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徐来

作者:四玫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傻瓜机

      第一天到达住所后,徐来一整个下午都在等待中度过。
      
      不仅谢林没有如约在下午回来,连刘哥也没有音信。小哥不知道在一楼忙些什么,从那时候开始就一直没再上来过。张姐那边也没有什么动静,偶尔大厅里打进来一个电话,很快就被人接起,像是不敢发出很大声音似的。
      
      徐来隐隐感觉气氛有些紧张,但他说不出原因。
      
      他觉得有必要找个人聊聊,缓解心中这份生疏的怪异。于是他下楼找到了小哥。没办法,这里的男性他只认识他。“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称呼呢?”徐来拍了一下小哥正在对着电脑打字的手,礼貌地提醒他。“噢噢噢,来哥你看我这脑子,你叫我小吴就行,口天吴。”
      
      徐来点了点头,又问道,“小吴,今天这里怎么这么安静啊,刚刚那么多女生还有张姐下午都不用去上班吗?”他从刚才就觉得奇怪,大家明明好像很忙,但又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哎呀,来哥,我以为刘哥事先都和你说了呢?是这样的,我们是一家网络公司,谢总给我们每个人都配了台电脑,我们平时哪也不用去,在房里办公就行!”
      
      徐来想了想,刘哥这一路上尽给他抱怨张姐了,要不然就是他家里人催他要钱或者逼他早点回去结婚的那点事儿,工作性质倒是只字未提。但他听着刘哥兴奋地向他炫耀每年至少可以往家里汇那么多钱时,听他说起自己天南地北、各色阶层、复杂交错的人脉网时,还是由衷佩服他的。
      
      那钱,几乎是老徐家一整年收入的两倍;那些人的阶层,他这辈子或许都无法触碰。他对飞黄腾达没有什么概念,有钱赚就好,他那些妹妹,也要找到好婆家才行。再好一点,家当攒攒,不让夫家的人欺负他的妹妹们。
      
      但互联网他哪碰过,顶多就是去过镇上的游戏厅打过两把单机游戏。徐来有些心慌,他以为刘哥很了解他的情况,会先给他介绍一个能做得来的体力活。
      
      小吴的脑袋鬼精了,他从徐来的表情里看出了为难,赶紧补充道,
      
      “来哥你不用怕,我们这初中毕业的一抓一大把,上手都挺容易的。我们不是要搞网页开发那种啦,是电子商务,现在最火的东西。这个门槛可低了,难的部分都用不着我们操心,我们只管学那几个简单操作就能行得通。”
      
      徐来的心放了下来。这里居然还发电脑,还真是挺正规的。他还有最后一个疑问,“那咱们那屋为什么今天都没什么人在?”
      
      小吴突然神色有些慌张,“啊,是这样的!因为公司的业务也需要外勤,外勤就是外出跑业务。一般会派男生去,前几天谢总谈了笔大生意,所以今天房里那些全都出去啦!”
      
      徐来没什么好问的,他从大厅的正门出去,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围起来的院子。角落里,一条体型像狼一样的大黄狗在围墙形成的阴影下耷拉着舌头,他被捆在一个木制的简易狗舍旁,一些骨头残渣零零散散地弃在那里,已经被晒干了。
      
      他回头,看见小吴正在接电话,整个人笑得春心荡漾。他的注意力被他手里那只手机吸引了,待他打完电话,徐来问道,“这手机也是谢总配的吗?”
      
      小吴说,“可不是!我们这里,手机都得用专用的,因为涉及到公司机密嘛!你也别误会,这也是怕你一个电话就把公司上下这么多人的心血给卖了,所以我们这里联络外面都是用的专门的手机。”
      
      徐来想,老徐出门前为了方便联络,把他自己的手机都给他了。万一不让用,他没办法联系家里可怎么办。这手机可宝贵了,他一路上为了防止有人偷,都没拿出来过。家里头除了座机,就只有他手里这台老徐的傻瓜机,平白无故被公司没收了可不行。徐来决定不让任何人知道这个手机的存在,包括刘哥。
      
      很久之后,他都得感谢此时自己的这个决定,要是没有这部手机,他可能终生没办法逃出这个鬼地方,更没办法遇见沈青岩。
      
      但是后来,这部手机还是命丧于谢林之手了,就连它的主人也差点难逃相同的命运。
      
      这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进了狼窝,只是担心自己没法随时和家里保持联系,又或者只是不想让这部,看着它就能让他想起那个在海上经年风吹雨晒、一身海腥味似乎已经长在骨头里,只为了让他们一大家子人吃饱的父亲的手机,落在不认识的人手中。徐来像千千万万个对城市充满憧憬的小镇务工青年一样,企盼着能够凭双手获得更好的明天。
      
      但他也和很多人不同。他不留恋这里,所有的努力与受苦只是想缓解他父亲肩头的担子。或许很多年后,当他在这里存下足够的积蓄,便可以带着自己的奋斗果实回家,令它变成“钱生钱”的本金,衣锦还乡,荣归故里。
      
      晚饭是一楼厨房的阿妈做的,没有家乡的味道,透着一股淋漓的辣。但徐来还是吃了个干净,这辣劲刚好把他闷了一天的汗全发出来了。洗完碗筷,他趁着没什么人冲了个凉,换了身干净衣服,正想出去散散步,小哥婉拒了他,“来哥,这里的规矩是没有特殊的工作要求,不让随意出门的。”
      
      徐来很诧异,他想起了家乡附近的海军基地,听老徐说,那里的孩子比他大不了多少,但是不让随便回家,都在基地里头生活,文化人管这叫“军事化管理”。
      
      现在城里面做生意的,难道也军事化管理了?
      
      徐来虽然不解,但也没多问什么。他说,“那好吧,我吃得有些饱了,我往楼上转转。”小哥皱了皱眉,后来又像想到什么似的说,“来哥,六楼不要去,其他两层你随便逛。跟你提个醒,走廊尽头的那四间住的是女的。”他说完还不忘眼角一咧,坏坏地朝他使了使眼色。徐来觉得这一笑有些猥琐了,他朝他笑了笑表示听到了,便转身上楼。
      
      既然往里走住的都是女生,他就不过去了,在楼梯口远远望一望就行。他有妹妹,自小就明白男女有别的道理。
      
      但因为没有深入地参观,他很快就看完了五楼。说实在这里面没什么好看的,以前这儿大约是个破旧的家庭旅馆或者餐厅,大概破产后,就被谢林买下来改造做了员工宿舍。
      
      六楼有什么呢?
      
      徐来不明白这楼层明明都没什么特别,唯独六楼不让去。但他还是觉得,既然来了人家的地盘,就遵守他们的规矩。徐来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好孩子。就是六楼好像连着天台,他这么饱腹,如果能在顶楼吹吹风走一走,远眺一下夕阳西下也是挺好的。
      
      看夕阳是他从小在海边渔村攒下的习惯,那时他们镇上最高的楼就是六楼,在那个屋顶上从海面上看过去波光粼粼,他怎么都看不厌。但他高估了六楼在W市的高度,这里比六楼还要高的房子比比皆是。
      
      看不了就看不了吧,城里不比家里,规矩肯定是更多的。正当他打算转身下楼,隐约听到有猫呜咽的声音,还有猫爪子挠门的那种令人头皮发麻的刮蹭声。
      
      “这里还能养猫吗?”徐来心想。他老家养了一只大黄猫,那只猫不像城里头的那么尊贵,有指定牌子的猫粮。它啥都吃,但最主要还是吃徐来辛苦攒下的小鱼干。虽然吃了他的东西,但徐来还是和它一起度过了人生中重要的五年,他自觉是个重感情的人,那点小事就随风而散了。
      
      但有件事徐来很不爽。他走的那天,那只大黄猫已经被养得又肥又壮,在他拖着行李箱大包小包离开家的那天中午,它也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依旧屯着它那个大肚子眯着眼在太阳下午睡。
      
      真是个没良心的猫,徐来想。以后养什么都别养猫,这东西养不熟。
      
      谁知道,后来他遇到了一只更没良心的猫,头疼死了。
      
      他这辈子对猫过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