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雁归雪

作者:铁板香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昨夜星辰

      “你很想你娘吧!”萧霈云把脸凑近,看着他的双眼。欧伯卿沉默片刻,轻轻“嗯“了一声,又道:“但我已经记不清她的模样了。”
      
      “要不然我们在万国寺给她立个长生牌。如果你愿意,我去求父皇,封个诰命给娘,这样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入族谱。”
      
      欧伯卿摇头,淡笑道:“人都死了,还求这些做什么?万一我死在你前面,你倒是可以给我立个牌位。”
      
      萧霈云忙掩住他的嘴,小脸皱起:“又乱说了,不过是一些小病小痛,太医都说无碍的,你好好修养,肯定能和从前一样健壮。等你好了,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去。”
      
      “真的?去哪里都可以?”
      
      萧霈云点点头。
      
      “你的父皇母后不会同意的。”
      
      “可我不是小孩子了,我是你的妻子,你在哪里,我就要在哪里。”
      
      欧伯卿心中微动,将她揽入怀中。两人在山顶温声细语,直到后半夜,萧霈云睡意袭来,实在支持不住,靠在欧伯卿肩上睡着了。
      
      那厢公主府的一众守卫出了城门便跟丢了,城郊群峰罗列,他们人手不多,不敢贸然分散,找了一夜,未有所获,眼见天亮了,只得回城求援。
      
      城楼边上,一个面色黝黑,身材魁梧的军官坐的在一张木桌前,那木桌上放了一壶酒,两叠小菜。他刚换了班,无趣的很,便摆了张桌子自斟自饮。
      
      天将蒙蒙亮,这时城门大开,浩浩荡荡进来一群人,均着公主府服饰。见领头的是周明韬手下得力干将钱昆,与自己也是老相识,便张口打了个招呼:“钱老弟这么早,有何公干呀?来来来,喝两杯再走。”
      
      那钱昆垂头丧气坐在马背上,连连摆手道:“不了不了,昨夜公主出城,咱们跟丢了,你速速调齐人马,随我出城寻人。”
      
      那军官闻言惊道:“公主丢了?哪个公主?”
      
      钱昆不耐道:“还能有哪个,自然是我家殿下。”
      
      那军官迟疑道:“可调动城卫需得上报,我做不了这个主啊。”
      
      钱昆见他帮不上忙,忧心如焚,正要打马离去,这时街面传来一个声音问道:“她几时出的城,跟谁出的城?”
      
      众人循声望去,那人麦色皮肤,靛蓝便服,手里还拎着热腾腾的包子。他面容冷峻,两弯浓眉拧在一处,正是禁军右统领温君彥。
      
      钱昆忙翻身下马,躬身行礼道:“回右统领,昨夜亥时,公主同驸马一起出的城。”
      
      温君彥又问道:“往哪个方向去的?”
      
      “南面。”
      
      温君彥从腰间摸出一块腰牌,扔给那军官,道:“拿着我的令牌,点齐人马,出城寻人。”
      
      那军官连忙接过令牌,跑去集结人马。
      
      温君彥将包子扔给钱昆,翻身上了他的马,率先打马出城去。
      
      钱昆愣怔一下,朝一众人吼道:“愣着干嘛,跟右统领一起去啊。”
      
      那包子不是普通的包子,蟹黄馅儿的,是城东一个老汉的祖传秘方,味道鲜美,闻名遐迩,便是御厨也做不出来,颇得京中名门女眷青睐。但这老汉有规矩,一天只卖一百份,一人只得一份,虽不稀罕,却很难得,钱昆拿在手中,觉得有些烫手,也不知道这温统领排了多久的队才买到,凉了扔了都可惜,干脆便宜自己了,想来那温统领也不至于跟他计较。
      
      这一觉睡的十分香甜,直到旭日东升,雾气渐薄,欧伯卿才柔声将她唤醒,萧霈云抬起眼皮,只见太阳悠悠升起,将四周的云霞染的极为绚烂,整个山顶如仙境一般,不禁看呆了。
      
      欧伯卿解下马儿的缰绳,翻身上马,道:“我们该回去了。”
      
      萧霈云回神,冲他点点头,她用手拢好头发,整好衣衫。临走前,她往京城的方向看去,此时天已大亮,依稀能看见袅袅炊烟升起,竟生出不舍之情,道:“此处真是绝妙,我都不想走了。”
      
      欧伯卿向她伸出手,笑道:“下次带你去更好的地方。”
      
      萧霈云这才心满意足,扶着他的手翻身上去。
      
      两人信马由缰,慢悠悠地往山下走。刚至山脚,就看见前方一群人骑着马朝这边奔来,为首的人身着靛蓝色长袍,看不清面貌,那人策马扬鞭,风姿特秀。
      
      欧伯卿勒住马缰,停在原地。
      
      待那人逼近,萧霈云才看清是温君彥。温君彥打马过来,停在她马前两丈处,他浓眉紧拧,面色十分严肃。
      
      萧霈云见到他,笑道:“温君彥,你这么早起床是特意来给本公主请安的么?”
      
      温君彥嗤了一声,道:“听闻这山中有狼,我来看看要不要给你收尸。”
      
      萧霈云敛起笑容,板起脸怒道:“温君彥你信不信我治个你不敬之罪。”
      
      温君彥未理会,目光移向萧霈云身后的欧伯卿,冷声道:“公主安危乃重中之重,驸马身娇体弱,还是不要带公主来这种地方过夜。”
      
      “温君彥!”萧霈云寒声唤他,却被欧伯卿打断,他握住她的手臂,道:“多谢右统领大人好意提醒,倘若不幸,我定当以身饲狼,绝不叫阿云受任何伤害。”
      
      萧霈云甩开欧伯卿的手,恼道:“是我要出城,也是我执意不带护卫的,你有什么就冲我来,别什么都赖别人身上。”
      
      温君彥收回目光,看了她一眼,调转马头,双腿用力一夹,策马离去。
      
      萧霈云感觉一大早的好心情都被他破坏了,她率众回府,刚进城门,便见太傅府的管家守在路边,那管家一见萧霈云夫妇,忙上前见礼,萧霈云免了他的礼,见那管家满脸愁容,便问:“出了何事?”
      
      管家回道:“老爷昨夜饮宴而归,便吆喝头疼,今晨也不见好转,还请驸马回家看看。”
      
      “传太医了么?太医怎么说?”萧霈云问道。
      
      那管家摇头道:“老爷只说是老毛病不碍事,不许家里去寻太医,也不叫我们传话。我看他实在疼痛难忍,才私自来找驸马。”
      
      欧伯卿翻身下马,对萧霈云道:“我去看看。”
      
      萧霈云忙道:“我同你一起去。”
      
      欧伯卿摇头道:“的确是老毛病,往日都是我替他按摩缓解,也许久未犯了,想来不要紧。你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若真有事我再着人叫你。”
      
      萧霈云打量了下自己,的确仪容不整,不宜登门,便不再坚持,只说:“那我先回去了,有事一定叫我。”
      
      溶月早早候在大门口,见萧霈云归来,忙迎上去,但一看她像个黑面神一般,也不敢多问。
      
      萧霈云回来便要沐浴,浴室内水雾缭绕,芳香馥郁,七八个妙龄少女站在边上,或掌灯或添香,伺候萧霈云宽衣解带。四面被珠帘隔开,翻腾的热气氤氲满室,似真似幻,看不真切。
      
      萧霈云乌发垂顺,皮肤光洁晶莹,在烛光掩映下,如出尘仙子一般。她用足尖轻点水面,觉得水温正好,才从旁边的石阶走入池中,靠着池璧缓缓坐下,只余雪白香肩在外。她身体极度放松,竟打起了瞌睡,满室只闻她细细的鼾声和流水的哗哗声。
      
      溶月进来的时候,见萧霈云被热气蒸的通身粉红,俏丽可爱,不似方才满脸不快,才小心拿起一方香巾,跪在池边,为她擦身。
      
      萧霈云悠悠转醒,问道:“什么时辰了?”
      
      溶月笑答:“巳时了,公主昨晚很累么?”
      
      萧霈云含糊应了一声。溶月又道:“不知公主对昨夜的星星可还满意?”
      
      萧霈云睁开眼,想到昨夜两人在山顶那般大胆,脸腾地红了。
      
      溶月见状,会心一笑,萧霈云羞恼道:“笑什么?不许笑。”
      
      “公主也太霸道了,都不许奴婢笑了,是要奴婢整日里哭么?”
      
      “哭也不成,哭就把你许配了人家,撵出去。”萧霈云佯怒道,溶月冲她做了个鬼脸,不再逗她。
      
      萧霈云再度闭起双眼,趴在汉白玉的池边,想到昨夜在假山旁,溶月说有重要的事同她讲,问道:“昨晚你要跟我说什么?”
      
      溶月手上一顿,道:“原来公主还记得这茬呢,我还以为公主就记得风花雪月了。”
      
      萧霈云未答话,溶月转头吩咐道:“你们都出去吧,这里有我伺候就成了。”
      
      那几个妙龄侍女闻言,接连称是,小心放下手中物什,便相继出去了。
      
      室中只余她们二人,溶月才道:“昨晚公主离开太医院,奴婢实在好奇,那太医院里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便偷偷在旁边躲着,你猜奴婢看着谁啦?”
      
      “不猜。”
      
      溶月撇撇嘴,道:“您还真是无趣。从太医院出来的是太子身边的近侍罗谡。”
      
      “罗谡?看清楚了么?”萧霈云睁开眼,溶月点头,道:“看清楚了,就是他。您不觉得奇怪么,那良娣摆明是要害太子的女儿,罗谡就在里面,却不露面,恐怕另有图谋。”
      
      萧霈云当然觉得奇怪,这罗谡与太子素来焦不离孟,若是太子有什么,光明正大的宣召李严便是,鬼鬼祟祟的,反倒惹人怀疑。
      
      “他瞧见你了么?”萧霈云问道。
      
      溶月摇头道:“哪能啊,奴婢晓得轻重的。”
      
      萧霈云点头,嘱咐道:“管他去做什么,东宫的事与咱们也没什么干系,就当作不知道,莫要与外人提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