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读心与不标记

作者:佐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修)

      
      诡异的安静。
      
      如果工具人陆中校知道自己老大进来之后会是这样一种情况,那么他绝对不会刻意找理由留在外面的。
      这个场景需要他的润滑。
      
      可惜他不在。
      
      于是没了助攻的贺将军与林晗对视着沉默半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最后说出口的,也只有一个:“嗯。”
      
      林晗其实自己也知道这样不太合适。
      但两次碰到贺云霆的手读到的内容让他不得不警觉,万一对方真的对自己有那样的想法,自己是个Omega,现在又比往日更虚弱,根本没有胜算。
      
      林晗继续保持着与贺云霆的距离,开始说正事:“陆中校在通讯器里跟我说了,我已经第一时间将您的样本毁掉,本打算过几天来找您拿的……”
      没想到你居然没一会儿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林晗惊讶之余升起了一点愧疚,他本来只是个搞机甲的,实在没理由惊动上将亲自来一趟。
      
      “我等不了那么久。”不过对方的话很快让林晗明白了对方为什么这么急着过来。贺云霆开口,“所以来帮你测试。”
      
      “好。”林晗说,顺便操纵升降梯移动到贺云霆面前,“将军请。您先上去,我很快就来。”
      
      林晗看见贺云霆的嘴唇很轻地碰了碰,好像说了什么,而自己跟他的距离属实远了点……没听清。
      
      “将军,您说什么?我听不清。”林晗说这话的时候没看贺云霆,像是觉得自己明明让他隔远些,又非让上将再说一遍是一件很抱歉的事。
      
      毕竟不管怎么说贺云霆也是来帮他的。
      
      林晗终于还是主动往前走了两步:“既然您亲自来了,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贺云霆脸上看不出喜怒,但湛蓝色的瞳仁依旧望着他。
      
      “将军,您刚才说什么?”林晗重复。
      
      贺云霆这次声音不小了,不仅不小,还说得直白:“你发情期到了?”
      
      刚刚才因为愧疚决定礼貌对待上将的林晗:“…………”
      
      “……是。”原本就是不想让对方知道才隔这么远,没想到还是失算了。
      
      所以。
      帝国上将的嗅觉细胞究竟长在哪里。
      林晗陷入沉思。
      
      他还在想应该怎么回应,就听见贺云霆又道:“我要回避么?”
      而贺云霆边这么说着,身体也克制有礼地后退了一步。
      
      林晗这才有些诧异。
      自己在跟他见了第一面,这位上将的心声语出惊人,退一万步说,就算当时贺云霆的想法真的是无意识的、连他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的,至少也能证明他对自己一定有好感。
      而一个Alpha面对到有好感的Omega的发情期,甚至还闻到了一丝信息素,居然就这样面不改色、定力极强地说退就退?
      
      林晗心情复杂,不知道是该质疑自己读心能力出了问题,还是感慨上将的定力令人惊叹。
      不过不管怎么说,至少摆在自己面前的危机解除了。
      
      毕竟贺云霆这次来,本意也是好的。
      “用过抑制剂了,其他都好,”林晗放缓了语气,但依旧谨慎道,“将军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林晗在心里想,但凡贺云霆说出一句与那天晚上有关的话,他就可以顺势问一下,上将之前是不是见过自己,或者说,为什么会第一次见面,就对自己抱有一些不该有的想法。
      是误会也好,至少可以说清。
      
      但如果不是误会的话。
      难道真的有可能……他对自己一见钟情?
      
      想到这个答案,林晗先在心里自嘲地否定了一下自己。
      他在等待着对方的答案。
      
      而在战场上所向披靡、一身肃杀之气的上将,在面对这句话后,想了很久。
      空旷的修理室只剩下M2742待机的声响。
      
      两人面对面站着,身后是出征过无数次,带给上将无数荣誉的大家伙,安静地陪着他们。
      林晗看着沉默的贺云霆,又忍不住想是不是自己说得太过不近人情了。
      
      否定了一见钟情这件事后,他不知道心里的动摇从何而来。毕竟不论是谁对自己说这样的话,总该觉得冒犯,或者直接质问清楚。
      
      也不对。
      对于Omega来说,这个“不论是谁”的选择题中,选项一定不包含贺云霆。
      
      但话都说出来了,总没有收回去的道理。
      
      在林晗第三次想着要不要找个话题岔开,结束此刻的尴尬时,像个雕塑一样的上将好像终于决定开口。
      他先是伸手按住了自己的右肩,但脸上并没有任何痛苦的神色,林晗刚想起这人好像还受着伤,就见贺云霆放下左手,脸上是与第一次见面时不太相同的表情,薄唇动了动,给出了一个他自认为十分合时宜且体贴的回答:“多喝热水。”
      
      “……?”大概是许久没有听过如此清新脱俗的关怀了,林晗愣了一下,憋着笑答,“谢谢您,我会的。”
      
      难道真的是他过于敏感,还是自己想得太多。
      这个答案出乎他的意料,林晗几乎有种想脱掉手套,再找个借口碰一碰对方的手,来验证上将究竟是怎样看自己的。
      
      但很快他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惊住,定了定神,重新对贺云霆说:“那开始吧。”
      
      贺云霆也不再提这件事,两人心照不宣地揭过,一前一后地上了机甲。
      
      贺云霆对自己的爱将太熟,但对修理却不太精通。在等林晗也进了驾驶舱后,问道:“我要怎么配合你?”
      
      一旦涉及到自己的职业,林晗便没了之前那些胡思乱想,关上舱门,再走近了贺云霆几分:“我刚才已经用钥匙启动了,将军就当跟往常一样,用精神力与AI中枢进行连接就好。我这边会帮看着,修理室也有监控,会实时记录的。”
      “好。”贺云霆走到驾驶座前坐下,熟练地戴上头盔。
      
      林晗带着手套的手指在屏幕上替他点了两下:“可以了。”
      他从贺云霆身旁退开两步,见对方右手握住操纵杆,往下按的时候,手掌几不可见地抖了一下。
      
      而对方的嘴唇也抿得更紧了,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林晗回想起晚宴那天贺云霆额上的冷汗:“您的伤,是不是……”
      贺云霆一言不发,但脸上的表情给出了答案。
      
      “需不需要我帮忙?”林晗问道,虽然他自己都不知道能够帮贺云霆什么。
      
      “会开机甲么?”贺云霆忽然道。
      
      林晗怔住,随后苦笑了一下:“将军,我体质是D-,没法开的。而且也没有位置……”
      
      “我用精神力连接系统,”贺云霆说道,“这台机甲虽然一直只有我在用,但第二驾驶舱也能控制它。”
      “如果你愿意的话。”
      
      林晗沉默。
      他怎么会没有试过。
      
      林晗苦笑着重复一遍:“将军,我不行的。”
      别说开出去,就连他以前在修理机甲试驾时,操纵一会儿都会觉得身体乏力,而这是一台最高级别的机甲,即使他的精神力能驱动得了这台大家伙,却根本走不了几步。
      
      “要不要试试看?”贺云霆停下了放在操纵杆上的右手。
      林晗抬眼看去,上将右肩的伤似乎真的不轻,在他说这句话时,好像还吸了一口气。
      
      贺云霆没有再催他。
      
      “好。”也许是看见了贺云霆努力忍痛却要装作云淡风轻的表情,林晗最终还是同意了,“那我去第二驾驶舱。”
      
      贺云霆微微点头。
      
      林晗便往第二驾驶舱走去,而在转过身时没有看见,贺云霆脸上紧绷着的表情终于松了一点。
      这个Omega靠得太近了。
      让贺云霆难耐的不仅有右肩的刺痛,还有林晗靠近自己时一丝一丝漏出来的甜香。
      而开口闭口的“您”,更是让他觉得浑身发烫。
      
      林晗很快走过去,第二驾驶舱虽然从来没有人用过,但也收拾得干净整洁,
      他刚坐上驾驶座,戴上头盔,就听见贺云霆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准备好了么。”
      
      林晗没来由的紧张起来:“嗯。”
      第二驾驶舱的位置要比主驾驶舱高一些,林晗坐在驾驶座上,还能看得见前方贺云霆宽阔的肩背线条,和标志性的银发。
      
      “那我开始了。”
      
      林晗嘴唇紧抿,握住操纵杆的手都生了汗。
      发情期的Omega本来就比平常要虚弱,身体也更乏力。
      
      他闭了闭眼。
      自己以前也不是没有在发情期工作过,没什么大不了。
      
      他刚这么想着,忽然感到身上的疲惫少了许多。
      
      贺云霆没有第一时间让他驾驶,而是……
      隔着驾驶舱,背对着他,释放了自己的信息素。
      
      好像贺云霆知道直接面对面释放对一个Omega来说太过莽撞无礼,特地等他进了身后的驾驶舱后,才缓慢而试探地放出一些没有任何攻击性的信息素来,想要安抚他。
      
      林晗感受到一种不一样的轻快。
      不像抑制剂强行压住体内躁动不已的细胞的感觉,而像踩在棉花上,有软软的失重感。
      担心掉下去,又想沉醉其中。
      
      这是一种生物之间自然而然产生的天性,一点一点地渗进来,再温柔地安慰了被抑制剂压得暴躁的自己的信息素。
      
      “林晗。”贺云霆叫他的名字,音色低沉,像寒冬冰面下流淌的,如宝石一般剔透的钴蓝色湖水。
      
      他说:“现在有没有好一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来晚了呜呜呜呜
    理感情线有点头秃所以写得好慢,补偿大家的等待前100发红包啦qwq



    教装O的Alpha做个人
    不会做O?我教你。



    校园禁止相亲!
    我们深柜不组CP。



    辅助不甜不要钱[电竞]
    电竞文。冠军和你,我都想要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