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A也是会被咬的!

作者:恰到好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章

      
      夏末的雨让人有些猝不及防,上一秒还晴空万里,下一秒豆大的雨水就噼里啪啦地砸在窗户上。
      
      “我的手机!!”
      “快关窗快关窗!”
      “何亚志你动作麻溜点!”
      ……
      
      倒数第二排的微胖男生连忙站起来,关完前窗关后窗,一边对同桌说:“关了关了,你别瞎嚷嚷,等会儿把季哥吵醒了。”
      
      他同桌往后看了眼,小声嘀咕道:“就季哥这睡眠质量,十个我都吵不醒。”
      
      话音刚落,后排趴着睡觉的男生动了动。
      
      他推开桌上的书,白皙修长的手指抵着额头,挡住亮到晃眼的白炽灯。
      
      何亚志连忙递上一旁的眼罩:“季哥你继续睡,我就关个窗。”
      
      季郁懒洋洋地应了一声,透过指缝看见了“何亚志”三个大字。
      
      绣在校服上,名字旁边是学号,下面是校徽和校名。
      江德中学,何亚志。
      
      季郁愣了下,这人他不认识,这学校他更是没有听说过。
      
      一个男生冲进教室,喊道:“下午语文课改成自习,其他课都正常上课的,。”
      
      班里瞬间怨声载道:
      “有没有搞错啊?”
      “这才开学第一天。”
      “今天不是报道么?怎么又要上课啊。”
      …………
      
      季郁看着他们整齐划一的衬衫校服,更懵了。
      下个月就要高考了,什么开学第一天
      
      【叮,您的人工智能系统小R上线啦!】
      
      【恭喜您穿越到《帅气校草吻吻爱》,这是一本贴合宿主实际情况的校园文,您现在就是男主角哟。】
      
      半晌,季郁才找到声音:
      “艹!”
      
      【小R不提供这项服务的呢。】
      
      季郁想开窗,看见玻璃上映出的倒影怔了怔。
      
      这张脸和他的一模一样。
      
      季郁将前额的发丝拨到脑后,眉尾的皮肤光洁白皙。
      少了一道疤,他高三打篮球时弄伤的疤。
      
      准确的说,这具身体和季郁高二的时候一模一样。
      
      不等他问,小R便强调道:【贴合宿主实际情况,当然包括身体啦。】
      
      季郁觉得这句话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
      
      小R笑嘻嘻地说:【为了响应国家号召,督促莘莘学子学习,宿主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靠自己的努力成为学霸,成为万千学渣的表率!】
      
      【每完成一个任务,就能少走一部分剧情,等到所有剧情结束,您就自由啦!重获新生!】 
      
      【您第一个任务:在24小时内认真听完一节课,奖励:视力5.0!】
      
      季郁:……
      他是有点近视,完全影响不到正常生活的那种近视。
      
      所以这个奖励让人毫无动力。
      
      “如果任务失败了呢?”
      
      【那就要走原文剧情咯,第一段剧情是您翘课,翻过两米高的围墙,被女主远远的瞥见。】
      
      季郁问:“就只是一模一样地走剧情?”
      
      【是呀,您要和女主角谈恋爱,之后还要亲亲抱抱壁咚等等,】小R十分可惜地叹了口气,【就没有时间学习,太惨了。】
      
      季郁:???
      他看起来像只爱学习不爱美人的人么?
      
      “所以走完全部剧情也是一种选择,对吗?”
      
      小R沉默片刻,没有否认,而是说:【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从磨砺出,小R相信,高二的课程是难不倒您一个高三生的!加油!】
      
      【马上要上课了,小R不打扰您学习啦,如果需要小R的话,呼叫小R,您的专属人工智能就会上线哦。】
      
      小R刚下线,上课铃声就响了。
      
      这段音乐季郁很熟悉,是莫扎特的《土耳其进行曲》。
      是他高二时的上下课铃声。
      
      直到铃声结束,季郁才回过神,打量教室。
      
      座位也和原来一样,墙角最后排,靠窗的学渣宝座。
      
      如果不是周围同学陌生的面孔在提醒季郁,他都要以为自己没有穿越了。
      
      季郁恍了恍神,起身离开教室。
      
      这会儿是上课时间,走廊上没有人,只有此起彼伏的读书声。
      
      一个男生从厕所出来,看见季郁后喊道:“季哥。”
      
      季郁对他点点头,扫了眼厕所标志“A”,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厕所贴着浅白色的瓷砖,整体干净敞亮,盥洗台上还摆着香薰,不像是学校的厕所,更像是高端卖场的。  
      
      香薰有些浓,季郁眉心微蹙,点了根烟,尼古丁的味道让他逐渐冷静下来。
      
      他现在有两个选择。
      一、好好学习完成任务,跳过剧情,重获自由。
      二、走完所有剧情,重获自由。
      
      季郁吐出烟圈,仔细回忆小说内容。
      
      小说并没有什么特殊,普通狗血的校园言情文。
      
      男主和他挺像,喜欢翘课睡觉,女主是乖乖女学霸,刚转校就弄脏了校霸男主的衣服,女生们误以为她是想吸引男主的注意,开始针对女主。男主本来漠视这些事,在闻到女主的香水味后帮了女主,关注女主的言行举止,然后展开追求……
      
      除了男主霸道总裁式的台词和自信,他的癖好也让季郁有些难以接受。
      
      男主每次遇到女主,都会情不自禁地闻脖子、咬脖子。
      
      不是情到深处水到渠成式的咬,而是先咬了,再发展感情。女主也很神奇,每次被咬就身体一软面红耳赤。
      
      季郁一开始还以为男主是个变态,看了眼主角栏才确定这是男主。
      
      门口的脚步声拉回了季郁的思绪,他下意识地把烟藏到身后,看向来人。
      
      这人身形高挑,五官比普通人深邃,他穿着校服,衬衫没有一丝褶皱,纽扣与袖口系得严严实实,举手投足间隐约可见其肌肉弧度。
      
      季郁眯了眯眼,校服上的名字不大,他只看清上面绣着个“顾”字。
      
      男生站在入口处,似乎是闻到了烟味,盯着季郁看了会儿。
      
      季郁没有遮掩,抬手晃了晃指间的烟,问道:“抽么?”
      
      顾琮皱起眉头,看了眼缓缓上升的灰色烟雾,径直走到盥洗台前。
      
      不像普通男生洗手用水一冲就完事,他用的是标准的七步洗手法,每一步都在明晃晃地告诉别人他有洁癖。
      
      洗完手,顾琮用纸巾细细地擦拭双手,接着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
      
      季郁叼着烟,漫不经心地收回目光。
      
      下一秒,刺耳的“滴滴滴”声响彻厕所。
      
      季郁这才发现头顶有个烟雾报警器,红灯疯狂地闪烁,细密的水丝洒了出来。
      
      隔着走廊他都能听到附近教室的骚动声。
      “卧槽怎么了?”
      “着火了?”
      “哪儿哪儿?”
      …………
      
      季郁抹了把脸,掐灭烟离开。
      
      下课铃声和警报声此起彼伏,坐在教室的同学们伸长脑袋,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见到季郁的模样后,纷纷低声讨论。
      
      何亚志是弓着背,压低声音问道:
      “季哥,厕所那动静是你弄的么?”
      
      “嗯,抽了根烟。”
      季郁的皮肤是冷白色的,衬得漆黑的眉眼愈发好看,头发上沾着不少水珠,前额的发丝更是变成一缕缕的,水珠顺着下颌线,钻入敞开的领口。
      
      何亚志艰难地挪开视线,慢吞吞地说:“暑假的时候老汪不是在群里说了么?学校的厕所统一都装上了烟雾报警器,公众号也发过推送来着。”
      
      季郁反问道:“大家都知道?”
      
      “那也不至于。”何亚志哪敢点头,某个不知道的人就坐在他面前呢。
      
      季郁侧身靠着墙,双腿交叠,脚尖在空中一点一点。
      怪不得姓顾的看了眼天花板。
      啧,没有同学爱。
      
      教室窸窸窣窣的声音戛然而止,戴着金边半框眼镜的男人出现在门口。
      
      汪老师大约三十多岁,语调不急不缓:“数学课和语文课换一下,上学期的期末试卷是不是发下来了?拿出来,这节课讲卷子。”
      
      “考试很简单,所以大家的成绩看起来都不错,但不能掉以轻心,高考是不可能这么简单的,你们成绩至少要打个七八折。”
      
      季郁的数学试卷就摊在桌面上,90分,基础的选择题通红一片。
      打完折就不及格了。
      
      “第一题,轨迹,没人错吧?”
      “没有——”
      
      季郁打了个哈欠,这题目好像是有点熟悉。
      
      “第二题,等差数列及其通项公式。”
      “这题就不用我多说了吧?做过多少遍了。”
      “不用——”
      
      “第三,平面向量,这种题目眼睛飘飘就知道了。”
      “对——”
      
      “四,三角函数,这题谁错了,给我站起来!”
      
      季郁:……
      这些题目他都眼熟,但毫无头绪。
      
      事实证明,高三的学渣回到高二还是个学渣。
      
      季郁扔掉笔,趴下睡觉。
      仔细想想,闻脖子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嗯,香香软软的女朋友……的脖子,谁不爱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
    谢谢小天使们的支持呀o(* ̄3 ̄)o
    预收求收藏~《连Beta都要咬?》
    林家小少爷林南星是个Beta,从小体弱多病,在药罐头里长大,养的比Omega还要娇气。
      成年礼那天,他许了个愿:我想要长命百岁
      续命系统从天而降:
      【任务一:敲响室友的门。】
      林南星火速住校,敲门
      面色苍白的室友叼着血袋打开了门。
      【任务二:夸一夸你的室友。】
      林南星看着他沾血的尖锐犬牙,真诚地夸道:
      “您的牙真白。”
      *
      霍德尔是个吸血鬼,装成Beta混入人类学校
      入学一年多,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室友,有点好奇
      一天,门被敲响了
      室友是个香喷喷的小可爱
      霍德尔紧张到心脏都快跳了!
      “您的牙真白。”
      噗通——
      霍德尔沉寂多年的心脏跳了一下。
    预收2:预收2:《嫁入豪门后我终于见鬼了!》
    司家走失多年的儿子找到了,成天到处搞歪门邪道封建迷信。司家看不下去了,把司怀扔到陆家联姻。
    司怀是个天生的玄学胚子,偏偏体质极阳鬼神不近,跑遍了鬼楼凶宅,愣是碰不到一个灵异事件
    得知相亲对象是个男人时,司怀起初是拒绝的
    看在钱的份上,他勉强同意见一面。
    感受到陆修之浓重的阴气时,他有点小心动了
    相亲第一天,司怀遇见了人生中第一只鬼。
    司怀立马开口:我愿意
    陆修之:?
    ?鬼:?
    *
    陆修之,商业巨子,家财万贯,可体质极阴,招惹鬼怪,大师们告诉他:只要和极阳之人呆在一起,就能摆脱厉鬼缠身的困境。
    于是他和司怀结婚了。
    结婚第二天,司怀直接在陆宅开了道观,供奉牌位。
    陆修之:?
    司怀解释:别人是祖师爷赏饭吃,我是老天爷喂饭吃,所以天道就是我的祖师爷。
    陆修之:??
    司怀:别愣着啊,快来拜拜祖师爷。
    自从“娶”了陆修之,孤魂野鬼凶鬼恶灵都巴巴地凑了上来。
    司怀摩拳擦掌,终于过上了有鬼有钱万事足的日子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