,在专业选择上,她的想法其实很简单,既然这么多人都想学金融专业,那她也要去学金融专业,不仅要学,还要学的比大多数人好。
      
      她原本在努力地践行着自己立下的flag,但很可惜,这个flag,在她下定决心向袁子明表白之后,倒了。
      
      袁子明的求学经历比起楼漫云来,显得中规中矩很多,没早上学,也没跳级,入学成绩在他们当地的学校里算佼佼者,但放到神仙打架的燕京大学,就只能算中上,他的成绩进不了实验班,但进燕城大学的法学院还是绰绰有余。
      
      燕城大学的法学院虽然不如经济学院那么吃香,但是学校的总体排名在那摆着,导致各专业的实力水涨船高,法学院的排名放在全国也是数得着的。
      
      学法律不是条容易的路,在大学里就有所体现。
      
      课程重,课业紧,最直观的表现就是课本的厚度。
      
      楼漫云跟袁子明表白后,又找过袁子明好几次,而袁子明不是在上课,就是在去上课的路上,总有这样那样的理由,让楼漫云恰好找不着。
      
      人要是喜欢一个人,再忙也总能抽出时间陪一陪。
      
      楼漫云当年虽然参不透这个道理,却也知道袁子明总拿上课当借口,绝对是个托词,她坚持认为袁子明根本没这么忙。
      
      直到她亲眼看到了袁子明的课表。
      
      那个课程的密集程度,让楼漫云这种年年期末赛高三的实验班人士也不由眼前一黑。
      
      不过当时的她居然还傻了吧唧地挺高兴——原来袁子明的忙是真的,不是骗她。
      
      这么一个简单的认知反而让她燃起了斗志。
      
      山不来就我,我就去就山。
      
      袁子明腾不出时间来找她,那她就去陪袁子明上课。
      
      她也是那时候误入法律这个大坑的,而初衷,只是为了多争取一点和袁子明相处的时间。
      
      楼漫云不是个浪费时间的人,既然已经决定去陪袁子明上法学院的课了,干脆就在主修金融的同时,再修个法学的双学位,但当时双学位的报名还没开始,楼漫云也不着急,准备就拿袁子明上的课程当预习,又以此为借口,找袁子明借书若干,甚至故意不买也不借课本,就为了上课的时候和他坐一起。
      
      袁子明被她缠得没办法,但她打着学习的旗号,理由正当,这让袁子明也不好意思拒绝,一直没多说什么。
      
      但是教这门课的教授不干了。
      
      这位教授是个老派人,注意到这共看一本书的两人好多次,但是按名册点名让人回答问题,竟发现自己从来没点上过楼漫云。
      
      终于有一天,教授再次发现楼漫云跟袁子明看同一本书的时候,他忍不住了,故意问了个问题,没拿点名册,而是直接把楼漫云当众拎了起来。
      
      楼漫云答得还算头头是道。
      
      可是教授仍然不满意,说我注意你好几次了,你这个女生,为什么上课不带书。
      
      彼时楼漫云年轻气盛,被教授顶了面子也不高兴,故意说,因为我都背下来了。
      
      教授教书几十年,可能从来没见过这样口出狂言的小姑娘,当即决定给她上一课,于是故意把教材翻到最后不准备讲的几章,念了个开头,随后让她当堂背诵。
      
      楼漫云也是个愣脾气,说背就背,一口气背了一整页,背完了还报了个页码,跟教授说,您还想让我背哪里,不用念开头这么麻烦,告诉我页码,我背给您听。
      
      教授也来了兴趣,课也不讲了,前一页后一页毫无规律的让她背了二十多页,愕然发现真的一个字不差。
      
      所有人都知道楼漫云是追袁子明来的,原本看她被教授为难她的时候,都抱着看热闹的想法,却不知道这女孩居然深藏不露。
      
      这热闹看到最后,众人都惊呆了。
      
      直到她背书的声音停下的时候,教室里静默了大约整整半分钟,随后突然爆发出热烈的议论声。
      
      教授是老派人,恨学生荒废光阴,却也爱天纵英才,跟楼漫云较这一次劲,突然发现这小姑娘竟然是个真天才,整个人都和颜悦色起来,在议论纷纷里抬手压了压言,对着楼漫云和蔼地打趣:“你这孩子记性不错,可怎么就不记得上课带书呢?”
      
      楼漫云扁扁嘴,实话实说:“因为我不是来上课的。”
      
      教授大为意外:“哦?那你是来干什么的?”
      
      楼漫云脱口而出:“我是来找男朋友的。”
      
      教室里一阵哄笑。
      
      楼漫云的脸上也有点挂不住。
      
      其实她的本意是想说,她是来追袁子明的,但阴错阳差,表达上把现在进行时说得像是个完成时。
      
      教授难得也跟着笑,但显然理解错了,非常和蔼地问:“哪个是你男朋友?”
      
      坐在她旁边的袁子明一脸尴尬,承认也不是,否认也不是。
      
      教室里此起彼伏地都是起哄声。
      
      楼漫云只好指指袁子明:“我来找他的。”
      
      袁子明的表情显然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教授垂垂手,在一片起哄声里示意楼漫云坐下,笑着看向袁子明,给这场闹剧钦定了个结局:“袁子明啊?学习和个人生活两不误,这样也挺好,挺好。”
      
      随后,课上发生的事情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法学院传开了,楼漫云自此正了名,所有人都知道,袁子明的女朋友,是大一实验班那个张口能背一本教材的才女。
      
      袁子明对此解释多次,无果,楼漫云则乐见其成。
      
      这个事情传开后的那段时间,楼漫云每天都美滋滋的。
      
      直到有一天,楼漫云准备去找袁子明上课,路上,却被一个学姐拦住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