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流嗑了和经纪人的cp后

作者:秋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第五章瞎子与导盲犬
      
      灯光重新亮起,所有人都停了下来。柳湘晗率先跑到穆羽炀身边,把人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炀炀,你还好吧?”
      
      穆羽炀抱着付清乐摇了摇头,因为视线不清晰而眯起了眼睛。
      
      柳湘晗问:“你隐形眼镜掉哪了?”
      
      此时的穆羽炀就像眼睛被蒙了一层纱,连事物都分不清,哪还记得方位,摇摇头,又说:“算了,找回来也不能戴,别浪费时间找了,咱们先离开吧,等会儿又要断电了。”
      
      付清乐观察着穆羽炀茫然不安的眼神,问道:“还看得清楚吗?”
      
      “什么?”穆羽炀突然凑近他,眯起眼睛问,“你说什么?我没戴眼镜听不清。”
      
      付清乐呼吸一滞。穆羽炀那张俊美到无可挑剔的脸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了眼前,距离近的能看到他根根分明的浓密长睫毛,素颜状态下的皮肤细腻到完全看不到毛孔。因为害怕,黑曜石般的眼睛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汽,夹杂着隐隐不安,像只无助的小白兔。
      
      见付清乐迟迟没有回应,穆羽炀又凑近了一些想看清他的表情,结果因为什么都看不到直接撞上了他的鼻子。
      
      “抱歉,我看不太清。”穆羽炀揉揉鼻子又退开了一些距离,但仍然抓着付清乐的手不放。
      
      付清乐皱起了眉,不到半米的距离都看不清,这度数是不是太高了。
      
      柳湘晗解释:“炀炀高度近视,一只眼还散光,没有眼镜等同于瞎子。”
      
      穆羽炀在一旁点头。
      
      付清乐当即说:“那不能继续玩下去了,我先带你出去。”
      
      穆羽炀原本也害怕这种环境,更别说现在连眼镜都丢了,心里的恐惧感倍增,忙不迭同意了:“行吧,我现在这样留在这里也是拖后腿,先出去在外面等你们。”
      
      付清乐叫来工作人员,说明了一下情况就带着穆羽炀先出去了。其他四人继续游戏。
      
      穆羽炀现在等同于瞎子,付清乐不得不拉着他的手,一步一步带着走。到了休息室里,付清乐跑出去给他买了一杯冷饮。
      
      穆羽炀捧着冰咖啡一口一口喝着,眼睛空洞无神。
      
      付清乐说:“你这样不行,我带你去配副眼镜吧。”
      
      “好,隔壁商场里应该有眼镜店,去看看?”
      
      “嗯,”付清乐牵起他的手,“走吧,我们速去速回。”
      
      穆羽炀捧着咖啡跟在他的身后,听着付清乐跟他讲述脚下的路况突然笑出了声:“我现在就是个瞎子,你就像个导盲犬。”
      
      付清乐勾唇笑道:“那我现在是不是该摇尾巴?”
      
      穆羽炀心情轻快不少:“那等会去商场看看有没有卖狗尾巴的,给你买一条。”
      
      “嗯?当导盲犬的时间有限,过时不候。”
      
      “那就先去买尾巴再配眼镜,在没新眼镜之前我还是瞎子,你就还是导盲犬。”
      
      付清乐不慌不忙道:“话是这么说,不过先去哪里还是得看我这导盲犬的心情吧。我决定先找眼镜店。”
      
      两个人一路聊着,气氛和谐而融洽。虽然两个男人大庭广众牵手引来了不少路人异样的目光,但穆羽炀因为看不见压根不知道自己成为了人群的焦点,而付清乐也不是会在乎别人目光的人,因此谁都没受影响。
      
      很幸运的,商场一楼就有一家眼镜店。右眼散光的原因,穆羽炀的隐形眼镜都是在专门的店里配的,所以决定先配副框架眼镜应付一天。
      
      验光师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帮穆羽炀验完视力后拧着眉教训:“小小年纪近视这么严重,小时候没好好保护眼睛吧,这样可不行。”
      
      穆羽炀笑着辩解:“这可冤枉我了,我小学时视力可好了,两只都是1.5呢。十岁出了车祸,伤到了视神经,这才视力下降地厉害。”
      
      “哎哟,伤到视神经?那可不能恢复啊。”验光师遗憾道。
      
      穆羽炀笑笑,语气平静:“嗯,已经做好一辈子戴眼镜的准备了。”
      
      他的身后,付清乐深深看了他一眼。
      
      眼镜很快就配好了,穆羽炀拿到眼镜第一时间戴上。看着重新变清明的世界,他情不自禁长舒一口气:“可算是活过来了。”
      
      付清乐笑笑:“我们回去吧,肆白他们应该也快出来了。”
      
      穆羽炀左顾右盼:“不找狗尾巴了?”
      
      付清乐扭头看他,挑眉道:“我已经不是你的导盲犬了。”
      
      穆羽炀遗憾叹气:“果然,人生啊,有得必有失。”
      
      付清乐无声轻笑。
      
      回到密室,许肆白他们也刚好出来。
      
      穆羽炀问:“体验如何?”
      
      “还不错,”陈励意犹未尽地评价道,“他们鬼魂做得很逼真,飘来飘去,很有趣。你没看到真可惜。”
      
      穆羽炀呵呵干笑:“并不觉得。”
      
      “不过,我没想到骄阳的胆子跟你差不多,吓得全程抱着老许不放,说话声音都抖了,哈哈哈哈,太可爱了。”
      
      穆羽炀闻言同情地看向楚骄阳。楚骄阳估计是被吓狠了,眼睛红红的就像哭过一样,也完全没有往日的高傲冷漠,拽着许肆白的衣袖不放,表情委屈巴巴惹人怜。
      
      而许肆白也难得没端架子,平时别人碰一下都不允许的他此时却任由楚骄阳抱着,表情没有半点不满,看向楚骄阳时表情还带着不易察觉的担忧。
      
      穆羽炀看着两人的状态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不等他想出来,付清乐便说:“大家今天辛苦了,为了犒劳大家今天晚饭我请。”
      
      “吃什么?”柳湘晗和陈励一脸期待地齐声问。
      
      “你们挑。”
      
      “火锅!”柳湘晗震声大喊。
      
      付清乐答应了:“今天就破例允许你们吃一次。”
      
      陈励与柳湘晗击掌。其他人也都没有意见,火锅提议顺利地全员通过。
      
      坐在车里,密室通关的四人都有些累了,靠着椅背闭目养神,只有穆羽炀依然精神奕奕,扒着驾驶座的椅背跟付清乐聊天。
      
      他状若不经意地提起了茗伊:“启航现在被茗伊收购了,那以后公司大小事务是不是都要向茗伊汇报?跟谁汇报?茗伊总裁还是别人?新男团的事你们总裁知道吗?”
      
      付清乐失笑:“你好像很关心茗伊。”
      
      穆羽炀抠着真皮座椅,眼珠左右乱瞟,有些心虚:“我现在也算茗伊一员了,多关心一点很正常吧。”
      
      付清乐不置可否:“公司的事我并不清楚,不过男团的事总裁是知道的,成员名单第一时间送到了他的手上。”
      
      穆羽炀颓然地坐回位子上,如丧考妣。呆愣了半晌,他掏出手机点开了微信,凝视着最上面那个备注为“小叔”的微信头像,手指抖了三抖也没敢摁下去。
      
      等红灯的时候,付清乐/透过后视镜看到他的表情,关心地问了一句:“身体不舒服?”
      
      “不是。”穆羽炀扯起嘴角敷衍一笑,深吸一口气,转移目标点开了下面那个备注为“小婶婶”的卡通头像。
      
      喜气炀炀:小婶婶,在忙吗?[卖萌]
      小婶婶:说
      
      穆羽炀有些受伤,小婶婶的态度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冷淡了?
      
      喜气炀炀:小婶婶,你不爱了我吗?我是你最最可爱的大侄子啊[委屈巴巴]
      小婶婶:他爱我就够了,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穆羽炀一愣,小心脏紧张地狂跳,抖着手编辑了两个字:小叔?
      
      对方回了他一个笑容。明明是小婶最爱发的表情,头上顶的也是小婶婶的q版头像,可是给穆羽炀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一个可爱地要死,一个可怕地要死……
      
      小婶婶:想搬救兵
      小婶婶:?
      喜气炀炀:不是……
      喜气炀炀:我错了
      喜气炀炀:[下跪]
      小婶婶:明天茗伊
      喜气炀炀:……
      喜气炀炀:好
      
      结束了短暂的对话,穆羽炀抹了把额头的汗水,轻吁口气。他靠在椅背上,失神看着车顶:“付哥,我明天请一天假。”
      
      “身体不舒服吗?”
      
      “不是……”语气虚弱无力,“去负荆请罪。”
      
      到达火锅店已经快八点了,这家店口碑不错,他们到的时候门口已经不少人在排队了。付清乐提前订了位,因此不需要等号。
      
      在穿过人群时六人出众的样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大多数人在路上看到帅哥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更别说这一下就是六个了。
      
      打头的是付清乐。他今天穿的比较休闲,白色的衬衫加浅色西裤,没系领带,衬衫最上面的两颗纽扣解开,露出了一截细长脖颈以及若隐若现的锁骨。187的优越身高以及宽肩窄腰的标准身材让他即便是再简单的穿着都自带高级感。一副细金边眼镜往鼻梁上一架,适当遮掩了过于锐利的丹凤眼。嘴角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往大学校园一站便是温文儒雅的学院教授。
      
      付清乐身后的是穆羽炀。其实不需要多说,光是看在人群中造成的轰动,以及数十部追着他不放的手机摄像头就足以想见他的外形有多出色。俊美的五官完全没有因为鼻梁上那副黑框眼镜而逊色,反而增添了些平和的气质。他的面部线条很立体,五官也极具侵略性,不笑的时候会给人感觉难以亲近。柳湘晗曾评价他,不开口就是高冷男神,一开口……
      
      呵呵。
      
      前段时间染的深棕发色已经退成了茶色,刘海有些长被他胡乱抓到了脑后,露出了光洁的额头,右眉骨上一粒红色小痣被眼镜框遮住了,只露出一双清隽的眼。
      
      走在中间的是许肆白和楚骄阳。两个都是话少的人,平时也没什么表情。但是表情再冷也不影响他们的颜值。
      
      楚骄阳混血儿的优秀外貌自不用说,在哪都会引起路人的围观偷拍,他已经习惯了。冷静了一路,他又恢复到了往日冷若冰霜的表情,双手插在衣袋里,目不斜视往里走,后脑的一小揪发髻随着他的步伐有节奏地上下颤动,又莫名有些可爱。
      
      许肆白与穆羽炀这种表面高冷不一样,他是里里外外都高冷,所以即便长了一张典型的帅哥脸也从来没人敢上前搭讪。在韩国的时候,经常会有年轻小女生在公司门口蹲守。练习生们训练完离开公司时,长相帅气的基本都会被女孩们搭讪,唯有许肆白从来无人问津。女生们还没走到他身边就已经被他冷冰冰的表情劝退了,只敢远远地拍几张照片。
      
      有些人注定只能远远欣赏,就如清莲,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许肆白就是这样的人。
      
      所以很久以后,当团员们知道楚骄阳和他曾有过那么一段情后,不约而同地对楚骄阳竖起了大拇指。
      
      T.R.S的五位成员里,陈励和柳湘晗算是最好相处的。一般说唱歌手多多少少都会带点傲气,但是陈励不一样,不论是他的作品还是为人都把低调贯彻地彻彻底底,是个包容性很强的人。颜值虽然比不上前面三人,但也算是正统意义上的帅哥,浓眉大眼,笑起来很治愈。两条断眉据说是他想让自己看起来更酷,但很显然,作用不大,无论怎么装酷也还是邻家大男孩。
      
      柳湘晗是五人里唯一没有突破180大关的,他也是五个人里长相唯一跟帅不沾边的。175的柳湘晗在一群180+大汉的衬托下愈发像个小鸡仔,而单眼皮下垂眼小虎牙婴儿肥的脸颊,这些象征着可爱的五官他全占了,任谁见了都想大呼一声可爱。特别是当他露出一对小虎牙甜甜一笑时,甜美的小模样连勇猛大汉都招架不住,直想抱进怀里狠狠揉搓。只可惜性格一点都不甜美。
      
      跟大长腿一起走路的缺点就是人家一步的距离柳湘晗需要两步才能追下,偏偏这次为了避免人群混乱,他们的步子比平时快了许多,走到后来柳湘晗不得不小跑才能追上,身后的小兔子背包一颠一颠,引得一群女生捂脸惊呼好可爱。
      
      女生们议论的声音有些大,柳湘晗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踏进店门时加重了脚步。
      
      “可爱你妹啊!我可是要当硬汉的男人啊!”
      
      和穆羽炀一样,柳湘晗也是传说中的开口死。不开口软萌小甜豆,一开口,土匪气息扑面而来……
      
      陈励毫不掩饰自己的嘲笑,揽过柳湘晗的脖子无情揭穿:“你快省省吧,你知道当硬汉的必备条件是什么吗?”
      
      柳湘晗知道他想说什么,鼓着包子脸气呼呼瞪他:“你闭嘴,我不想知道!”
      
      “行。”陈励果真乖乖闭嘴了。
      
      柳湘晗正纳闷陈励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手机响起了微信通知铃声。他拿出来一看,发现是陈励发来的私聊。
      
      【大力:身高】
      
      柳湘晗:“……”
      
      再看陈励早就挤到许肆白和楚骄阳中间保命了。
      
      服务员带着众人上了二楼,在楼梯上遇到了一对年轻情侣往下走,女孩手里抱着一捧玫瑰。转身时女孩的动作幅度过大,花束不偏不倚正好打到了付清乐的身上。女孩反应过来正想道歉付清乐却已经捂着口鼻疯狂打起了喷嚏。
      
      “你怎么了?”穆羽炀有些担心。
      
      “没事,只是、花粉过敏。”付清乐憋气说完这句话就又打起了喷嚏。
      
      穆羽炀最先反应过来,从包里掏出一个口罩给他戴上,又问:“很难受吗?有没有带药?”
      
      付清乐戴口罩说:“在车里,我自己去拿,你们先进去吧。”
      
      穆羽炀很有队长的自觉:“我陪你去吧。”
      
      “不用了,车停得不远,我一会儿就回来,你先带他们进去把菜点好。”付清乐的步伐有些快。
      
      陈励目送着经纪人远去的身影,半晌深沉地叹了口气,表情认真地看着队友们:“咱们以后听话点,付哥……也不容易,弱不禁风的,要带咱们五个,可别被我们气出别的病来。”
      
      其他人没有回答,但心里是认同陈励这话的。
      
      细胳膊细腿,外加花粉过敏。在他们心里,他们这温文尔雅的经纪人已经跟体弱多病划上了等号。
      
      而此时,成员口中弱不禁风的经纪人先生正步履匆匆出火锅店。快步走到空旷处付清乐摘下口罩。新鲜空气入肺总算减缓了打喷嚏的频率,不禁吐出一口气。
      
      正准备往车边走,身后突然响起脚步声,脚步鬼祟,似乎在朝他靠近。付清乐神情一凛,在身后的人靠近的一瞬间,脚步微动,抓起对方的手臂就是一个利落的过肩摔。
      
      “砰——”不过一秒的时间,沉重的肉体落地声响起。
      
      同时响起的是被摔那人痛苦的哀嚎:“哎哟卧槽,付清乐,你大爷的!”
      
      听到熟悉的声音付清乐微愣片刻,凶狠的眼神一秒变回温和。他站直身子,居高临下看着抱着手臂神色痛苦的年轻男人,微微皱眉,“你怎么在这里?”
      
      “来吃饭不行啊,”地上的男人又躺地上嚎了几声,随后伸出右手没好气道,“还不拉我起来!”
      
      付清乐勉为其难伸出了手。
      
      对方抓着他的手臂艰难爬起来,活动了一下还发麻的四肢,心有余悸:“付清乐,操你大爷的,能不能别把军营那套带出来,你已经不是特种兵了,我也不是恐怖分子好吗?”
      
      付清乐慢条斯理地把口罩塞进裤袋里,瞥了他一眼淡定道:“第一,我大爷是你爸,你确定要操?第二,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别站我身后?”
      
      对面的年轻男人气势瞬间弱了下去,底气不足地解释了一句:“我、我忘了不行啊。”
      
      付清乐微微一笑,伸手摘下了眼镜,露出一双狭长而凌厉的眼睛:“忘了是吧?需要哥帮你长长记性吗?付、清、丞。”
      
      二十五岁的付清丞平生有两怕:一怕特种兵出身的堂哥摘眼镜;二怕堂哥叫他全名。从小到大的经历告诉他,只要发生其中之一就说明离挨揍不远了。
      
      看着自家堂哥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付清丞很没出息地腿软了,不禁后退了几步,哆哆嗦嗦讨饶:“哥、哥,有话好好说,你先把眼镜戴上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付清丞: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每次我哥一摘眼睛我就腿软
    穆小炀:实不相瞒,你哥一摘眼镜我不仅腿软腰也软
    付清丞:???歪,警察叔叔,这里有人ghs!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米诺的大白 1枚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木可A 1瓶、卿崽麻麻! 1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