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无情道

作者:岫青晓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似魔似佛

      似魔似佛
      
      孤山主峰明光峰,日光倾洒林间,镇派神剑伫立山巅,身后道殿威严。晏无书随掌门飞剑入殿,见得除停云峰外,各峰峰主皆到场。
      沈意如坐在最高处的掌门座椅上,难得端正了姿势,一手支颌,一只手在座椅扶手上轻叩,眼眸下垂,沉着眉梢。其余诸位峰主分两列坐在椅中,元曲身为明光峰的长老,站在沈意如身后。
      
      殿中还站着个人。
      这人穿一件雾蓝色道袍,眉目极清秀,看起来甚是年轻,却不显稚气,反而透着一股干练沉稳味道,见晏无书进来,微微一颔首:
      “师兄。”
      他姓林名雾,是晏无书的师弟。
      
      “嗯。”晏无书开口应了声,坐进属于雪意峰的那把椅子,目光落到中央的几案上,问:“就是这佛龛?”
      “没错。”林雾点头,道出得到此物的经过,“前些日子,位于西境的禅宗惨遭屠杀,这事想必诸位已听说。这是封印在禅宗内的一座佛龛,邪煞非凡,禅宗担忧此邪物流落人间,故而在西荒寻到我,想请求孤山出手、代为镇压。”
      
      随着林雾说话,沈意如朝着佛龛看了一眼,此物慢慢浮到空中,由左及右旋转着,使得众人皆能看得仔细。
      佛龛似被烧过,通体焦黑,朝外开的“门”倒塌,遮挡去里面的情形,让人辨不清供的是何神佛。刻上去的咒文符纹业已残破,缝隙里不时溢出黑雾,但道殿内威压甚重,黑雾尚不及飘多远,便被迫散尽。
      却是散不尽其上煞气。
      
      晏无书折扇抵着下颌,以神识去探:在里面挣扎冲撞的东西原本是佛门之物,却不知为何入了魔,境界不低,至少在太玄上境。
      入了魔的东西都不好办,且这玩意儿还是个老旧之物,年份起码上千。
      
      有人指出:“封印快要被冲破了。”
      “佛道两门功法迥异,以佛门手段设下的封印,残破之后却让道门来修补,难。”谈问舟一抖衣袖,轻摇羽扇,慢声说道,“除非先把这封印破了,然后再加上新的。”
      立刻有人摇头:“太冒险了,若是不慎,便会危及孤山。”
      
      又有人道:“佛门的东西,与我道门何干?当送还给他们。”
      “却是与天下众生有关。”元曲开口反驳,“况且,若送出去,岂非显得我孤山无能?”‘’
      
      “不若在上面再添一道封印。”
      “这佛龛如此残破,承受不住的。”
      “那就在外面修一圈壁垒嘛!”
      “时间上来得及吗?”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个不停,让晏无书想起那日在朝雨楼外见到的情形,也是一群人说说吵吵,那小凤凰似乎乐在其中。
      
      想起萧满的显然不止晏无书一人,元曲摸着下巴说:“说到佛门……或许可以请那位凤凰殿下过来看一看,他不是在大昭寺清修许多年?”
      谈问舟摇扇子:“殿下境界太低,恐怕能帮上的忙少。”
      元曲又看向晏无书,想问他的意见。
      这时,听得沈意如开口:“无书,你怎么看?”
      
      晏无书凝视了佛龛片刻,把目光投向林雾,问:“当时托付佛龛给你的人,如今何在?”
      林雾敛眸:“他伤得极重,找到我、将佛龛给我时,已是拼尽了最后一口气。”
      
      禅宗满门被屠,带着佛龛出逃的人又死,意味着往禅宗方面寻不到什么助力,若不把佛龛往外送,这事就只能孤山自己解决。
      晏无书走下座椅,绕着佛龛慢条斯理走了一圈:“这是千年以前的佛门封印,方法端的是晦涩繁复。”
      一位年长的峰主翻了个白眼:“这是废话。”
      
      “废话不就证明我说得在理?”晏无书笑了笑,转向另一侧,“想问师叔与纪峰主分别借一件法器。”
      “尽管开口。”沈意如道。
      晏无书:“要万壑雷与不易行。”
      
      两者皆是用来布置幻阵的法器。
      万壑雷乃是一口钟,传闻里面有一百零八道幻境,能折磨得被罩在里面的人生不如死。
      而不易行,外形似一株桃花,枝干上甚至带着清透露珠,实则是当日白华峰用来干扰乱斗试炼的半真幻境。
      
      沈意如与纪峰主抬手一挥,两件法器落到晏无书手中。
      跟着,晏无书又取出一件法器,手腕一翻,三件法器悬空而起。他道:“先制造个幻境,把这玩意儿骗过去。”
      
      雪意峰。
      萧满独自用过午饭,将食盒收起,绕着湖畔慢悠悠地散步。在曲寒星和莫钧天的影响下,他养成了饭后消食的习惯。
      那只喜欢给萧满送果子的山雀不知打哪飞来,先是蹭了蹭他的脸,接着落到他肩头,在上面来回踱步。
      
      “啾啾啾。”山雀啼叫着。
      萧满听懂了它的表达,笑容里有些歉意:“今日没去白华峰,真是辛苦你跑一趟了。”
      “啾!”山雀拍打翅膀,抬起头轻轻撞了一下萧满下颌,似在说不必道歉。
      
      晌午日光长,落月湖中不映月。
      秋景不同于夏时,层林颜色不再深沉似墨,披挂山间数月久的莽绿褪去,变成深浅不一的黄橙红。
      落叶在风里起落,萧满在落月湖边走了一圈,回到湖心亭时,容远跟先前的山雀似的突然出现,大喊一声“殿下”。
      
      萧满看过去,小剑童怀里抱着剑,笑得一脸灿烂。
      “来这里做什么?”萧满好奇问。
      “前几个月,我托武梅峰一位师兄替我打把剑,方才终于拿到了!”容远十分兴奋,边说边蹦,“殿下,落月湖风景极好,我可以在这儿练剑吗?”
      “自然可以。”萧满点头。
      容远认认真真向萧满行了一个礼:“多谢殿下!”
      
      萧满如晨间那般盘膝坐在湖心亭顶上,容远在湖岸拔出他新得的剑,练习晏无书曾教过他的一招半式。
      辰光随着时间渐渐偏转,日影从西到东,由短而长。
      猝然之间,遥远的明光峰上传来一声刺耳鸣响。
      铮——
      
      似琴弦陡然折断,尖锐的声音擦刮过孤山十二峰中所有人的耳膜,境界低下之人如容远,被激得剑从手里脱落。
      他连声音都发不出了,唯有用双手紧紧捂住耳朵,佝着腰,五官皱成一团。
      
      萧满倒是未受影响,飞身一掠,至容远身旁,往他身上施了一道清心诀。
      这声音来得突然,消失亦极快,那股难受劲儿过去之后,容远腿一软,坐到了地上,正大口大口喘着气,忽见萧满喷出一口鲜血!
      “殿下!”容远吓得大惊失色,赶紧翻身站起,把萧满扶住。
      
      容远焦急道:“我去请峰主!”
      萧满养了大半个月总算有所好转的脸色在这一刹惨白如纸,唇青得发紫。意识在溃散,他强行集中精神,反手抓住容远。
      
      明光峰。
      分散在不同方位的三件法器光芒大盛,耀眼刺目。剧烈的灵气流动下,晏无书玄色袖摆猎猎翻飞,他在道殿正中央,以剑指操纵法器,向着佛龛缓缓贴拢。
      说时迟那时快。
      铮——
      一声刺耳的响从佛龛中传出,迅速传遍整个孤山!
      
      道殿里陈设摇晃,道殿外树影颤抖,十二峰上响起弟子们的痛叫,掌门及诸峰峰主纷纷出手,晏无书眉梢一皱,剑指成掌,做了一个“收”的动作。
      十数道灵力镇向佛龛,道道皆带杀气,在捆锁之下不断挣扎的东西总算是消停,咚的一声落到地上,震了两下后,再无动静。
      
      晏无书放下手,袖摆微晃:“暂时封住了,但接下来还得另外想办法。”
      “交给你可好?”沈意如问。
      “可。”晏无书没有推辞,冲坐在最高处那人点头。
      “辛苦师侄。”沈意如从座椅里起身,对晏无书说完,转向众人:“今日之事暂且到这,诸位便散了吧。”
      
      众峰主向沈意如行礼,各自御剑离去。
      晏无书把佛龛收入乾坤戒里,踏出殿门。林雾在他身后喊了一声:“师兄。”
      
      晏无书与林雾,年少相识,相伴相依走过了极长的岁月,纵使因一些矛盾分道扬镳十数载,但他们到底还是师兄弟,若真视而不见、置之不理,未免太难看了些。
      晏无书停下脚步,回头理会了林雾:“嗯。”
      
      林雾道:“过些时候便是师父的忌日,但我留不到那时,可否请师兄现在与我一同去看看师父。”
      晏无书没立刻答复,林雾垂下眼,扯了扯唇角:“我当然不是因为一去西荒十三年,就不记得路了。我想的是,师父会希望我们一道去。”
      
      不得不说,这话有几分道理。
      师父临死前,最大的期望便是他们师兄弟能够亲厚友爱,而这十三年里前去祭拜的向来唯晏无书一人,他老人家估计气得够呛。
      晏无书转头看向檐外的天,停了一会儿,一甩衣袖,走向前:“那就走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晏狗,你这样做以后会哭的!!
    感谢在2020-02-21 00:02:09~2020-02-21 23:27: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星&夜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书辞、Bubles、秦秦向上、星璃影、一盅二两女儿笑、喵喵缘分出、三山走马、一只圆圆球、余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春日叛逃 23瓶;余槿 20瓶;沈别离、洛千缡 10瓶;衣鞍、墨染、星&夜 5瓶;冷森白、天安 4瓶;11、雀樃、給給 2瓶;芒果泡苔、凌尘、池砚、Again、卿言、叽里呱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