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不行,朕不可

作者:艳归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睡了一晚,第二日辰时,康绛雪满心惦记的求情者可算上了门。
      前后只隔了几个时辰,宫门一开人就到了,已经算是来得极快,饶是如此,康绛雪还是觉得时间过去了很久,他本人比盛灵玉的家人还要心急。
      
      康绛雪半边身子倚在床柱上,问道:“来的是谁?”
      钱公公回道:“是盛国公盛辉大人和国公独女盛慧妍。”
      
      盛灵玉的(外)祖父和盛灵玉的母亲,对盛灵玉一生影响最大的两位长辈。
      果真一听到盛灵玉出事就都来了。
      至于盛灵玉那个爹……不提也罢,盛家后来落败,都是沾了这个凤凰爹的倒霉光。
      
      眼巴眼望等来了人,康绛雪还得装装样子:“他们的消息倒是快,不见。”
      钱公公小声应下,传完话又回来回禀:“盛国公和盛娘子在殿外跪下了,说是有要事,务求一见。”
      
      康绛雪装作不耐烦道:“要事?什么要事!还不就是给他们家的好儿子好孙子求情!要跪就跪,朕可不见!”
      钱公公转了转眼睛,劝道:“陛下,这盛国公是两朝元老,国之栋梁,年岁大了,一直这么跪着怕是不太合适。”
      
      康绛雪就等他这句,愤愤踢了一脚地上的皇靴,怒道:“行,行!宣!朕倒要看看养出这样的子孙,他们两个要作何解释。”
      钱公公立刻弯腰出去提人,康绛雪也顾不得梳头洗脸,穿上了外衣一溜烟去殿上坐着。
      
      不多时盛老爷子和盛娘子进了门,两人对着康绛雪直接拜下:“老臣|臣女给陛下请安,见过陛下。”
      
      两人的年岁都比康绛雪要大,又是书中品质高洁的人物,这两拜的分量,康绛雪颇觉得沉甸甸。
      但他不能摆好脸,只假意端起茶杯抿茶,冷脸道:“来干什么?看朕的笑话?”
      
      盛辉锁着眉头,神情肃然,虽然跪在下首,一身的刚直之气却让他看起来并无一丝畏缩之态。
      这人年轻时是一方猛将,盛灵玉身上那股子宁折不弯的劲儿大半遗传自他。
      
      盛辉道:“陛下,昨夜之事,老臣已经听闻,灵玉私闯内室,冒犯陛下,目无圣上,实属大罪。盛家教养出这样的子孙,愧对皇家,愧对圣上,老臣无颜面君,痛心疾首。”
      “今日此来,绝无包庇之心,只想亲自教训这个不肖子孙,以报陛下平日的恩德。”
      盛慧妍亦道:“陛下,犬子犯下大错,若不严惩,愧对皇恩。”
      
      康绛雪先还没有理解,等他思索过来,心下咯噔咯噔跳个不停。
      他本想了不少方式打算和两位盛家长辈拉锯,却万万没有想到,盛家长辈的方式会如此果决。
      
      他们不是如同嘴上说的一般对盛灵玉冷酷无情,而是打算当着皇帝的面亲自处置盛灵玉,这一顿处置定然不会轻,一定鲜血淋漓,直狠到让他这个皇帝都说不出话来,只有这样,盛灵玉这条命才算是保下了。
      看似大义灭亲,实则皆是出于对盛灵玉的关切和爱意。
      
      康绛雪心下过于震撼,竟一时说不出话来。
      气氛陷入了僵局,许久,康绛雪终道:“去把盛灵玉带上来。”
      钱公公点头称是,亲自出去提人,康绛雪又吩咐宫人道:“去把朕的马鞭拿来。”
      
      四下没了人,康绛雪这才正眼看了盛辉。
      这位老将身上没别的东西,只有一根拐杖,可若是用这根拐杖打人,等人皮开肉绽时盛灵玉半条命都没了。
      要是不小心内出血,在这个时代背景下根本没的救,远不如用鞭子抽,看着虽可怖,却是皮外伤,无伤大雅。
      
      康绛雪压低声音道:“面上看得过去就行了,不必动真格。”
      这话落下,盛辉和盛慧妍的眼中都是震惊,两人望着康绛雪,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话。
      送马鞭的宫人就快回来,康绛雪没空多说,只简短道:“他也好,朕也好,都是身不由己罢了。”
      
      换了其他人,康绛雪自当将演戏贯穿到底,一点都不敢泄露,可盛家这对父女不同,康绛雪知道,他们对皇帝没有利益私心,只有一腔热血忠诚。
      
      言到此处,点到为止。
      盛家所获得的信息量却相当庞大。
      他们原本只当是灵玉得罪了小皇帝,他们费尽心力是要在嚣张跋扈的皇帝面前保住人,却不想原本对他们而言最难的一关从一开始就是通的。
      小皇帝本就没想要灵玉的性命。
      
      再者……这短短一句话的工夫间,小皇帝所表现出来的状态与平时判若两人,心思透亮,全然不如外界认为的那般。
      曾几何时,盛家父女也当这个小皇帝天生庸才,这一刻才恍然发觉他们的认知似乎有误。
      
      宫人将马鞭送到了眼前,康绛雪用下巴示意盛辉过去,重新摆出讽刺的神情道:“你不是要亲自教训吗?用这个打。”
      
      前后反差之大,几乎要让人产生之前一切都是假象的错觉,然盛家父女心下大震,均认定了康绛雪平时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
      
      这也难怪,长公主和太后两边争权,小皇帝夹在中间,本就是寸步难行。他们本以为小皇帝不堪重任,现在想想,小皇帝的位置才是举步维艰,如此伪装,也是为保命罢了。
      倒是今日小皇帝为了灵玉对他们透底,既是有意保护盛灵玉,也是对盛家的信任。
      
      盛辉心有感慨,获得的希冀更多,握住马鞭,眉宇间也不自觉舒展了很多。
      
      康绛雪有意护着美人受,在家国天下方面倒没有盛家父女以为的韬光养晦心有大志,等盛灵玉被提上来,他远远瞧见盛灵玉的脸,心里便有一股愧疚涌上来。
      往日看书,都是渣攻虐受,但接下来这顿鞭子……却是因为他才挨的。
      
      盛灵玉见了母亲和祖父,神色微有变动,不知他昨夜有没有睡,今日脸色看起来略有苍白。
      盛灵玉跪下:“见过陛下。”
      康绛雪没有回应,盛辉便长舒一口气,怒斥道:“你还有脸叫陛下?你看看都做了什么混账事!我今天就要替陛下好好教训教训你!”
      
      盛辉高高举起鞭子,用力落下,空气被抽出了可怖之声,鞭子落在皮肉上,声音更是清脆。
      盛慧妍别开了眼,而盛灵玉眉心蹙起,一声不吭,脊梁绷直,宛如一把剑。
      
      一鞭子是开头,之后才是接连不断。
      康绛雪已经交代过做做样子,但那落在盛灵玉身上的鞭子还是抽出了过量的效果。
      他没看到盛灵玉的伤口,却见到鲜血从盛灵玉的衣衫里渗出来,将一件白衣染成了红衣。
      
      痛楚,那是打在一个人身上真实的痛,此刻的盛灵玉并不是一行文字,而是自己面前活生生的一个人,康绛雪觉得那鞭子像是落在了自己的身上,抽得他浑身不适,坐立难安。
      
      皇帝不叫停,盛辉是不能停的,康绛雪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僵硬地看了几十鞭,终在宫人们实在不忍心而错开眼的时候开口道:“够了。”
      康绛雪故作跋扈道:“血溅出来平白脏了朕的正阳殿,你们不过就是想堵朕的嘴,倒弄得朕像个恶人,滚,都滚吧!”
      
      这便是暂且饶过盛灵玉的意思,盛辉和盛慧妍对视一眼,同时跪下谢恩。
      盛慧妍伸手去搀扶盛灵玉,盛灵玉没有起身,他的脸色苍白如纸,看上去十分虚弱,他对着康绛雪磕头,道:“陛下,昨日还有一个女子一同被带回宫中,求陛下应允……让微臣将其一起带走。”
      
      那女子就是陈茵,也算是事情的源头,小皇帝这个性格如何能同意,康绛雪噎着一口气,不得不道:“一个女人,朕不稀罕,可你越是要带走,朕越是不同意。”
      
      顿了一下,康绛雪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道:“除非……”
      盛灵玉的额头因疼痛而冒出汗水,神情间却不见失态,道:“陛下请讲。”
      康绛雪道:“你去宫门的官道上跪足一日。”
      盛灵玉并未犹豫:“多谢陛下。”这就是要跪了。
      
      正值夏日,酷热难忍,跪足一日并不轻松,且在宫门口跪着,来往上朝的百官路过都能看到,作为惩罚,正好也能将小皇帝这次在宝华楼丢的脸找回来。
      康绛雪让一身伤的盛灵玉现在就去跪,特意道:“明日丑时再来,别耽误朕的早朝。”
      
      盛灵玉行礼告辞,他的背后赤红一片,背影依然挺拔。
      盛慧妍扶着他走了许久,眼眶泛起红来,盛辉未发一言,到此刻也没问盛灵玉事情的缘由。当初盛灵玉提剑伤陆巧时如此,这次得罪皇帝也是如此,他们养育盛灵玉长大,最明白盛灵玉的为人。
      
      盛灵玉行了一阵,低声道:“是灵玉鲁莽,连累祖父,连累母亲。”
      盛辉和盛慧妍均是摇头,最后只道:“是陛下有心放过,灵玉,陛下的恩德,你要记在心里。”
      盛灵玉微微一怔,道:“是。”
      
      话语未尽,宫门处,被关了一夜的陈茵被送出来与他们会合。乍一见着一身血衣的盛灵玉,陈茵顷刻落泪,不停道:“都怪我,是我不好,盛大哥……”
      盛灵玉轻轻拍了拍陈茵的肩膀:“与你无关,是我没有照看好你。”
      
      陈茵不断摇头,有很多话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她匆忙道:“我没事。”她有些欲言又止,“昨日、昨日那个人……陛下他,并没有对我无礼,我没事,当真没事。”
      
      盛灵玉无声,原地不动沉默许久。
      他出神了好半天,方转头问宫门外的侍卫道:“能否借剑一用?”
      
      盛家人走后,康绛雪的心情迟迟无法变好,宫人们当他还在生气,只康绛雪自己知道他这份郁闷是因为对盛美人的愧疚和心疼。
      还在早上,康绛雪今日也不想上朝便宣了早膳,正吃着,听宫人传话说盛灵玉有东西送来。
      
      盛灵玉不是刚刚才带着一身伤走的吗?康绛雪心里奇怪,叫人送过来,只见是个包裹着的布包,看样式像是从盛灵玉的衣摆上撕下来的,打开再看,里面是满满一大截乌黑的长发。
      
      ……这什么?
      盛灵玉断发了???
      宫人道:“盛家公子在宫门外挥剑而下,割下这一把头发,说是给陛下赔礼。”
      
      康绛雪知道头发对于古人的重要性,心头猝然一梗,等他再想为什么,忽然记起了昨夜盛灵玉闯门之时自己头皮上那一痛。
      当时慌乱之中,他确实被拽断了几根头发,所以……盛灵玉是用这一把青丝,赔偿他那区区几根断发?
      
      君臣是尊卑有别。
      可盛灵玉的心中,区别竟这么大吗?!
      
      康绛雪没了声音,用力捶桌发泄他内心的呜呜呜,钱公公对小皇帝的日常发疯习以为常,只当小皇帝是又被勾起了怒火,主动道:“陛下要是不喜,老奴替您拿出去烧了吧。”
      
      ……烧什么烧,这可是盛灵玉的头发!
      康绛雪皇帝发怒:“出去!全都出去!别让朕看见你们!”
      
      殿内的侍从一眨眼退了个干干净净,等人全都没了影,康绛雪才肉痛地奔去书房,到案上四处翻找,寻觅出一个纹饰繁复精美贵气的盒子。
      小皇帝小心翼翼地把盛灵玉的一把青丝收了起来,对着盒子双手合十,默默哀悼。
      
      这下好了,除了美人受的霁月剑,他现在又得到了美人受的头发。
      他真是一个好坏的背景板。
      
      康绛雪心情难过,盛灵玉的血衣像是印在了他脑子里,闭上眼睛就能想起来,美人受在书中的经历也跟着在他脑中一一闪过。
      看书的时候,他蛮喜欢看一个完美的贵公子被人折辱,一旦这些变成了现实,就会令人非常不适。
      
      康绛雪想到了刚才见了面的盛辉和盛慧妍。这两个人,算算时间,一个会在今年的冬日因病而死,一个会在盛灵玉的凤凰爹谋反之时为自证清白和保全儿女性命而自戕,两人都没有好结局。
      盛灵玉命运急转,正是从那位祖父亡故开始的。
      
      还有半年时间。
      康绛雪长长叹了口气,只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了,满心怅然。
      
      到了下午,宫女从冰库里取了新的冰来给小皇帝做冰碗,康绛雪还是有些闷闷不乐。
      送冰碗的小宫女睁着一双大眼睛,唤道:“陛下?陛下?”
      
      康绛雪回过神来:“怎么?”
      小宫女道:“陆小侯爷来了,在外头求见。”
      康绛雪冷酷无情:“不见!”
      
      这话传出去,说陛下心情不好不想见,陆巧竟罕见地没折腾,在殿门口徘徊一阵,悻悻走了。
      钱公公回来禀告道:“陆小侯爷托奴才回禀,他改日再来请安,临走之时还递了一封信。”
      
      那个看字都头疼的陆巧竟然会写信,可见这次也是真的慌了神,想求小皇帝和好。
      康绛雪接过来看了几眼,被那字成功辣到了眼睛。
      
      那大眼睛的小宫女十分机灵,主动道:“陛下,奴婢给您念?”
      康绛雪:“你识字?”
      小宫女道:“识得。”
      
      康绛雪自是乐得轻松,正要说话,又觉得小宫女看着十分眼熟,好像不久前刚刚见过。
      想起来了,这不正是那个被陆巧踹了一脚的小宫女?
      一双大眼睛,年纪不大,辨识度倒很高。
      
      “是你?这么快就当值,身体可好了?”
      小宫女没想到小皇帝竟还记着她,虽是一句嘴上关怀,对宫中的奴婢而言却实在是惊喜万分,小宫女展颜一笑,左脸上有个小酒窝,机灵可爱:“托陛下的福,奴婢已经好了。”
      
      小宫女年纪不大,水水灵灵,天真无邪,笑起来有种女孩子天然的治愈感。
      康绛雪对这孩子很有好感,主动问道:“叫什么名字?”
      小宫女道:“奴婢名叫海棠。”
      “多大了,进宫几年?”
      “回陛下,奴婢今年十五,进宫五年了。”
      
      生得可可爱爱,进宫五年还在做看门的最低宫女,想来也是没有靠山的孤女。
      穿书以后,这是康绛雪认真接触的第一个原书中没有戏份无关紧要的人。
      没有利益相关,就不需要刻意防备,康绛雪以后还要在这皇宫中待很久,多个亲近的人在身边也好。
      
      想定,康绛雪道:“海棠这名字好,今日起就到御前伺候吧。”
      海棠眼睛瞪得大大的,满眼都是惊喜,她急急忙忙跪下来磕了两个头,激动道:“多谢陛下!奴婢一定会尽心尽力……”
      
      不等小姑娘说完,康绛雪道:“念吧。”
      海棠满脸都是喜悦,那股欢喜劲感染了康绛雪,小皇帝心情也转好一些。他闭着眼睛听海棠的少女音念书,只听了短短几句,便又难受地浑身不适。
      
      古代交朋友怎么会夹着这么浓的亲密劲儿?
      求和信就是求和信,干吗写得跟个情书一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