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系统

作者:乐执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任务完成

      “......总而言之,”源月时合上任务报告,继续吃他的油豆腐乌冬面,“结果还是很完美的,只要接下来阵法发动的过程中不出什么差错,我这就算完美达成任务了。”
      
      皮系统正蹲在源月时对面吸溜另一碗乌冬面——它那几乎可以忽略掉的爪子抓不住筷子,只好一手一根,吃的十分艰难。
      
      系统闻言反问道:“你看没看到你因为那两个失忆喷雾而缩水的钱包?它正在哭呢。”
      
      源月时:“......”
      
      那怎么能怪他呢?说到底还不是系统的雷达和警报器不到位,才让他没察觉到无惨和师兄的到来,还害得他和白藏主辛苦找了一番炭治郎下山的必经之路附近,把昏迷的富冈义勇带了过去才走人。
      
      决定了,回头就写一份改进建议交上去好了。
      
      暂时完成第一阶段任务的源月时在狭雾山附近找了间旅店,秉承着“反正还有一段时间,不玩白不玩”的心理开启了异世界的咸鱼生涯。
      
      白天要么就出去逛街以及吃吃喝喝,到了固定时间回到庭院去升级打怪。
      
      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天,源月时终于瘫在了榻榻米上。
      
      “系统,我还有多长时间能回去啊!”
      
      “大概三到五天,怎么了?我好像看到你的灵魂从嘴里飞了出来......”系统不太确定的道。
      
      “无聊啊,好无聊啊!”咸鱼精化身失败的源月时恨不得在那里打滚,“没有互联网更没有学习!其实我也不想去怀念作业什么的......可真的无聊透顶了!”
      
      就连庭院里和大家玩的双六他都玩够了。
      
      他又不能再去和主角他们接触,而几百年前的大正时代是一个刚刚和西洋接轨不久的时期,哪有日后遍地都是的游戏厅和游乐场什么的,就连饭店的口味也是刚吃新鲜,可吃两天就腻了。
      
      要是放在寒暑假,源月时能摊在家里几天不出门,可他现在这是什么毛病。
      
      而且还有他那些数不尽的国三冲刺练习册......这么多天不去做题,他都不敢想象自己的脑子还能认识他们吗?
      
      系统想了想:“其实商店里好像还有一款一次性的时间转换器来着......”
      
      “兑换!现在!”源月时从榻榻米上弹了起来。
      
      暂时是顾不上肉痛了,希望任务完成后的薪水能给他个足矣安慰内心的价位吧。
      
      源月时摆弄那个圆盘形的时间转换器时,皮系统提醒道:“适当调整就可以了,别一下弄到大结局之后的养老阶段。”
      
      源月时手一顿:“......竟然还有这么个功能吗?”
      
      不说还好,一说突然有点跃跃欲试。
      
      不,还是不行,鳄鱼老师还没画完的地方他一下跳到大结局去了,那会更让他抓心挠肝想知道剧情发展的。
      
      不能调到太过往后,又得是一个能让他知道剧情正在正常发展的时候,那么聚集的主要人物就得多一些,但又不能是个剑拔弩张的时候,省得他再被卷进去一次。
      
      那就只有......
      
      天色渐暗,炭治郎在蝶屋里的人给他的一个小房间里安顿好妹妹待着的箱子,又和为了弥补体力而陷入沉睡的祢豆子说了一会儿话。
      
      “哥哥一定会让你变回人类的,祢豆子。”灶门炭治郎温柔的看着妹妹。
      
      祢豆子沉沉的睡着——因为白天鬼杀队的柱们和主公为了测试身为鬼的祢豆子会不会吃人,风柱不死川实弥刺伤了祢豆子,虽然那种伤势对于鬼来说一瞬间就能治好,但不以吃人为生的祢豆子为了弥补自身的消耗,选择了长时间的沉睡来保持体力。
      
      无论何时都极为温柔的长男炭治郎把妹妹抱到床上,仔细的检查了窗帘会不会露出阳光后才回到了自己的病房。
      
      门关上的下一瞬间,启动了转换器的源月时出现在房间里。
      
      源月时还没搞清楚这里到底是不是他想去的那个主要人物第一次大集合的时间点,就一眼看到了睡着的灶门祢豆子。
      
      一瞬间他还以为自己不小心进到会被打出来的女孩房间里了,一顿手忙脚乱之后才在系统的提示下确认了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源月时脑袋顿时一个有两个大——他想的是一个不会有其他人的不引人注意的角落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要去投诉这破机器!
      
      ......哦对了,严格意义上来说女主角现在确实不属于人类的范畴。
      
      算它逃过一劫。
      
      源月时觉得他刚才刮起来的风好像吹动了窗帘,于是拉了拉窗帘之后,才轻手轻脚的往门口走,握上门把手的一瞬间,刚觉得逃过一劫的源月时松了口气。
      
      然后他的后背就被人碰了碰。
      
      “......”差点一嗓子喊出声的源月时僵硬的回过头,和眨着粉红色眼睛看他的灶门祢豆子四目相对。
      
      祢豆子刚才轻轻点他的手指正收回了一半。
      
      源月时还算冷静的考虑要不要打个招呼要个签名什么的。
      
      系统在心里疯狂敲他:“要你个大头鬼的签名啊!赶紧跑啊!”
      
      要是被鬼杀队发现了踪迹,你就等着被全队追击,然后体会“队里这么重要的地方居然出现了身份不明的人”由此带来的一系列后果吧。
      
      重点是现在柱们还在开柱合会议没有离开呢!
      
      灶门祢豆子看着源月时蓝色的眼睛,觉得这个人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在一个白雪皑皑的夜晚,一眨眼就消失了的一个错觉......
      
      灶门炭治郎的师父鳞泷左近次曾对祢豆子施展了催眠术,祢豆子会将一切人类都视为她想要保护的家人。
      
      于是在祢豆子眼中,分明是个陌生人的源月时逐渐变成了她的弟弟灶门竹雄。
      
      不过那种熟悉又温暖的感觉并没有消失,祢豆子缓缓抬手,她摸了摸“弟弟”的头,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
      
      突然被摸头的源月时:“......”
      
      系统恨不得两个巴掌把他抽醒:“你给我动啊!清醒过来啊!愣什么神啊愣神!你那一副‘被萌神近距离贯穿心脏.jpg’的定格是怎么回事啊?!”
      
      这又不是什么收集cg的游戏!
      
      灶门祢豆子并没有清醒很长时间,在察觉到“弟弟”的心情放松下来以后,祢豆子又陷入了梦乡。
      
      源月时这才有机会施展阴阳术消去自己的踪迹,然后打开门离开这个房间。
      
      啊啊他为什么不能有个这么可爱的妹妹呢?他肯定一辈子对她好!
      
      系统对此报以露骨的鄙夷:“切。”
      
      阴阳术隐藏起来的不光是源月时的身形,甚至连气息也一并消除了,毕竟这里是高端战力的大本营附近,虽然蝶屋里的都是一些医疗后勤人员,但万一和哪个来疗伤的柱对上就不好了,还是小心为上。
      
      没走几间屋子,前面就传来了熟悉声线的笑闹声。
      
      “不要!这都是第几杯了!我绝对喝不下这个药了!谁来救救我啊?!”
      
      “善逸,你的身体状况不喝药是好不起来的啊,而且这里是病房,不可以大声吵闹的。”
      
      “炭治郎你说的轻松,你的药一定比我容易喝到不知道哪里去吧?”
      
      我妻善逸妄图以被子来阻拦自己和那杯药的距离,炭治郎隔着病床对我妻善逸道:“善逸,你的手脚还没回复呢!”
      
      躺在两人的病床中间的嘴平伊之助无声无息,因为戴着头套,众人也不知道他是睡着了还是怎么样。
      
      几人刚经历了那田蜘蛛山里对抗鬼中十二鬼月的下弦之五的累的大战,都受了不轻的伤,炭治郎和伊之助的日轮刀都折断了,我妻善逸更是被鬼毒差点变成了蜘蛛,至今手脚都还没能完全变回来。
      
      不过对比之前忙碌的斩鬼的日子,这已经算是难得的休闲时光了。
      
      此时此刻,站在走廊里的源月时陷入了沉思。
      
      正常这种情况他不是应该和主角称兄道弟了吗?他为什么只能站在这边来着?
      
      不行,回头必须得让系统再给他弄一个衍生世界的鬼灭的任务。
      
      白发蓝瞳的少年阴阳师叹息一声,随即又笑了起来,手指缠上自己垂下来的发丝:“这就算结束了吧?”
      
      这就够了,面对不应该改变的剧情,只要远远的看着我们深爱的这个世界就好了。
      
      话音刚落,系统提示音随即响起:“恭喜守护者达成任务目标,进度100%,判定无任何违规之处,完美达成,请回到系统空间中接受所发放的奖励。”
      
      “系统,除了资金以外奖励主要都有什么啊?”
      
      “一些任务道具,还有就是你加强阴阳师这个系统需要用到的东西......”系统想了想,掰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手指头,“例如极品妖灵啊,十连什么的......这个任务完成的不错,我估计能有个三十张召唤符。”
      
      源月时眼前一亮:“快回去!”
      
      还没等系统启动回去的选项,习惯了回家需要往回走的源月时下意识转身迈步......
      
      然后结结实实的和一个人撞到了一处。
      
      村田觉得自己最近好倒霉啊,到那田蜘蛛山去一趟,要不是因为有虫柱蝴蝶忍救了他,等着他的就不光是被融掉衣服了,虽然在异性面前光着也挺惨的......但偏偏作为蜘蛛山一战中经历了全程还受伤最轻的队员,他被主公和柱们叫去了柱合会议报告。
      
      怎么看都好可怕啊,柱们......
      
      在虫柱和水柱富冈义勇赶来之前,和他一起并肩作战的拿几个少年受了伤在蝶屋修养,村田是来看他们的。
      
      不过因为会议他到现在还有点后怕,因此有些走神,就这么一个不小心,在转弯处和另一个人撞到了一起。
      
      “啊啊,对不起,没事吧!”
      
      村田怔了怔,诧异的看着空无一人的走廊:“啊咧......”
      
      刚才明明有撞到什么东西的感觉啊,不会是过度害怕导致出现幻觉了吧?
      
      系统打开回归通道,源月时推开庭院的大门:“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阴阳师/晴明大人!”
      
      庭院一如既往的热闹非常,就连妖灵们都和大家在一块。
      
      酒吞童子潇洒的倚在廊下喝着酒,招呼道:“呦,阴阳师,怎么这么慢啊?”
      
      源月时身上挂着一大推扑过来的团子式神,笑道:“路上稍微耽误了些。”
      
      他的鼻子还有些隐隐作痛。
      
      “平安回来就好,之前听你说那个世界感觉还挺危险的......”
      
      小白坐在酒吞童子身边,露出自己的爪子:“小白可是有好好保护晴明大人的!绝对一根头发都没少!”
      
      源月时早就已经向式神们解释过了自己现在的任务,大家对此都没什么特别反应,对于他们来说,只是阴阳师要做的事从守护平安京变成了守护全世界而已。
      
      源月时抱着小白坐到酒吞童子身边,边撸毛边呼唤出可以自由具象化了的系统。
      
      算算从他重新踏入这个庭院开始到现在,积攒的召唤符和系统奖励的这三十张,现在能换的召唤符也有至少五十张。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就今天了。
      
      召唤式神的召唤室内,常年散发着淡淡幽光的巨大法阵占据了整个房间的榻榻米,召唤符纸入手,源月时坐到那个主位上。
      
      九字真言之后,源月时看着那厚厚一沓召唤符,还是选择了五芒星桔梗印。
      
      毕竟要是召唤出来的式神们看到自己的符纸上画着小王八或是写着“来吧我的马猴烧酒”,总感觉不太好......
      
      召唤阵的光芒猛的亮起,穿越时空而来的劲风吹动了源月时的白发与狩衣,源月时睁大眼眸。
      
      下一刻他眼前一黑。
      
      绘着金色与赤红的黑色折扇不知何时挡在了他眼前,深紫色的火焰无形之中盘踞了整个屋子,属于绝代大妖的气息随之而来,将源月时的蓝色眸子都映照成了绚烂的紫金色。
      
      他站起身,眼前的折扇缓缓移开。
      
      “晴明,许久不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个任务完成,4000字撒花!
    下一章是周四晚上更新,如果不出差错,我能做到三天连更。
    在下一章你将看到:非洲源月时下线,一年后的源·满级大佬·欧洲大阴阳师·全收集·月时上线。
    为什么我昨天没有更新,因为电饭锅蛋糕很好吃,我的手腕疼了整整一天。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