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从原青梅角度写的免费番外,会涉及到青梅大岗屯后续生活变化发展
等一下写,我现在要出门啦,今晚可以出来,等我【飞吻】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原青梅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另一个世界的青梅

立意:小说她从末世来的免费番外

  总点击数: 9190   总书评数:35 当前被收藏数:161 文章积分:28,707,556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厉害的姐姐们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6533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她从末世来[50年代]》番外

作者:狸太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青梅成青玫

      青梅有一个很不幸的人生,刚出生的时候因为不是男孩儿,当天晚上就被父母扔在冰冷的炕尾冻了一晚上,襁褓都没裹。
      也是她命大,第二天早上她娘醒来一看,竟然还没冻死,只能叹息一声,无奈地把她随便包起来,然后喂了几口奶。

      不过因为她爹对娘生了个闺女很不满,对她娘的态度越发恶劣,养家糊口的重担都落到了刚生完孩子一天都没休息的女人身上。
      有时候忙忘了,或者懒得动,她娘就都不会喂她。
      婴儿期的青梅,就在这样饥一顿饱一顿的糊弄下一点点长大了。

      等她稍微长大一点,就开始帮着家里干活儿,不过因为好些年她娘都没再怀上,她跟她娘在家里干最多的活,吃最少最差的食物。
      然后,她娘毫不意外的在这样的锉磨中生病了,一病不起,很快就走了。

      青梅迎来了后娘,后娘又生了个弟弟,然后她被后娘用一小块肉,被大岗屯的秋老太换了回去,当了她的小儿媳。
      自从以后,青梅的苦日子继续着。

      别人都说她嫁给赵三明那个二流子竟然都不知道跑回娘家,太傻,可青梅没说的是,其实跑哪去都一样,日子一养苦。
      大概她的人生,就该是在苦水里一点点熬出来。

      当她认命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青梅只觉得眼前一黑,而后整个身体都失去了感知。

      这是很奇怪,很难以描述的感觉。
      明明她还感觉得到自己的存在,却感觉不到身体,也同样感觉不到落在身上的那些拳脚带来的痛。

      正当青梅疑惑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动了。
      当时的震撼,是青梅永远也忘不了的深刻,因为她的身体自己动了,并且还三两下就把凶狠的赵三明给打了!

      青梅没文化,很难去形容当时发生了什么,反正就是她身体动了,变得特别特别厉害!
      青梅激动到极点,大概是她情绪太激烈了,直接就整儿飘了起来,飘出了自己的身体,飘到了上空。

      专心致志盯着下面那个“自己”痛揍赵三明的青梅没有发现,她身后有个玄之又玄的黑洞,正在把她一点点往里面吸。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刚出来,对那个身体的思想还有同步感应,于是青梅明白了,下面那个不是自己,而是另一个也叫“青mei”的女同志。
      那个女同志特别厉害,打趴了赵三明,就把赵三明绑了起来,像扔死狗一样扔在地上,并且脑子里还在思考要不要把他杀了。

      感应到这里,青梅有点着急了,想跟女同志说,杀人是不好的,是要被炝毙的!
      既然你都从那个没有吃只有怪物的可怕世界离开了,何必为了这样的混混儿毁掉自己呢!

      青梅急得直打转,可偏偏又不知道该说啥——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说话。

      这是青梅第一次痛恨自己太木讷太不善言辞了,要不然她就能瞬间想到能劝阻女同志的话。

      还在为莫名其妙占据了自己身体的女同志着急的青梅感受到自己身体消失了一大半,以为自己是要去地府了,也顾不得什么,赶紧扯开嗓子“啊——!”了一声。

      眼前一黑,再一亮,青梅嘴里的那声“啊”就变成了响彻耳际的婴儿啼哭声。
      懵逼的青梅:“......”

      旁边有个软软的声音带着笑意说:“爸爸你看,妹妹被她自己的哭声吓到了!”

      人的思想闪现的速度有多快?青梅,哦不对,现在她应该是青玫了,不是梅子的梅,而是玫瑰花的玫,听姐姐说,这是一种特别美好的花朵。
      青玫发现自己思维又涣散了,赶紧扯回来,想回之前那个问题。

      青玫不知道人的想法一秒钟能闪过多少回忆,但她知道肯定是特别特别多,因为这是她的切身体会。

      在据说是婴儿房的地方呆了几天,青玫被护士抱回病房,见到她现在的爹娘姐姐后,青玫确定了,自己竟然变成了占据她身体的那个“青mei”的人生,并且还是对方的小时候。
      因为她在女同志的脑海里感应到了这三个人,那时候她太着急了,来不及多琢磨,现在慢慢回味,就觉得很愧疚,很对不起女同志。

      被占据了身体,青玫一点都不怨恨,毕竟就她那样的人生,全然都是苦没有甜,哪里能跟女同志的人生相比呢。
      哪怕这个世界在十几年后会迎来什么世界末日,可十几年的美好,对青玫来说,已经是她不敢窥觑的珍宝了。

      可努力了许久,努力到她的婴儿期都过去了,青玫还是没想到回去把女同志换回来的办法。
      就这样,青玫怀着愧疚与珍惜,认真地过着这偷来的每一天。

      盯着看妹妹吃饭的姐姐青蔻:“妹妹好认真好可爱啊!”
      青爸爸青妈妈对视一眼,忍不住笑了出来,小女儿真的很可爱啊,做什么都一板一眼的特别认真,明明还是个刚丢开奶瓶的一岁小宝宝。

      又被姐姐这么直白的夸可爱的青玫还是忍不住红了脸蛋,一双大眼睛也水润润的,青蔻忍不住凑过去往妹妹软软胖胖的脸蛋上狠狠啜了一口。

      于是青玫的脸就成了一只红得熟透的大苹果,爸爸妈妈也忍不住伸手来捏她的脸蛋。

      被全家人喜爱着的青玫很欢喜,可欢喜过后,又越发愧疚。
      就这么愧疚着欢喜着,不知不觉中,青玫升上了初中。

      眼看着就要世界末日了,青玫也不再纠结如何还女同志属于她的人生了,毕竟幸福的好日子她都占完了,总不能现在再让女同志换回来又面对一次末世吧?
      在这个世界生活学习了十几年,青玫也从一些影视作品小说里了解到了末世有多可怕。

      可是青玫一点也不害怕,因为这是她享受了美好的十几年人生的代价,她甘之如饴。
      青蔻发现自己妹妹最近有些奇怪,像只小仓鼠一样努力地往家里搬东西,食物,水,日用品,就连卫生巾都搬了好多好多回来。
      问她,青玫就十分纠结地跟她说,世界末日要来了,他们一定要提前准备好。

      想着妹妹最近痴迷末世主题游戏,青蔻有心教育她,可想想妹妹从小宝宝时期就乖得不像话,现在叛逆期终于来了,她竟然生出一股欣慰。
      最终,青蔻只能摸了摸妹妹的脑袋,满眼宠溺地点头:“好吧,要是钱不够花,我的压岁钱还有好多,都给妹妹!”

      青玫想了想,他们家又没有空间异能或者别的空间类金手指,买多了反而会招来祸患,因此摇摇头,板着小脸表示她的钱够了。
      因为总觉得这段人生是偷来的,所以青玫对什么都很珍惜,哪怕是亲戚父母给的压岁钱,青玫也全都一张一张收了起来,郑重其事地压在盒子里。

      她妈妈说要给她存到银行里,青玫都不答应,因为她觉得这些钱进了银行再出来,就不是原来的这些了。
      青妈妈也尊重她这个爱好,任由她把上万元的现金存在吃完了饼干的铁盒子里。

      就在青玫很严肃认真的做着准备中,应该发生末世的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晚上,青玫都没睡着,虽然早就知道了,可真的来了,青玫还是各种担心。

      那位女同志那么厉害,可比她厉害多了,青玫特别害怕自己做得不够好,保护不好爸爸妈妈姐姐他们。
      就这么紧张着紧张着,不知什么时候,青玫竟然睡着了。

      应该是睡着了,因为她竟然看见了大岗屯。

      这么说,好像也不是,因为这里虽然是大岗屯,却跟她记忆里的大岗屯完全不一样了。
      屯里变大了,人变多了,好多穿着裙子戴着宽檐蕾丝帽的时尚女郎,穿着短袖短裤戴着墨镜的男士,还有宽敞平坦的水泥路蜿蜒着绕遍大岗屯内外,一头消失在往清水镇的方向,另一头则消失在了龙凤山茂密的原始森林里。

      这一切都太神奇了,青玫感觉自己像一阵风,飘在半空中俯视着这一切。

      忽然,一阵奇妙的牵引力带着青玫飞向了一个方向。
      到了近前,青玫看见一个古朴的牌子,上面写着透着风骨的五个大字:梅子小旅馆

      青玫正觉奇怪,而后她就看见了一行几个游客打扮的年轻男女说说笑笑地走了进去。
      一个满头白发却精神十足的老头儿笑着上前迎接这几个人。
      “欢迎各位,你们就是在电话里订了房间的张女士周先生等人吧?我是梅子小旅馆的老板兼厨子赵三明,各位叫我老赵就成了。”

      老头儿已经招呼着客人们进去了,青玫才恍然回过神来,原来,这个笑容可掬看起来就很温和的老人,是赵三明?
      所以,这里是几十年后的大岗屯吗?

      奇妙的牵引力还在拉着青玫往里面飘,到了后院,青玫看见了一个正坐在摇椅上一边吃西瓜一边看信的银发老太太。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没有人说她的名字,青玫却生出一股感应,知道这个人就是当初占据了她身体的那个女同志。

      青玫迟疑了,好像,这位女同志过得还不错?

      正迟疑间,之前刚接待了客人的赵三明小跑着来到后院,看见躺椅上的青梅在吃西瓜,脸色一变,也顾不得拴围裙了,“梅子,你咋又吃西瓜了!”

      青玫还是有点怕赵三明,听他这么一喊,以为他是要生气打人了,虽然自己也很怕,可还是硬着头皮飞到青梅面前,想要帮忙。

      她觉得她现在应该是鬼,从现代回到了她该回的地方。
      是鬼的话,她说不定能保护青梅,不是鬼的话,那她就赶紧跟青梅换回来,让她来挨打。

      然而青玫飘得太慢了,还没等飘到青梅面前,赵三明就冲了过去,一伸手就把旁边藤桌上的果盘给端了,又从藤桌下面的编制抽屉里拿出些坚果葡萄干等。
      “呐,吃这些!这些有营养,咱们说好了一天就吃两片西瓜,早上你起来的时候就吃光今天的份额了!”
      说完,赵三明又拨弄着果盘里剩下的西瓜,一边唠叨:“说了你你也不听,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再有几年都该满六十了......”

      原本还有点心虚的青梅不乐意了,顶嘴道:“我年纪再大,也比你小!”

      这话颇为孩子气,赵三明听得乐了,抬眸看向青梅的眼神里全都是温和的宠溺,“是是是,你永远都是我的小妹子。”
      说完,赵三明果断转移话题:“对了,致远写信回来,都说了些什么?他跟小兰啥时候带孩子回来玩?”

      狗子从大学出来后,就回了县城。
      当时大家都以为他一辈子也就是当个县官了,谁知狗子却不声不响干出了不少政绩,一步步稳扎稳打地升了上去。

      到现在,狗子已经38岁了,却已经在几年前就当了省政府里的二把手。
      今年,据说狗子的顶头上司要升走,狗子补上去的机会很大。

      也是因为到了关键期,最近都是学校里孩子们放暑假了,狗子都没能像往年一样带媳妇孩子回来一趟。

      龙凤山里的赵太后墓在十年前终于通过了发掘申请,经过数年的考古挖掘,有价值的也已经或带走或拓印拍照,剩下的就是个空壳。
      狗子以前就有个想法,趁机递交了一个开发自然资源,发展经济的计划书。

      又过了两年多,这个计划书才在各方面的推动下开始着手进行。
      值得一提的是,出力的人很多,有出了大力气的阳臻,有严教授陈教授以及回国的杨先生等人,还有当初从大岗屯考出去的那些知青。

      那些知青有的前几年辞职下海做了生意,当了省级领导都要笑着拉投资的大老板,也有跟狗子一样,进入了政府机关单位发展的。
      要知道,从大学里出来,进入机关单位工作,潜力总会比非大学生更大。

      这些人也是从困境中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本身能力是绝对有的,十来年的功夫,也都升到了能说句话的位置了。
      就在这么多方使力的情况下,大岗屯龙凤山赵太后墓成了一个重点开发的旅游景点,另外,龙凤山跟大龙山这一片,也划为了可开发原始森林区域。

      要发展大岗屯,自然不可能就光折腾这一个小地方,所以连带着清水镇,以及清水镇周边地区,都得到了大力投资与开发。

      要想富先修路,原本是准备上面拨一部分款,然后再由公路附近的生产队平摊。
      这其实就有点困难,别的不说,就嘎子村,那地儿,真是用碾子去滚几百个来回也压不出几滴油。

      更别说清水镇这一片有不少路段都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山野岭。
      眼看着这个工作就要被迫暂且搁置下来了,一个十分让人吃惊的人冒出来了。

      谁?嘿,说来也颇具戏剧性,这人竟然是金老四!

      金老四是谁?说他的名字,很多大岗屯的人都要忘了。
      可一说当年在龙凤山里偷猎的那四个人,大家就都想起来了,可不就是那本该吃花生米儿,结果半夜硬是跑了的金老四么。

      金老四回来的时候,摇身一变,说一句穿金戴银也不为过,竟是变成大老板了,还开小汽车那种。
      这年头开小汽车的人还是挺牛皮的,就连狗子都是政府配车,公用的,轻易不敢私用。

      金老四回来,就大手笔地投资了清水镇到大岗屯、柳下屯、嘎子村、半月屯这几条路的修建资金。
      对外说的是回报家乡的父老乡亲,其实稍微有点门路的都知道,这小子拿这么多钱出来,其实是有别的缘由。

      虽说现在社会风气越来越放宽松了,以前的一些不太合理的罪也陆陆续续取消了,可金老四在清水镇公安局里,还是有个实打实的案底。

      这些且就不说了,金老四回来后也不知道抱着的是什么心态,竟然特意跑来看望青梅。
      赵三明不放心,去偷听,结果就听见这老小子竟然问青梅愿不愿意跟他走!

      可把赵三明气得不行,当即也不顾自己老胳膊老腿儿了,操起旁边放着的铲子就冲了出去,直把穿花衬衣喇叭裤牛皮鞋,脖子上戴金链子,头发抹得蜘蛛直打滑的金老四给撵到了村口。

      甭管怎么说,金老四修路的事也是件大功德。
      路修起来后,其他的就好办了,大岗屯这边就这么慢慢发展了起来,赵三明也顺势开了间小旅馆。

      原本赵三明是准备就开个小饭馆的,他手艺好,游客来了以后屯里乡亲都会建议游客们去梅子小饭馆尝尝。
      这么尝来尝去,梅子小饭馆渐渐有了些名气,还有附近县城里的游客慕名而来。

      ——到大岗屯这边,既能感受原始森林的风光,又能游览恢弘大气的地下太后陵墓,还能尝到据说十分好吃的美食,也算是一举三得了。
      后来想要吃饭的客人越来越多,赵三明都忙不过来,有一次还饿到了青梅。

      从那次开始,赵三明痛定思痛,抱着他那颗只偶尔有点小聪明的脑袋琢磨了三天三夜,终于想出个法子,那就是不用特意照顾客人的想法跟要求,让客人客随主便。

      换句话说,就是他们家自己吃啥,客人就吃啥。

      那么要如何限制客人的数量?赵三明一拍手,就有了梅子小旅馆的出现。
      但凡想吃他做的饭菜,那就必须得是小旅馆的客人。

      而小旅馆的接待量最多也就十个人,一批客人没离开,就拒绝接待下一批客人,不过可以预约。
      哪怕是放到几十年后也算是颇为先进潮流的待客方式就这样诞生了,没有什么金融头脑,没有什么饥饿营销,单纯就是厨子兼老板想要更好的照顾自己媳妇儿。

      按理说店里也有电话了,有什么事直接打电话便是。
      可狗子更喜欢写信,也喜欢收青梅给他的回信,除非是临时有急事,否则狗子跟家里的联系都是写信。

      青梅手里拿的这封信就是今天上午邮差才骑着自行车送来的。
      因为上午赵三明要忙着打扫房间准备食材迎接客人,所以青梅就先把信拆开看了。

      抬杠抬赢了的青梅心情还不错,或者说这份好心情里既有小胜利的喜悦,又有看信的舒缓,最主要的则是她今天顺利偷吃到了三片西瓜。

      赵三明检查果盘,只以为她多吃了两片,根本就不知道她吃完两片后又把剩下的三片都切薄了。
      真要算起来,她算是多吃了三片半。

      高兴,满足。

      于是青梅心情愉悦的用缓和的嗓音给赵三明念信。
      要让她概括复述信的内容,那大概就是两句话,一句是开头爸妈展信佳的问好,一句是结尾祝福语。
      总之复述的能力,还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干巴巴生硬无趣。

      还不如照信念,哪怕她语调平缓到毫无起伏,赵三明还是很爱听。

      下面两个人相处得很融洽,飘在空中的青玫却愣在那里满眼茫然。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是从发呆走神中回过神来的时候,青玫才发现后院里已经没人了,天色也已经变黑了。
      原本存在的那股奇怪牵引力消失了,青玫被一阵风卷着,飘飘摇摇往未知的方向飞走了。

      消失前,青玫回首眺望,发现梅子小旅馆的前院拉上了喜庆的红灯笼,红灯笼里是老式电灯。
      就在红灯笼照亮的院子里,摆开了两张饭桌,一桌是说说笑笑很是闹腾的那几个客人,一桌则是坐在一条长凳上一个埋头吃饭一个噙着浅笑边说话边帮身边人夹菜的老头儿。

      那张桌子分明还有三个方向可以坐人,可这两人就是要空着其他三方,只挤在一个方向,一条长凳上。
      橘黄的灯光映照着,饭桌附近有专门种来驱蚊的驱蚊草,另有一丛火焰欢快跳跃的篝火。

      篝火旁烘烤着一个目前只表皮冒出油脂,还没有熟的大鹿腿,看来那是准备的饭后宵夜。

      “妹,妹,快醒醒,醒醒!”
      一阵熟悉的声音吵醒了青玫,青玫睁开眼睛一看,发现自己竟然睡着了。

      青蔻噗嗤一笑,在旁边扯了两张抽纸递给妹妹:“你咋在这里睡着了?还做了什么美梦?看你,口水都要流成一个湖了!”

      青玫抬手往嘴角一摸,果然摸到一阵濡湿,然后脑袋里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那只鹿腿。
      青玫无语,默默拿了纸把口水擦了。

      擦完了,青玫终于发现不对劲了,噌地从书桌前站起来跑去窗前拉开窗户,往外一看,天已经大亮了。
      今天是星期二,有人脚步匆匆地去上班,有人悠闲地牵着狗去买菜,还有带着孩子一边走一边皱眉骂孩子动作太慢的......

      重点是,竟然什么事也没发生!
      末世呢?
      说好昨晚上就会掉落的带有病毒的陨石呢!!!

      青蔻没看懂妹妹那一脸震惊是咋来的,不过有件事,她不得不提醒妹妹。
      “妹,你怎么还不快去洗漱换校服,今天还要上课呢。”

      因为惦记昨晚要末世降临,所以完全没有写作业的青玫:“...!!!”
      “啊!!!姐我没写作业!!!”

      就这样,末世没有来临,从刚出生的小宝宝就乖巧听话的青玫第一次没有按时交作业并且第一堂课迟到了。
      而小仓鼠青玫提前三个月开始囤积的那些食物,粮食自己家吃了一个多月,日用品也一个季度都没有购买添置过。

      末世没有了,消失了,属于初中生青玫的人生,还在继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是想把这个番外写在正文里的,因为牵扯到大岗屯后来的发展,以及之前埋下的一些线。
    可又因为青玫的特殊性,所以还是单独开在了这里
    过来看的小天使们,多多的留下足迹吖,感谢陪伴,期待以后再次相遇【mua~】



    外星人地球定居指南
    预存男主快穿文:逼格高到被每个小世界天道投诉过于装逼



    极品渣男[快穿]
    预存男主快穿文:在被打死的边沿大鹏展翅



    宠妻证道
    正在更新男主言情:从杀气证道拐至宠妻证道,只需要一个系统



    她从末世来[50年代]
    已完成女主年代文:只要吃饱不要爱情的末世女穿到50年代



    怪诞的暗恋者[无限]
    预存武侠耽美:我真的不是江湖第一刀客



    狗仔大佬的重生
    已完成的男主文:娱乐圈大毒瘤的重生



    后妈总是想跑路[90年代]
    已完成的女主文:不一样的后妈总是想跑路



    教授懵比日常
    已完成的男主日常文:已婚教授的懵比日常



    所探长
    已完成免费文:伪·文艺男青年VS冷淡女法医



    爱上戏精美人鱼
    正在更新:闷骚老干部VS戏精逗比鱼



    忘了拿男主剧本的他[快穿]
    已完结的男主慢穿文:温馨日常治愈向



    道长先生[古穿今]
    已完结的男主道长文:一本正经帅气道长与商场霸王龙江总



    愚孝男[穿剧]
    已经完结的包工头男主现言:大老虎跟小白兔



    穿成七十年代男知青
    已完结男主年代文:我的七十年代村霸老婆



    我家娘子比我帅
    已完结男主古言:理科生与猎户女



    凤凰男[穿书]
    已完结现代男主言情小说:穿越农村大学生男凤凰与白富美小妞的故事



    捅破天之后[快穿]
    已完结:暴力爱好者维序队队长雷霆爸爸的故事



    系统逼我拈花惹草
    已完结:老实人写手大神被迫拈花惹草



    苏总是个万人迷
    已完结:伪高冷真逗比万人迷总裁



    重生我的安然一生
    已完结的女主言情:重回童年,收获幸福。已完结请放心戳戳戳



    快穿之卖得一手好队友
    已完结:快穿文,一个世界一对夫夫,欢迎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