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将好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


      姜远慕带着小李和贝贝回了自己从来没回过一次的“家”之后,一边让雇来的工人打扫卫生,一边和小李贝贝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大平层,大客厅,整个城市的繁华都在蒙了尘的窗户外。工人在窗户上贴了擦窗机,开始工作,擦窗机一抹下来,玻璃上倒映的几人人影更加清楚了。

      小李做梦也没想到,他贫瘠的人生里,还会有一天,在晚上十二点,和自己的女朋友,坐在自己老板家的沙发上和他……

      谈感情……

      事情是这样的,他本来打算安排好了工人做事就带着自己女朋友离开,没想到离开前,贝贝看见了自家老板独自坐在沙发上研究合同的模样,贝贝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那个……姜总,你是很想挽回你前,呃……老婆吗?”

      小李觉得贝贝疯求了。

      他老大不要面子的吗?扫地出门被他们看到已经很丢人了,她竟然还敢用“挽回”这种卑微的词汇去描述他老板?

      小李拉了拉贝贝,暗示她闭嘴,别多管闲事。

      但没想到沙发上的老板平静的抬头看了贝贝一眼,说:“对。”

      他承认了!

      小李惊呆。

      姜远慕想了想,又对贝贝继续说:“另外,如果你有时间,我有事情想咨询一下你。”

      贝贝想了想,点头:“嗯……行吧,稍等我一下,我先上个洗手间。”

      贝贝去上洗手间了,留下的小李深觉不妥,这老板的感情能瞎咨询吗?小李坐到姜远慕身边:“老大,你看这婚姻的事儿吧,我们也没经历过,我怕贝贝不专业,要不……”

      “没事,我就问问。不能白白占用她的时间,咨询费我按一小时一千付给她。”

      小李当即一舔唇:“钱不钱的不重要,我是觉得挽回女生这种事,还是得问男人,我有经验,我行的,老大你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姜远慕看了小李一眼。

      然后他们情侣二人就留了下来。

      贝贝的母亲是社区的工作人员,对于调解关系,她显然三个人当中最熟悉的一个,在开始谈话的时候,贝贝想要掌握主动权:“姜总,冒昧问一句,你们夫妻之间,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她才这么坚定的要和你离婚吗?”

      姜远慕平静的回答:“重要吗?”然后他强势的拿回自己的主控权,“你们的亲密关系是如何建立的?”

      小李和贝贝相视一眼。贝贝挠头:“亲密关系?”小李也无从作答。

      姜远慕见状,换了句人话:“你们怎么开始谈恋爱的?”

      “哦!”贝贝明白了,“我俩大学同学,我有次从楼梯上摔下去崴了脚,是他背我去校医院的,后来就谈上了。”

      姜远慕挑眉,小李读懂了他的表情,他仿佛在说“就这?”

      小李抹了下额头的汗:“我其实大一就喜欢贝贝了,之前一直没敢表白,但也在悄悄的和她搞好关系,到她崴脚,我这不就找到机会顺理成章的……”

      姜远慕点头,分析:“主动出击,长时间相处建立信任关系,突发事件中加深信任关系。”他抬头又看向贝贝,“大学到你们现在也有七年了?”

      贝贝掰着手指头数了数:“八年了。”

      “他身上有什么特质吸引你走到现在?”

      贝贝被问得愣住了,她歪着脑袋想了半天:“对啊,有啥呢……”

      小李满头是汗,忽然觉得自己今天贪财怕是要贪出事来。

      姜远慕继续问:“支撑你和他在一起八年的理由是什么?”

      贝贝陷入了更深的思考当中。

      姜远慕三连击:“没有吗?”

      小李彻底慌了,连忙开口:“我是很爱贝贝的!”他觉得不能放任姜远慕这样问下去了,姜远慕的咨询对他来说就是送命题啊!

      姜远慕和贝贝都看向他。

      小李正襟危坐:“我很清楚的知道,我以后是要跟贝贝一起过的。换了其他任何人都不行。”

      贝贝嘴角一翘,又压了下去,情绪明显有些雀跃欣喜了起来。

      姜远慕挑眉,微微有些失神的捏着下巴,陷入沉思。

      小李又转头对他说:“老大,其实我认为,什么技巧理论,在感情这件事里面都是虚的,最重要的还是真诚。你要是真的喜欢莫霖姐,又舍不得她离开,你就真诚的告诉她就好了。像我一样,我就一直对贝贝很真诚!”

      小李表了忠心,正和贝贝眉目传情,姜远慕却平静的开了口:“我和莫霖没什么感情。”

      小李和贝贝愣住。

      姜远慕拿出合同,翻看着:“我只是不想离婚。”

      两人更加震惊了。

      小李不敢开口,贝贝却有些生气了:“你不喜欢她啊?”

      姜远慕的目光从合同里抬了起来,冷静又理性:“喜欢的定义是什么?”

      贝贝说不出来,但又觉得心塞:“你不喜欢她,那还挽留她做什么?”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同一件事不同人做有不同的理由,你和小李在一起的理由是喜欢,我和莫霖……有我们的理由,本来我还没想清楚,但感谢你们,在咨询你们的过程中,我想明白了这个道理。”

      “你们是结婚,是婚姻啊,又不是其他的事情,这没有爱情这能在一起吗?”

      姜远慕继续理性的询问:“爱情的定义是什么?”

      贝贝再次哑口无言,心里气得不行,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此时只恨自己读书少。

      她拎上包直接站起了身:“姜总,恕我直言,你这婚恐怕离定了。”

      贝贝转身就走,小李给姜远慕道了声歉,连忙追上贝贝,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房间除了工人们工作的声音,再无人声。

      姜远慕看着已经被擦得锃亮的玻璃,看着外面的夜色,很快的就找到了莫霖家所在的方向,他窗户的方向正好可以看见莫霖家窗户的灯光,只是隔得太远,灯光变得微小又模糊,化作了城市万家灯火中平平无奇的一盏。

      姜远慕在玻璃上敲了敲莫霖那扇窗户在的方向。

      他想,这婚姻续约,对他来说更像是单业务,必须要谈下来的那单。

      离婚是绝对不可能离的。

      没离成婚的第二天,莫霖还是照旧收拾得体的去上班了。

      她在一个文化创业园开了一个自己的设计工作室,一个小店,不大,主要做珠宝饰品设计。

      合伙人是她大学的室友程露露,程露露家里条件好,为了不让自己毕业既失业,她在大学的时候就看中了莫霖的设计才能,一毕业就从她爸手里捞来一笔钱,投资莫霖,给她开了一个小小的独立珠宝工作室。

      程露露贪玩,隔三差五来店里一趟,主要的事也都是莫霖在管。

      今天恰逢是程露露“临幸”小店的日子,没想到莫霖却破天荒的跟她说要请假。程露露觉得十分稀奇,正打趣莫霖,莫霖直接跟她说:

      “我下午三点,要去离个婚。”

      程露露肩上那个奢侈品小包“哐”砸到了地上。

      “离啥?”她呆了。

      “离婚。”莫霖很平静。

      程露露张着嘴看着莫霖,看了半天:“和谁?”

      莫霖不解:“重婚犯法,只能是和姜远慕离。”

      程露露不敢置信:“这么突然!?”

      还没等莫霖回答,他们店门口忽然响起了敲门声,两人转头一看,话题的男主角姜远慕正站在小店门口,背脊笔直,神情平静,毫无波澜。

      夭寿了,天裂了,姜远慕出现在他们店铺了?

      不止程露露惊讶,连莫霖也有些惊讶。

      工作日的上午十点,姜远慕竟然出现在了工作场合以外的地方?这可是五年来的第一次。

      “打扰了。”姜远慕走了进来,“我想了一夜,还是想尽早和你聊。”

      莫霖愣了一会儿,恢复镇定,点头:“请进。”

      程露露一脸迷惑,脸皱得跟南瓜一眼,看看莫霖又看看姜远慕,怎么了?她失忆了?怎么姜远慕和莫霖变成这样了?她记得上次她见他们俩,都还是很夫妻的相处模式啊?

      这些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店不大,两人坐在店铺里面的小桌两边,程露露给两人泡了两杯茶,本来想蹭在莫霖身边坐下,听听这惊天的八卦,但姜远慕给了她一个眼神。

      程露露摸摸鼻子,自己识趣的走到了柜台里面去,假装自己不在的伸长耳朵。

      莫霖看向姜远慕,开门见山:“关于离婚的事,姜先生现在思绪清晰了吗?”

      姜先生三个字有点挑动姜远慕的神经。但他不动声色:“嗯。”他也开门见山的将文件推到莫霖面前,“我想续约。”

      莫霖抱着茶杯暖手,看着A4纸上大写的续约协议四个字,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姜远慕预测到了莫霖的反应,但真实的看到她皱眉,又看到她一脸不解的抬头望他,姜远慕神经又被莫名挑动。他习惯了冷脸,任谁也看不出他任何波动。哪怕是莫霖。

      莫霖发出了来自灵魂的疑问:“为什么?”

      “因为没有离婚的理由。”

      “合同到期了。”

      “所以我来续约了。”

      莫霖沉默着,她思考了一会儿:“抱歉,我不得不指出你话里的逻辑问题。我们离婚,是五年前定下的约定,这是必须离婚的理由。除非现实因素中,有让我们不得不续约的必要理由,否则我们完全不用签续约协议。而到现在为止,我没有听到这样的理由,所以我认为你的要求是不合理的。”

      莫霖将桌上的续约协议先姜远慕推回去了一点:“我拒绝续约。”

      姜远慕看了一眼桌上的协议,目光再次落到莫霖身上。莫霖毫不避讳,直视姜远慕。

      目光在空中交接。

      一旁的程露露看着两人,她紧张的捂着嘴,这气氛,让她大气也不敢喘。

      “我认为,我的余生应该和你共度,换了其他任何人都不行。”姜远慕说,“这就是我一定要续约的理由。你认可吗?”

      莫霖怔愣,半天后,直到眼睛有些干涩了,她才想起了眨眼睛。她连续眨了几下,僵直的大脑终于再次运转起来。

      她没有急着回答,低头喝了口茶。

      “姜先生。”她润了润喉咙道,“这是你必须要续约的理由,不是我的。”她抬眼,再次直视姜远慕,“我不认可。”

      莫霖打从内心里承认,姜远慕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能和自己好好相处的男人。但这婚……

      一、定、要、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还是决定延续之前的思路写下来啦~
    更新频率依旧看命中~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