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

作者:江天一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0 章

      酒吧。
      
      五个人很久没有在这里聚过了。最先来的是常昼,手里还提了瓶往常都舍不得拿出来喝的红酒,装模作样地把桌上所有东西都往边上推,腾出空来才把自己那瓶珍藏摆在正中央。
      
      路迢迢嫌弃地看了一眼:“你怎么这么多戏?”
      
      “嘿?”常昼手叉腰:“怎么说话呢?这酒爷平时压根儿舍不得喝一口,今天一整瓶全拿过来可是看在您老人家时隔两年重回祖国怀抱的份儿上,我劝你不要不识抬举。”
      
      刚好林知酒陈羁喝孟觉都在此时进来。
      
      “什么不识抬举?”孟觉问。
      
      常昼大爷似的往里头的沙发上一坐,道:“某路姓女子……说起来,有个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说带男朋友出来溜溜,这都……”他佯装皱眉算了起来,“都得两年零好几个月了吧,还没带来。啧,行不行啊?”
      
      话说完,一个抱枕就飞了过去,直直砸在他脑门上。
      
      路迢迢:“闭嘴。”
      常昼:“好的呢。”
      
      另外三人早已司空见惯地落座,林知酒挨着路迢迢,问她:“你家宝贝呢?还没来吗?”
      
      路迢迢看了眼表:“十分钟前他才结束工作,估计赶过来也得二十多分钟,再堵个车,可能得半小时了……”
      
      话音刚落,门被人从外面拉开。
      
      姜未予穿了件很长大衣,和路迢迢今天穿的是同款。他进来时看了一眼室内的几人,便摘掉了头顶的帽子和为了遮掩而戴的口罩。
      
      他还站在门边,表情虽然坦然,但身体细微的小动作还是能看出来并不多自在。
      
      “你们好。”姜未予说。
      
      路迢迢立刻起身,快步走过去接过姜未予手里的帽子和口罩放在一旁,室内暖气很足,她又帮他脱掉外面的大衣。
      
      “外面冷吗?”
      “还好。”姜未予说着握住了她的手。
      
      路迢迢就又问:“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没堵车,司机可能开得快了点。”
      “这样啊……吃东西了没有,我让他们先送点吃的进来,你要不要再吃点水果?”
      “还好,不是很饿。”
      
      两人旁若无人地交流,身后的四个人没一个听得下去的,互相看了一眼,异口同声地假咳起来。
      
      路迢迢望着姜未予头都没回:“别管他们。”
      
      姜未予却做不到和她一样的淡定,若不是包厢里昏暗的灯光,一定能瞧见他起了层浅浅的红的耳廓。
      
      他这模样太乖太可爱了,路迢迢有时候都觉得自己或许有点不对劲,不然怎么会真喜欢看这样的姜未予。
      
      不过现在,是不能再逗了。
      
      她转过身去,拉着姜未予给发小们介绍。
      
      “姜未予,我男朋友。”路迢迢介绍道:“别的就不用多说了吧?”
      
      常昼起身:“那是!”
      
      他哥俩好似的过去攀着姜未予的肩,拍拍手:“久仰大名了兄弟,我叫常昼,你以后可以跟路迢迢喊我一声哥。”
      
      “别听他的。”路迢迢和姜未予说:“喊名字就行。”
      
      接下来是陈羁。
      
      和常昼如出一辙似的说了句“久仰”,还意味深长地看了眼路迢迢。林知酒和孟觉也是如此,仿佛约好了,搞得姜未予是真的迷惑起来,他看了眼身边的女人,她却好像有什么不好说出口的话没告诉他。
      
      趁姜未予不注意,路迢迢警告似的看了眼另外四人,暗暗做了个让他们闭嘴的动作。
      
      不过要真能闭嘴也不是他们了。
      
      后面四位男性坐一起,也不知道谁先开口提了一句动嘴,话题就如同开了闸的洪水,什么海贼王火影柯南,甚至到最后连奥特曼谁看的多都比起来,谁谁谁武力值最高这种Battle都能跨动漫联动比较……
      
      路迢迢和林知酒在一旁完全插不上话,又嫌他们吵,干脆直接出去在那条街一家很有名的网红甜品店打包了几份茶点过来。
      
      谁知道这一回来,推开门就听到一句振聋发聩的声音:
      
      “路迢迢真的不行!两年前就口口声声说带个人回来,结果!两年了!才带回来!小姜啊,我跟你讲,你肯定不知道!她分手那会儿整天愁眉苦脸的,跟谁欠了她八百万没还一样。”
      
      路迢迢:“……”
      
      再看姜未予,神色倒还算正常,那双眼睛却亮得出奇。
      
      重点是,陈羁居然正在给他倒酒!
      
      看样子,四人已经喝了好一会儿了,一瓶酒现在只剩下一半,除了姜未予,另外三个杯子里的几乎没有动。
      
      合着就是三个人灌姜未予一个???
      这架势,喝不傻也能把他给放倒走不动道。
      
      路迢迢走过去就夺走了姜未予手里的酒杯,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另外三人,“故意的?”
      
      陈羁懒洋洋地问:“管这么严,连酒都不让喝啊?”
      
      路迢迢懒得和他废话,看一眼林知酒,就说:“他今天不需要在家带孩子吗?”
      
      林知酒还没来得及说话,陈羁就起身站好,圈着林知酒的肩往怀里一揽,摆摆手说:“得,这就走。”
      
      林知酒不太乐意:“我不要这么早回去。”
      
      陈羁低眉,笑了声转了下手腕按着她的脑袋靠在自己肩上,边往外走边说:“行,带你去玩别的。”
      
      他们走后,孟觉和常昼也没一会儿离开了。路迢迢恨不得今晚没带姜未予来见这伙人。
      
      “傻不傻,他们明摆着就是要灌你酒,还乖乖全喝掉?”路迢迢气得简直想在他侧脸掐一把,到头又没忍心,只轻轻揪了一下。
      
      姜未予伸手握住她那只手,点点头说:“我知道。”
      
      他望着路迢迢的眼睛,喝了酒语调变得慢吞吞的:“但我还挺开心的,而且也没有醉。”
      
      脸都有些红了,还说没醉。
      
      路迢迢好笑地问:“真的没醉?”
      姜未予点头,肯定道:“没有。”
      
      路迢迢故意说:“那能走吗?自己走,我不扶你。”
      “……嗯,但你要牵着我。”
      
      他的声音很乖,下垂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像一只窝在主人身边的大型犬。
      毛都被捋顺了。
      
      路迢迢凑过去在他唇角亲了好几下,柔声道:“好,我牵着你。”
      
      -
      
      冬天过去的时候,姜未予的恋情再一次被拍到。
      
      他那天工作结束得很晚,去见路迢迢时被拍到的。
      
      几张照片练成一段画面。
      
      道边的树在冒新芽,姜未予低着头不知道说了什么,女人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笑着说了句什么,像是在哄人。姜未予抱住她,下巴搭在女人肩上不愿起来。
      
      很黏人家的样子。
      
      图是寻常路人拍到的,他不认识姜未予,只是觉得是一对颜值高些的普通情侣,觉得很甜就发到了自己的微博,没想到被认了出来。
      
      即使删得很快,还是被眼尖的人保存了下来,很快登上热搜第一。
      
      当天晚上,姜未予发微博回应。
      
      姜未予:在谈恋爱,请不要打扰她。
      
      涌进来评论转发太多,他的手机都卡了。
      
      姜未予扔下手机,起身去冰箱拿了盒虾,继续做晚餐。
      
      路迢迢来不及为别的事担忧,她只记得今天刚从小袁那儿得到的姜未予胃病的消息,倒也没和他生气,她在生自己的气。
      
      晚餐做好,姜未予主动给她剥了只虾喂到嘴边。
      
      路迢迢没吃,望向他的目光满是心疼和懊恼。
      
      姜未予叹了口气:“又不严重。”
      
      路迢迢起身绕过桌子,钻进姜未予怀里,声音低低的,“是我不好,你怪我吧宝贝。”
      
      “是我自己太忙经常忘记吃饭,和你有什么关系……不吃饭了吗?”
      
      路迢迢:“不吃,不想吃。”
      
      姜未予也没办法了,任她抱着。好一会儿,路迢迢才抬起头来,她挪了椅子过来坐在他身边,一口一口地给姜未予喂菜。
      
      两人都没有再提起此时网上正讨论得热烈的事。
      
      姜未予从来没有在娱乐圈一直待下去的打算,路迢迢以前没问过,所以不知道。春季开学姜未予收拾东西去报到才惊讶地问:“你不是应该毕业了?”
      
      姜未予直接把刚好拿在手里的学生证递过去。
      
      那上面明晃晃的印着研究生证四个大字。
      
      路迢迢表情懵懵的。
      
      姜未予难得见她这样,看了好几秒才说:“我直博了。”
      
      路迢迢:“?“
      
      “不是,你们歌手现在都得要博士学历了吗?“
      
      姜未予笑了下,“本来就这样打算的,明年开始工作会一点点减少,比起在这个圈子里,我好像更喜欢学校里,也更适合那里。”
      
      “以前,一直是这样想的?”
      “嗯。”
      
      路迢迢怔了两秒,忽然就又笑着长长叹了口气。“我应该在两年前就问你的,要不然……”
      
      不然如何,她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两人心知肚明。
      
      姜未予抬手用拇指在她眼尾蹭了蹭,路迢迢上前一步抱了抱他:“宝贝。”
      
      “嗯?”
      “宝贝。”
      “怎么了?”
      “没事,我就喊一下。”
      
      -
      
      姜未予的告别演唱会,在他二十四岁的生日那天举办。
      
      路迢迢在陪他选要演唱的歌单,说是陪,其实两人只是坐在一起各干各的事。
      
      她手上戴了枚戒指,纸上正在画的也是枚戒指。
      
      路迢迢偶尔才凑过去看一眼。
      
      “这首怎么划掉了?我喜欢这首,以前每场不是都唱吗?不过还是穿白衬衫坐在钢琴前自弹自唱的最好。”
      
      姜未予顿了下,看向身边还随意翻着歌曲列表的女人。
      
      “你怎么知道我以前每场都唱?”他问。
      
      路迢迢动作定住,她也终于反应过来。
      
      她不说话了,扔了笔,起身面色镇定地走掉。
      
      姜未予是在好久之后,整理家里的东西,才在藏在衣柜角落的一个盒子里找到了那些东西。
      
      每一张,都是他演唱会的门票。
      混在人群之中的看台上。
      
      那两年的每一场,一场都不少。
      
      -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还挺喜欢这种结尾的。
    到这里这个故事就结束了,感谢大家,下本再见啦~
    感谢大家看到这里,感谢投雷和营养液的宝贝们~
    小妍甜甜扔了1个手榴弹
    29325233扔了1个地雷
    29325233扔了1个地雷
    读者“Tenki”,灌溉营养液 +1
    读者“浪漫行止”,灌溉营养液 +1
    读者“Tenki”,灌溉营养液 +2
    读者“KID宾”,灌溉营养液 +3
    读者“Tenki”,灌溉营养液 +2
    读者“恰似故人来”,灌溉营养液 +10
    感谢喜欢(鞠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