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成了我姐妹

作者:故双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个姐妹

      见到慕昭的神情愣了一瞬,慕颜松了口气,放开了剑身,将那颗原本被慕昭放在一旁的珠子递给了慕昭。
      
      她的手滴着血,导致珠子上也沾了不少血迹,慕昭便盯着那珠子。
      
      慕颜连忙换了一只手,用衣袖将血迹擦了擦,然后小心翼翼地将珠子交给慕昭。
      
      珠子里面有一个虚浮的身影。
      
      慕昭混沌的脑海之中响起了一道温柔的女声。
      
      【吾儿……】
      
      眼泪慢慢地从慕昭的眼角落下,顺着下颌滴落在地面之上,同地上的血水融合。
      
      “慕元,因果循环,天道昭昭,今日你我亲缘已尽,来日再见,我必当数倍讨回。”慕昭的声音沙哑,似乎依旧被方才那道声音影响。
      
      而一旁的慕颜,则是眼睁睁地看着那一道留在珠子里面的身影消散。
      
      即便她没有见到那女子的庐山真面目,也能够感觉到那个女子的美丽。
      
      虽然这一切都显得那样的不可思议,但是慕颜还是能够猜到那个人影,应当是慕昭的母亲。
      
      慕颜愣神之际,她的手被一人牵起。
      
      抬眸一看,是慕昭。
      
      眼尾因为落泪,有些发红,原本不惹尘埃的美人图似乎也有了些许生气。
      
      这么多年,如今对慕昭也算是一个解脱吧。
      
      原著什么的,都去死吧。
      
      这么可爱的女主,可别再继续被渣爹祸害了。
      
      慕颜不知道慕昭和宁致说了些什么,外面也隐隐落了雪,伤口因着寒冷的天气,好像变得有些麻木。
      
      慕昭带着慕颜往大门口走去,周围的仆从看到宁致和慕昭都是一脸煞气的样子,也不敢接近。
      
      刚走出门口一段距离,如月便跟了过来。
      
      她的眼睛红红的,似乎已经预料到慕颜即将离开。
      
      慕颜看了一眼慕昭,又看了一眼如月。
      
      其实她的心底明白,她现在留在慕府,根本不可能继续在慕府生存,倒不如跟着女主先离开慕府,到时候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定居就好。
      
      不过,她倒是可以走的潇洒,但是如月……
      
      如果因为她的缘故,让如月受到牵连,慕颜的心情开始变得纠结。
      
      一旁的慕昭取出了一个荷包,从里面取出来一张银票。
      
      “赎身,离开慕府。”慕昭留下短短一句话,便立刻将慕颜带离。
      
      宁致的速度也是极快,早就已经吩咐阿无提前准备了马车,慕昭将慕颜扶上马车,宁致变换了一下样貌,充当车夫的角色,宁致先驾马在城中漫无目的地逛了几圈之后,才准备出城。
      
      马车之上,慕颜还是有些心绪不宁。
      
      在她的认知里面,慕府在京都是几乎可以只手遮天的存在,甚至连如今的圣上也是忌惮三分。
      
      而慕昭不仅直接杀了慕瑶,还差点灭了慕府。
      
      慕颜想这些事情想的入了神,连到了地方下马车都有些没反应过来。
      
      这是城外的一间小客栈。
      
      慕昭和慕颜都戴上了帷帽,进入客栈时,只剩下两间房了。
      
      宁致挑了挑眉,看着眼前两个姑娘家,虽然自诩仙风道骨,最终还是不要脸地要了单独一间房。
      
      所谓男女有别嘛。
      
      此时慕昭的神情有些奇怪,但是瞬间又变成面无表情的样子,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慕颜当然没想那么多,她要求不高,有个地方睡就可以了。
      
      另外,她现在其实最想做的事情是处理一下伤口。
      
      手上拉了两条口子,超疼。
      
      进了房间,里面有一张大床,从上而下还垂下了数条的帷幔,围绕在床榻四周。
      
      粉色的。
      
      慕颜在心底暗暗吐槽了一下店家的审美,也没多在意什么。
      
      反倒是慕昭在踏入房间的时候,表情很明显的僵硬了一下,但是看到慕颜可怜兮兮地把手心放到他面前,手心的皮肉外翻,甚至已经有些发白。
      
      原本其他杂七杂八的心绪全都被慕昭压下,方才走的太急,一直没有帮慕颜处理伤口。
      
      慕昭的心中是有愧疚的。
      
      最终还是将她牵扯了进来。
      
      取了金疮药,一阵刺痛感刺激得慕颜哗哗流了眼泪。
      
      但是看着慕昭面无表情的样子,慕颜觉得她心情不好,便一直不吭声。
      
      慕昭做事向来专注,一直到上完药,包扎完毕,慕昭抬了眸,才看到自己的三妹妹已经哭的稀里哗啦了。
      
      像只小猫咪一样。
      
      就差喵喵喵控诉他的恶行了。
      
      一时之间,向来冷心冷情的慕昭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无奈,他只能从荷包里面取出了一条手帕,手帕上面只有一个苍劲有力的“昭”字,并没有其他多余的坠饰。
      
      慕昭的手劲向来有些大,给慕颜擦眼泪的时候,颇为小心翼翼,就怕弄疼了她。
      
      【谢谢。】
      
      慕颜拿出随身带着沟通的常用语纸条,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嗯。”慕昭微微点头,表明自己懂了。
      
      好容易才折腾完了,此时外面的店小二已经开始送餐,甚至还非常热情地帮忙送水来给二人沐浴。
      
      因为手受了伤,不能沾水,慕颜就暂时没打算沐浴,而慕昭看到已经送来的水,又看了一眼正在盯着吃食的慕颜。
      
      慕颜原本就饿了,但是自己现在也算是寄人篱下,还是得看慕昭的安排才是。
      
      未曾想,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慕昭就将将食盒打开,示意慕颜先吃,自己先沐浴。
      
      慕颜连连点头,心想女主真的是善解人意。
      
      慕昭进入隔间沐浴时,还频繁回头看了慕颜几眼,慕颜觉得应当是慕昭害羞,于是拍着胸脯,用自己的小眼神保证绝对不闯进去,慕昭才放心进去。
      
      慕昭沐浴对慕颜的吸引力其实不大,她的注意力很快就被饭菜吸引过去了。
      
      里面是两荤两素。
      
      其中一道醉鸭酒香扑鼻,里面还塞了酒酿糯米,滋味真的相当妙。
      
      慕颜没忍住吃了小半只。
      
      脸色在不知不觉就变得有些绯红。
      
      上头的鸭子。
      
      慕昭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名义上的三妹妹正脸色绯红地抱着桌脚哼哼唧唧的。
      
      一看就是醉了。
      
      可是他明明记得没有让宁致点了酒水。
      
      小姑娘的嘴唇亮晶晶的,沾了不少油渍,似乎梦到了什么,她迷迷糊糊地张开眼睛,憨憨地看着眼前的慕昭。
      
      慕昭此时长发未干,是披散下来的,原本白净的脸颊被热气熏得绯红,身上穿了件单衣,单衣外有一件御寒的披风。
      
      看到慕颜的状态,向来波澜不惊的慕昭也有些头疼地揉了揉额角。
      
      取了些温水沾湿帕子,帮慕颜擦了擦脸颊和嘴唇,慕颜似乎还有些不乐意,哼哼唧唧的不知在哼唧什么。
      
      好不容易才帮她清理好,慕昭将她抱到了床榻上,粉色的帷幔落到了慕颜脸上。
      
      透过帷幔,她隐隐约约看到一个姣好的轮廓。
      
      朦朦胧胧的帷幔让她有些看不清是谁。
      
      她想着应当是姐姐罢。
      
      这般美人,她也只看到过慕昭的容貌了。
      
      真不愧是女主。
      
      慕颜即便醉了,还是感慨。
      
      而下一瞬,慕颜感觉有什么重物压了下来。
      
      身上带了淡淡的檀香。
      
      就是手感有些平平的。
      
      长条的帷幔将慕昭绊倒,之后更是缠绕在二人之间,慕昭着急想要解开,却更加难以解开。
      
      更加惨的是,慕昭的长发也缠了进去……
      
      慕昭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放弃挣扎了,只能期望慕颜早点醒过来,可以帮忙解开。
      
      原本慕昭是想要撑着慕颜苏醒的,但是不知是不是白日里经历得太多,又或者是旁边慕颜身上的酒香过于浓烈,不知不觉间,慕昭也睡了过去。
      
      隐隐约约,慕昭还听见了猫叫声。
      
      可是慕昭感觉眼皮很重,睁不开眼睛,便索性当成自己的幻觉,又睡了过去。
      
      晨光大亮的时候,宁致过来寻人的时候,就看到二人被帷幔缠在一起动弹不得的样子。
      
      慕昭面无表情,慕颜还迷迷瞪瞪。
      
      宁致原本还有耐心帮忙拆解,但是这帷幔和头发实在是缠得又多又杂,最终,宁致拿起了剪子。
      
      看到剪子,慕颜瞬间就清醒了大半。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我在哪里?被绑架了吗?
      
      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好像是姐姐和自己被帷幔和头发缠在一起了。
      
      “小心些。”慕昭看到宁致有些大大咧咧的样子,有些不放心。
      
      宁致则是一脸地无所谓,说道:“放心,我的技术不错。”
      
      有一说一,宁致的动作还是相当干脆利落的。
      
      只是,到了最后的死结,宁致着实没什么耐心,最后看了慕昭一眼。
      
      “阿昭,头发嘛,还会再长的。”宁致说道。
      
      而慕颜只看到宁致在几乎话音落下的时候,手起刀落。
      
      帷幔和长发同时断掉。
      
      慕颜都看得心惊肉跳。
      
      慕昭的黑发极其漂亮,平日里偶有披发的时候,看着都仙气飘飘。
      
      现在被这不靠谱的小舅舅一刀子下去。
      
      气氛瞬间有些冷凝。
      
      慕颜的心中更是被卧槽霸屏。
      
      宁致真的是勇士啊!
      
      女孩子的头发都敢一刀子下去。
      
      慕昭的长发就变得参差不齐了。
      
      好在慕昭的颜值还是能够撑起一头杂乱的长发的。
      
      唯一欣慰的地方。
      
      然而唯一的欣慰在慕昭拿完镜子自照之后,并且表情变得僵硬之后,变得玄而又玄。
      
      慕颜小心翼翼地拿了张纸。
      
      上面写着。
      
      【姐姐怎样都好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日常求生欲满满的颜颜!讲真,写这章的时候我总是在想要是换成七崽喝高了会不会这么乖,可能emmmm阙阙要重新买洞府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