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系统

作者:乐执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打了水漂的哥哥

      回去的路上,源月时一手提着小黑的猫包,一手飞快的在手机上给小白发消息。
      
      “家里要来人了,收拾好东西大家先回庭院,把花花它们留在家里,我大概还有二十分钟到家。”
      
      好的,只要接下来不出什么意外,例如玉藻前突然回家之类的事情,不管是他不能被夏目知道的事情,还是夏目不能被他知道的事情都不会暴露吧。
      
      刚打开大门,小柴就率先扑上了源月时的腿,源月时把夏目迎进门,这才蹲下身一边把黑丸放出来,一边揽住过于活泼的小柴:“好了好了,还记得吗?这是你的同事黑丸君,它和猫咪老师还有夏目学长要在我们家里住一晚上,不许欺负人哦。”
      
      “汪汪!”
      
      小柴汪了两声表示他明白了,随即便热情过度的冲过去猛舔黑丸。
      
      “喵!”
      
      它随即就被一脸口水的炸毛黑丸打了一爪子。
      
      虽然是收起了爪子的肉垫并没有太大的攻击力,但完全没明白为什么挨打的小柴还是十分委屈。
      
      至于猫咪老师......
      
      它选择了窝在手提包里不动弹,直到被夏目放到了餐桌的凳子上才从里面懒洋洋的站起身。
      
      太好了,没有妖怪的气息。
      
      “晚饭吃咖喱可以吗,夏目学长?”在冰箱里没有搜寻到太多食材的源月时道。
      
      他刚才吃的那顿饭准确来说应该是位于午饭和晚饭之间的一顿,吃的太饱了现在还没有饿,但家里多了两张嘴。
      
      “都可以的,我来帮忙吧。”
      
      源月时笑了笑,把土豆递给夏目:“那就拜托学长削皮了。”
      
      咖喱饭做完后,源月时给毛孩子们还有黑丸都喂了狗粮猫粮,他之前听说猫咪老师在夏目家一直吃的都是饭菜,相比妖怪也吃不习惯猫粮,便拿出花花的备用猫碗给它盛好咖喱饭,放到餐桌底下:“好了,请用。”
      
      “谢谢,我开动了。”夏目吃着晚饭,浓香的咖喱并没有让他的心情变好些,犹豫了一阵子,夏目问道,“那个,源君,你的弟弟妹妹不在吗?”
      
      “他们两个啊,是亲戚家的孩子。”夏目指的是小白和萤草,源月时顺嘴编了个理由,“那天我就是带着他们出去玩一趟而已,我们并不住在一起......对了,你先吃,我去找个东西。”
      
      等到源月时一起身离开,已经光速吃完了咖喱的猫咪老师长处一口气,叹道:“呀咧呀咧,憋死我了。”
      
      夏目弯下腰把猫咪老师抱起来:“老师,你为什么不喜欢源君呢?”
      
      因为外婆夏目玲子留下的友人帐和猫咪老师,夏目贵志结识了许多妖怪,但他的朋友家人并非只有妖怪。
      
      源月时给他的感觉,在他所认识的人中有些特殊。
      
      夏目十五岁之前一直都在各个亲戚之间辗转,直到到了藤原家,这才算是真正的有了自己的家人,现在的源月时和以前的他一样,可源月时现在还是孤身一人。
      
      “我那不是不喜欢他,你也用不着担心他,笨蛋。”猫咪老师一眼就知道夏目在想什么,它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那个人可比你想象的说不定强大许多哦。”
      
      毕竟是能和妖怪在一起行走的人。
      
      “强大?”夏目怔了怔,他还想说些什么,那边传来了源月时回来的脚步声。
      
      “......我就说真的很像啊,”源月时提着一本相册边走边翻看,翻到某一页后,他看了看相册,又看了看夏目贵志,“还真是......”
      
      “源君?”
      
      “学长,这里面都是我父亲留下的照片。”源月时坐到夏目贵志身侧,他指着相册的某一张照片,言语还有些不确定,“呐,这是你吧,夏目学长?”
      
      夏目:?
      
      照片上是在一栋布置有些老旧的房间中拍摄的,一共有六个人,似乎是两个家庭,其中一个家庭的一对父子都留有白色的短发,那个小小的看起来才两三岁的孩子被他母亲抱在怀里,笑的格外灿烂。
      
      只是这个小孩的轮廓,怎么看都感觉......
      
      夏目再看向另外那个家庭里也是被母亲抱在怀里的那个孩子,浅棕色的短发,也是两三岁的大小。
      
      夏目震惊道:“这不是我吗?!”
      
      总是四处搬家的夏目贵志手里并没有留下多少小时候的照片,但他也不可能认不出小时候的自己。
      
      可是他并不认识源月时啊,小时候的两个人怎么会出现在同一张照片上?
      
      “看起来我们的父亲以前是好朋友呢。”源月时又找到了另一张照片,不同的是,这张照片上只有刚才那两个家庭中的两位父亲,两个人都笑的很开心并勾着彼此的肩膀,谁来看都是非常要好的关系。
      
      源月时就说之前他觉得夏目有些眼熟不是错觉。
      
      这本相册他小时候可喜欢了,总是拿来在那里翻,现在想想也不知道有什么意思,但就是喜欢翻着玩,为此他被老爹敲了好几次脑瓜崩。
      
      后来他刚记事时,有一段时间父亲似乎非常焦虑,还曾经问过他想不想要一个哥哥来陪他玩。
      
      源月时是独生子,还挺羡慕菊丸英二家里有好多兄弟姐妹一块,可是父亲问过他之后这件事就没有下文了,哥哥也打了水漂,他还对这件事耿耿于怀了好久。
      
      源月时和夏目对了对父母的事情。
      
      原来夏目贵志就是他那个打了水漂的“哥哥”,估计是因为没有血缘关系,父亲才没能把好友过世后留下的孩子接过来抚养。
      
      小时候两个人虽然在一起玩过但小孩子记不住事,等到能记住事的时候,夏目被抚养在不知道哪里的亲戚家,源月时的父亲又去世了。
      
      源月时感慨道:“原来我们小时候就认识了,这还真是缘分啊。”
      
      其实幸好夏目没来他家,源月时那没心没肺的老妈根本就做不到在丈夫过世后一个人养两个孩子。
      
      一股世界真奇妙的感觉同时萦绕在两个人的心头。
      
      夏目也很少见到父母的照片,他不由得多看了两眼,源月时的父母也是,他发现源月时长的更像他母亲,但却不显得女气,是一种精致的俊美。
      
      夏目道:“源,你妈妈好漂亮啊。”
      
      “哎,是吧。”除了菊丸英二,源月时很长时间没和别人说起过家里的事,“我妈那人就是性格好人还长的漂亮,要不她那样连我中考都忘掉的人要怎么那么早结婚啊......”
      
      一提到这事,源月时就不由得叹气。
      
      夏目眨了眨眼:“......忘掉中考?”
      
      源月时只好又和夏目贵志重复了一遍白天和菊丸英二说过的事情,夏目贵志的脸色随着源月时的话开始一点点变得僵硬起来。
      
      “对了,光我说了,学长,这个照片你要吗?”源月时道,“你总是搬家不一定能保留下来这些东西吧?我去复印几张邮给你。”
      
      晚上睡觉时,源月时借了夏目一套他的睡衣,两个人的身高虽然差了一截,但卷卷袖子也能穿。
      
      夏目贵志躺在源家的客房里,满心底都是纠结,这种纠结感让他不自觉的差点把猫咪老师的毛撸秃了。
      
      猫咪老师怒道:“夏目,你干嘛呢?!”
      
      “你不理解啊,老师......”
      
      太丢脸了,只是不在一起住而已,他居然以为源月时的父母都......这件事绝对不能说出去啊!
      
      不过,源君真的很温柔啊,思虑也周密到简直不像是这个年龄段和他一样的同龄人,为什么会这样呢?那种不自觉的就开始照顾周围的一切的温柔......
      
      想着想着,夏目进入了梦乡。
      
      他做了一个梦。
      
      夏目贵志经常会梦到曾和他接触过的妖怪们的思绪,他几乎都习惯了,想了想今天发生的事,夏目贵志原本以为这会是黑丸的梦。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出现在他梦境里的人和黑丸没有一点关系。
      
      对,他梦见的是人。
      
      严格来说,也并非就全都是人类。
      
      扎着白色长发,穿着白色狩衣的少年背对着和妖怪结缘的少年坐在古日式风格的建筑廊下。
      
      少年手中拿着绘着鹤和月的折扇,目光望向庭院中的妖怪们。
      
      哪怕目光没有相接,夏目贵志也感受到了少年眼中的温柔。
      
      “......你在看什么呢?”于是他也没有了疑虑,走上前也学着少年的样子坐在廊下。
      
      淡淡的樱花香气萦绕在鼻尖,早已准备好的一杯清茶被白发少年推到夏目身前,那双如天空般湛蓝色的眸子中蕴含着似乎通晓一切包容一切的笑意:“是我的家人。”
      
      “家人?”
      
      人类和......妖怪吗?
      
      夏目贵志望向那些庭院中或嬉闹或站立的妖怪们。
      
      微风吹拂过眼前,他抬起手半遮住眼帘
      
      对的,就该是这样,人类和妖怪......并没有什么不同。
      
      “夏目......贵志,你来到这里,并不只是巧合。”不知名的少年凝视着他,眼中夹杂着一丝本不该属于这个年龄的悲伤,“我们两个的相见是命中注定,只是彼此都遗忘了而已。”
      
      “帮帮我吧,贵志,终有一天......”
      
      少年诚恳无奈的声音逐渐模糊起来,夏目听不清了,而他本人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无奈的叹了口气。
      
      下一次见面......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了......
      
      少年的身影也一同远去,夏目贵志急道:“别走,你要我帮你什......”
      
      “夏目!!!”
      
      夏目贵志猛的睁开双眼,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了进来。
      
      夏目还没能完全从刚才的梦境中苏醒,一个白色的大团子就猛的朝他砸了过来。
      
      “噗通!”
      
      夏目贵志差点直接被猫咪老师再砸晕过去。
      
      “老师,很痛的啊!”忍无可忍的夏目贵志直接给了猫咪老师一记夏目破颜拳。
      
      这么砸一下不想清醒也不可能了,夏目捂着胃站了起来。
      
      头上长出正冒着白烟的大包的猫咪老师瘫倒在床上,无力道:“夏目,你一定会遭天谴的......”
      
      夏目贵志边怒气冲冲的换衣服边道:“是老师你太过分了,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重啊。”
      
      梦境中的场景似乎还在他眼前,那个少年也似乎非常熟悉,但他却很确定自己并没有见过那个人。
      
      夏目贵志手一顿。
      
      帮帮他吗?可是要他帮什么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再也想不出章标的作者跪在这里,我决定了,入v后就没有章标了
    感谢在2020-02-24 19:32:23~2020-02-26 18:36: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水漾洛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