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

作者:江天一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路迢迢那伤没两天就好了。她有两天没见到姜未予了,也不是因为别的,两人都忙,见面的时间凑都凑不出来。
      
      她见不着人,却也能在微博看到自己小男朋友工作时的模样。
      
      当然,如果看到的不是粉丝质问姜未予在团内的不公平对待的话。
      
      也是因为那些长文控诉,路迢迢才想起来,上次的演唱会,大屏幕上姜未予的镜头实在少的可怜。她当时在VIP席,看舞台上的真人就好,确实并未在意大屏幕。
      
      一条条看过去,路迢迢的表情也越来越淡。
      
      舞台永远镶边,歌词镜头没多少,拍戏连个助理和保姆车都不给……即便在因为《等夏天恋爱》这部剧后姜未予人气弯道超车之后,都没有任何改变。
      
      尤其12号的这场演唱会,姜未予身为主唱,连自己作词作曲的歌都唱不了几句。
      
      甚至还有粉丝探班,撞见经纪人当面训斥,剧本甩到姜未予身上……
      
      路迢迢一一看完,冷静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平息掉。
      
      不过,若真能冷静下来,她也不叫路迢迢了。
      
      -
      
      陶然到点下班,刚要伸手去开门,就有人从外面闯了进来。
      
      拍门的阵势,光听声音就来者不善。
      
      陶然捂着胸口,一看来人,安抚自己:“吓死了,路迢迢,你急着上坟啊。”
      
      路迢迢冷笑一声:“给谁?你吗?”
      
      “……”陶然问:“不是,谁惹你了啊,这么大火气。”
      
      路迢迢看了眼外面,关上门,端着架子坐下才问:“今天上网冲浪了吗?”
      
      陶然没好气:“我哪有那时间。”
      
      路迢迢点头,指指她面前那个沙发:“坐下聊聊。”
      
      “行吧。有什么事就说,你哥我晚上应酬可多。”
      
      路迢迢也开门见山:“姜未予那个团你在管?”
      
      陶然:“姜未予?谁啊?”
      
      问完又突然想起来:“哦,想起来了……他啊,不是我,那几个男团都归艺人部管,他的那个主要只有一个经纪人赵勇负责,又不是什么大红的团,我也就每周工作汇报随便听几句。怎么了?”
      
      “经纪人管所有事?”
      “是啊。”
      
      路迢迢望着他,说:“你帮我个忙吧。”
      
      -
      
      姜未予又去了趟医院,两周后妈妈就可以出院。他本来想让爸妈在安北多待一段时间,他们却很想回去。
      
      他劝了好几句,父母的想法都很坚定,也只能答应了。
      
      回家也好。
      
      下午又去了一趟李黎工作室,忙到五点钟,新曲的编曲也终于敲定。忙完就给路迢迢发了微信。
      
      姜未予:我工作结束了。
      
      路迢迢很快回过来:在哪?我来接你。
      
      下一秒又补充:带你去吃好吃的。
      
      姜未予看着屏幕很浅地笑了下。十五分钟,路迢迢的车便到了。
      
      “这么快,你在附近吗?”姜未予问。
      
      “嗯。”路迢迢没有细说:“刚好有点事来办。宝贝,帮我吧后座那个袋子拿过来。”
      
      姜未予照做,递给她时路迢迢却说:“给你买的。”
      
      “路过这家店的时候,就在想你是不是喜欢吃这些。”
      
      姜未予一顿,袋子里装的是一份芒果班戟,和桃子草莓奇异果奶油酸奶杏仁奶油奥利奥……好几种口味的大福。
      
      路迢迢望着他说:”可以先吃一小块,剩下的吃完饭再吃。”
      
      “嗯。”姜未予点头,取了一块草莓大福慢慢吃。
      
      路迢迢看了会儿,心情也好起来。她总觉得,看姜未予吃东西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
      
      ——小仓鼠进食。
      
      车子启动,两人随意聊天。路迢迢便问他:”今天都干嘛啦?“
      
      “上午在陪我爸妈,下午去了老师工作室。”姜未予笑着和她说:“编曲完成了,今天很顺利。”
      
      路迢迢发现他的眼瞳颜色并不深,浅棕的,像颗透亮的琥珀。
      
      这样笑起来的时候,下垂眼就更可爱了。
      
      怎么就长得这么乖。
      
      “你呢?”姜未予说完道。
      
      “我?我当然一天了都在工作。”
      
      姜未予看了她一眼,唇角微不可察地抿起来一点。他对她,好像一点都不了解。
      
      “在酒吧吗?”
      路迢迢:“没有,在公司。酒吧当然只是副业啊宝贝。”
      
      红灯,前行的车流排成了长队。
      
      姜未予也吃完了一块,路路迢迢侧过头问:“甜吗?”
      
      说完,也不等他回答。咔哒一声,安全带解开,路迢迢已经凑了过去,在他唇上落下一吻。
      
      是一个见好就收的亲吻,毕竟路迢迢只是在他唇上轻轻舔了一下。
      
      触及柔软的时间只有三秒,路迢迢退开来,却没有立刻坐回去。红唇轻启,她望着他的眼睛说:“好甜。”
      
      姜未予耳朵又红了。
      
      -
      
      预定的餐厅是家很有名的米其林一星粤菜。
      
      是在包厢,私密性也很好。
      
      不过两人吃完,还是遇见了个人。
      郭随。
      
      “迢迢!”郭随看见她很激动,这一喊几乎惊动了整个餐厅的人。
      
      路迢迢没有转向声音来源,而是抬起手来,给姜未予戴好了口罩。
      
      郭随已经走了过来,“迢迢,你也来这里吃饭吗?好巧,要不要……”他看见了路迢迢身边的姜未予,脸色陡变,“这是,你新找的?还真是快啊。”
      
      姜未予目光平静,低头只看向路迢迢。
      
      “关你什么事。”路迢迢看都没看他一眼,拉住姜未予手腕往外走。
      
      郭随突然也伸手拉住了她,““迢迢,我错了,你原谅我吧,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向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犯。”
      
      路迢迢还未有动作,身边的人却已经出手,拽住捏在她手腕上的那只手,直接甩开。
      
      郭随目眦欲裂地瞪着姜未予:“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
      
      路迢迢淡淡望着他:“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
      
      “郭随,别让我再看见你。”说完,她牵住姜未予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
      
      -
      
      直到回到车边,都没有谁先开口。
      
      路迢迢要松开牵住他的那只手时,被姜未予再一次扣住。
      
      “那是我前男友。”路迢迢告诉他。
      
      “嗯,我猜到了。”
      
      路迢迢:“你没有想问我的吗?”
      地下车库安静得只有风声。
      
      姜未予垂着眼睫,表情很乖:“你要告诉我吗?”
      
      路迢迢点头。
      姜未予却摇头:“我不想知道。”
      
      他伸出手,指尖在距离她锁骨几公分处顿了下,似是犹豫了瞬,才在露在衣领外的那处点了下。
      
      “我想知道这个。”姜未予说。
      
      路迢迢握住他那根手指,脸上的笑容变得很淡:“谁还没有年少无知的时候啊。一个纹身而已,没什么意义。”
      
      可谁又会在身上留下没有意义的痕迹呢。
      
      姜未予知道不会,路迢迢也知道自己在掩饰。
      
      -
      
      Dawn换了经纪人。
      
      赵勇手底下没了Dawn,却多了个近来势头很猛的演员,他离开前和姜未予四个人道别,脸上的笑藏都藏不住。
      
      姜未予没有多大反应,他只以为这是公司的决定。
      
      小袁告诉他前几天网上粉丝为他“申冤”的事情。
      
      “肯定高层领导看到了,才把赵勇调走的。哥,我才来这几天,就已经看出来赵勇总针对你了,他走了可是好事啊,要不要晚上吃点好吃的庆祝一下?”
      
      姜未予拒绝了,他最近吃的已经够多了。
      
      每天都被投喂好吃的,都要胖了。
      
      学校已经放假,新戏开机还有一个月,姜未予最近确实不忙。
      
      晚上八点,他去了酒吧找路迢迢,却在门口撞见了那天在餐厅遇到的那个人。
      
      是郭随先看见的他。
      
      “喂”了两声,姜未予才停下脚步。
      
      靠在车边的人走过来,对着姜未予的脸打量了一番。他今天还是戴着口罩的,但郭随那中上下扫视的目光还是让他觉得不适。
      
      “是你,我没认错。”郭随道:“你叫什么?”
      
      姜未予眼神冷淡:“你有事?”
      
      郭随笑了:“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和你有关系?”
      
      郭随笑嘻嘻地抬手,搭上姜未予的肩,“兄弟,打个赌吧,看你们在一起的时间能不能超过一个月。”
      
      姜未予凝眸看着面前的男人,他长了一双狭长的凤眼,有几分凌厉感。但一开口说话,那分凌厉的气质便一散而尽。
      
      他没再浪费时间,挡掉那只手便走了。
      
      -
      
      姜未予找到路迢迢时,她正在调酒。
      
      女人穿了一条很性感的黑色裙子,露出了大片锁骨和肌肤,连那片纹身也一展无遗。红唇一弯,风情万种。
      
      随意一扫,便知道多少男人的目光在她身上。
      
      姜未予停在不远处,看见她行云流水的调酒动作,白玉无瑕的肌肤在闪烁的灯光下,是夺目的好看。
      
      路迢迢是在两杯酒调完之后才发现姜未予的。
      
      地方交给何哥,她便朝人走了过去。
      
      路迢迢握住姜未予的手,把他拉到自己身边,音乐声太吵,她只好凑到他耳边问:“你怎么来了?”
      
      姜未予任她拉着:“我来找你的。”
      
      路迢迢笑着抬头,往下拉了点他的口罩,踮脚留下一吻,又重新给姜未予戴好口罩:”等我一下,马上回来。“
      
      留下这句话,路迢迢便去和何哥交代事情了。
      
      姜未予望着她的背影,隔着口罩摸了摸她吻过的地方,他有嗅到一股很淡的酒香。
      
      五分钟左右,路迢迢就回来了。
      
      她伸手去牵姜未予:“宝贝,今天都干嘛了?开心吗?”
      
      姜未予跟着她往楼上走,“去了公司,在准备下张EP,明天要开始录歌。”
      
      路迢迢将人带进了二楼她的房间,门合上的瞬间,外面的吵闹全部被合上。
      
      姜未予第一次来这里,正要看看这间房间的布局时,腰被人搂住了。
      
      路迢迢一边抱他,一边三两下踢掉脚上的高跟鞋,她把脸贴在姜未予胸前,声音透着几丝疲惫,“我今天好累。”
      
      姜未予环住腰把人抱起来,“拖鞋呢?”
      
      路迢迢靠在他颈窝,懒懒地说:“那边柜子里。”
      
      姜未予抱着人放在沙发里,摘了口罩,又去将拖鞋拿来放在旁边。
      
      路迢迢的目光全程追随着他,等人到近前,又伸出手要抱他:“宝贝,我想抱抱你。”
      
      或许是真的累了,她的声音十分柔和。
      
      姜未予心一空,便只能听从。
      
      才刚弯下一点腰,脖子便被人搂住了,怀中贴上一副柔软的身体。
      
      胸前的触感尤为明显。
      姜未予僵住了。
      
      脖颈处传来扑洒过来的温热气息,鼻息全部被她身上独有的气息包裹。
      
      姜未予觉得有点热。
      
      “宝贝。”
      “嗯?”
      
      路迢迢说:“我想亲你。”
      
      话音刚落,姜未予低下头来看她的瞬间,路迢迢撬开他齿关吻了上去。
      
      添了柴的火,只会一发不可收拾。
      
      姜未予低下了身,他也就二十岁,谁又经得住撩拨呢。
      
      沙发角的抱枕被挤得掉落在地,姜未予喘息着微微抬起头来,炽热的呼吸交织在一起。
      
      路迢迢抬手捏住了他耳垂,眼角眉梢都在笑:“弟弟,你耳朵怎么老是红?”
      
      姜未予抿着唇角没说话。
      
      路迢迢仰了下头,在他鼻尖又亲一下。
      
      姜未予眸色越来越深,却又在下一秒,起身离她更远。
      
      他没能走掉,路迢迢勾住脖子又将人拉了回来。
      
      “你还没回答我。”路迢迢说。
      
      她像是故意般,身体和姜未予贴得更紧。
      
      “你……”姜未予手按在她左肩,尽力控制着不让她再动,“你别乱动!”
      
      “为什么?”路迢迢食指在他喉结上打了个圈儿。
      
      伴随着她的动作,那凸起的小尖,也上下滑动了下。
      
      路迢迢笑意更深。
      
      姜未予侧过眸,没有看她的眼睛,”你喝酒了?“
      
      路迢迢指尖还在那儿,“嗯,喝了一点。”
      
      姜未予抿着唇角:“我抱你去睡觉。”
      
      路迢迢收回手,好像是真打算要放弃了,“好呀。”
      
      姜未予唇角绷得很紧,弯腰把人抱起,他的动作很僵硬,似是可以避开哪里的碰触。
      
      只开了一盏落地灯,房间并不敞亮。姜未予甚至有几分庆幸,那样她应该发现不了那处的异常。
      
      将人放进床上的瞬间,姜未予轻轻舒了口气。
      
      “你……休息一下,我先走了。”
      
      “宝贝。”路迢迢拉住了他的手,没费什么力就让他转过了身。
      
      她起身半跪在床上,伸出手去,“都这样了,你要去哪里?”
      
      姜未予反应飞速地握住她那只手,扯开好远。
      
      “路迢迢!”
      
      “嗯,我在呢。”路迢迢语调微扬,伸手去解他衣扣,“你不难受吗?’
      
      她解的动作很慢,眼睛却一直在姜未予身上。
      
      姜未予闭了闭眼。
      
      昏暗的灯光下,床上的女人仰起头,她的吻落在姜未予侧颈微凸的青筋上,也落在他绷紧的下颌角。
      
      而最后,一直停留在他不会说谎的喉结。
      
      “你要走去哪里?”
      
      姜未予答不出来,他的心如一团乱麻,却有同时无比清楚——
      
      此刻,他只想拥有她。
      
      ……
      
      楼下是成年人肆无忌惮的放纵,霓虹闪烁的城市是地上的星空。
      
      散落的衣物皆零落在地,这一处的气温格外的高。
      
      路迢迢伸手,点在姜未予眉毛上,又轻轻蹭了蹭他额角的汗。
      
      姜未予仰了仰头,喉结滚动。
      
      “宝贝。”
      
      姜未予声音低得厉害:“你能不能……不要说话了……”
      
      路迢迢笑起来像个女妖。
      
      是有些疼的。
      毕竟也有好几年了。
      
      一直到最后,路迢迢才缓了缓劲,长长呼出一口气。
      
      她弯下腰,抱住姜未予脖子:”宝贝,你来吧,好不好,好累啊。”
      
      这话还没彻底说完,她人已经被姜未予抱住翻了个身。
      
      一滴汗从姜未予额角落下,滴在女人眼尾,像是一滴泪。
      
      姜未予一语不发,遵循本能与欲望,理智在她面前,溃败不堪。
      
      ……
      
      窗帘被风吹得飘起来,室内的暧昧气息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阵风吹散不少。
      
      姜未予环住女人的腰,埋着头不说话。
      
      好一会儿,路迢迢才抬手揉了揉他头发,声音还带着笑,安慰道:“没事的……第一次都这样。”
      
      “……”
      
      姜未予捂住了她的嘴,终于舍得抬起头来。
      
      撞进她藏了光的眼眸时,又瞬间移开。
      
      “你不要说话。”他绷着脸说。
      
      路迢迢凑过去抱住人,又摸了摸他眼尾,亲吻从他的眼睛、鼻梁,侧脸、双唇,一一划过。
      
      姜未予压着人,扣住她的后脑吻了上去。
      
      没一分钟,他松开了人,双眸沉沉。
      
      路迢迢自始至终贴着他,又怎么会感觉不到。
      
      相视一眼,便再次深吻。
      
      姜未予低低地说:“再来一次,好不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