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也追星[娱乐圈]

作者:晕车大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1 章

      苏谨星紧闭上眼睛,但料想中的触碰没有来临,只感受到彼此呼吸在交融,若有似无的气息在逼仄的吞吐间纠缠。
      
      苏谨星被自己条件反射的闭眼操作给雷到了,赶紧睁开了双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深邃的眼眸和高挺的鼻梁。
      
      两人鼻尖堪堪相抵,若即若离的触碰让空气变得更加粘稠暧昧。
      
      喻风没有直接进攻,而是又问了一遍:“这个礼物你要吗?”
      
      苏谨星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足足沉默了两分钟。
      
      在对峙的间隙里,他瞥见了男人身后高悬的明月,与那天离开前夕的月色一样皎洁。
      
      忽然,他动了。
      
      刚才一直垂在两侧无处安放的手慢慢举起,勾住了面前男人的脖子,右手还用力扣住了他的后脖颈。
      
      手压下来的瞬间,他说道:“我自己来拿吧。”
      
      两唇相触。
      
      喻风没有过亲吻的经历,而苏谨星除了拍摄需要之外也毫无经验。
      
      刚开始只是轻轻浅浅的在唇瓣厮磨,吮吻亲啄,但喷涌的热情似乎越来越不满足这种亲密,他们试图朝里探,再深一点,再靠近一点。
      
      情爱本能复苏,一向学习能力超强的喻风率先发起了攻势。
      
      他撬开了怀中人的唇瓣,舌尖滑了进去,纠缠吮吸甚至轻咬。
      
      苏谨星被紧紧的束缚住,唇舌还有身体都被喻风牢牢锁住,他渐渐的有些跟不上节奏,舌尖也有些发疼,刚才还扣住对方脖颈的手这会儿忍不住向后拖拽,但好不容易开了荤的男人怎么会那么容易满足呢。
      
      喻风拦腰将人扣得更紧,唇舌的动作更加侵略。
      
      苏谨星刚刚挣扎了一下,被他在腰间捏了一把,他那处敏感又怕痒,于是不敢再乱动,只能老老实实的等他亲过瘾。
      
      等喻风心满意足放开的时候,苏谨星什么害羞情绪都没了,只顾着喘气跟喊疼了。
      
      “嘶,喻风你是上辈子没接过吻吗,怎么跟狼似的,用咬的?”
      
      喻风用拇指按了一下,有点肿,他低头又亲了一口:“上辈子我不记得了,反正这辈子只吻过你。”
      
      苏谨星愣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以喻风的条件,三十岁了都没谈过恋爱,再转念一想,那刚才那个就是他的初吻了?!
      
      这么一来,他也不气了,还带着怎么也掩不住的小窃喜。
      
      至于还肿着的嘴唇,不疼不疼,过会儿就好了。
      
      初吻嘛,难免的,嘻嘻。
      
      回机场要开三个小时的车,这天黑地暗的,还是山路,苏谨星有些不放心。
      
      但喻风这会儿满脑子的风花雪月,根本想不了其他。
      
      什么夜路什么安全,喻风都没听进去,注意力全在那张片刻之前还含在自己嘴里的唇上。
      
      苏谨星说了半天,见喻风一直没动静,推了他一把:“你在听吗?”
      
      喻风拉过他的手臂顺势将人推进了车里,头埋进他的颈间:“宝贝儿,刚把你拐到手,我真舍不得走,你陪陪我吧。”
      
      苏谨星感受着脖颈处的温热和濡湿,羞耻得挣了挣。
      
      剧组肯定没法带回去,最终,他陪着喻风一起到镇上找了一间小旅馆休息一晚。
      
      幸亏金导说了明天上午没戏,等明早早点回去应该没什么问题。
      
      镇上人不多,旅馆房间足。
      
      喻风本来说要两间,苏谨星没同意:“一间吧,大床房。”
      
      刷卡开了门,苏谨星把自己甩上了床:“好累。”
      
      今天虽然八点就收工了,但拍摄了一天,又折腾了这么久,虽然心情还很亢奋,但身体已经很疲倦了。
      
      喻风关了门,双手交叉靠在墙边。
      
      苏谨星等了半天也没见他有动静,翻了个面:“你还站那干嘛,开了那么久的车不累吗?”
      
      喻风走近床边,身子慢慢压了下来,两臂撑在他耳边:“既然这么累,还敢跟我睡一起?”
      
      苏谨星一开始没明白这话意思,等反应过来后,人都炸了:“你。。。你脑子里想。。。想什么呢?我是觉得这会儿都凌晨一点了,明早五点我们就得起来,干嘛浪费钱多开一间房。”
      
      喻风当然知道,但是他太高兴了:“可是我看着你就睡不着了。”
      
      苏谨星推开他,一把从床上跳下来,往浴室里躲:“睡不着算了,懒得管你,我去洗澡了。”
      
      浴室的门被关上,都还能听到外边爽朗的笑声。
      
      苏谨星裹着浴袍出来后就径直钻进了被窝,连头都不露出来,整个人捂成了一个蝉蛹。
      
      喻风好笑的看着他一缩一缩的往里钻,掐着被子吓唬道:“不准再折腾,再闹我就真的要把你吃掉了。”
      
      苏谨星立马停住了乱动的身体。
      
      喻风大笑着放开了他,走向了浴室。
      
      苏谨星本来下意识里还准备等喻风洗漱完的,但困意不住的上涌,不知不觉间,他闭上眼睛沉沉睡了过去。
      
      喻风这个澡洗得有点久,等他出来时,被蒙在被子里喘不过气来的人已经在睡梦中自觉地钻出了被子,因为呼吸不畅,导致这会儿人脸上还红彤彤的,像个诱人的苹果,恨不得咬上一口。
      
      喻风没舍得咬,在他绯红的脸蛋上啵了一声,接着上移到额头,轻轻的印了一个吻:“晚安,宝贝儿。”
      
      第二天一大早,喻风先把人送回村口,才驾车赶往机场。
      
      苏谨星蹑手蹑脚回到自己房间,一推开门差点被直挺挺坐在床上的人影给吓死,定睛一看,原来是张可。
      
      “这个死小孩,吓死我了。”
      
      张可一脸憔悴,眼睛挂着大大的黑眼圈,跟昨晚上相比,像老了好几岁,见到苏哥终于回来,差点都哭了:“苏哥,你老实告诉我,回B市后,我会不会被高姐给手撕了。”
      
      苏谨星给自己到了杯水:“你干什么了,高姐要撕你”
      
      “我引狼入室,我有罪。“张可哭道。
      
      正在喝水的苏谨星被呛了个正着:“咳咳咳。。。咳咳,狼你个大头鬼,他要是狼,我就是老虎。”稍微缓了缓,又骂道;“你这个脑袋瓜里天天别东想西想的,高姐撕你的可能性就小得多。”
      
      闻言,张可期期艾艾的望着他:“那,那你们到底成了没啊?”
      
      苏谨星走过来把人从床上拎了起来,朝外边赶,门关上的那刻,他回答道:“那要看哪方面?”
      
      门外张可眼睛大睁。
      
      离开工还有几个小时,苏谨星爬上床准备再咪一会儿。
      
      熟悉的房间,温软舒适的被窝,他的思绪最是放松。
      
      昨晚发生的一切,现在回想起来似乎像一场梦。
      
      他就这么轻易的把自己掰弯了?
      
      虽然有些冲动,星空太美,月色太浓。
      
      但,感觉不赖,没有后悔也没有纠结,喜欢就喜欢了呗。
      
      电影拍摄了一个月零二十天,终于到了杀青的日子,今天只剩最后一场戏。
      
      这场戏也是电影的最后一幕,剧本上关于这场戏的描述比起其他场景要简单得甚至一笔带过,亲吻,道别,转身,离开。
      
      这十六个字道尽起承转合。
      
      剧中另一个主演方随,是个才出道不久的新人,科班出身,还没毕业,比苏谨星小三岁。
      
      导演把苏谨星和方随叫到一起:“这场戏你们可以有自己的看法,自己的演法,因为这个故事它并没有特定的结局,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见两人点头。
      
      金导挥手:“好了,去吧。”
      
      正式开拍,苏谨星饰演的文峥和方随饰演的秦军并排坐在河堤上,西边,太阳已经落下了大半个身子,夕阳映着两人脸红彤彤的。
      
      文峥眺望着被染红的湖面,从坝子上站了起来。
      
      坐在一处的秦军随即也撑起了身子,两人依然并肩站在一起,谁都没开口说话。
      
      过了会儿,文峥转身看向一侧的人,两人面对着面。
      
      他忽然走近一步,脸向前凑,没有预兆但时间却仿佛被拉的异常缓慢,轻轻的,淡淡的一个吻,落在了秦军的唇角,然后在男孩还来不及反应的瞬间里又迅速抽离。
      
      秦军动了动唇,似乎想说什么但又不知道怎么说。
      
      文峥弯唇:“再见。”
      
      明明是告别,但他却仿佛在打招呼,脸上扬着笑,连眼神也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秦军看了他一会儿,也笑了:“再见。”
      
      两人在镜头中转身,背对着对方越走越远,夕阳洒在他们的身上,像金色的流线,珍贵而又鲜活。
      
      金导看着监视器,久久才喊卡。
      
      苏谨星和方随从镜头中抽离,赶紧过来监视器这边查看拍摄情况,导演点了根烟,问苏谨星:“我想知道刚才这段的处理你怎么想的。”
      
      苏谨星裹紧外套,回答道:“嗯。。。我只是觉得,未来还很长,他们都在成长,无论今后是变强大然后重新在一起,还是各自遗忘将回忆埋葬,都只在拥有无限可能的未来才知道,当下即使再艰难,都应该抱有无限美好的希望,镜头里有结局,但故事却还没结局。”
      
      导演吐了个烟圈,点头。
      
      最后一个镜头结束,全体杀青。
      
      这次拍摄是个宝贵的经验,苏谨星也付出了百分之两百的精力,终于结束了,他还有点怅然若失。
      
      副导演没给他感怀的机会,架着他的肩膀讨签名照,说是外甥女特别喜欢他。
      
      这边,方随跟大家道完别后往自己车走去,一旁的助理一直在为他打抱不平:“方哥,刚才金导也太不重视你了,只盯着苏谨星问。”
      
      闻言,方随摇了摇头:“优秀的人才能吸引住别人的目光,苏哥确实优秀,现在的我暂时还比不上。”
      
      最后那段戏,他其实并没有太理解导演说的话,只是靠着剧本演,但苏谨星不同,他不止对剧本有着自己独立又独特的见解,还带他也入了戏,当喊卡的瞬间,他从戏中抽离的那刻,他是敬佩他的,苏谨星是一个好演员,他也会继续努力,变得更优秀,将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他身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