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流嗑了和经纪人的cp后

作者:秋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第一章成团前夕
      
      此时是周一的早上八点,启航门口却聚着一群学生模样的年轻女孩,一个两个抱着相机坐在大门口的阶梯上,眼巴巴望着前方马路来往的车辆。
      
      保安赶了几次也没能把她们赶走,只好让她们找个凉快的地方待着,别阻挡了人家上班的路。
      
      保安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些追星女孩,语重心长的劝导了一句:“学生就该有学生的样子,天天逃课来追星像什么样子。再说了,明星一年到头来不了几次公司,你们想见也见不到,别白费力气了,快回去吧。”
      
      “谁说我们是来见明星的,”其中一位扎双马尾的漂亮女生开口了,“再说了,我们是大学生,都是趁着没课过来的,就算是追星也不耽误学习。”
      
      保安大叔被怼的哑口无言,悻悻回了岗位。
      
      又过了几分钟,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启航正前方的路边。后车门打开最先出现在众人视线的是一条笔直细瘦的大长腿,紧接着是香奈儿家最新款的男士外套,再往上是一张冷漠淡然却不掩帅气的脸。
      
      女生们突然骚动了起来,压着嗓子奔走相告。
      
      “来了来了,他们来了!”
      
      保安见着有趣也循着他们的视线看去,想瞧瞧是哪位大明星把这群小姑娘迷得五迷三道的,然而看了几遍也没能把那张让冷冰冰的帅脸跟公司那几位男艺人对上号。
      
      穆羽炀一只脚刚迈出车门,身旁的柳湘晗便语气无奈地说了一句:“又来了。”
      
      穆羽炀循着他的视线看向车外,也不禁露出一个苦笑。
      
      可公司还是要进的。
      
      两人下了车。柳湘晗从包里拿出两杯奶茶,递给了穆羽炀一杯,自己拆开另外一杯,喝了一口,嚼着椰肉声音含糊道:“今天是第五天了,风雨不误,比我们都准时。前几天大概是忌惮老许头的冷气不敢出声,今天老许头不在,估计就要来要联系方式了。如果真来要了你给吗?”
      
      穆羽炀把玩着奶茶,面无表情道:“公司不允许。”
      
      柳湘晗撇撇嘴:“咱们又还没出道。”
      
      “快了。”
      
      说着已经走到了公司门口。两人目不斜视地往里走,装做没听到身旁那群的女生的窃窃私语。
      
      而就在进门前一刻,那位双马尾女生突然拦住了他们。那女生直奔穆羽炀:“帅哥,你好,我注意你很久了,能加个微信吗?”
      
      穆羽炀垂眸淡淡看了眼女孩,公式化地拒绝了:“抱歉,公司不允许私下交换联系方式。”
      
      女孩其实也知道希望渺茫,但不愿就这样放弃:“那告诉个名字总是允许的吧?”
      
      这一次,穆羽炀不再多言,直接改为了摇头,而后头也不回地进了大门,全然不顾一群因为他冷漠的态度而黯然神伤的女孩子。
      
      有女孩心思比较敏感,觉得他的态度有些伤人,不禁小声抱怨了一句:“他好冷淡哦,全程冷着一张脸。就算长得好看也该有礼貌吧。”
      
      同伴安慰他:“男神嘛,都是高冷的。他这么帅,做什么都是能被原谅的。”
      
      启航一楼大堂里,电梯门在高冷男神和他的同伴走进去后缓缓关上,女孩们依依不舍地收回视线。
      
      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人。穆羽炀在电梯门关上的一瞬间身子一软趴在了轿厢壁上,捂着脸哀嚎:“啊啊啊——好累!公司为什么不准我在外面多说话,刚才差点没憋死我。还有,装高冷什么的真的太不适合我了!我根本就不是这种性格好嘛,认识我的都说我是小太阳。小太阳是什么意思知道吗?就说明我温暖又热情。我这么善良,别人递的传单都要走几里地再扔掉,刚刚居然冷冰冰地拒绝了女孩子的请求,她肯定心里很不好受。”
      
      饶是早就知道此人本性的柳湘晗此时也不禁额头挂黑线,在心里想:公司为什么不准你多说话,心里没点数吗?
      
      电梯到了十楼停下,穆羽炀还没停下喋喋不休的嘴。柳湘晗忍无可忍,一脚把人踢出了电梯,并努力瞪圆了眼睛,恶狠狠道:“闭嘴!”
      
      穆羽炀揉着被踢疼的小腿,不情不愿地闭上了嘴。
      
      两人走进练习室,地板上躺着一人。穆羽炀走上前,轻轻踢了一脚。
      
      地上的人睫毛颤动了一下。
      
      穆羽炀松了口气,又语重心长地对地上的人说:“老许头,不是我说你,就算再热爱跳舞也不能把练习室当家二十四小时待里面啊。”
      
      柳湘晗喝完最后一口奶茶,把杯子扔进垃圾桶里,走到镜子前边拉伸边搭茬:“这你就不懂了吧,我们许哥正在用生命诠释什么叫勤能补拙呢。创作才子又怎样,手长脚长又怎样?四肢不勤还不照样是舞蹈bug。”目前十八岁身高才175的他早就看不惯这群180+手长脚长的“巨人”了。
      
      穆羽炀戳了戳他的腰,很不给面子地挖苦道:“你手短脚短也没见你跳得多好啊。”
      
      柳湘晗最怕痒了,当即一蹦三尺远,不耐烦道:“滚滚滚,我不想和你这种全能怪说话!”
      
      穆羽炀从善如流地回到了许肆白身边,盘膝往地上一坐,毫不心疼地把价值三四万的香奶奶家外套当拖把用。从包里掏出一份小笼包放到许肆白身上。
      
      许肆白躺在地上还没起来,闭着眼打开袋子,捏起小小的包子一个接一个地塞进嘴里。
      
      穆羽炀又从背包里拿出一个保温杯,递过去:“你喜欢的绿茶,出门前专门为你泡的。”
      
      “谢谢,”许肆白终于睁开了眼,语调冷而平淡。
      
      穆羽炀撇撇嘴,显然早已习惯了他的态度,用食指抹了把他额头的汗水,啧啧感叹:“你到底练了多久?”
      
      许肆白歇够了坐起来:“你们来之前刚结束。”
      
      “用不用这么发狠?”穆羽炀宽慰他,“咱们出道都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别把自己逼太紧。”
      
      许肆白没回答,吃完最后一个小笼包从地上爬起来:“我去洗把脸。”
      
      穆羽炀目送着他离开练习室,看到垃圾桶里的包装袋突然一拍脑门:“靠,忘记问老许头要早餐钱了!”
      
      柳湘晗热完身走过来,翻着白眼无语道:“不就是七块钱的事,至于么。”
      
      “七块钱不是钱啊,”穆羽炀说着又掏出了手机,在备忘录记下“老许头欠我7块早餐钱”,记完又对柳湘晗伸出了手,“早上过来的打车钱,咱俩AA,一人十块。”
      
      “抠死你得了!貔貅!”柳湘晗边说边掏出手机。
      
      穆羽炀高高兴兴收了钱,站起来活动身子。热完身他走到镜子前,仔细端详了一下自己的脸色,确保眼睛里的红血丝并不明显才放心。又拨了拨过长的刘海,抓出一个小揪用一根黑色皮绳胡乱扎了几圈,露出了光洁饱满的额头。
      
      柳湘晗走过来,盯着那张素颜也俊美无匹的帅脸看了一会儿,又将视线移到了头顶那个滑稽的冲天揪上,半晌摇头遗憾叹道:“白瞎了这么好一张脸。”
      
      穆羽炀不在意地笑笑,又捏了捏柳湘晗软软嫩嫩的脸蛋,笑眯眯道:“再羡慕也不是你,当好你的小正太吧。”
      
      柳湘晗一把挥开穆羽炀的手,跳脚道:“你才正太,你全家正太。”
      
      大概是还处在青春期的缘故,柳湘晗的脸蛋还带着一丝婴儿肥,比起穆羽炀的棱角分明多了几分肉感,生气鼓起腮帮子时又圆了几分,比平时又增添了几分可爱。只可惜说出来的话活像个土匪。
      
      穆羽炀也学他遗憾摇头:“白瞎了这么好一张脸。”
      
      正说着,练习室又进来一人,反戴着帽子,穿着很嘻哈,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他撑着惺忪的睡眼,打着哈欠抱怨:“你俩居然不叫我,太过分了!”
      
      “谁让你睡那么死,我们敲了至少五分钟的门。”柳湘晗睨了他一眼,“你是猪吗?怎么叫都叫不醒。碰上地震你准是第一个死的。”
      
      陈励睁全了眼睛,突然一脸严肃地看着柳湘晗:“所以我从来不去地震高发地带。”
      
      柳湘晗:“……”
      
      穆羽炀热完身看了眼时间,已经8点55分了,公司规定所有练习生9点就要开始练习,可是今天除了他们几个其他人都还没有过来。“今天怎么回事?其他人都请假了?”
      
      “你不知道吗?”陈励没头没尾地来了这么一句。
      
      穆羽炀茫然问:“知道什么?”
      
      “李星竹和黄蔼明昨天已经离开公司了,成如风被对手公司挖走了,走得很决绝,公司没能留住。”
      
      这消息一个比一个爆炸,穆羽炀都不知道该先关注哪个:“李星竹和黄蔼明走了?是主动走的还是公司辞退的?成如风马上都要出道了,现在跳槽他怎么想的?”
      
      陈励一一回答:“李星竹和黄蔼明是自己主动走的。至于成如风嘛,启航现在青黄不接,自己都快撑不下去了,男团能不能成还不一定呢。”
      
      启航是他们所在的娱乐公司,前两年也培养出不少红极一时的偶像团体,但因为国内市场对偶像团体不太友好,都没能走多久就散了,启航也陷入了尴尬的地位。再加上对手公司的崛起,启航逐渐走上了下坡路,实力锐减,旗下艺人也陆续出走,跳槽的跳槽,自立门户的自立门户,留下来的大多是一些三四线小艺人和依然怀揣着偶像梦的练习生。
      
      “启航已经没落到这种地步了吗?”柳湘晗不敢置信。
      
      穆羽炀从包里掏出一根鸭脖:“没办法,老总裁的儿子根本不懂怎么经营公司,倒闭是迟早的事。”
      
      “既然这样那我们还留这里干什么?”柳湘晗问。
      
      陈励理所当然道:“等着出道啊,咱们不是在成团名单上嘛。”
      
      “可你们不说启航都自顾不暇没精力搞男团了吗?”
      
      陈励纠正道:“我说的是成不成团还不一定。”
      
      “意思不都一样,”柳湘晗郁闷不已,“而且成如风都走了,队员都凑不齐还出什么道啊,我看我们也早点收拾东西回家吧。”说着掏出手机查起了回家的高铁票。
      
      “也不用这么速度吧。”陈励惊叹不已。
      
      见柳湘晗忙着买票没工夫顾及他,陈励又去骚扰穆羽炀,见他依然一副悠悠哉哉的淡然模样不由地好奇:“炀炀,你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穆羽炀嗦了嗦手指云淡风轻,“顺其自然呗,我们也不能改变什么。能出道最好,不能出道就收拾东西回家,反正也没什么吃亏的。”
      
      陈励觉得有几分道理,思考了几秒也掏出手机看起了车票信息。
      
      虽然但是,提前订张票有备无患。
      
      许肆白洗漱完回来了,看到冷冷清清地练习室不悦地皱起了眉,穆羽炀贴心地为他解释了前因后果。他巴拉巴拉说了一大串,最后却只换来了对方冷淡的一声嗯。
      
      穆羽炀十分郁闷:“老许头我越来越不明白你了。”
      
      许肆白不回应。倒是陈励附和了一句:“放弃韩国大好出道机会回国当练习生的人,你能明白就怪了。”
      
      穆羽炀深以为然。
      
      许肆白自小在音乐上展现了惊人的天赋,热爱音乐和创作的他在十七岁那年只身赴韩国,在韩国赫赫有名的E.V.E经纪公司当了七年的练习生,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出道希望极大。然而半年前,他却突然主动从E.V.E离开,选择在国内无论是名气还是实力都远远不及E.V.E的启航继续当练习生。
      
      当穆羽炀他们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时,第一反应就是许肆白疯了。至于离开韩国的原因,不管他们怎么追问,许肆白都一直缄口不言。
      
      虽然不知道出道和公司倒闭哪一个先到,但四人依然坚持训练,这一练又是一上午。
      
      中午有一个小时的午休时间,宿舍离公司有点距离,他们懒得跑,就直接在练习室里休息。
      
      陈励前一晚睡太久一点都不困,吃完饭就去外面放风了,赶在最后一分钟跑了回来,一进练习室就咋咋呼呼道:“大新闻大新闻!”
      
      穆羽炀问:“什么新闻?”
      
      陈励是一路跑过来的,气还没喘匀就急急道:“刚刚在电梯碰到了林总监,听说咱们公司被茗伊收购了,新老总下午就上任。”
      
      “茗伊?!”
      “收购?!”
      
      穆羽炀和柳湘晗同时出声。
      
      陈励点头,把答案串连在一起:“被茗伊收购。”
      
      柳湘晗怀疑:“真的假的?之前一点消息都没听说啊。”
      
      “千真万确,林总监现在应该已经在会议室接见新老板了。”
      
      柳湘晗二话不说掏出手机把上午刚定的高铁票给退了。
      
      穆羽炀神色紧张地问:“新老板是谁?”
      
      “这我哪知道。”
      
      柳湘晗推了穆羽炀一把:“你这么紧张干吗?启航能被茗伊收购是好事啊。”
      
      茗伊眼下算得上是国内文娱产业的巨头,但一直以来都以培养影视演员为主,培养出了许多当红的实力演员,在影视行业有着举重若轻的地位,但音乐方面很少涉及,偶像领域更是从未踏足。如今却突然高调收购一家专门打造偶像的经纪公司,这让所有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正说着,艺人总监何斌推开了练习室的门,笑着说:“都在啊,正好,有事找你们,跟我去一趟会议室。”
      
      四人相视一看,跟着何总监走了。
      
      去往会议室的路上,柳湘晗问何斌:“总监,叫我们去做什么?”
      
      “自然是谈出道的事。”
      
      几人面露惊喜。陈励问:“我们能出道了?”
      
      何斌笑笑:“不是早就定下来了吗,正好今天新老板也上任了,趁热打铁今天就把这事定下来。”
      
      “新老板?”虽然大家都有所耳闻,但还是配合地表现出第一次听说的样子。
      
      “你们还不知道吧,咱们公司已经被茗伊收购了,茗伊派了个高层过来坐镇。”说完又小声补充了一句,“专业的那种。”
      
      众人偷笑。
      
      显然,公司内部也早已经受够那位半吊子总裁了。
      
      众人跟着何斌进了会议室,里面已经坐着不少人了。穆羽炀环顾一圈,其中坐首位的陌生中年男子应该就是茗伊过来的新老总,而右边那一排坐的则是启航原本的管理层,左边那排只坐了两人,还都是陌生面孔,他猜想应该是跟着新总裁过来的。
      
      他们被安排与那两位陌生男人同坐。穆羽炀打头坐在了更年轻的那人旁边,出于礼貌想打个招呼,结果看到那人相貌却直接愣住了。
      
      金发蓝眸,居然是个混血儿。五官对于男性来说过于精致,配上中长卷发,有些雌雄难辨。饶是一向对颜值无比自信的穆羽炀也不得不承认,混血儿实在是太占优势了。只不过,美人也是位冰美人,不论是谁跟他打招呼都只是冷淡地点头示意,态度淡漠而疏离。
      
      这时,新老板开口说话了,穆羽炀就把注意力放到了新老板身上,也因此错过了身旁的混血美人偷偷看向坐在最边上的许肆白时的眼波流动。
      
      新老板是个和颜悦色的中年人,笑呵呵地做了一番自我介绍后便说起了成团的事。
      
      “首先恭喜你们成为团队一员,希望今后的道路大家一起努力,勇创佳绩!”新老板又接着说,“我听说一位原定出道的成员不久前退出了,所以为了弥补空缺,我特地从韩国挖来一位优秀的练习生跟你们一起出道。”新老板指着那位混血美人,“介绍一下,楚骄阳,前韩国E.V.E练习生,以后就是你们的队友了。”
      
      “大家好。”冰美人打了个没什么温度的招呼。
      
      E.V.E……
      
      穆羽炀柳湘晗以及陈励齐刷刷看向许肆白。许肆白却淡定自若,目视前方,不做任何回应。
      
      新老总发完言副总接着。他先是打开了一份PPT,只见标题写着“男团策划书”。副总说:“关于团队名称,经过讨论我们最终定为了T.R,S,大家有没有意见?”
      
      穆羽炀把这个英语单词轻声重复了一遍:“the rising sun,初升的太阳?”
      
      “是,我希望我们的这支男团能像初升的太阳一样朝气蓬勃,充满活力!”副总慷慨激昂。
      
      新老总满意地点点头,等副总说完又跟大家介绍起了左手边另外一位西装革履的青年:“这是付清乐,茗伊的金牌经纪人,今后就是T.R.S的经纪人了。”
      
      话音落下,一看就是职场精英的年轻男人站了起来,侧着身子面向穆羽炀他们,微微一笑:“你们好,希望今后能和大家相处融洽。”
      
      他的目光微垂,正对着穆羽炀,嘴角的笑容恰到好处。
      
      穆羽炀微微扬起头颅,并没有回避他的视线。他毫不掩饰自己打量的目光。得体的着装,一丝不苟的发型,俊秀的容貌,一副金细边眼镜遮挡住了狭长的凤眼,笑起来时气质温和又斯文。
      
      穆羽炀在心里直遗憾叹气,这长相分明都可以直接出道了,当什么经纪人啊。茗伊真是太暴殄天物了!
      
      这时,付清乐突然走到了他的身后,朝他伸出了手:“以后我们一起带好T.R.S。”
      
      穆羽炀垂眸,细白的手腕上一个素净的银色手镯,看着像是戴了不短的年头,和他本人一样,低调又优雅。他顿了几秒才伸手回握住。
      
      手掌贴合的那一刹,一道温热传递到掌心,穆羽炀看着对方那张温和无害的斯文俊颜,再次发自内心感叹:茗伊不做人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请多多留评多多收藏!
    时间线在2025年,年上六岁年龄差,攻27,受21。
    剧中角色皆无原型,别代入,否则后果自负。
    【温馨提醒:有副CP,四十万字正文有两万字左右的戏份,集中在前期免费章,后期专注主角恋爱,谨慎入坑!】
    康一康预收叭:《网传我和对家结婚了》(柳湘晗的故事)
    男团出身偶像剧转型,出道三年,柳湘晗凭借甜美的长相和过硬的实力一直顺风顺水,却在获奖前夕翻车了。
    #柳湘晗隐婚##柳湘晗变性##柳湘晗丈夫#
    只不过是睡了一觉,醒来柳湘晗发现世界都变了。而传说中的绯闻丈夫不是别人,正是自己角逐奖项的最强劲对手——新人演员沈停云。
    这一切皆因网友扒出了风头正盛的新人演员沈停云有过一段婚姻史,并翻出了他的结婚证。结婚证上的女生长发红唇,整个一女版柳湘晗。于是——
    吃瓜路人惊了。
    两家粉丝疯了。
    柳湘晗发微博澄清:“假的!没结婚没变性一直都是纯爷们!”
    沈停云发直播解释:“已离婚,对方不是柳前辈,只是长得像。很尊敬前辈,希望有机会能合作。”
    手机镜头一扣,沈停云揽过在旁边不停捣乱的某人,捏起下巴,微眯着眼眉梢轻挑:“叫人。”
    柳湘晗憋红了一张脸,好半晌才磕磕巴巴喊了声:“姐夫。”
    沈停云展眉笑:“真乖~”
    关于结婚传闻:
    柳家粉:不认!我们不认!晗晗,沈停云不值得!
    柳湘晗表示“好,我知道了”,转头却在节目上疯狂装柔弱。看到一只蟑螂,尖叫着直往沈停云怀里钻;看到爬行动物,面色惨白地熊抱住沈停云。颤声:我怕~
    柳家粉:???柳湘晗同学请做回你自己!谢谢!
    沈家粉(把一段柳湘晗脚踩蟑螂徒手抓蚯蚓的视频摆在沈停云面前):哥哥,你清醒点,柳湘晗那小jian人都是装的!这才是真的他啊!你别被他骗了!
    沈停云笑容淡定:我乐意,我宠的,有意见,憋着。
    排雷:前姐夫X前小舅子。攻与受姐姐假结婚,没有感情基础亦没有夫妻之实
    喜欢的话就去隔壁瞧瞧呐~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