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流嗑了和经纪人的cp后

作者:秋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3 章

      第二十三章 恭喜啊,你和付哥的CP出圈了
      
      录制完《偶像新时代》之后,T.R.S在家休息了一周的时间,随后又飞往外地参加新的节目录制。这次的节目是苹果卫视的《青年说》,录制地点在Z市。他们提前一天过去。《青年说》是档访谈节目,录制地点在室内,并没有设置观众,加上《青年说》的主持人是主持界的大前辈,性格很好,很会照顾后辈,大家的状态比录制《偶像新时代》时轻松了许多。录制结束后节目导演连连竖大拇指,直夸他们表现很好。
      
      T.R.S的下一个行程在三天后,行程不太赶他们也就没急着回去,录制结束后在Z市多留了一天。
      
      回去前一天晚上刚好是他们那一期的《偶像新时代》播出的日子。《偶像新时代》的播出时间是晚上八点,七点不到柳湘晗和陈励便拉着许肆白和楚骄阳钻进了穆羽炀和付清乐的房间。
      
      穆羽炀踹了一脚霸占着自己床的柳湘晗,不满道:“你们房间没电视吗?为什么非要挤到我房间里来?”
      
      “一起看比较有氛围嘛。”柳湘晗盘腿坐在穆羽炀的床上,招呼陈励把自己的背包拿过来,哗啦啦倒出一堆零食,“你看我连零食饮料都准备好了。”
      
      穆羽炀各种无语,半晌淡淡开口:“被付哥看到你就死定了。”
      
      “他不是出去应酬了嘛,不到十点回不来。”柳湘晗拆开一包薯片,尝了几口觉得味道一般就扔给了陈励,见许肆白和楚骄阳如两尊门神似的站在门口又朝他们招招手,“你们进来啊,站门口当门神啊。”
      
      许肆白和楚骄阳慢吞吞地走了进来,被迫和两人同流合污。
      
      陈励拉着许肆白和楚骄阳坐在穆羽炀床前的地毯上,柳湘晗却像个帝王一样独自坐在床上,见穆羽炀还傻乎乎地站在旁边,把他也赶去地上坐了,随后大手一挥,发号施令:“吃吧。”
      
      穆羽炀砸了根香肠过去:“你当你是皇帝啊。”
      
      柳湘晗稳稳接住香肠,撇嘴道:“你们不配合我最多也就是个傀儡皇帝。”
      
      “行了行了,你俩别吵了,每天这么吵你们不累我们还烦呢,让我们耳朵清净一会儿好不好。”陈励啃着鸡腿抱怨道,“有时候我还真希望你俩就跟公司包装的人设一样,一个高冷话少,一个甜美乖巧!”
      
      穆羽炀摸了一包瓜子,幽幽道:“谁说不是呢,有时候我还真希望你是酷盖而不是管这管那的事儿妈。”
      
      陈励不乐意了,怒摔鸡腿:“你以为我想管啊,你俩要是懂事点能轮到我管?”
      
      柳湘晗还在一旁煽风点火:“炀炀是队长都还没说什么,你倒先有意见了。”
      
      “废话!就是他带头闹的,你指望他?”
      
      “栗子,你说这话就丧良心了,我什么时候闹了?”
      
      “你什么时候没闹了?”
      
      “我作证,是阳阳带头闹的。”
      
      “柳湘晗,你别老子添乱!”
      
      场面一时陷入了混乱,后来见在嘴皮子上谁都占不到优势,三人又开始武斗,把零食当成暗器,相互乱扔。
      
      楚骄阳沉默看了五分钟,眼见着局面越来越乱,他不得不问许肆白:“要不要去阻止?”
      
      许肆白摇摇头,从乱飞的零食里捞出一包芝士条,表情淡定地递给楚骄阳:“不用,习惯了,打累就停下来了。”
      
      楚骄阳很喜欢吃芝士条,在韩国时许肆白每次去便利店都会给他带一包,因此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很自然地就接了过来,边撕包装边问:“那我们能做点什么吗?”
      
      许肆白:“有。”
      
      “什么?”楚骄阳问。
      
      许肆白扭头看了他几秒,突然单手抱住他的腰往外带了一些距离,淡淡道:“离远一点,免得被误伤。”
      
      楚骄阳:“……”
      
      这场混战持续了整整一个多小时,文斗武斗轮番上,但因为实力相近又都对对方知根知底,谁都没讨到好,斗到最后三败俱伤,结束时三人都累得气喘吁吁。
      
      冷眼旁观了全程的许肆白这时候才慢悠悠开口:“完了?”
      
      三人吐着舌头哈巴狗一样趴在床上,齐齐点头:“完了。”
      
      许肆白满意地点点头,面无表情道:“节目开始了,谁再说一句话,洗、好、脖、子、等、着。”
      
      “嘶——”三人默默缩起了脖子,不敢再逼逼半句。
      
      虽然五个人里柳湘晗仗着土匪般的气质牢牢占据了团霸的位置,但事实上,众人心知肚明,许肆白,这个看着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不苟言笑的冰山男才是名副其实的隐藏团霸。
      
      他压根不用开口,一个眼神就能杀人。
      
      他还会泰拳,打人很疼。
      
      楚骄阳跟他们相处的时间不长,其实还没完全摸清其他三人的性子,此刻见前一秒还霸气腾腾的三人秒变安静小鸡仔惊讶又好奇,同时还很不解:“你们很怕他?”
      
      三位怂蛋不愿露怯,强撑着否认:“开玩笑,老许头有什么好怕的。”
      
      楚骄阳当真了,认同地点点头,是啊,许肆白有什么好怕的。明明是这么体贴温柔的人,多才又多艺,唯一的缺点只是不爱他罢了……
      
      不过若是其他三人知道他的想法只怕要拉着他去医院配眼镜了。这眼镜片起码得有瓶盖厚啊,不然怎么能眼瘸成这样!
      
      忌惮于许肆白的拳头,穆羽炀三人没再造反,并排坐在床尾乖乖看节目,安静如鸡。
      
      晚上十点,付清乐应酬完回酒店房间,一开门就见一地的零食包装袋,自家的五位艺人歪七倒八分散在房间各处,电视上还放着《偶像新时代》。
      
      付清乐只愣了一瞬便恢复了淡定,脱下西装外套,面带微笑地走进屋:“这是在开派对?”
      
      “付哥,”见到他五人齐声打招呼。陈励解释道:“我们在看偶像新时代呢。”
      
      付清乐笑着问:“自我评价表现怎么样?”
      
      谁都不敢贸然开口。
      
      付清乐也不介意,主动点评:“这是你们第一次录制电视节目,整体来说表现很不错,特别是三段个人才艺秀和最后的舞台表演很棒,网上的讨论度很高。总的来说,作为出道首秀,这次表现可以打九十分,唯一一点小毛病就是面对镜头还有些拘谨,不过习惯之后就好了,继续努力吧。”
      
      见他说得头头是道的,穆羽炀有些意外:“你看过了?”
      
      “回来的时候在网上看了几个片段。”节目一播出他几乎每半小时上次网,就是为了看观众的反馈。值得高兴的是,观众对五个孩子的表现好评居多,不过夸赞最多的还是五个人的颜值。因此节目后半程,一个名为“T.R.S全团门面”的话题就悄无声息爬到了热搜榜前排。付清乐看到的时候已经爬到第二名了。
      
      付清乐回来时节目已经到尾声了,最后是T.R.S的舞台秀,电视里身着演出服的五人劲歌热舞,电视外的五人也跟着旋律轻声跟唱,唱到高/潮处还配上了动作,表情跟在舞台上是一样的认真。付清乐没有出声打扰,靠着墙嘴角含笑静静欣赏着。
      
      坐在一起看完了整场节目其他四人才心满意足地回了自己房间。
      
      穆羽炀看着成为垃圾场的房子,扯着嗓子喊:“先把房间整理干净再走啊啊!”
      
      走在最后的柳湘晗摆摆手,头也不回道:“你自己搞吧,这是主人该干的事。晚安,明天见。”
      
      “你们这群混蛋!”穆羽炀愤愤锤床。
      
      付清乐倒是没什么意见,走过去揉揉他的脑袋说:“省省口水,不想今晚睡垃圾堆里就打扫吧。”
      
      穆羽炀叹了口气,和付清乐一起收拾一地的垃圾。收拾完已经快十一点了,穆羽炀折腾出了一身汗,抢先进浴室洗澡了,付清乐便趁这时间处理工作。
      
      穆羽炀洗完澡出来时付清乐还坐在窗边的藤椅上,腿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
      
      穆羽炀擦着头发问:“你在看什么?”
      
      “唔,网友们关于节目的讨论。”
      
      “怎么样?有没有说我们表现很差?”穆羽炀走到他身边,与他一起看。
      
      付清乐把电脑放在茶几上,屏幕转向穆羽炀:“微博上关于你们的热搜有三个,每条的阅读量都破亿了,讨论量也有十几万,你觉得这个成绩算不算好?”
      
      “听着好像还可以哦,”穆羽炀刚洗完澡没戴眼镜,为了看清电脑上的字不得不趴得很近。
      
      付清乐这才记起小家伙视力不好,起身拿过他床头的黑框眼镜帮他戴上。
      
      “谢谢。”
      
      付清乐笑着摇摇头,犹豫着问道:“你的眼睛不能做手术吗?”
      
      穆羽炀有些意外他会突然提到这个话题,笑了笑,解释道:“当年车祸伤到了视神经,医生说就算手术也很难恢复出事前的视力。不过我已经认命了,现在这样至少比失明好多了,你不知道,刚出车祸那几年我的颅内还有血块呢,医生说如果血块的位置再偏一点,我就失明了。所以,换个角度一想我还是挺幸运的是吧?”
      
      穆羽炀如今再说起这些话题已经能平常心对待了,付清乐却根本轻松不起来:“那现在,血块还有吗?”
      
      穆羽炀苦笑着点点头:“还有,不过这几年一直在慢慢减少,医生说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一两年血块就能完全吸收了,不会有危险。”
      
      “那就好。”付清乐揉了揉他的发顶,却摸到一手的水。
      
      穆羽炀见状笑嘻嘻地甩了甩脑袋,甩了付清乐一脸的水,甩完又觉得有趣,孩子似的笑了起来。付清乐只是嘴角挂笑由着他闹,等他闹够了,自己的白衬衫也差不多湿了大半。
      
      “玩够了就去把头发吹干。”付清乐轻轻拍了拍他湿漉漉的后脑勺,边解衬衣扣子边往浴室走去。
      
      穆羽炀听话地找出吹风机把头发吹干,又躺床上刷起了微博。
      
      为了配合节目宣传,T.R.S的五人都在节目开播前发了条微博,文案和视频都是节目组提供的,他们只要到时间把文字贴上去,视频传上去就行。此时距离发微博已经过了三个多小时,底下评论也已经有好几万了,穆羽炀点开看了一眼,被一连串格式整齐的留言震惊到了。他这微博开通也不过两个月不到,粉丝也是这两个月才涨起来的,没想到短短两个月就发展地有模有样了。他又仔细看过前面热评的ID,发现居然连后援会站子都有了,规模还都不小,不禁感叹公司的手脚够快的。他又去看了其他几个成员的微博,发现情况跟他相差无几,也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后援会和站子。
      
      穆羽炀看了一会儿评论就去看热搜了。热搜里有两条关于T.R.S的词条,分别是#T.R.S全团门面# #T.R.S抱团游戏# 抱团游戏那条是刚刚出现不久的,位置在后排。穆羽炀想起那个槽点满满的游戏点进了这个词条,有些好奇网友们的反应,点进去后却发现他们不是在吐槽柳湘晗那能气死数学老师的算数能力,也不是在吐槽陈励在抢人时摔了个屁股墩,而是在嗑CP……
      
      【啊啊啊啊啊抱了抱了!骄阳肆火抱了!老子一个爆哭】
      【我的CP抱在一起了!我的CP是真的!】
      【有一说一,小白单手抱的姿势帅惨了!】
      【阳阳脸红了!他脸红了!他脸红了!】
      【卧槽,这一对越看越真,一点都不像是装的】
      【装个屁装!节目全程许肆白的眼睛黏在楚骄阳身上就没撕下来过!这他妈还不明显吗?】
      【你们都在嗑骄阳肆火,就我看在穆羽炀和主持人之间看出了CP感吗?卧槽,穆羽炀甩下队友直奔主持人的一幕不要太攻啊!】
      【有、、想嗑人间杀器和喻冉,但是怕掉进冷圈没粮吃[大哭]】
      
      穆羽炀知道公司有意让楚骄阳和许肆白组CP,饶有兴致读着那些CP言论,结果后来他又看到网友们把他和喻冉也拉郎配了,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边笑边锤床。他觉得有趣就把这些评论截图,当成笑话分享给了自家小婶婶,但是并没有得到回应。急于分享趣事的他直接打了个电话,但等了半天也没人接,打给自家小叔也依然无人接听。
      
      穆羽炀恹恹地放下了手机,有些遗憾。
      
      他不知道的是,网上的那些言论,自家小叔小婶早就看到了。他打电话过去的时候,他家小心眼的小叔正以惩罚为由拉着他家小婶婶做着某种不和谐的床上运动。
      
      这项运动一直持续到后半夜才结束。喻冉被折腾出了一身的汗,额头的刘海都被汗洇湿了。被穆然抱去浴室清理时手脚软的提不起,只能在他的胸口狠狠咬了一口。
      
      “混蛋,就知道欺负我。”喻冉眼角又湿又红,愤愤瞪了恋人一眼。
      
      餍足的男人脾气意外的好,亲了亲恋人湿漉漉的额头,笑意温柔:“小冉,明明是你不对,明知道你男人气量不大还让别的男人抱你。”
      
      “那是你侄子!”
      
      “侄子也不行。”
      
      “再说明明是炀炀主动抱过来的,你要惩罚也该惩罚他啊,我是无辜的。”
      
      “嗯,先等他回来。”
      
      睡梦中的穆羽炀突然感觉后背一冷,不禁裹紧了被子。
      
      第二天上午,T.R.S动身回A市。
      
      一部分粉丝不知从哪拿到了航班信息,竟跑来送机了,幸好人数不是特别多,而且有粉头在其中指挥,因此并没有造成混乱。粉丝们也很懂事,自觉站在安检通道口静静目送着他们进去,没有捣乱也没有大喊大叫,更加没有上手扒拉,就连礼物都是由管理员收集在一块儿一齐交给工作人员的,全程表现出了极高的素养,不禁引得路人们连连侧目。
      
      送机的粉丝被拦在了安检口,躲避了粉丝们的视线,所有人都不禁松了口气。虽然粉丝们很乖很听,但数百双眼睛盯着自己转的感觉依然不是很好受,总让他们有种自己是猴的错觉。
      
      距离登机还有些时间,众人进入候机室等待。没一会儿穆羽炀突然站了起来:“我去趟卫生间。”
      
      付清乐也跟着站了起来:“我陪你。”
      
      穆羽炀觉得好笑:“我又不是小孩子,上厕所还要人陪啊。”
      
      付清乐淡笑不语,坚持跟着去。穆羽炀也就随他去了。
      
      走到卫生间门口,付清乐把穆羽炀拉住了,自己先进去看了一圈才让他进去,自己又去了外面等。这时候穆羽炀才明白付清乐为什么坚持要跟来。回去的时候他问付清乐:“真的会有粉丝躲在厕/所/偷/拍吗?”
      
      付清乐告诉他:“就算没有粉丝也还有狗仔,谨慎一点总是好的。”
      
      穆羽炀深深叹了口气:“当明星真累,什么都要防。”
      
      付清乐笑笑:“想要万众瞩目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穆羽炀郁闷极了:“出名有什么好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一点隐私都没有。”
      
      付清乐半开玩笑道:“因为赚得多啊,明星的一场通告费就抵得上白领一年的工资了。”
      
      穆羽炀不以为意:“我又不差钱。”
      
      付清乐哑然失笑,赞同地应和一声,告诉他:“所以你比大部分人幸福很多。”
      
      至少穆羽炀还有退路,随时都能抽身,但更多的人在这条路上是孤注一掷,等待他们的不是光环加身就是一败涂地。没人希望失败,所以只能不惜一切代价往上爬。于是有人堕落了,从一个地狱爬到了另一个地狱。
      
      经过KFC时,付清乐想起穆羽炀今早起晚了没吃上早餐,停下来问他:“饿不饿?”
      
      穆羽炀确实有些饿,便进去买了个汉堡,买完才想起来自己还要身材管理,特地跟付清乐确认了一遍:“我真的能吃?”
      
      付清乐道:“偶尔吃一次还是可以的。”
      
      “那我真吃了?”
      
      “吃吧。”
      
      穆羽炀这才毫无负担地撕开包装纸。
      
      “回去吃吧。”付清乐提议。
      
      “不行,”穆羽炀摇摇头,“晗晗和栗子看到肯定要控诉你区别对待了,还是先吃完再回去吧,反正还有时间。”
      
      自家艺人这么体贴,付清乐自然不会不识趣:“那进去吃吧。”
      
      “好,”穆羽炀甩着右脚别扭地往前走。
      
      “脚怎么了?”
      
      “不是脚,是我鞋带散了,”穆羽炀一手咖啡一手汉堡,表情纠结,“可我现在空不出手,只能甩着走。”
      
      付清乐嘴上说着“没见过比你更懒的”,却认命蹲下/身,单膝跪地,为他系鞋带。
      
      穆羽炀背靠着玻璃墙,把右脚往前伸,笑眯眯地为自己辩解:“我不是懒,只是刚好空不出手。”
      
      付清乐不欲与他争辩,低着头认真为他系鞋带。系好发现另一只的鞋带也有些松了,轻轻拍了拍他的脚踝:“换脚。”
      
      “另外一只也散啦?”穆羽炀伸出了左脚。
      
      “还没有,不过也快了。”
      
      穆羽炀喝着咖啡,低头看着为自己系鞋带的付清乐。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付清乐高挺的鼻梁,以及若隐若现的狭长眼线。付清乐不爱化妆,仗着天生丽质平时出席活动也都是顶着一张素颜就出镜了,偏偏颜值照样吊打妆容精致的男明星,让一众男明星恨得牙痒痒。
      
      穆羽炀很早就发现付清乐皮肤很好了,但是凑近了才发现他的皮肤白皙又光滑,没有痘坑没有痘印,肤质比很多女明星都要好。看着看着穆羽炀突然轻声叫他:“付清乐。”这是他第一次连名带姓地叫他。
      
      付清乐意外地挑了挑眉梢,缓缓抬起头:“怎么了?”
      
      穆羽炀抿着嘴不说话,只是继续安静观察。付清乐的唇色有些淡,加上皮肤又白,总给人一种比较虚弱的感觉。但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这副看似羸弱的皮囊下藏着怎样恐怖的爆发力。一脚能把人踢骨折的人又怎么会是个虚弱不堪的病秧子?
      
      只可惜,此时的穆羽炀对他了解还不深,只看到了他的表面,也把他当成了普普通通的柔弱青年,后来在明白自己对他的感情后还妄图翻身做1,结果初夜被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经纪人先生压在下面折腾了整整一夜,事后悔不当初的他哭湿了半个枕头……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此时的他只是审视了付清乐好一会儿后,一脸认真地夸了一句:“我发现你真的很好看,比大部分明星还要好看。”
      
      付清乐没有回应,只是看着他微微一笑,笑容温柔。
      
      穆羽炀也弯了弯眼睛,回以一个浅浅的微笑。
      
      画面莫名的温馨。
      
      不远处,一台相机的镜头将这一幕永久记录了下来。
      
      相机的主人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也不知是被这美景感动还是因为拍到爱豆的绝美微笑而激动,收相机时手还微微颤抖着。
      
      朋友急切问她:“拍到了吗?拍到了吗?”
      
      “拍到了,”女孩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好半天才恢复语言系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草!我们炀炀真是人间尤物!隔着镜头都要被他勾走魂了。”
      
      同伴兴冲冲夺过相机准备欣赏自家爱豆的盛世美颜,却被画面里那个相视而笑的温馨画面刺激地差点倒地不起。
      
      “草草草,这两什么情况!为什么这么有CP感!”
      
      “我知道经纪人先生很好看,但我没想到他能这么好看啊!卧槽!想追经纪人先生!”
      
      “不行,这张照片我一定要分享给所有人!”
      
      “回去就发!”
      
      当天晚上,一张名为“一眼万年大抵如此”的照片空降T.R.S的超话广场,随后经过网友们的疯狂转发,终于在两个小时后把这张照片以及穆羽炀和付清乐的名字送上了热搜。
      
      而原博底下评论和转发已经破了十几万,点赞数更是高达一百多万。这一夜,数十万的粉丝和慕名而来的路人相聚在一起,为了一张绝美的照片激情流泪。
      
      穆羽炀一觉睡到中午,醒来时其他人已经吃过中饭了。他迷迷瞪瞪下楼,挠着鸡窝脑袋走进客厅却见所有人都看着他,脸上还带着促狭的笑容。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啊,怪恶心的。”穆羽炀表情嫌恶地搓了搓手臂。
      
      柳湘晗笑眯眯道:“炀炀,恭喜你啊,又上热搜了。”
      
      “嗯?T.R.S又上热搜了?”
      
      陈励摇头解释:“不是T.R.S,是你。”
      
      “我?我上什么热搜?”穆羽炀一脸茫然。
      
      柳湘晗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炀炀,恭喜啊,你和付哥的CP出圈了。”
      
      穆羽炀愣了半天才眼神呆滞地问道:“什么CP?和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对不起对不起,这章放存稿箱忘记设时间了!
    另外说个事,本文将于明天(21号)入V,届时有万字大更,V后也会努力粗长,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啊~
    你们都是小天使,不会离我而去的对不对?(尔康手)你们不想看人间沙器和经纪人先生CP营业吗(大声),答应我继续追下去,喂你们吃糖
    另外,V后会搞个抽奖,有机会得到jjb,欢迎大家踊跃参加呐
    爱你们,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