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都是我徒孙[娱乐圈]

作者:豆是豆芽的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3章

      第13章
      
      听到声音,两人一扭头就看到罗文山那张刚擦了碘伏,各种药,加上一脸淤青,血红变得完全五颜六色的脸,经纪人惊得往后退了半步,半天一句“罗总”都喊不出来。
      
      倒是云桃在人多的地方了,没了刚刚的担忧还害怕,见他出来,反倒是冷笑道,“一路上那么多监控,到底是不是你自己做的,还不能查吗?”
      
      罗文山却又逼问了一句,“你刚说,你喊得什么名字,才吓晕……吓晕了我?”
      
      云桃看看罗文山,又看看张秘书,又看看罗文山身边那个助理,回忆到当时的情况,隐约觉得哪里觉得不对劲,咽了咽口水,“刚刚,刚,刚刚是怎么回事?”
      一开始见面的那个罗文山,跟现在的罗文山完全不一样,不管是说话语气,调调,甚至是身上的那股气质都完全不同,她脸微微泛了白,努力压下心里的恐惧,莫不是……“精神分裂?”
      
      罗文山:……
      
      张秘书等人:……
      
      偏云桃的经纪人也微微顿了顿,“罗总,今天的事都是误会,云桃也是懂事的,肯定不会随便说出去的,您……”
      
      她觉得,有钱人可能也有压力大的,着急怎么花钱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癖好,罗文山精神分裂也好,还是有这个恐吓人的癖好也好,好像在这个五花八门的娱乐圈都不奇怪。
      
      她努力让自己的表情认真一点,严肃一点。
      
      “我没有神经病!” 罗文山突然觉得牙根有点痒痒的,云桃果然是有毛病,她经纪人也是有毛病。
      
      云桃和她的经纪人都是一脸不信。
      
      不是精神分裂,怎么会是这么个模样?
      
      罗文山显然是不记得自己和云桃一起离开的事儿 ,更不记得自己对云桃意图不轨的事儿,那最好的解释,毫无疑问就是精神分裂了,难不成…还真是特殊癖好?
      
      罗文山脸上又黑了一层,加上那原本的五颜六色,简直是格外好看,忍不住怒吼道,“云桃!”
      
      云桃心里微微一抖,总算是稍微回过了神,想到自己是什么人,对面又是什么人了。
      
      她:……
      
      经纪人:……
      
      不知道得罪了罗文山之后,云桃再娱乐圈还能继续混下去不。她感觉自己或许可以考虑去找个新人开始培养了,多少也不能浪费时间,毕竟她每个月也有房贷要还呢。
      
      看着她俩的反应,罗文山道,“前两天剧组开机的时候,出了点问题,然后整个剧组接二连三的出事,我前天晚上摔了一跤,始终昏迷。”
      
      云桃和经纪人:……
      
      云桃后背的一点点发凉,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迟疑得看着的罗文山,总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即将发生变化。
      
      罗文山说道这里,冷笑一声,“我醒来就看到你用高跟鞋砸我的脑袋。”
      
      云桃又咽了咽口水,干笑了一声,“罗总说话果然和咱们不一样,我都听不懂。”
      
      “听不懂?”罗文山裂嘴一笑 ,让原本五颜六色的脸一下子变得狰狞,生生把云桃吓得往后猛退一步,罗文山却又往前站了一步才说,“也就是说,之前和你在酒吧说话,一起上车,对你意图不轨的人不是我。”
      
      云桃还在试图挣扎着抢救自己的世界观,“精神分裂这事,其,其,其,其实也已经很好治疗了。”
      
      “你的另一个人格可能是有些暴虐成性,但是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罗文山“呵”了一声,“我是在医院昏迷,而且,我经过多次检测,确定,我没有任何精神方面的问题。”
      
      “我还没给你说,我摔跤的地方,有人说水里拽她下水。”
      
      云桃快要崩溃了,她不想听!就是一个“走近科学”解释掉不好吗?她真的不想知道其他的东西。
      
      罗文山继续冷笑道,“或者,你觉得我的隐藏人格能被你一嗓子吓跑吗?”
      
      云桃整个人都不好了。那崩塌的世界观怎么都拯救不回来了,“我求求你罗总,别说了。”
      
      “你喊的是哪位大师的名字,或者是有什么特殊东西带身上的?”这才是罗文山的重点。
      
      他是罗林娱乐的少东家,自然不可能没人管,没人问。昏迷的两天时间,所有项目查了个遍,最后请来的大师也实在没有办法。
      
      另外的大师就不是随喊随到的了,目前他父亲去请人了,但是人还没有到,“他”就避开所有人的视线已经出去害人了。
      
      听到这一句,云桃一下子就闭了嘴。
      
      她又不是傻子,这几句话已经说出了太多东西,再怎么傻,也已经了解的够多了。
      
      更何况白泽泽下午的话说得又不是多隐晦,再加上现在已经说成了这样,她要再不懂,她就真是个傻子了。
      
      她僵硬得在现场,世界观崩塌的那种感觉真的太不好受了。
      
      她忍不住泪流满面,不要拆穿她的唯物主义世界观不好吗?
      
      “所以,你喊得是谁的名字?”罗文山继续问。
      
      云桃脸色微微变了变,却没有开口。
      
      不管怎么说,白泽泽也算是救了她的命,在圈内抢资源,使用一些手段那也是无口厚非的,但是,白泽泽对她有恩,她再胡说八道,那就不一样了。
      
      她算不上什么善良,但也做不到恩将仇报。
      
      罗文山倒是眉梢挑了挑,虽然在他那已经狰狞到什么都看不出的脸上真的更加狰狞可怖,还叫他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他身边的秘书开口,“已经查了车内记录,喊的是‘白泽泽’这个名字,已经着人去调查了,但是,目前还没有确定的消息。我没听说有这样的一位大师。”
      
      云桃脸色一下子白了。
      
      罗文山这会儿脸上的表情终于严肃了一些,“白大师与我也有救命之恩,你大可放心。”
      
      云桃看着对方那张脸,真的不是很放心。
      
      扭头偷偷跟也已经表情龟裂的经纪人开口,“你快去找找葛总的电话。”
      
      不能直接联系白泽泽,但是可以先联系一下葛久图,葛久图和罗文山应该是有些关系的。
      
      经纪人恍惚的厉害,圈内信这个的人还真的不少,但是,她是很没有接触过啊。
      
      她得世界观还想要抢救一下……
      
      可随即,她陡然惊悚了那么一瞬,“如果白泽泽真的是大师,那你刚黑过她的事儿,她知道吗?”
      
      云桃脚下都差点跳起来了,声音也有些结结巴巴了,“你别胡说,什么 ,什么抹黑,我什么都没干。”
      
      经纪人擦擦脑门的汗,这会觉得,难怪葛久图和熊谦他们跟供着祖宗一样的供着白泽泽,原来是这样。可这么一想明白,她就忍不住的蛋疼,好好的一个大师,干点什么不好?非要来当小明星,偏偏还要当做是个新人的进来,这不是坑人吗?
      
      经纪人联系到葛久图之后,经纪人的声音都有些发抖,“白,白,白小姐在吗?”
      
      葛久图原本是懒得搭理她们的,像是这样即将过气,一天到晚只知道酸溜溜的盯着别人的小明星,圈里已经多得数都数不清了。
      
      可,他听到对方这么个小心翼翼的态度,再突然想到晚上白泽泽开口说的那话,忍不住眼神一亮,然后立马做出了一副云淡风轻的态度,“怎么,这是真的遇到灾了?看来是记得白小姐的话,所以没死啊。”
      
      他这个态度,简直叫经纪人差点手抖得拿不动手机,白着一张脸,干笑,“白,白小姐方便接电话吗?”
      
      “白小姐的时间紧张的很,先说什么事吧。”
      
      经纪人偷偷瞥了一眼罗文山,然后道,“罗林娱乐的小罗总有点事想求白小姐。”
      
      “罗文山?”葛久图一愣。
      
      经纪人连忙“嗯嗯”应道。
      
      葛久图琢磨着,到底人命相关,而且,他和罗家也算是点头交,虽然他俩不对付,可他们家和罗家还是有些交情的,所以等到白泽泽拍完卸完妆还是把电话给她了。
      
      白泽泽接了电话,罗文山松了一口气,只凭着一个名字将他身上那不干净的东西吓跑的实力,那可不是普通人。
      
      他虽不知道白泽泽,这位白大师到底是哪来的,怎么没有太大名声,可只要对方是有实力,那就够了。
      
      他恭敬有余的道,“白大师,您……”
      
      “好”字还没有说完,电话就已经被挂断了。
      
      罗文山一下子脸都白了。
      
      他虽对这种东西敬而远之,只是曾经有所听闻,可,也绝对知道有的大师脾性不好,有的大师也讲究的很。
      
      比如,不和缘。
      
      对方听到两个字就直接挂断了电话,他甚至连自己到底哪里做错,哪里说错了都不知道。
      
      他甚至都不敢再点一下重播。
      
      那头的葛久图看着手机在白泽泽手中,三秒都不到,那边怕是还没有来得及开口,电话就已经被重新丢回来了,一脸懵逼:???
      
      “ 怎么了?那边挂了?”
      
      白泽泽一脸认真的道,“打错了。”
      
      “我不是大师。”说完 ,又强调了一下。
      
      葛久图:……
      
      好像从见到白泽泽第一面开始,白泽泽就非常反感他们喊她大师的样子?
      
      他脸皮抽搐了一下,有些同情罗文山。
      
      他们也算是有点熟了,只是没想想到对方竟然也倒霉了,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的庆幸,这就是命!
      
      看看他倒霉的时候,就刚好碰到了白大……白小姐。
      
      “那种人不用搭理,宵夜咱们吃点什么?”他话还没有说完,就瞧见刚刚不见了踪迹的卯图已经脸上噙着笑,腼腆道,“小姐,宵夜也不用吃太油腻,海鲜粥加上一点点心可以吗?”
      
      白泽泽一下子看向了她,一脸孺子可教的点点头。
      
      葛久图牙根咯吱做响。
      
      ……
      
      那头的云桃眼看着罗文山那脸色刷得一下褪去了血色,干笑了一声,给经纪人使眼色,“既然没有其他事,那罗总,我们就先回剧组了。 ”
      
      “今天到底是让云小姐受惊了,还是我们送云小姐回去吧。”张秘书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上来就指着已经停在门口的商务车。
      
      云桃:…… 听到这句熟悉的话,她就怵得慌。
      
      可是看看张秘书的表情,再看看罗文山那惨白,还盯着她的脸,着实不敢拒绝。
      
      之前拒绝了没命,现在拒绝了没有路。
      
      还没上车,云桃就听到张秘书道,“葛总刚好就在《问道》剧组,那位白小姐的信息也有点眉目了。”
      
      罗文山已经翻看了手机上资料,哪怕云桃不敢扭头去看也知道那里面是葛久图最近的情况,自然也就有了白泽泽的信息。
      
      白泽泽:……
      
      她心里忍不住犯嘀咕,白泽泽同意她喊她名字的,因为喊太大声,被他们知道,白泽泽应该是不会太生气吧。
      
      罗文山的表情也越来越奇怪,眉头都皱了起来,可看了一眼旁边的云桃,车里云桃喊得也的确是“白泽泽”这三个字。
      
      等到车停到剧组门口的时候,云桃仿佛看到身后还跟了一辆车,只是,罗文山没有表情,想来,应该是他们自己的车。
      
      下车,云桃就看到罗文山先去后面的那个车,取了两个盒子,他自己捧着一个,身边的秘书也捧着一个,顿时头皮都有些发麻,或许,她还小瞧了白泽泽。
      
      因为罗文山手中的那个隐隐带着香味,分明就是沉香木的。
      
      盒子都这么名贵,内里还不知道是什么好东西了。
      
      罗文山其实也不知道这位所谓的白大师怎么会在剧组里,可,不管为什么,都和他没有关系,他只需要用足够诚恳的态度去求人就够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这辈子书名上怕是都木有前途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