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

作者:芳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三章

    作者有话要说:
    明日两更,敬请期待!
      “你说了这么多,我仍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选择臣服于我?”清橙静静说道。
      “为什么呀?”弄奢飘浮一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本能告诉我要跟着您,所以我就遵从自己的本能了。您知道妖魔是很任性很纯粹的生物,它们只会臣服于强者,而您很强。漫长的无聊岁月中很难再找到一个令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更别说是人,所以……”
      “你可以选择臣服于塙麒,跟着我没有任何好处。”
      弄奢摇头:“不,吸引我让我甘愿放弃自由的是您,我要臣服的也是您。虽然这一代的塙台辅强过了任何一位台辅,但我对他丝毫不感兴趣。”
      面对弄奢的挑衅,塙麒保持着他最高的品质——静悄悄。
      
      “随便你。”清橙淡然转身,她不会拒绝一个对她有力的帮手。
      “等一下,”弄奢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出现在清橙身前,“我们还没有结约。”
      “我已经知道了你的名字。”
      弄奢勾唇一笑,瞬间由一个冷魅男子变为充满了诱惑的妖媚男子:“名字对我来说只有很少的约束力。”
      弄奢单膝下跪,两手执起清澄的右手放在他红艳的唇边轻轻一咬一吸:“以玄蛇弄奢之名,与此女之魂结永世之契,结!”
      清橙只感到一阵酥麻从手指流过,最后流转了四肢百骸。
      弄奢站起身,对着清橙勾出一抹潋滟的笑:“我结的是灵魂之契,生生世世作为您的仆人。”他没有给自己留后路,他是真的想跟着她生生世世,所以他用了妖魔从来没有用过的灵魂之契。
      
      “灵魂之契?”
      “嗯,灵魂之契。”弄奢轻轻点头,“就是说您死后转世我也会跟着转世,只要您灵魂不灭我就一直会在您身边。”
      “你真奇怪,”清橙迈出步子继续向前走,“居然轻易舍弃了对妖魔来说仅仅比生命次要一点的自由。”
      身后的弄奢也优雅地迈步,淡笑不语。自由那种东西从他化为人形的时候就明白了:这个世界没有真正的自由,只要还在天空之下,那它就脱离不了世间的各种羁绊。
      和弄奢并步而行的塙麒仍然端着一张冷漠的俊颜,但他的手却紧紧攥了起来,心在悲伤在疼痛,那条蛇妖抢了他的位置,和主上生生世世的人应该是他才对,可是……可是他和主上的盟约只有今生今世,他不甘心!
      
      三人一路沉默地走着。
      在一条缓缓而流的小溪边,清橙停下了脚步。“下友,把你背上的洪柏扔到水里。”真是太没用了,居然被一条蛇吓晕,而且晕了近一天的时间都还没有醒。
      一直在他们头顶低空飞行的下友听到了清橙的命令,迅速在溪边降下。背脊一甩,洪柏以极不优雅的姿势掉在了水里。
      水很浅,还不能淹没洪柏半个身子。
      “咳……咳……”洪柏湿漉漉的脑袋从水里冒出,眼泪、鼻涕一起流下。他一手捂住嘴巴使劲咳嗽,一手在水中晃动企图抓住能让他稳住身体的物体。
      在水中折腾了半晌没有找到什么能让他抓的东西,急得他慌乱求救:“救命……救命……”
      
      塙麒和弄奢眼里笑意流过,安然站在岸边看着一劲在水中扑腾的洪柏。
      “白痴。”清橙冷冷对洪柏下了结语。
      清橙清冷的声音让水中的洪柏一愣,回过神,发觉自己站在仅齐大腿的水中。
      “走了。”清橙看都不看呆傻的洪柏,抬腿继续旅程。
      
      “主上,等等我!”洪柏撩起因水浸而厚重的衣袍快速上了岸,快步赶上清橙,“主上,您怎么忍心丢下微臣?”
      “无能的胆小之人,不要也罢。”清橙淡淡的声音从前方传到洪柏耳里,让洪柏讪笑,他也想起了之前被那条巨蟒吓晕的事情。
      “嘿嘿......”洪柏想打开扇子,却发觉手里空无一物,只有偏过快冒烟的脑袋,在看见他没有见过的弄奢时明显一愣,“你是谁?”这个男人长的好漂亮,容貌和主上、台辅不相上下,但他又多了一分魅惑且致命的气息。特别是对于女人来说,他就像火光之于飞蛾,即使会丧命却还是要向那熊熊燃烧着的大火飞去。
      
      弄奢眼珠一转,眼里流露出无限的风情。他轻轻靠近洪柏,张开嘴吐出兰香之气让洪柏深深陷入那股幽香之中不能自拔。
      弄奢眼里捉弄之意快速闪过,对着洪柏的眼睛吐出蛇信,双手轻轻扯开他的衣领,蛇信轻轻舔过洪柏的脖子。“我是那条让你窒息昏迷的蟒噢!”
      那湿濡滑润的舔舐让洪柏打了个冷颤,而那从那张性感、诱人的嘴里吐出的话语又让他恨不得马上晕倒。
      洪柏战战兢兢地看向弄奢:“你是那条蟒蛇?”
      弄奢满怀笑意地点头。
      洪柏手脚抖个不停,壮起胆子一掌抽开快要粘在他身上的弄奢,像被妖魔追一样的跑向清橙:“主上……主上……那……那条蟒蛇……”怎么会跟在我们身边?
      洪柏心里的紧张让他不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用眼神不停示意清橙。
      
      塙麒握拳捂嘴轻咳一声:“大司寇大人,那条蟒蛇现在是主上的仆人。”想不到八面玲珑的洪柏居然如此害怕蛇,啧,找到他的弱点了呐。
      洪柏僵硬,这代表他以后要和平生最害怕的生物长期相处了?
      “洪柏,回翠篁宫之后我会让禁军帮你戒除这个缺点。”
      洪柏欲哭无泪,主上,那些禁军可是您亲自训练出来的,每一个人的战斗力都不下于我,您是想让他们折磨死我吗?
      “主上,大司寇大人不过是怕蛇而已,不必动用到禁军,交给我来就可以了。我一定会让大司寇大人今后不再害怕蛇。”塙麒对着洪柏微微一笑。
      
      看到塙麒的笑颜,洪柏想死的心都有。他连忙谄媚地对着塙麒:“台辅事务繁忙,这种小事交给禁军就可以了,不用劳烦您了。”交给您我不死也会脱层皮,我还不如主动去当禁军训练用的沙包。还有啊台辅,求您别笑了,谁不知道您每次一笑就代表着有人倒大霉,所以您还是把您那甜蜜的笑留给主上吧,洪柏我无福享受。
      塙麒再次微笑:“不必客气,小事一桩,能为主上分忧解劳本就是我的职责,而且能帮到大司寇的忙我也很高兴。”
      “那塙麒,就交给你了,一定要让洪柏戒除那个毛病。”清橙做主把任务交给了塙麒。
      “是,主上。”塙麒恭敬领命,接着满怀深意地看了洪柏一眼。
      洪柏僵硬站在原地,两眼湿润地看着清橙和塙麒悠悠向前走去。
      “吾名弄奢,今后请多多指教了,大司寇洪柏大人。”弄奢对着洪柏挑眉一笑,然后优雅转身离去。
      他刚刚为什么没有淹死在那条小溪里呢?洪柏泪流满面的哀叹。
      
      一路上,时间就在清橙面无表情的沉默,塙麒有意无意地打量洪柏,弄奢对着洪柏妖媚灿笑,而洪柏则是双腿虚软的走在最后面痛苦的无声呐喊“这日子没有办法过了”中流去,他们已经隐约看见升山民众的身影了。
      
      经过几队升山的人,大家都是满脸的疲累和惊恐,身上的衣服也变得破破烂烂,裸 露在外的手臂和腿上到处都是还留着血水没有结痂的伤痕。
      “看来,我们离开之后,他们还是遇上了妖魔。”塙麒皱眉,紧紧跟在清橙身边,远离受伤的民众。
      清橙仍旧面无表情地走着。
      
      又经过了约半天的时间,清橙一行人来到了沙漠的边缘,但他们仍然没有遇到长野逸冷一行人。
      “主上,您来黄海到底为何?”弄奢静静看着直视前方的清橙不解地问,一开始他以为她是来黄海收服使令的,可是他派去的妖魔全被她杀了,现在一路走来,她也没有动手收妖魔的举动,这让他疑惑不解。
      “抓骑兽。”清橙没有回头,只是静静丢下几个字。
      “啊勒……”“抓骑兽”三个字让弄奢呆愣,随之升上哭笑不得之感。主上这个人比身为妖魔的他还要任性呀!“我知道哪里有好的骑兽。”
      清橙回头:“你知道?”
      弄奢无力:“主上,我在黄海生活了几千年。”连妖兽的洞穴在哪都不知道,他也不要活了。
      
      “那你直接带我们去驺虞的聚居地。”清橙点头。长野逸冷被选为王后总会主动来找她的,现在又有人带她去妖兽的洞穴,所以她已经没有必要去蓬庐宫了。
      “请跟我来。”弄奢带着几人又往回走。
      
      几人随着弄奢来到有着矮树丛和青绿草地的茂密之处。远远望去,七八只黑底白纹、白底黑纹的驺虞慵懒地躺在地上,它们正在享受阳光的照耀。
      洪柏忘记了对蛇的恐惧,他急急冲到弄奢身边,对着远处的驺虞双眼放光:“嘿嘿,那里面有一只铁定是我的。”
      
      几只驺虞似闻到了生人的气味,急剧从地上站起,对着清橙几人的方向发出警告的“呼呼”声。
      清橙一闪身,在塙麒、洪柏、弄奢三人还没有反应的时候站到了一只驺虞的身前。
      洪柏看见清橙已经选定了一匹,连忙眼带兴奋地冲到了另一匹驺虞面前。
      塙麒和弄奢对看一眼,也放下脚步紧跟了上去。
      
      清橙面前的驺虞有着与众不同的气势,慵懒中带着强势,黑底白纹,有着一双蓝色琉璃一样的眼睛,散发着锐利的光辉,四肢矫健修长,它静静站在那儿任凭清橙打量。
      “主上的眼光还真是强,挑中了驺虞中的王者。”弄奢轻轻抚摸着紧挨他的一匹驺虞,这匹驺虞是他选中的,今后算是他的坐骑了。此时,这匹白底黑纹的驺虞正眯眼享受弄奢的抚摸。
      “主上的眼光一向就是最好的。”塙麒散发着麒麟的气息,一匹白底黑纹的老虎靠近了他。他走上前,发现这匹驺虞有着子夜一样的双眼,随即也轻轻摸着它的脑袋,“你今后的名字就叫紫。”
      
      清橙向那匹静静瞪视她的驺虞伸手,耐心等待它靠近。
      好半晌,骄傲的驺虞褪去了眼里的不驯,缓缓靠近那个一直对它伸手的女子。它把它毛茸茸的脑袋主动放在她的掌心磨蹭。
      清橙眼里的清冷流逝,柔和浮上双眼:“星夜,我今后叫你星夜好吗?”它的琉璃双眼就像夜晚繁星点点的星空,灿烂而耀眼却又带着高高在上的清冷。
      星夜缓缓抬头,下一秒脑袋直接在清橙的怀里磨蹭,以示它对这个名字的欢喜。
      清橙轻轻拍拍它:“走吧,带你回我的家。”一愣,曾几何时,她把那座华丽庄严的宫殿当成了自己的家?
      
      “哇啊,可恶,一定要驯服你!”洪柏气急败坏的吼声打断了清橙的思绪,一转头,就看见洪柏正灰头土脸地从地上爬起,也能看见那只全身白得无一丝杂毛的驺虞眼里的嘲笑。
      “星夜,走,我们一边去看戏。”清橙领着星夜站到了也正看着洪柏且快要忍不住笑意的塙麒和弄奢身边。
      
      洪柏一次次被那只白色驺虞踢倒,一次次从地上爬起,接着他怒了,直接一个窜身硬趴在驺虞的身上,两手紧紧抱着它的脖子,两脚紧夹它的肚子,即使被它甩的昏头转向也不松手。
      渐渐的,白色驺虞自己也累了,它慢慢平静下来,停止了在空中甩动以及上窜下跳的动作。
      洪柏双眼被甩成了蚊香状,即使知道驺虞不再攻击他,也不敢放松紧搂脖子的双手。开玩笑,驺虞聪明着呢,谁知道它是不是中途休息。
      
      “洪柏,快点,别再玩了。”清橙不耐地警告洪柏。
      洪柏从驺虞身上下来,心里暗自嘀咕:我才没有玩呢,面对驺虞还敢玩的人只有你们几个强的不是人的人吧?!心里在吐糟,不过还是按照清橙的命令对着直喘气的白色驺虞放出了凌厉无比的气息。
      驺虞明显一愣,它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很嬴弱的人类一直隐藏着实力。它不堪那锐利的杀气,禁不住后退几步,最终还是对着他跪下四肢,对着那个它以为被自己戏耍了半天的人类臣服。
      
      看着白色驺虞臣服,洪柏喜形于色,他大力揉着它的脑袋:“从今后你就是我的了,我要给你取一个威武的名字,叫什么好呢?”洪柏望天思索,“嘿嘿,驺虞的脚程仅次于麒麟,那我就叫你追月吧,希望你可以追星逐月。”
      追月支起四肢,驯服地站在洪柏身前。
      
      洪柏带着追月来到清橙身前,看到三人身前都有一只驺虞,不禁露出了得意的笑:“呵呵,常世之人拥有的驺虞一共不超过十只,这下我们为大家提高了那个拥有率,而且仅仅翠篁宫就有四只。嘿嘿,回去之后,骅午要羡慕死我,还有延王陛下,他再也不能嘲笑我了。”洪柏说着脸一阵扭曲。延王因为经常逃避雁国官员的追铺而躲到翠篁宫,而他每一次来都要拿他打趣,说他堂堂巧国的秋官长居然一只像样的骑兽都没有,真是太无能了!每每想到这,他就心头一阵火起,这下,看延王陛下还有什么话说?想着,洪柏又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得意笑声。
      
      清橙和塙麒同时转头,回身跨上星夜和紫,把洪柏甩在地下,任他在那儿扭曲发泄。他们已经习惯了,四十多年来,洪柏每次和延王见面后都会不正常的发疯几天,完全没有了风度翩翩的气质。
      弄奢轻笑一声,也跨上他取名“弄雪”的驺虞升上天空。
      
      追月用嘴巴使劲拉扯着洪柏的衣裳,可惜洪柏已经完全陷入了延王赞赏佩服他的妄想之中,没有发觉周围只剩他一个人了。
      追月翻着白眼,用头拱洪柏。这个主人它是不是选错了?
      被追月拱的一个趔趄,洪柏终于回神,四周一片寂静,只有他和追月。抬头一看,天空中的几个人影已经小的快看不见了。
      “主上,等等我啊!”洪柏慌忙跨上追月,大喊着去追赶清橙。
      
      守护翠篁宫宫门的閽人远远地就看见了空中的几匹骑兽,他还在好奇这个时候有谁会来拜访?
      “有人来了,注意戒备。”一个守卫看清了那是四只驺虞,不禁脸带严肃地提醒另三人,巧国的王宫还没有出现过驺虞。
      “啊,那是台辅大人!”一个眼尖的守卫看见了那飘舞在空中的金发,“主上和台辅、大司寇大人回来了。”
      身影渐进,四个守卫恭敬地平伏在地上迎接王和台辅的回归。
      
      清橙跨下星夜,摸摸星夜的头,转身淡淡吩咐几个守卫:“给它按上鞍,好好照顾它。”拍拍星夜的尾部,星夜主动走到了几个守卫身边,剩下的三只驺虞也走了过去。
      “遵命,主上。”四个人一人带领一头驺虞,跟在清橙四人身后走进了宫门。
      
      一跨进清凉殿,就发现三公、六官正脸带焦急地等候着她。
      “有什么急事?”清橙走过众人,在她专署的椅子上坐下。塙麒和弄奢如两尊大神分别静静站在她的左右两边。
      “主上,接林义通报,通往舜极国的海上出现了妖魔。”宸莘急急禀报,“我国损失了两船货物,三十七人死亡。”
      清橙脸色一凛:“何时发生的事?”
      “昨日。”承肼上前一步,“臣已经派军队去维护边境的安全,并且暂时禁止了巧国民众出海。”
      
      清橙点头:“做得很好。”接着抬头问几人:“妖魔是在巧国边境产生的?”
      几人齐齐摇头,天蓝躬身禀告:“没有收到我国境内出现妖魔的消息。林义的报告也是说淳州运往舜国的货物在中途遭袭,地点正好在舜国和巧国的海路中段。”
      清橙垂眼思索了一会,然后吩咐承肼:“你亲自去下界察看,看妖魔是冲着我国而来还是冲着舜极国去的。”再淡淡加上一句,“现在就去。”
      “是。”承肼低头躬身退出。
      
      “主上,庆国冬官长拿着景王陛下拟定的文书向我国购买冬器,不过臣还没有同意,因为他要的数量太大。”
      “主上,庆东国大司徒向我国民众收购了大量罂粟。”紧跟着骅午,韫奕也马上上前禀报,“他用庆国行商的名义几乎把我国所有的罂粟花收购,而且这个收购行动已经持续了近两个月,直到上个月去监查水利的小司徒发现了这一异常情况。他经过一个月的明察暗访,才知道是庆国大司徒收购了这些花。”
      
      清橙面无表情,但殿内众人都感受到了刺骨的寒意。他们知道,清橙生气了。
      “骅午,庆国要的冬器等我询问了景王再作决定。韫奕,洪柏你两人也去下界,带人严密监控庆东国的行商,有任何异常就把他们全部抓起来。”
      三人拱手:“是,主上。”刚刚回宫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的洪柏又和韫奕一起疾步步出了清凉殿。
      “弄奢,我想让你成为我的左将军,所以作为大家对你的认可,我有一项任务交给你。”清橙对静静站在她左边的弄奢道。
      宸莘等人都瞪大眼,清凉殿何时出现了这么一个比星辰还耀眼、比百花苑的花还要娇艳的魅惑男子?
      
      弄奢对众人微微一笑,让这些见识多广的“老人”心“扑通扑通”直跳。
      “主上尽管吩咐。”
      “我要你去跟着夏官长承肼,然后以妖魔身份和他接触,探得他的一切行动。”
      弄奢点头,眨眼消失在众人眼前。
      
      “主上,为什么……”太师疑惑地看着清橙。
      清橙淡淡瞥他一眼:“为什么监视夏官长?”
      三公、天蓝、贤仁都缓缓点头,只有宸莘、骅午眼里闪过了然。
      “你们以为我国和舜国的中间为什么会出现妖魔?”
      “我不相信在主上的治理下,巧国还会出现妖魔。”天蓝慌张摇头否定妖魔出现的意义,接着抬头希冀地看向清橙:“或者妖魔是由舜国而来?”
      
      清橙抬头头:“你凭什么说妖魔由舜国而来?”
      贤仁急急开口辩驳:“但是这么多年主上励精图治,巧国上下齐心,怎么还会有妖魔的产生?”
      众人也纷纷点头。
      清橙看着众人缓缓道:“这是上天对我们的警示,有人在心怀不轨了。”
      众人又大惊失色,这是说有人不满主上想造反了?
      
      宸莘捋着胡子:“主上等这个一网打尽的机会等很久了吧?”
      “嗯,还好,时间在我的预期内。”清橙无动于衷地坐在椅子上。
      “咦?”几人都疑惑地看向老神在在的宸莘。
      “宸莘大人,你和主上有秘密瞒着我们。”天蓝指控地看着宸莘。
      “呵呵,”宸莘微笑,“怎么能说隐瞒?这件事除了主上和我,台辅、大司寇、大司空都知道。”
      
      几人又齐齐把头转向骅午,他们不敢去盘问随时冷气加身的主上和台辅。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