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宫强撩侍卫以后

作者:庄生公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忽然正经

      “张苑他人不坏,对我非常好……母妃罚我,都是他在安慰我,夫子罚我,他替我抄论语。”音德说着说着,就开始惴惴哭泣,“姐姐,割了舌头打一百板子人就残了,您就饶了他吧。我以后……绝对不会再让他说夏侍卫了。”
      
      瑛华定定凝着音德,其实她懒得跟一个侍卫制气,不过瞧着方才夏泽不高兴,自个儿也跟着忿然罢了。
      
      以前她对夏泽招之则来挥之即去,人都不曾多看一眼,更别说顾忌他的情绪了。
      
      现在她想多照顾点夏泽,算是她的报恩吧。
      
      毕竟,她是所有不开心的始作俑者。
      
      音德见她迟迟不松口,索性噗通一声跪在马车上,委实吓她一跳。
      
      “妹妹求您了!”音德心一横,豁出去道:“倘若姐姐能饶了张苑,妹妹以后一定为姐姐马首是瞻,上刀山下火海,干什么都行!”
      
      震惊之余,瑛华不由发笑,看来赵音德是非要保住这个侍卫不可。
      
      她见音德可怜,又想到上辈子没有帮音德劝说父皇,不免心生恻隐。若音德继续哭哭啼啼,旁人若是听到,恐怕还不知道怎么揣测呢。
      
      “罢了。”
      
      瑛华终于松口,伸手将扶音德起来,“一个侍卫而已,你至于如此吗?”她鼻间冷哼,“别忘了,你贵为大晋公主,为了一个侍卫下跪,不觉丢人?”
      
      音德哽咽道:“我不同于姐姐,姐姐是皇长女,母后和父皇都疼爱,要什么都会有。我的境遇姐姐心知肚明,母妃待我苛刻,身边又没有几个朋友,只有张苑一个人能顾着我……”
      
      音德此言不虚,瑛华是宣昭皇帝第一个孩子,长得漂亮讨喜,自小就是爹疼娘爱。
      
      只要是她想要,就没有得不到的,哪怕是一个活人。
      
      比如江伯爻,瑛华喜欢,他就得跟她成亲。
      
      外人都觉得她应有尽有,可最后来救她的只有夏泽一个。
      
      这么看来,她与赵音德又有何不同?
      
      “姐姐,你就放过张苑吧。”音德再次哀求。
      
      瑛华回过神来,“不是姐姐要跟他较劲,你应该知道,乱议皇亲国戚可是大罪,要被打入天牢的。张苑也算你身边的贴己人,若是胡言乱语被旁人利用,小心祸及你跟张嫔娘娘。”
      
      “姐姐教训的是。”音德乖巧点头,“我一定好好管教他,不会再让他乱说话了。”
      
      “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可以饶他不死。不过活罪难逃,总是要给些教训让他记住才行。”
      
      音德的眸子亮了又黯,咬着唇看瑛华,“姐姐准备怎么罚他?”
      
      “先罚他……”瑛华想了下,“罚他抄一百遍论语吧,抄完你让他亲自送到我府邸。”
      
      话音一落,音德破涕为笑,“是!多谢姐姐!”
      
      瑛华莞尔,不再谈此事,有些疲累的合上眼。
      
      音德也不敢吵她,闭起嘴长舒一口气,高悬着的心这才放到肚子里。
      
      刚才她真以为张苑这条命就要交代了,好在皇姐还算好说话,也不像母妃口中的跋扈之人。
      
      忽然间,一旁的瑛华又想到了什么,猛然睁开眼,
      
      音德吓了一跳,又开始紧张起来,莫不是姐姐反悔了?
      
      只见瑛华挑开帘子,对外头喊了一声:“夏泽!本宫听着外面有些古怪的声音,你守在这里,哪儿也别去!”
      
      她指了指马车侧方,又把帘子阖上。
      
      夏泽一头雾水,竖起耳朵仔细听了一番。除了车轮压在青石板上的声音和马蹄声,没有什么异常响动。
      
      不过他还是听令守护在马车一旁,图个耳根清净。张苑一直跟他叨叨叙旧,委实让他招架不住。
      
      到达公主府后,张苑即刻就被善和公主叫过去,严厉训斥了一番,人就这么走了。
      
      夏泽不明就里,不过这也好,省的他还得想着如何敷衍张苑。
      
      瑛华和音德一直聊到傍晚,分开时,音德满载而归,不仅带了满满一箱子玩物,还有不少金银玉器。
      
      是夜,瑛华辗转反侧,忙碌一天,总算能静下心来整理一下思绪。
      
      说起她的死,最大的原因就是她的弟弟,太子赵贤。玩心太重,不思进取。
      
      上一世宣昭帝驾崩后,赵贤顺理成章登基为新帝,改国号为“康安”。
      
      然而赵贤不知朝廷波云诡谲,之前东宫的势力也并不突出,根基浅薄加之纵情声色,很快就导致朝廷重臣的不满。
      
      适逢淮南地区遭遇百年大旱,饿殍遍野,民不聊生。
      
      没多久,当地忽然生起一股叛军势力,疯狂肆虐,意欲北上。
      
      赵贤派兵镇压,却不擅长用兵点将,朝廷大军屡次失败,折损诸多将士。
      
      这件事如同一个导-火-索,彻底激发了朝堂的怨念。诸多重臣联合起来参了赵贤一本,说他昏庸淫-乱,还安了许多莫须有的罪状。
      
      危难之际,先帝安排的三位辅佐大臣却意外的告老还乡,这一下对于赵贤来说算是雪上加霜,朝廷的反对势力更加猖獗。
      
      很快老臣们就推举瑞王赵焱为帝,而瑞王的大谋士竟然是她的驸马江伯爻。
      
      最终赵贤迫于压力在宫中自缢而亡,他们的母族汪氏也被弹劾打压。
      
      仿佛一夜间,大厦功亏一篑。
      
      瑛华这个长公主也彻底失去了权势的庇佑,被江伯爻轻而易举的处死了。
      
      想到这,瑛华捏紧的拳头泛着惨白,骨节都在咯咯作响。
      
      万里江山拱手于人,原是赵贤不争气。
      
      而她这个姐姐同样也不争气,白白浪费了父皇母后的苦心。
      
      不过有一点她想不明白,若说篡位,理应是淑妃的儿子惠王赵越,怎么也轮不到瑞王。
      
      江伯爻身为吏部尚书之子,清高又势力,即使是有扶持皇子谋朝篡位的野心,瑞王也入不了他的眼。
      
      瑞王的生母姜氏是宫娥出身,又在宣昭二十年私通下人被抓现行,直接被皇帝赐了毒酒。
      
      身背污点又资质平庸,兄弟姐妹也都躲着,生怕沾染晦气,怎么看都不是继承大统的料。
      
      瑞王会不会一直在扮猪吃老虎?
      
      瑛华抱着双臂沉思,最终决定要找时间会一会这个传奇的皇弟。
      
      找准了目标,复仇之路也算卖出了第一步,瑛华忍不住松了口气。
      
      此时她睡意全无,虽然天已经入秋了,上半夜还是有些燥热。
      
      翠羽在一旁的榻上睡的正酣,瑛华没有叫她,轻轻走到窗前,推开窗棂。
      
      银色的月华铺洒满园,配着扑鼻的桂花香气,让人身心舒缓。
      
      她素来贪凉,索性手撑窗台,足尖一点轻巧的翻窗而出。落地无声,俨然是有一番功夫在身的人。
      
      廊下的风很大,瑛华穿着一身单薄的中衣,很快就被吹的浑身冰凉。
      
      猛然间,她看到了坐在廊下连凳上的夏泽,后背倚靠着廊柱,左手扶刀,右手搭在膝盖上,正垂头阖眼小憩,留给她一个好看的侧颜。
      
      在瑛华的印象中,夏泽一年四季都是这么睡觉的。
      
      即使跟她欢好后,也不曾留宿过她的寝宫。
      
      不是她不让,是夏泽以不合规矩为由拒绝了。
      
      这样究竟能睡好吗?
      
      瑛华纳闷,忍不住朝他走过去,步子极轻,生怕惊了他。
      
      还未靠太近,就见夏泽猛然起身。
      
      电光火石间,冰凉的刀鞘就已经架在了她的肩头,刀已出窍,寒光熠熠。
      
      “何人!”他沉声问。
      
      太后殡天,府内一切都要从简七日。不光吃食用度,连廊上挂的灯笼都减了七分,微弱的光线只能让他们隐约看到对方。
      
      夏泽定睛审视,倏尔收回刀,屈膝半跪道:“属下万死,让公主受惊了。”
      
      “无妨,起来吧。”瑛华摸了摸脖子,刀鞘的冰凉还在,“本就是我蹑手蹑脚,不怪你。”
      
      夏泽起身,带起一片高大的阴影将瑛华的身体罩住。
      
      他朝四下看了看,并无翠羽的身影,寝殿大门紧闭,窗口大敞。
      
      看样子是翻窗而出,他一蹙眉头,脱口道:“这么晚了,公主怎么自己出来了。”
      
      瑛华如实回他:“我睡不着,就出来透透气,看你在睡觉,我就过来看看。”
      
      “……”
      
      夏泽听罢,即刻警觉起来,看她的眼神带着揣度。
      
      面前的女人生着一张极为灵秀的鹅蛋脸,眉眼顾盼生辉,虽然穿着单薄简洁的丝绸中衣,但气度雍容,一看就是天家贵女。
      
      但是这样娇美的女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任起性来那叫一个难以招架。
      
      夏泽右眼跳了挑,将目光移向别处,身体也随之退了退。
      
      见他闪躲,瑛华连忙解释,“我就是单纯的过来看看,你不要乱想。我就好奇你这样能睡着吗?我就……我就我就……这么过来了,然后……然后你就发现我了。”
      
      以前两人独处时,夏泽也总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他越躲瑛华越不想放过他,恶趣味上身,铁定要扑上去调戏一番,像今日这么正经的谈话还是第一次。
      
      只不过,她怎么突然结巴了?
      
      分明以前嘴巴跟抹了蜜似的,叭叭叭个没完没了,让人脸红脖子粗。
      
      夏泽依旧沉默不语,骨子里打起十二分警惕。
      
      安抚的话在嘴里反复润色,到最后瑛华无奈挑眉,正色道:“夏侍卫放心,我不会非礼你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