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omega甜又野

作者:莫里_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没过多久,“华城一中校霸厉橙收服小虎队”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方圆十里的所有学校的混混团体。
      
      华城体校。
      
      尚在养病的卫熔“垂死病中惊坐起”,还没康复的右腿被扯到,疼得他嘴角直抽抽。
      
      他作为厉橙身边的头号追求者,向来特别关注厉橙身边发生的大事小情。
      
      可惜他上次去厉橙学校门口表白,居然被一个素未谋面的alpha揍了一顿!害得他一条腿骨裂,打上了石膏,出行都得靠轮椅,上厕所特别不方便。
      
      卫熔召集来一群心腹,问他们:“厉橙收服小虎队的消息,是从哪儿传出来的,可靠吗?”
      
      卫熔身旁最信赖的狗头军师说:“非常可靠。消息源是小虎队核心成员。”
      
      卫熔惊讶:“有你的啊,你怎么探听到的消息?靠钱?还是靠妞?”
      
      “都不是。”狗头军师拿起手机,“他们自己发了朋友圈。”
      
      卫熔:“……”
      
      卫熔接过手机一看,只见虎哥连续三天连发三条朋友圈,都是和厉橙有关。
      
      第一条:“厉哥带我们来网吧开黑!”
      配图是小网吧团战。
      
      第二条:“厉哥带我们来吃东西!”
      配图是熙熙攘攘的小吃街。
      
      第三条:“厉哥带我们来蹦迪!”
      这次不是配图了,而是直接配了一段十五秒的小视频。
      
      视频里,群魔乱舞,人与人挨得极近。迪厅里忽明忽灭的光线与红绿色的线条交织在一起,像是一张欲网,笼罩在金发男孩的身上。
      
      厉橙站在高高的桌面中央,伴随着动感十足的DJ音乐,他坦荡地舒展腰肢,与音符共舞。
      
      他明明跳的毫无章法,却自带一种直击心弦的魅力,即使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那股扑面而来的信息素,让每一个看到这一幕的alpha都忍不住咽下口水,想把这样肆意撩人的omega藏在怀中。
      
      短短十五秒的小视频一晃而过,卫熔没忍住,又重播了一遍。
      
      然后是第二遍,第三遍,第四遍。
      
      他越看越是激动,越看越是伤心。
      
      卫熔想,厉橙可以随便带新认识的小弟去蹦迪打游戏,为什么就不愿意给他一个好脸色呢?
      
      狗头军师曾经给卫熔推荐了一款猛A必玩的手机恋爱游戏,游戏中,四个美男任他选择。军师叮嘱他在游戏里好好学习怎么攻略野男人。
      
      卫熔氪了不少金,直接氪穿卡池,氪成了榜内第一。
      
      但这有个屁用呢?
      
      厉橙头顶又没有进度条,能够显示他攻略到了百分之多少,还需要卫熔再花多少钱就能睡到。
      
      狗头军师劝他:“大哥,这个不行,就换一个呗?厉橙虽然漂亮,但是漂亮的omega又不止他一个。而且他皮肤黑了点儿,个子高了点儿,脾气差了点儿……像大哥你这样英勇孔武的alpha,什么样的omega得不到?”
      
      卫熔苦笑:“可我只喜欢他啊。”
      
      一见钟情这件事就是这么不讲道理。要是“喜欢”可以被轻易收回的话,那不是太廉价了吗。
      
      ※
      
      厉橙是个尽职尽责的好大哥。他在收归小虎队之后,绞尽脑汁给他们安排一些事情做,希望他们的人生走上正轨,不要再游手好闲。
      
      厉橙问:“你们平常没什么事吧?我做主给你们介绍一份工作,虽然赚得不多,但总比你们现在每天猫厌狗嫌的强。”
      
      虎哥作为众人的代表回答:“我们平常确实无事可做,只有月初和月底忙一些。”
      
      厉橙:“忙什么?”
      
      虎哥:“忙着收租。”
      
      厉橙:“……”
      
      淦,还是好生气哦。
      
      厉橙凭借自己的人脉,在小吃街的商铺里给他们各自安排了工作。有的人在一O点卖奶茶,有的人去好O来做蛋糕甜点,还有人去炸鸡店做收银员。
      
      曾经为祸一方的小虎队转型成餐饮店小弟,这件事自然逃不过卫熔的耳目。
      
      某天晚上,卫熔让狗头军师推着他的轮椅,两个人乔装改扮一番,去炸鸡店吃鸡。
      
      他们的变装十分成功,在这里打工的虎哥根本没有认出他们来,甚至他见卫熔行动不便,还特地关照他们,给他们留了位置最好的景观座。
      
      卫熔要了一只炸全鸡、薯条、圣代和两杯饮料,在等待上菜的过程中,他一直在暗搓搓地观察店里的地形。
      
      卫熔压低声音,问狗头军师:“你说,厉橙会来吗?”
      
      狗头军师一边徒手拆鸡,一边苦口婆心地说:“熔哥,你听我一句劝。你把舔厉橙的精力拿去东北舔栏杆,栏杆都能被你舔弯喽!”
      
      卫熔:“……”
      
      两人正说着话,餐厅外卖窗口前出现了两个穿着一中校服的身影。
      
      卫熔下意识地看了过去——然后,僵立当场。
      
      见他脸色不对,狗头军师吓了一跳,忙问:“怎么了?!”
      
      卫熔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艹……是上次我想打结果没打成的人,还有突然蹦出来打我的那个人!”
      
      没错,世界就是这么小。出现在餐厅外的两个人,正是结伴同行的严竞和萧以恒。
      
      他们两人是学校里为数不多的走读生,刚好回家的方向也相同。
      
      严竞运气不好,接连两次在放学路上遇到小混混,实在是倒霉透顶。于是他努力抱上了萧以恒的大腿,每天都守在校门口,等他一起放学回家。
      
      说是“一起”,其实每次都是萧以恒走在前面,严竞战战兢兢跟在后面。
      
      萧以恒无奈,干脆当作没看到。
      
      这天,严竞终于鼓起勇气,叫住萧以恒,说要请他吃鸡。
      
      萧以恒:“谢谢,但是我不玩游戏。”
      
      严竞迷茫地推了推眼镜:“啊?吃鸡和游戏有什么关系?”
      
      萧以恒:“……”原来严竞才是真正不玩游戏的人。
      
      严竞说:“师兄,我真的想好好谢谢你。两次都是你从小混混手下救了我,现在你又允许我放学和你一起走,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就让我请你吃些东西吧。”
      
      他说得如此情真意切,萧以恒正巧又不想回家,于是便答应下来。
      
      但是萧以恒万万没有想到,当他跟着学弟走到这家炸鸡店时,却在外卖窗口看到了……虎哥。
      
      虎哥站在炸鸡柜台后,热情洋溢:“欢迎光↗临~随意挑↗选~~”
      
      严竞吓了一跳,下意识使出了金蝉脱壳大法,转身就想溜。
      
      虎哥见他要跑,从柜台里探出大半个身子,想薅住他的书包提带儿。
      
      结果没想到薅了个空。
      
      严竞跑出去十米,隔着一条街喊:“哈哈,想不到吧,我把书包提带儿剪掉了!”
      
      之前严竞每次遇到混混,都会被对方拽住书包提带儿,后来他就学乖了,未雨绸缪,提前把书包提带儿给咔嚓了。
      
      虎哥没好气地说:“你跑什么跑?我是卖东西的,你是买东西的。我现在洗心革面,不做混混,改做鸡……不是,做炸鸡了。”
      
      萧以恒实在没有见过这样能屈能伸的混混头子,但一想到他是厉橙的手下,又忽然觉得“混混头子转行卖炸鸡”是件再天经地义不过的事情。
      
      他忍不住出声:“你……你转行多久了?”
      
      虎哥挠挠头:“没多久,其实这周刚上岗。”他因为长得凶神恶煞,销售额一直很差,他今天在外卖窗口站了一天,居然一单都没开。所以刚刚他看到严竞要跑时,他才会这么激动。
      
      他看向萧以恒,殷切地问:“爸,您要来几只炸鸡?”
      
      严竞:“???”
      
      萧以恒:“……你不要再叫我爸了。”
      
      虎哥一脸迷茫:“可是您和厉哥——”
      
      萧以恒直接打断他:“不要让我再重复第二遍。”
      
      虎哥想起那日被痛揍的情形,伤口现在还在隐隐作痛。
      
      算了,不叫爸爸正合他意。他都二十多岁了,对一个高中生张口叫爸,实在羞耻。
      
      不过该有的尊敬还是要有的。
      
      虎哥想,既然厉橙是他大哥,那萧以恒就是——
      
      他立刻恭敬地改了称呼:“嫂子,那您来几只炸鸡?”
      
      萧以恒:“……”
      
      在他们身后的炸鸡店大厅里,脸色铁青的卫熔掰断了一根筷子——他就知道,这个小白脸果然和厉橙有一腿!!
      
      若不是狗头军师死死抱住了卫熔,卫熔就要从轮椅上跳起来,给萧以恒一点颜色瞧瞧了!!
      
      “熔哥,你冷静,你冷静啊!”狗头军师苦口婆心地说,“你看看你的腿,现在你坐轮椅,你要真的和他打起来,究竟谁给谁颜色瞧?”
      
      他就差明说——卫熔胳臂腿儿没断的时候都打不过萧以恒,现在断了一条腿,冲上去那就是以卵击石啊!
      
      可卫熔现在被嫉妒冲昏了头脑,他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追了那么久的omega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和别的alpha跑了,他就气到要心梗。
      
      “我怎么就打不过他了?”卫熔说,“我虽然断了一条腿,战斗力有所折扣,但依旧有0.75个战力吧,你怎么着也能算0.66个战力,咱俩加一起,一共1.41的战力,还打不过他一个人?你放心,他旁边那个戴眼镜的书呆子不算人,真打起来那个书呆子跑的比谁都快。”
      
      狗头军师:“……”
      
      这是什么算法,战斗力居然还能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
      
      不等他吐槽,卫熔已经摇摇晃晃地从轮椅上站起来,扶着桌子准备找门外的萧以恒一决胜负了。
      
      卫熔高举拳头:“冲啊!”
      
      可惜他的声音,被门外的噪音压过了。
      
      只见店门外轰隆轰隆开过来一辆厢式冷藏车,司机从驾驶座上跳下来,指挥工人卸货,原来是这家炸鸡店要补货了。
      
      这条小吃街附近有好几所学校,人流量特别大,每次进货,都要几十斤、几十斤的进。
      
      工人把三箱处理好的白条鸡放在地上,还有食用油、面包糠若干。
      
      一箱白条鸡就有五十斤,店主正准备叫其他店员一起搬货,站在外卖窗口后的虎哥赶忙开口。
      
      “不用了老板,”虎哥急切地想在老板面前证明自己不是白拿工资吃闲饭的,“就这点儿货,我一个人就能搬完!”
      
      说罢,他弯下腰,一口气就把三箱鸡都抱起来了。
      
      足足一百五十斤。
      
      目睹了这一切的卫熔:“……”
      
      目睹了这一切的狗头军师:“……”
      
      这tm算几个战力???
      
      狗头军师僵硬地转头看向自己的大哥:“熔哥,咱还冲吗?”
      
      卫熔恼羞成怒地拍了狗头军师的脑袋一下:“冲冲冲,冲个屁,说冲就冲,你当我是冲水马桶?”
      
      狗头军师:委屈.jpg
      
      他们俩闹得动静有点大,站在门外的萧以恒听到熟悉的嗓音,侧头看了过来。
      
      卫熔迅速低头,举起一只大鸡腿遮住自己的脸。
      
      可他却忘了,他挡得住自己的脸,却挡不住他头顶的红发。
      
      三分钟后,萧以恒端着新鲜出炉的炸鸡,带着战战兢兢的学弟,站到了卫熔的面前。
      
      卫熔手里的炸鸡腿掉进了可乐杯里。
      
      “劳驾,”萧以恒语气淡然,“店里位置不够了,咱们拼个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众所周知,这篇文里的反派小混混,都是搞笑角色。
    依旧是100红包!群么么

    ====
    感谢在2020-02-19 21:57:30~2020-02-21 01:21: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紫夜水清 3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哦哦扑克 3个;RICE 2个;寒露、式微、我磕的CP永不BE、洛丰云、母胎solo八两、蓝色颜料、春风倚清和、海南迪丽热巴、木木酱、三体人种脑瓜、尹子末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满目桑华超爱暖暖女儿 74瓶;瓶娟子 50瓶;我头上有犄角犄角、言夬、包包子的饺子 20瓶;紫夜水清 17瓶;晒太阳的猫、弱爱、熊吉桃花丸、26433560、桌桌桌桌 10瓶;小花 6瓶;若蕊、百里一药、包包包、Pigeon 5瓶;喵唧 4瓶;Viviwu、镜子里没猫 3瓶;林家饱仔饭、whisperofsea 2瓶;秋草花语、命犯瓶邪、halo、启明、三体人种脑瓜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