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A也是会被咬的!

作者:恰到好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9章

      “……然后我就连忙跑出政教处,那些老师——”
      何亚志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发现季郁并没有听他说话,而是在和顾琮四目相视。
      
      “季哥?季啪——”
      何亚志的手背被猛地拍了下,朱茜白了他一眼:
      “吃你的饭,别哔哔。”
      
      “怎么了嘛,”何亚志摸摸手背,小声嘀咕,“我这不是担心季哥。”
      他凑到朱茜耳边问:“我记得顾大少不喜欢和别人对视啊。” 
      
      朱茜淡定地吃着饭:“你都说了,别人。”
      
      顾琮颜值高背景好,脑子又好使,自高一入学,国际班一大半人都想结交他,最后全部无功而返。
      
      有人说他傲慢,有人说他瞧不起普通人,有人说他莫得感情……
      
      论坛上有个网友精确总结:他不是瞧不起你,他是瞧不起所有人。
      
      季郁没有听到两人的谈话,他闻着周身凉凉甜甜的香味,桌上的“满汉全席”变得淡而无味起来。
      
      半晌,他才回过神,夹了夹排骨,磨了磨牙。
      
      季郁觉得自己有点不对劲,最近怎么老想磨牙?
      难不成要长牙了?
      
      顾琮拆开布丁,放到季郁手边。
      
      季郁没有意识到自己一直在被投喂。
      他吃着布丁,双眼依旧看着顾琮。
      
      顾琮背脊挺直,眼睫低垂,夹起菜,慢条斯理地吃着,一副大少爷模样。
      
      看着他吞咽时上下移动的喉结,哒的一声,季郁嘴里的塑料小勺裂了。
      
      何亚志忍不住了,他都吃第二盒饭了,季哥怎么还在看顾大少?
      他开口道:“季哥,你怎么不吃啊?”
      
      季郁吐出嘴里的勺子碎片,慢吞吞地说:“我怎么感觉顾大少的比较好吃?”
      这话是发自内心的。
      
      明明是一样的饭菜,却莫名的觉得顾大少的更香。
      他甚至有点冲动,想去吃顾琮的饭菜,想咬……
      
      何亚志懂了,他对这事有经验,打包票地说道:
      “别人家的的东西总是香的。”
      “真吃的时候,就感觉一般般了。”
      
      顾琮缓缓说:“我也觉得你的好吃。”
      
      季郁差点脱口而出“要不咱俩换换”。
      想到顾大少的洁癖,他打消这个念头,喝了一大口冷饮,压住心底莫名的躁动。
      
      桌上的手机忽地震动起来,顾琮瞥了眼,说道:
      “我去接个电话。”
      
      季郁咬着筷子,眼神止不住飘向顾琮的饭盒。
      
      等顾琮走到走廊,背对着教室打电话,他忍不住探出手,飞快地夹了块肉。
      
      季郁嚼着红烧肉,皱了皱眉。
      还真像何亚志说的那样,味道一般般。
      
      走廊上,顾琮偏头,余光瞥见了季郁的小动作。
      他眼底带了丝笑意,缓缓道:“我今晚回家。”
      
      *
      
      知道顾琮晚上不睡寝室后,季郁心里还有点小开心。
      他一直觉得这段时间自己睡眠出现问题,都是因为顾琮的存在。
      
      今天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赶完作业,洗好澡,季郁早早地上床,开始酝酿睡意。
      
      半个小时后,他不仅没有酝酿出睡意,反而酝酿出一种奇怪的感觉。
      
      总感觉缺了什么……
      有点难受……
      
      “咚咚咚——”
      阳台门忽然被敲响,何亚志穿着睡衣睡裤爬过来了。
      
      他开门进来,问道:“季哥你不是还没睡嘛?怎么不回我消息啊?”
      
      “我没看手机,”季郁坐起来,把枕头垫在背后,“怎么了?”
      
      何亚志义愤填膺地说:“论坛上有人他妈的冒充你!”
      
      季郁解锁手机,十几条何亚志的消息。
      他翻了翻,都是一个帖子的截屏。
      
      “你把原帖发给我。”
      
      “好。”何亚志连忙转发。
      
      帖子的楼主自称是国际班的学生,把张冲事件的始末讲了一遍,确定的说张冲这次出事是因为欺负了某个Omega,还有隐隐透露出那个Omega是张冲同年级普通班的一学霸。
      
      1L 白云间:看了这么多帖子,这个最靠谱。
      2L 我一滴也没了:所以那个Omega是谁啊?
      3L 社会你王哥:我隐隐约约听说是一班的。
      4L 校草们的老婆:我怎么听说张冲调戏的是季哥啊?
      5L A爆全江德:楼上的,村通网?那是去年的事了……
      6L 季:我们班长
      7L Never:7L有点眼熟啊。
      8L 校草们的老婆:前排合影季哥!!
      9L 爱吃大蒜的O:我知道季哥的微信名的确是这个……
      10L 芝士流心挞:卧槽,季郁都刷论坛了,顾大少还会远么?!
      11L 乖巧软O:7L肯定是假的!
      …………
      
      见到顾琮的名字,季郁恍了恍神,脑海里飞快地闪过了什么。
      
      在季郁正要抓住的时候,何亚志开口打断道:
      “季哥,你没事吧?”
      
      他的状态看起来不太正常,何亚志连忙问:“晚上的药吃了么?”
      
      季郁摇头:“忘了。”
      
      “我去拿,在桌上么?”何亚志把水和药递到季郁面前,继续说,“我继续蹲帖子,你早点睡,明天我再汇报情况。”
      
      这回的药不灵了,第二天,季郁的情况变得更严重。
      恍神、头疼、烦躁等状况一起出现。
      
      季郁摩挲着手指,想抽烟了。
      他翻遍了抽屉和书包,就是没找到烟。
      
      “季郁。”
      “季郁没来吗?”
      
      何亚志连忙拍拍后桌:“季哥,下一个就是你了。”
      
      季郁抬头,盯着何亚志看了会儿,才反应过来,慢吞吞地站起来,走向讲台。
      
      英语老师在一对一的讲问题,排在季郁前面的是毛文飞。
      
      “这个句式的题目我不是已经讲过很多遍了么,你怎么还是错了?上课到底有没有听?!”
      “这题你还选C,说的不要再说了,概括题最先排除的就是这种选项!”
      
      见季郁上来了,英语老师对毛文飞说:“你能不能学学人家季郁,态度端正一点?”
      “他高一的时候英语多少差,这学期开学才几天就追上来了,数学也是,上次的考试比你好了多少,你们汪老师不知道夸了他多少遍。”
      
      毛文飞攥紧了试卷,脸色难堪。
      抄作业考试作弊有什么好夸的。
      
      他想过告发季郁,可是没有证据,又忌惮顾琮,也只敢和同学们说说。
      
      “行了行了,你下去吧,”英语老师摆摆手,拿起季郁的作业,语气变得柔和,“我发现你对初中的知识点掌握的很好,高中的就比较薄弱了。”
      “比如说这题,不定时的被动……”
      
      “嗯。”
      季郁胡乱地应着,他知道这些单词的意思,但是没有办法把它们串起来。
      他现在集中不了注意力,脑子混混沌沌的。
      
      回到座位,季郁继续恍神。
      
      “季哥,你为什么坐顾大少的位置啊?”
      
      季郁眨了下眼,懵懵地低头,桌上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是顾琮的位置。
      
      他慢吞吞地挪回自己的位置,看了眼黑板,拿出语文课本。
      
      看着他一系列的动作,何亚志皱紧眉头:
      “季哥你没事吧?”
      “语文课上完了啊,这节是体育课。”
      
      “哦。”
      季郁愣了愣,起身往外走。
      
      艳阳高照,灼热的阳光撒在树上,叶子发出了绿色的光亮。
      
      季郁靠着树干,脑子一抽一抽的疼,嘴唇泛白。
      
      何亚志担心地问:“要不去医院吧?你昨晚开始就不对劲了。”
      
      季郁闭上眼睛,耳边嗡嗡嗡的响:“我先缓缓,等会儿去请假。”
      
      “行吧,”何亚志背过身,拿出手机,“我先看看哪个医院比较靠谱。”
      
      季郁恹恹地应了声,用头撞击树干。
      外部的疼痛才能勉强缓解他的不适感。
      
      “啊啊啊是顾大少。”
      “呜呜呜好帅,硬了。”
      “你在说什么骚话!”
      “和季哥站在一起好养眼啊。”
      “你那个帖子看了没?”
      …………
      
      冰冰凉凉的信息素萦绕在鼻尖,驱散了全身的不适。
      
      季郁睁开眼睛,顾琮站他在面前,身形颀长,浅眸微垂。
      
      他手上拿着杯奶茶,语气淡淡的:“要么?”
      
      “要。”季郁开口,嗓音不复先前的清亮。
      
      他抬手去拿奶茶,手指不小心碰到了顾琮的手腕。
      
      温热的肌肤,冰凉的信息素。
      季郁的指尖开始颤栗。
      完了……
      
      他!钢铁纯A!
      居然馋顾琮的信息素馋成这样了!!!
      
      “季哥,我查了下,去市三医院吧,我有个姐姐在那工作,可以安排安排。”何亚志说。
      
      “不用,我没事了。”
      季郁舔了舔唇,无法抑制地嗅着顾琮的信息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顾琮:我故意的
    季郁:你是狗么?
    *
    毛文飞其实设定的是学渣兼人渣,自己不学无术便觉得季哥不可能会好好学习,看到季哥成绩变好就不爽+嫉妒,所以才一直针对季哥
    差点忘了,五一快乐!!(昨天忘了QA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