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推理小说受害人

作者:鸣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1 章

      苗颐本想跟上去,看见林知律瞥她一眼,她悻悻止步,在楼梯口处停住。
      
      听见楼梯间回荡着指关节被按得咯咯作响的声音,苗颐喉咙一骨碌,心中哀叹,替杨清水念起往生咒。
      
      杨清水听见身后有节奏的脚步声,那人缓缓走下台阶,走到他脚边。没来得及抬头看对方,杨清水的衣领就被揪了起来,整个人撞向白墙,视线甫定,迎面挨了一拳,右脸近颧骨处皮肉撕扯渗血,与另一边脸刚好对称。
      
      头顶传来林知律冷冷的声音:“下回知道遇事找警察了吗?”
      
      俯身撑着膝盖,喉咙发腥,杨清水低着头:“舒文劳务中介。”
      
      林知律微微一怔。
      
      杨清水擦了擦渗血的嘴角,“法人李望只是收钱借名字出去的人,实际掌控公司的人一个是副总经理周文,另一个是经纪吕舒,还有一个给杀手发任务的叫做黄靖,身份通常是地产中介,把他们都抓回去,无论开不开口,两天之后去抓孔信良。”
      
      林知律不可置信地顿了顿,“孔信良?”
      
      杨清水站起身,“如果我没记错,孔信良现在还是市议会议长,这个公司背后的□□就是他。买家和杀手名录藏在周文的一台手机里,他会随身携带,抓人的时候记得搜身。”
      
      林知律反诘:“单凭你一句话,让我抓高桥市的议长?”
      
      “是啊,多不可思议。”杨清水自言自语,忽然抬头盯着他,“但你刚才不是说让我遇事找警察吗,我现在找你了,你要怎么做?”
      
      林知律不是没有想过,将面前这人摁下楼梯梯级,当踢足球往下踹,从这儿一直踹到平地,揍到他求饶认错为止。但看见杨清水头发、额头沾了墙上白灰,脸青一块紫一块,心莫名其妙地不忍,怒火熄了大半。
      
      或许他应该开口安慰,就像那天杨清水去酒吧找他一样。
      
      然而一开口,语气就不大对:“人都已经死了,你良心不好过,能换回余贤的命?”
      
      杨清水苦笑,“你以为我刚才说的都是气话,我瞎猜的?”
      
      林知律:“证据呢?”
      
      “没有,但接下来会有。”杨清水预料他会这么问,打起感情牌,“你相信我吗?”
      
      “信你?”林知律讥讽道,“认识不到两个月,你卖过我多少回了?”
      
      杨清水语塞。除了隐瞒穿书背景,他不一直坦荡荡光明磊落?在拘留室,他揭林知律身世,算言语刺激;跟踪曾悦儿那回,顶多是威胁;几次诈骗撒谎,也没成功,这回利用他只是想抓住凶手,帮他立功,怎么能算卖呢?
      
      虽然理亏,杨清水摸了下右脸脸颊,提醒林知律,他受的肉|体伤害也不少。
      
      林知律不为所动。
      
      杨清水:“不信我正好。现在摆着机会给你检验我的人格,只要你把人抓回来,就知道我说的是实话。”
      
      “啧。”林知律打量他,眼神里带着狐疑。
      
      士可杀不可辱!杨清水急了,右手三指指天,“如来佛祖、圣母玛利亚、玉皇大帝在上,我杨清水发誓,要是刚才有半句话骗了他,我切!”说完,狠狠看向林知律。
      
      不知是慑服于他的毒誓还是别的原因,林知律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是自己说的,我没逼你。”
      
      杨清水:“……”他想起上次照着书里剧情,他错以为曾平国尸体藏在铜像,结果进了拘留室。
      
      忽然后背一凉。
      
      林知律没再说话,转身往楼梯上走,听见他叫住苗颐,“现在开始,杨清水就是警方保护证人,二十四小时盯着他,他要是想干牵涉案情的事,给我把他铐死!如果他出事,你就准备好调南郊守垃圾场。”
      
      “收到!”苗颐咬牙切齿接受命令。
      
      杨清水站在楼梯口处,忽然听见脚步声重叠,走到栏杆回旋处往下看。
      
      三楼转角处一个人影闪过,缩腰低头的背影,他好像在哪儿见过。
      
      变成警方保护证人,杨清水不方便在彩虹公寓进出,在侦探社架了张伸缩尼龙床,暂时在那儿起居生活。
      
      裹着被子,抱着半冷不热的暖气机,杨清水张嘴时仍然白雾不绝,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他可怜兮兮地看着若无其事的苗颐,“不如把我抓进牢里吧,起码比这儿暖点。”
      
      “监狱又不是你家,说进就进?”苗颐将最后一个热水袋塞到他被窝里,“也不是很冷啊,你怎么这么虚?”
      
      “注意你的措辞!”杨清水被戳到痛处,“从中医角度,这叫体寒,不叫虚。”
      
      “咚咚”敲门,被水汽氤氲的玻璃门上出现了一个人形阴影,他的脸贴到玻璃上,看着里头眼珠子骨碌转。
      
      苗颐过去开门,江创新两手提着肉包子跟豆浆,带着一身寒气入屋。
      
      两人轮班,美其名为“保护”,实际上就是看管杨清水的一举一动,不让他影响案子的探查。这几日他倒行为良好,窝在侦探社看漫画,跟他们打扑克玩桌游,也不主动问案子进度,他俩一个做家务,一个干力气活,倒像来这儿给他打杂的。
      
      杨清水啃着包子,问:“外面天气怎么样?”
      
      “挺好的,比屋里还暖和些。”江创新一回来就扫地煮水。
      
      杨清水:“不如咱们去爬山吧,享受下大自然日光浴,我在这儿都冷得要截肢了。”
      
      两人异口同声:“不行。”
      
      苗颐警惕问道:“你是不是想偷溜?”
      
      杨清水扬起被子,“看看你们两个,凶神恶煞,再看看我,老弱病残。偷溜,我打得过你们吗?况且你们队长只是不准我查案,又没说不让我出门。”
      
      苗颐犹豫了一阵,“还是不行。荒山野岭,要是你被豺狼叼走了,我去哪儿给你捡骨头?”
      
      “……市区附近的绿峰山公园,连哈士奇都没有一条,哪里来的狼?”杨清水微微一笑,“要不这样,路上我告诉你们,为什么林知律要分开逮捕两批人?”
      
      这是两人一直想问的问题,然而林知律保密,杨清水又故作神秘,他俩百思不得其解。听见这话,江创新蓦地睁开眼睛,与苗颐对视一眼,又看向他。
      
      杨清水展露真诚又无害的笑容,朝他们笃定地点点头,趁两人在一边讨论时,偷偷把小信封塞入里衣口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