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倒追男主多年的女配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记仇

      柯梦竹的表情看起来也是非常的茫然,轻轻按着自己手掌上被蹭红的地方,盯着秦采的手背看了一会。
      
      秦采手背上的水泡光是看着都让人觉得疼,确实不是她手心的擦红能比的……
      
      柯梦竹眼泪一下子变得更加汹涌了,哇呜的哭起来好像伤在秦采身上,疼在她心上,充满愧疚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都怪我太担心表姐,反而给表姐带来麻烦……害表姐手受伤,我真的好愧疚。”
      
      “表姐,可以把手给我一下吗?”柯梦竹泪眼朦胧地走到秦采跟前,殷切地问。
      
      秦采其实不太乐意,但拒绝似乎也不合理,她想了想缓缓伸出手。
      
      柯梦竹托着她的手,低下头朝她的水泡呼气,嘴里含糊地说,“呼一呼,痛痛飞飞~”
      
      其实‘痛痛’根本就没有飞飞,因为柯梦竹现在在疯狂掉眼泪,所以带着盐分的眼泪滴在了秦采的水泡上,加剧了秦采的疼痛。
      
      秦采比较能忍,也没有表现太明显,只是手不受控制地抖了抖,额头上冒出冷汗。
      
      她实在看不懂柯梦竹,有时候觉得她很单纯,并不是有意的,但有时候又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秦奏在一旁直接拉过秦采的手臂,“飞什么飞,这样做一点用都不会有,别耽误我带芹菜去包扎上药了。”
      
      柯梦竹吸了吸鼻子,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认真地争辩道,“有用的呀!小朋友们摔倒了,我这样做,他们都会说不痛了。”
      
      秦奏暗中翻了个白眼,莫名烦躁,“你的眼泪掉到她伤口上了,你觉得她能痛痛飞飞?我看你是想疼死她。”
      
      说完,秦奏强硬把秦采拉走,秦采垂下头,温顺地跟着走出去了。
      
      柯梦竹的眼泪就没有停过,不过这会儿倒是没有再落泪,只是很落寞地低下头,看起来很沮丧。
      
      艾雅青和秦空刚才都是担心女儿,急在心上,现在看柯梦竹如此落寞,不由得觉得他们刚才确实太为难一个小姑娘。
      
      “你表哥他就是这样,别太在意。”艾雅青露出温和地笑,“你这次确实太不小心了,舅妈刚才凶了你,实在是因为太担心芹菜的手了。芹菜她这段时间工作很忙,周末好不容易能休息一下,又受了伤……听她刚才说到原稿,可能是又有工作要忙了。”
      
      “你刚才弄洒的汤汁还把她的工作搞砸了吧?”艾雅青深深叹气,“梦竹,你是太紧张了吗?在外面可千万不能这样,我们只是说说你,也没要让你赔偿,毕竟我们是真的把你当亲人。可是遇到别人,别人可能就不会这么好说话了。”
      
      “好了,别难过了。只要你以后吸取教训,你表姐也不会怪你的。”艾雅青皱着眉头看了秦采被弄坏的东西,又补了一句:“以防万一,你以后就不要在你表姐工作的时候来找她吧。”
      
      柯梦竹委屈地吸鼻子,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乖,快来吃饭吧。我们做了很多好吃的饭菜,应该有你喜欢的,你换下来的衣服,刚才已经帮你放洗衣机洗了。”艾雅青见柯梦竹认错态度好,心里也放心了一点。
      
      秦空去帮一家人拿碗筷,忙前忙后。
      
      秦采在她哥房间里,被她哥帮涂药包伤口,烫掉一层皮也不算是她妈妈夸张的说法,这个烫伤程度……之后可能会在手背上留下一个很大的疤。
      
      秦奏帮她涂药包扎的时候,全身笼罩着阴沉的气息。
      
      “这到底是有多不小心。”秦奏突然出声说,“你这个伤,要留疤了。”
      
      “嗯。”秦采其实不太在乎留不留疤的问题,她拿着她哥的手机正在给主编拨号。
      
      拨通了主编的电话,她马上说明情况,主编感到非常遗憾,也有点生气,说了秦采几句,之后就跟她说会给她重发一份原稿,让她这次要小心一点。
      
      秦采连连说好,卑躬屈膝的样子让秦奏看了不爽。
      
      “说起来,她刚才是不是还把你的键盘和手机弄坏了?”秦奏帮秦采包好伤口,突然问道。
      
      秦采沉默地点了点头。
      
      “哼。”秦奏拿出随身携带的本子,抽出夹在胸前口袋里的钢笔,在小本子上面记下了几笔,“你的键盘和手机多少钱买的?”
      
      秦采活动了一下自己右手的手指,觉得疼痛在可忍受范围内,应该能在规定的时间里把工作弄完。
      
      就是她的休息时间又少了一个下午。
      
      “你问这个做什么?”秦采不明白她哥问她的键盘和手机价钱干嘛,难不成……
      
      她哥这是打算帮柯梦竹赔偿?
      
      “记账啊。爸妈是做慈善一样资助她,我可不是。她现在没有能力赔偿,那就记着,等到以后她有能力偿还了,让她赔偿。难道就要这么吃闷亏?”秦奏理所当然地说。
      
      “你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你手机是新买的吧?”
      
      秦采手指动了动,眼眶有点酸涩,她的担心应该不会在她哥身上上演了。
      
      她真的太幸运了,有这么一个细心的哥哥。
      
      “键盘是三千多吧……因为我是定制的品牌机械键盘,价格稍微高一点。”秦采诺诺地说,“手机是新款……大概是五千多。”
      
      “这要记下来……会不会显得我们很小气?”秦采嘟喃道。
      
      秦奏冷笑,“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她甚至都不是我们很亲的表妹,她这一次不小心就毁了你价值八千多的东西,下次不小心是不是就要毁掉大几万块的东西?总要给她点教训,长长记性吧?”
      
      “这是我的一个卡,里面大概有两三万,你拿去用吧。买个新手机,买个新键盘,剩下的钱用来买些别的东西,当作散心了。”秦奏记好后,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卡,“本来就是想存了给你用的,你也别跟我客气。”
      
      秦采没有拒绝她哥的好意,心里更加感动了。
      
      “谢谢哥……”这大概就是绝处逢生吧。
      
      宋展那边对柯梦竹一见钟情了,但幸好她的家人目前没有倒戈倾向。
      
      兄妹俩弄好一切才出去,大家也没有开吃,而是等着他们。
      
      秦采一出来,艾雅青就把秦采拉到自己身边,“怎么样?还疼吗?买新的键盘和手机需要多少钱你跟爸妈说。芹菜,你坐妈旁边,妈给你夹菜。”
      
      秦空咳咳了两声。
      
      秦采扑哧一声笑了,“哥已经过我钱去买新键盘新手机了,另外,妈!我可以自己吃饭啦!”
      
      话是这样说,艾雅青还是全程对秦采非常照顾,自己没吃什么饭,几乎都在给秦采夹菜。
      
      秦空和秦奏偶尔会去关心一下柯梦竹,问柯梦竹吃的习惯不习惯。
      
      柯梦竹埋头扒饭,也不怎么夹菜,声音比蚊子叫声还小,“嗯……挺好的,舅妈的手艺特别好。”
      
      柯梦竹终于要去夹菜,却要去夹最远的菜,夹不到一副着急地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秦奏见此顺手帮她夹了。
      
      柯梦竹小声地说:“谢谢表哥。表哥你真好。”
      
      秦奏面无表情地回她,“那你谢的太早了。我有件事要跟你说清楚,芹菜的键盘和手机价值加起来合计八千,我知道你现在还不起,但以后你有经济条件了,就需要把这个赔偿补上来。虽说你本意是好的,但你确实办了坏事。错了就是错了,需要负全责你没有异议吧?”
      
      柯梦竹抓着筷子的手紧了紧,强笑道,“当、当然不可能有异议了。毕竟确实是我做的不对。我不应该想着想要为表姐好……却那么不小心。”
      
      她恰当的示弱,还强调自己的初衷是想对秦采示好,让艾雅青和秦空觉得秦奏有点不妥。
      
      柯梦竹的情况他们都是清楚的,都落到需要他们资助的地步了,哪里承担的起这样的赔偿?
      
      柯梦竹是秦空五叔的外孙女,也就是秦采和秦奏的五爷爷的外孙女,在血缘上跟他们一家子隔得是有点远的。
      
      秦采和秦奏虽然要喊柯梦竹已经去世的母亲叫姑姑,但这个姑姑也好几年都没有见过,逢年过节这个姑姑也不会回来。
      
      不然秦采在没有见过照片的前提下,也不至于在医院门外碰见柯梦竹的时候认不出对方。
      
      柯梦竹的父母突发事故双双去世,爷爷和奶奶很早就没了,大伯叔叔都是极品,一个个都只想着让她辍学去打工,到了年纪把她嫁出去收礼金。
      
      而唯一会对她好的外公因为女儿去世,骤然痴呆了,还需要送到养老院去照顾,她的亲舅舅们也是像踢皮球一样把她甩来甩去,同样抱着让她辍学去打工到了年纪换彩礼的打算。
      
      艾雅青是个善心爆棚的人,秦空又事事都依着妻子,所以听说柯梦竹的遭遇之后,就听从妻子的建议把柯梦竹接过来资助她上学,供她读完大学。
      
      这个举动,真可谓是做慈善了。
      
      夫妻俩平时也都有资助一些贫困山区的女童,善事做了也不是这一件两件,帮助柯梦竹,也算是帮助一个可怜的女孩改变命运。
      
      “她哪里还得起这个钱,她还需要安心学习,好好高考呢。再者,她也不是有意的,本意不也是为芹菜好吗?”艾雅青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办好,不反驳的话又担心小姑娘觉得他们全家针对她,说一套做一套。
      
      “秦秦,你别这么说。”秦空是跟着妻子说的话反驳的,“你这样吓到表妹了。她刚来到这里,也不是故意的,你算这么清楚,她会有压力。”
      
      “知道自己赔不起,那就应该更加小心一点。好心是好心,办了坏事也是事实。她自己把事情搞砸了就需要承担后果。芹菜何其无辜,损失了键盘和手机,还搭上了自己一个多小时的工作,芹菜就活该要给柯梦竹的错误买单?”秦奏在这件事上面绝不退让。
      
      “芹菜这段时间有多累,爸妈,你们也看在眼里吧?”
      
      “舅舅,舅妈……表哥,你们不要吵了,不要因为我吵架。这次确实是我的错,我会努力的还上这个钱的,真的。”柯梦竹很着急地想要调解,“如果你们因为我吵架闹矛盾,我会很愧疚的,我是不是……不应该来这里?”
      
      “或许,我就不应该奢望还能继续上学……要不我去打工,不读书了,应该几个月就可以把钱还上了!”
      
      秦采在他们争执的时候就已经吃饱,她起身,打断了柯梦竹的自责发言,使得秦空和艾雅青转移注意力,对柯梦竹的怜惜同情刚萌生就被夭折了。
      
      秦采叹气说:“我吃饱了。爸,妈,我把工作带到外面租房做,键盘和手机坏了,得出去买新的。我下周末再回来。”
      
      秦采一说要出去住,不回来,艾雅青和秦空都慌了,不再反驳秦奏,想把秦采叫住,但秦采已经回房收拾东西,她动作很利索,很快就收好东西出门去了,夫妻俩叫都叫不住。
      
      如果不是逼不得已,秦采也不想跟爸妈说要去外面的租房,她毕业之后为了方便工作,确实在外面租房子住,但近半年来,她其实已经搬到宋展的公寓里了。
      
      不是她死皮赖脸搬进去的,而是宋展主动邀请的,原因秦采也琢磨不出来,不过他们虽然住在一个屋檐下小半年,但从来没有碰撞出什么火花。
      
      去外面的租房工作,其实就是去宋展的公寓那边。
      
      从今天的情况来看,她这次过去就要识趣点主动跟宋展说要搬出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秦采内心OS:住在一起也只是变成合租室友罢了。
    宋展内心OS:我们同居了!下一步就是结婚!
    此时此刻宋老板还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为他点蜡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