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流嗑了和经纪人的cp后

作者:秋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第七章负鸡毛掸子请罪
      
      昨晚,付清乐离开前给大家放了一天假,因此辛苦了多日的众人难得偷了个懒,睡到九点还没起床。
      
      启航虽然日渐式微,但在圈里是出了名的优待艺人,特别T.R.S如今是公司的重中之重,给他们的待遇更是好的不得了。不仅把一幢价值千万的别墅给他们作为宿舍,还配齐了所有生活设施,房间也一人一间,给足了他们私密空间。
      
      陈励找已经出道的师哥师姐听过才知道其他人根本没有他们这样的待遇,虽说住的也是别墅,但不论是地段还是环境都比他们差远了,里面的家具也就一些必须的,哪有什么练歌房,家庭影院还有一屋子的智能家电。
      
      他们的师哥师姐也曾半开玩笑半艳羡地戏称他们是启航的太子爷,受尽万千宠爱。虽说是夸张,但足可见启航对T.R.S的重视。
      
      早上九点过五分,穆羽炀穿戴整齐打开了屋门,走廊里安安静静。他一路走一路侧着耳朵听其他屋的动静。柳湘晗和陈励还在睡,时不时打个呼说几句梦话,许肆白关着房门在捣鼓自己的吉他,楚骄阳房间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放轻脚步下了楼,发现楚骄阳正在小客厅拉伸。
      
      “你起来啦,我还以为你还在睡呢。”穆羽炀进厨房倒了杯水,扶着沙发看楚骄阳拉伸身体,“今天不用训练就好好休息一天嘛,一天不练也不是什么大事。”
      
      “习惯了,一天不跳难受。”楚骄阳压完腿又开始下腰,那身子就像没有骨头似的,一下子就折成两半了。
      
      穆羽炀倒吸一口凉气,默默扶上了自己的腰,悻悻道:“那你练吧。”他就不在这里受刺激了。
      
      喝完水穆羽炀把杯子拿去厨房洗干净,随后从冰箱里拿出几个速冻包子放进了蒸锅里,又给自己煮了一杯咖啡。做完一切,他出了厨房开始在一楼溜达,边溜达边伸手扒拉家具。
      
      大概是他的动作太显眼了,一向不关心其他事的楚骄阳都停下来问了一句:“你在找什么?”
      
      穆羽炀摇摇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没什么,随便看看。对了,你说咱们家会不会有鸡毛掸子?”
      
      “鸡毛掸子?”
      
      穆羽炀以为法国出生的混血儿楚骄阳是不知道什么是鸡毛掸子,热情地给他解释:“鸡毛掸子是一种棍棒物体,一头包着鸡毛,用来打扫灰尘的,但在咱们国家一般是父母用来教训不听话的小孩的。”
      
      楚骄阳无奈看了他一眼:“我知道鸡毛掸子是什么,我只是不明白你找这东西干什么。”
      
      穆羽炀忿忿挠墙:“我刚刚不是说了嘛,鸡毛掸子在咱们国家一般是父母拿来教训不听话小孩的。”
      
      楚骄阳视线在他身上扫了一遍:“你是父母还是小孩?”
      
      穆羽炀用叹气回答。
      
      楚骄阳明白了,嘴角微微扯起一个若有若无的微笑,难得说了句玩笑话:“什么时候中国的小孩挨揍还要自带刑具了?”
      
      “我这属于情况特殊,你也可以理解为我是去负荆请罪。你知道负荆请罪是什么意思吧。古代战国时期,有个将军叫廉颇,嫉妒他的同僚蔺相如职位比他高,就放话遇到蔺相如一定要狠狠羞辱他……”
      
      楚骄阳打断了他的侃侃而谈,苦恼地揉了揉眉头:“我十岁就回国了,你学的知识我都有学,不用跟我科普。”
      
      “哦,”穆羽炀遗憾叹气,继续找鸡毛掸子。
      
      楚骄阳提醒他:“可能在储藏间,没用的东西都被晗晗收到那里去了。”
      
      “我去找找。”
      
      五分钟后,穆羽炀果真在一堆杂物中找到了一根崭新的鸡毛掸子,找袋子装了起来。
      
      这时包子也蒸好了,穆羽炀吃了顿简单的早餐就出门了,离开前告诉楚骄阳:“蒸锅里有热好的包子,咖啡和牛奶也都煮好了,他们醒来就可以吃。中午我不回来吃了,你们自己解决吧。”
      
      穆羽炀刚离开,二楼卧室门开了,许肆白端着空杯子下来:“你在跟谁说话?”
      
      楚骄阳:“……保姆。”
      
      茗伊大楼前,穆羽炀已经拎着个印着香奈儿logo的袋子在门口转了十几圈了,愣是不敢进去。显眼的香奈儿袋子和更加显眼的外貌已经吸引了进进出出不少人的注意,就连门口的保全都已经过来问了好几遍,那个香奈儿的袋子更是里里外外被翻了五六遍,但里面除了一根鸡毛掸子再没有其他攻击性武器。
      
      又逗留了十分钟,保全不耐烦了:“我说,小兄弟,你要进去就进,要走就走,都在这里转了半个小时了,蹭冷气也不是这种蹭法啊。”
      
      穆羽炀努力做着深呼吸:“你不懂,我现在是在做心理建设。”
      
      保全大哥笑了:“又不是进去挨揍做什么心理建设。”
      
      保全大哥本意是想安慰他,但偏偏方向错了。被他一安慰,穆羽炀的小心脏抖得更厉害了,想着要不改天再来吧。昨晚他已经打听清楚了,小爷爷和小奶奶这段日子去欧洲度假了,小婶婶今天一早也去东南亚拍新单曲的MV了,能仰仗的靠山全部不在身边,他还真没把握能从他小叔手上全须全尾地活下来。
      
      脚往后退了一步。
      
      又往后退了一步。
      
      正要拔腿狂奔,一道熟悉的声音阻止了他的脚步。
      
      “炀炀?”
      
      穆羽炀僵直了身子,保持着起跑的姿势五六秒才慢吞吞转回身,有气无力地叫了一声:“星文哥。”
      
      “你在这儿做什么?”顾星文扶了扶眼睛,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
      
      “我、我来找小叔。”面对这位自家小叔最得力的助手,穆羽炀说话都开始不利索了。
      
      “找总裁?那就上去吧,他这时候应该已经到了。走吧,我带你上去。”顾星文说完就带着穆羽炀进了门,完全没给他拒绝的机会。
      
      总裁办公室在十七楼,坐电梯也就十几秒的时间,穆羽炀不过是做了几个深呼吸就到了。顾星文带他出来,敲了敲总裁办公室的门。
      
      “穆总,炀炀来了。”
      
      屋子里过了五六秒才响起声音:“进来。”
      
      穆羽炀努力分析着屋子里人的语气。语调平淡,不喜不怒,心情应该还不错。
      
      顾星文推开门,朝穆羽炀笑笑:“进去吧,我去给你端杯喝的。”
      
      “谢谢星文哥。”穆羽炀站在门前,深吸一口气。
      
      星文低头看了眼袋子,笑着说:“还带了礼物?总裁一定很开心。”
      
      穆羽炀不由地捏紧了袋子,无力地呵呵干笑几声。
      
      有些事总是要面对的。早死晚死都得死。穆羽炀给自己打足气,勇敢地推开了大门。
      
      然而他忘了,从小到大,他压根就抵抗不了他叔那迫人的气势,于是还没走几步路他就破功了,心脏不停地狂跳着。
      
      战战兢兢走到那人面前,抖着声音叫了声:“小~叔~”
      
      办公桌后的人正在处理文件,闻言头都没有抬一下,冷冷嗯了一声,声音听不清喜怒。
      
      穆羽炀觉得他要收回前话,这样的小叔才可怕啊!
      
      这种时候就需要主动出击。于是他从袋子里掏出了鸡毛掸子,往桌上一放,破罐破摔:“小叔,我错了,你要打要罚我都没有意见!”
      
      桌后的人终于放下了文件,往后一靠,先看了眼静静躺在桌上的鸡毛掸子,又抬起眼皮懒懒扫了眼面前梗着脖子明明怕的不行还装作无所谓的侄子,似笑非笑问道:“你错哪了?”
      
      “错在偷偷回国。”
      
      “还有。”
      
      “错在在你的眼皮子底下当练习生,还没告诉你们。”
      
      基于他的认错态度还不错,穆然的表情缓和了下来:“先坐下来吧。”
      
      “你不打我啦?”穆羽炀惊喜地问。
      
      穆然冷笑:“说得好像我打过你似的,是不是又想去你小奶奶那里告状?”
      
      穆羽炀缩着脖子为自己辩解:“什么叫又,我也就告了一次状,而且那次你确实揍我了,往我屁股上踹了两脚,一边一个,我也不是谎报啊。”
      
      “那是因为我就动了一次手!”穆然怒地瞪了大侄子一眼,“八岁的事情记到现在,还有没有点出息。”
      
      “你连小婶婶三岁的事情都记得,你……”穆羽炀看着自家小叔不善的眼神,后面那句“你就有出息了?”愣是不敢说出口。
      
      穆然向来拿自家这牙尖嘴利还歪理一大堆的侄子没办法。打,不舍得打 ;骂,又不舍骂太狠,到最后也只是佯装生气瞪了他一眼。
      
      这时顾星文捧着果汁进来了,这场训侄大会只好暂时中止。
      
      穆羽炀却是心情大好。他很了解他叔,什么时候不咄咄逼人改为瞪眼了也就说明他的气消得差不多了。
      
      穆羽炀松了一口气的同时那股子作妖的劲的也回来了,熟门熟路地打开他叔办公室角落里的小冰箱,里面塞满了各种小零食和甜品。穆然不是个贪嘴的人,这些零食都是给他爱人和侄子准备的。小零食是爱人的,各种甜品则是小侄子的。
      
      穆羽炀看着满满当当的甜品高兴地合不拢嘴,从里面挑出两块提拉米苏端回了办公桌上,当着他叔的面开开心心吃了起来。
      
      穆然又气又好笑,可最后所有的不满都只化成了一句:“吃慢点,没人跟你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叔的故事在《撒娇男孩最好命》,此时穆总的年龄在34左右,喻小冉比炀炀就大3岁(是的,我家穆总是老牛吃嫩草哈哈哈哈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