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华千秋(原名:千秋)

作者:火野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允文允武

      启佑十三 立秋
      章文阁内书声朗朗,从窗口望去,可见阁内稚儿正摇头晃脑的读着诗歌文律,唯有一个四五岁左右的幼童正奋力的写字,这正是有仙人之资的七皇子玄岳君御殿下。君御带着前世记忆出生,诗词歌赋自是难不倒他,唯这毛笔字……唉!还是继续练吧!几月的努力下来字体已非昔日毛虫,已透出一股韵味来。
      在各皇子公主书桌前行走的太傅闽书桓行至六公主玄岳若恬桌前匆忙一瞥,眼神不经意间扫到君御所写之字,心中顿然一惊。一月前,七皇子学龄已到遂而入章文阁,自己早闻七皇子文才出众出口成章,遂而以“月”为题请七皇子赋诗一首,七皇子张口即来:“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文才斐然,令人叹服,至今这首《静夜诗》已成为景国文人学士膜拜之作,自己也因此对七皇子佩服有加,但今日见其所写之字,心中更是震惊,一月以前,七皇子所写之字乃孩童之资,但今日所写之字已非昔日可比,行云流水恍如苍龙出水,透出浑然霸气,这岂是孩童能书?!震惊之下闽书桓不禁直盯着君御看,虽早知此子非凡,却不曾仔细观望,今日见其端坐桌前一身尊贵,那尊贵竟连当今帝君也无法堪比,心底的震惊已无法用言语表达。
      “咳!咳!咳!”立于君御左边的伴读海塑见自己的主子不以为意。仍专心练字只得假咳三声提醒闽书桓的失礼,闽书桓收起心底震惊,将目光调向海塑。这孩子是上大夫海离的幺子,亦是聪颖不凡,虽不及七皇子天纵之资,但自己教授的诗词歌赋策略亦是一点就通,今日自己失礼于课堂之上,他仅以假咳唤醒自己,心思之慎密,行事之稳重,已非五岁孩童能为。闽书桓将目光调向立于君御右边的天剑,只见那孩子只是目光冷冷的看了自己一眼,便又将目光转向七皇子,这孩子似乎是上将军岳子任的独子,据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材,小小年纪便武艺不凡,帝君安排此二子为七皇子的伴读,这意思……莫非……虽早闻帝君宠爱七皇子,却不曾听闻欲立其为太子啊!莫非……闽书桓将目光转向三皇子玄岳君弘,发现他正恶狠狠的瞪着君御,心中似乎了然了。
      早先,七皇子尚未出世,便有大臣上书请求帝君立三皇子为太子,而领头之人正是三皇子外祖父,魏贵妃的父亲左丞相魏承恩,帝君以皇子尚幼资质未显为由驳退大臣上书,此事也就不了了之。后来魏贵妃进言帝君,说皇后进宫数年未有皇嗣,未尽妇德难服后宫,帝君未曾表示,只是连宿凤栖宫半月,直至皇后传出喜讯。三皇子长七皇子三岁,资质虽不比七皇子,但也算尚佳,在七皇子未张口说话以前也曾深受帝君喜爱,帝君曾夸其有仁厚之风,但今日一见,已可知其不符。唉!帝王家的孩子,谁又会纯粹的仁厚呢?那样的孩子若是王爷则会惠泽一方百姓,若为帝王,则会过于软弱使百姓陷于水生火热。
      “噹!噹!噹!”三声铃响拉回了闽书桓飘远的思绪,该下课了,下面的时间是皇子们的武修时间。“下课。”
      “送先生。”皇子公主齐道。
      待闽书桓步出章文阁,皇子公主们也前前后后走了出来。“主子,下面是武师卫恒的武修课,在武德殿。”天剑在君御身后禀报道。每次一到武修,天剑就益发的兴奋,平时冷冰冰的他此时双眼似乎能放出光来。
      唉!又是武修课,想到那武师卫恒,君御不禁头痛起来。卫恒是当代宗师,年过半百却不曾收徒,当年晋见启佑帝时自己正巧坐于启佑帝怀中,卫恒见后直盯着自己瞧了半晌,然后表情极兴奋的对启佑帝说欲收自己为徒,授一身武艺。启佑帝不准,但却说可以让众皇子随其学习武艺,自此卫恒对自己展开了不间断的唠叨,嗯,努力。
      思考间软轿已抬至武德殿,殿外就能听到卫恒的声音“这君御小子怎么每次都是最后?等会非得罚罚他不可……”唉!想想自己前世,顶多也就在文学方面资质超群,谁知这一转世,竟也成了武学奇材,被个怪老头纠缠。
      “卫师傅,主子已经到了。”天剑用着无比开心的语气朝卫恒说道,这武痴也只有在这时才会露出笑容。
      “哦?!君御小子,你怎的才来啊?来来,今天要教你柳叶剑法……那个xxx你看什么看,扎你马步去。天剑小子过来,跟君御小子练练,让我看看昨天教你的棍法他可有疏忽。”卫恒喳喳呼呼道。
      “是,师傅。”依旧很开心的天剑迅速的取来棍子。
      “是,师傅。” 君御有气无力的接过棍子摆起架势,跟天剑比划起来。
      卫恒仔细的看着君御和天剑的比武,君御虽招招退守不带内力,但下盘极稳,招式蕴藏万千变化,可守可攻,似乎对自己昨天所教的苍叶棍法有所改进,更近完美。而天剑只是极其认真的将昨日所学棍法演练了一遍,以已融会贯通,虽有所改变,但仍不及君御。再看向一旁的海塑。唉!那小子纯粹一书痴,对武功可说是一窍不通,真是可惜了那聪明劲儿。
      待君御天剑比试完毕,卫恒道:“不错不错,君御小子呆会我教你们一套柳叶剑法,我只演示一遍,若你不能习得,你得拜我师。”说完便挥起剑来。
      君御仔细的看着卫恒的招式,一一记在了心里,却觉得有些地方似乎欠妥,便拿起剑按自己想法挥舞起来。天剑在一旁看着,君御的招式和卫恒的似乎差不多,但是却更加完美潇洒,眼底的崇拜突现。
      卫恒边演示边看着君御,嘴角扬起笑容,好小子,不愧是我看中的徒弟,恩,虽然还不是,但是快了。
      卫恒、君御演示完后,君御的贴身小太监小贵子连忙送上干净的手巾,君御擦完汗后对卫恒道:“你若能帮我将小贵子和小杜子□□好以后再说吧”。
      “当真?”
      “当真。”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那个xxx,还有那个什么肚子给我过来,先扎马步,快点!别给我拖拖拉拉的。”卫恒很高兴,小杜子很伤心(我不叫小肚子啦!!!呜~),小贵子面无表情。
      “主子,您就不怕卫师傅生气?”海塑悄悄的问君御。
      君御微笑着说道:“我没强迫他呀,我只说考虑而已,不是吗?”
      “…主子。”
      “恩?”
      “有没有人说过您很狡猾?”
      “你是第一个。”
      “…”
      
    插入书签 



    冬天的秘密
    爱上一个永远爱不到的男人,守护着一份永远不可能成真的誓言。



    情劫·倾莲
    莲之字,莲之文,如莲般的文.



    狐魅大清
    文笔不错,章节不错,总体很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