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推理小说受害人

作者:鸣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5 章

      一群大老爷们扯犊子,段子与无关紧要的话横飞,杨清水始终找不到合适的时机切入话题,怕齐忠疑心,便顺着胡吃海聊,不知不觉眼前的酒瓶子数次见底,说话也含糊起来。
      
      晚饭吃了三个多小时才散场,众人在路边告别,找代驾的找代驾,乘出租的乘出租,各找办法回家去。不知道送走了第几个人,杨清水一屁股坐石墩上,头低垂,盯着路面看,让冷风吹脑袋醒醒酒。
      
      这时,车轮子缓缓驶过眼前,杨清水抬头,是齐忠的银色新车。
      
      齐忠从车窗探头,“上车。”
      
      瘫坐车后座,杨清水晕头转向:“你挺厉害的,整晚下来说不喝酒就真的滴酒不沾。”
      
      车子在夜幕下疾驰,齐忠笑笑,“人多的地方,我一向会谨慎点。倒是你,别人出酒你出命,敬多少喝多少,而且这样坐路边容易被抢劫,刚才我看到好几个人盯着你。”
      
      “是吗?我自己都没注意到。”
      
      齐忠:“我感觉你整晚都心不在焉的,有心事吗?”
      
      席上齐忠谈笑风生的,甚至两人不曾对话几句,原来他一直暗地里观察自己。杨清水心里一咯噔,清醒了大半,他挤出笑容:“没什么……”
      
      “哦。”齐忠点点头,语气显示他并不相信。
      
      “……就是跟女朋友吵架。”杨清水快速想了个理由,“多喝了两杯。”
      
      齐忠没啥表情:“现在的女人太强势,仗着家里优越,根本不懂给身边的男人面子。”
      
      杨清水察觉到什么,幽幽叹气:“那又有什么办法,我一个画漫画的,还是……这种类型,说出去也不光彩。人家有正当职业,跟着我肯定觉得吃亏,平时冷嘲热讽两句我也忍了,前些天她还过分到不准我出门,让她的下属盯着我,实在没忍住跟她吵了两句。”
      
      齐忠皱眉,“这种女人你也能忍?”
      
      “我能怎么办?”杨清水拿脑袋撞身后的靠垫,装作耍酒疯坦白心事的样子,“她不分手,我也得靠着她养活,只能忍。不怕丢脸跟你说,她仗着身体优势,时不时动手打我,我要是反抗吧,指不定就被她抓进警局了,只能打落门牙和血吞,不敢声张。”
      
      要是常人,听见杨清水这么说,顶多觉得不可思议,把两人当做奇葩感叹世事无奇不有,再劝劝杨清水分手脱离苦海。然而,齐忠听了之后,一拳砸在方向盘,车子刹停在马路中央,杨清水一头撞向前面的驾驶座。
      
      这会儿他彻底醒了,看向驾驶座藏在黑暗处的背影,一瞬间的凶恶判若两人。
      
      但仅仅是一瞬,齐忠便启动车子重新上路,若无其事说道:“还以为撞上一只流浪狗,原来看错了。”
      
      接下来的车程,齐忠不再问起杨清水的感情|事,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恢复一贯于人前的儒雅。
      
      路上再无别的意外,顺利驶到彩虹公寓楼下,杨清水强装出精神与他客套了两句,随即上楼,深深吸一口气,拨通蒋葳父母的电话。
      
      刚才情绪一直紧绷,杨清水才想起此时已是深夜,两位老人家怕早就睡下。没等挂掉,通话随即接通,电话那一头传来方璐的声音:“喂?”
      
      “方阿姨吗?是我,杨清水。”当他告诉案子似乎有眉目,方璐语气难掩激动,随即打开扬声,让蒋葳的父亲过来一起听。
      
      听着对答,夫妻二人在他打来前并没有入睡,只是杨清水不知道,自从独女蒋葳去世之后,他们有多少个这样无眠的夜晚。年老失女,就像自己的一部分也跟着蒋葳死去,余下的灵魂活在日日夜夜怀疑女儿被杀的煎熬中,无法解脱,遑论入眠。
      
      如果真相能让活着的人松一口气,杨清水希望它尽快到来:“方阿姨,我想让您办一件事——”
      
      翌日中午,杨清水抱着两大盒鸡翅一提咖啡奶茶,轻轻松松跨进警局大门,门卫循例问询:“去哪儿?”
      
      鸭舌帽下杨清水笑容亲切,没有半点心虚。
      
      “对,叫清水小食店,说给你们队里送外卖的。”门卫拨通对讲电话,将杨清水的说辞与电话那头的苗颐说道,听筒无语了一阵,然后听见那头的苗颐:“……是我们叫的。”
      
      调查组的组长和下属队长都去参加会议了,加上免费下午茶,调查组办公室气氛活络。杨清水发挥其交际草本色,跟一队三队的姑娘小伙们套套近乎,又给徐秋荣泡了壶铁观音,这才悄咪咪挪到苗颐的座位边上。
      
      “好吃吗?”虽然别有用心,不过这家鸡翅他认真挑选,出品一点不敷衍。
      
      苗颐没有否定味道,只是默默擦了嘴巴,对他说:“这些东西花了多少钱,待会儿还你。”
      
      “原价三百二十,鸡翅领了九折券,一共不到三百,远低于受贿标准。”杨清水说,“况且我打听的又不是秘密案情,网上都能查到,警民互助不是更有效率吗?”
      
      吃人的嘴软,苗颐幽幽看了他一眼,“你说那个案子不归刑事组管,事件确认无可疑之后,就转交给山林局调查意外原因——”说着,她打开抽屉,翻出一份纸质档案,“调查结果也很明确,就是因为意外发生当时,雨水冲软了山边泥土,死者蒋葳太倒霉,一脚踩上失去支撑的泥土,连人带泥滚下去。天气、地质、人的疏忽,三方面共同作用酿成悲剧。”
      
      杨清水不死心,“确认无可疑……是谁做的确认?”
      
      “一般都是法证组——”苗颐翻开前面几页,小心翼翼不让他偷望,视线快速扫过鉴定报告,最后落在最后责任人一栏。
      
      看见那人的名字,苗颐心下了然,又不免替杨清水遗憾,“你死心得了。别人不好说,但做鉴定那位,她经手的案子暂时无误判记录,她说是意外,就只能是意外。”
      
      杨清水:“你讲的人,叫蒋在月?”
      
      苗颐睁大眼睛,“你怎么知道的?”
      
      何止知道,杨清水清楚掌握她的生平事迹、兴趣爱好、家庭关系,苗颐口中的从无误判,也是杨清水给她写的人设光环,本文女主便是蒋在月本人。是“熟人”,更要见上一面了,想起凌余失踪,蒋在月失去真命天子,这书不会这么残忍,让她单身一辈子吧?
      
      杨清水急追问:“她现在有男朋友了吗?”
      
      整个办公室静了一静,左边不远处徐秋荣隔着隔断拼命冲他们大声咳嗽。
      
      苗颐微愣,眼眸对向杨清水的身后,嘴角不自然地抽抽,“……律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