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听说老身失忆了

作者:华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初识众人

      少年迤迤而来,笑得温柔,如与皎月争辉,郎朗地道:“展令见过外祖母,见过顾老太君,见过诸位夫人。”
      
      作揖弯腰,一言一行,嘴边笑意微扬,秀雅于外,而筋骨暗藏,带一些少年人特有的活力,青春繁茂,见之令人心喜。
      
      顾晚行就很喜欢,赞道:“一看就知道是个芝兰玉树的翩翩少年郎。”
      
      甚至还想像以前她拜见那些长辈一样,掏出点什么送出手以示自己的喜欢,可是摸到了手腕上的玉镯,才想到她没提前备礼,总不能把手上的玉镯褪下来给他吧,再啾啾,身上的玉佩香囊等饰品都不甚合适。
      
      顾晚行又是扼腕,好不容易才有了大大方方给美少年送礼的机会,结果没备礼,果真时不利我兮。
      
      余氏很贴心的将话题引到了与展令交好的盛玉初身上,借着盛玉初的名义,将刚从娘家拿来的由大儒亲手注释过的四书五经送给了正在准备秋闱的展令,皆大欢喜。
      
      展令再是年少,毕竟也是外男,待了不多一会儿就出去了,顾晚行还惆怅了一会儿,无他,这展令真好看。她是没见过当年被誉为京州第一少年的盛华扬,也没见过那位以美貌著称俘获人心的展令他爹,她见过的最好看的人就是林白青,但现在展令的好看又是另一种风姿,一种更有少年活力的秀雅。
      
      有了余氏的开口在先,堂下的几个少妇也纷纷随着说了几句,顾晚行也知道了哪位是哪位,始终愁容不断眉头紧锁的是二儿媳韦氏,一脸精明干练带着些泼辣的是四儿媳安氏,脸上最悲凄的则是已经嫁出去的姑奶奶盛庆莹,这位一开口就将自己抖了底,说是之前家中幼子生病,才没赶得及过来侍奉嫡母,好不容易今天脱身过来,但还没来得及拜见嫡母,就随着大众去了中门迎接松山长公主,现在见到了嫡母,知道了嫡母失忆,简直满身悲痛,恨不能以身代之。
      
      余氏脸上的笑意都收了起来,这话连她听着都假,没来得及拜见嫡母,倒是来得及去见生母啊,挑在今天回来,安的是什么心,还真打量没人会知道吗。
      
      只是如今松山长公主在这里,余氏也没打算揭穿盛庆莹的假哭,只是找了话将这一茬带了过去。
      
      至于顾晚行,听在耳边,算在心里,惬意的小抿了一口好茶,还不忘向松山长公主道:“这茶倒是好茶,就是少了些滋味,若是配点清爽的茶点,那就更好了。”
      
      丝毫不在意盛庆莹满眼的泪水,任由她唱大戏,呵呵,她顾晚行是失忆了,但又不是变成傻子,被人哄了两句话就吧啦吧啦的掏心掏肺。她醒过来这几天,就没听说过这号人物,想来也无甚紧要的,有了五爷盛庆敏比较在前,这盛庆莹就有点不够看了。瞧瞧如今悲痛万分欲哭不哭还一副生怕扰了她心情的样子,顾晚行都替她难过,武安侯府现今唯一的姑奶奶就这点能耐手段?顾晚行觉得自己那个十一岁的庶妹哭起来都可以实力碾压她!哦,不对,当年十一岁的庶妹现在应该也是一个老太太了。
      
      失忆的顾晚行不知道,其实她这位庶妹已经逝世,走在了她前头,只留下一个小孙子正在守孝,而之前的她已经答应了庶妹的遗愿,待到庶妹的小孙子守孝完毕,便将其接到侯府来照看。
      
      松山长公主毕竟带着皇命而来,从进来不到一个时辰就说要告辞了,顾晚行等人送到了中门处,顾晚行看着那位美少年展令与另一位美少年辞别,旁边还有两个小萝卜头眼巴巴的看着展令,一副颇为舍不得的样子,那三位应该就是自己的那三位嫡孙吧。
      
      松山长公主离去后,顾晚行唤来梨嬷嬷,就说要回世安院。盛庆莹凑了上来,硬是说要扶顾晚行回世安院,顾晚行避开了她,心里的不愉都差点挂到了面上,喂,姑娘,我们不熟啊。
      
      这两天顾晚行连武安侯府的众人都不让到世安院请安,此时更不会让一个明摆着不怀好意还想把她当傻子的女人靠近自己。
      
      “我累了,想回世安院先休息休息,你们各自散去吧。”
      
      毕竟是在侯府积威多年的顾老太君,即使众人都知道她失忆了,但是一板起脸来,身上那股不怒自威的气质自然散发出来,一下子就镇住了场子,本来还有心献殷勤的盛庆莹也硬生生的退了下去。
      
      顾晚行对这一切表示很满意。
      
      武安侯府占地面积广大,从世安院到中门处自有一段不短的距离,顾晚行说累了说要回世安院,这时候,余氏的贴心又出现了,指挥着早已经准备好,随时为自家婆母效劳的软轿出现,让顾晚行舒舒服服的坐着轿子回去,留下后面各怀心思的众人。至于他们想什么,顾晚行心大的表示不关心不在意。
      
      四个抬轿的轿夫能被选出来为老太君抬轿,自然都是侯府里的个中好手,一路不见颠簸,待回到了世安院,顾晚行都有点眯起了眼睛,梨嬷嬷扶了她下来,一抬头,就看见了盛老侯爷在眼前。
      
      盛老侯爷知道现在的老妻不喜自己靠近,看着老妻稍有倦意的模样,虽然有些心疼,但到底也没上前扶人,只是目光一直追随着她。
      
      “咦,你在这里啊?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难道是不放心她刚才和松山长公主的谈话,顾晚行想了想,虽然和松山长公主谈话是挺愉快的,但自己应该没有一时激动,口无遮拦的说了什么不应该说的话吧。转念一想,现在自己失忆了,对之前的事情一无所知,是想说什么不应该说的话也说不了吧。
      
      “没什么事,就是想过来看看你。”盛老侯爷笑了笑,本来严肃的老脸也去了几分因为独处而挂上来的冷意,“你今天第一次出现在那么多人面前,有点担心你会应付不来。”
      
      盛老侯爷虽然不在现场,但是那里的情况如何,他也是知道个七七八八,再加上有余氏的存在,盛老侯爷也不是很担心老妻会出什么差错。事实证明了,即使老妻失忆,只拥有十三岁的记忆,但有些事情是已经深入骨髓的,几乎成了本能反应的存在,面对他人谈笑风生,即使曾是好友的松山长公主,她的谈话也是亲昵得很,但是对于自己的情况,却是半分不漏,保持着骨子里的警惕。
      
      顾晚行拍拍胸口,“吓我嘞,我还以为是我和松山长公主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你要过来提醒我。”
      
      顾晚行晃了晃头,边说话边走进屋里,盛老侯爷悠哉悠哉的样子跟在了后面,梨嬷嬷很有眼色的退了下去。
      
      待到顾晚行坐到椅子上,盛老侯爷双手递过来一杯蜜水,用手触之还带着些许的温热,“想必你也有些累了,先喝些蜜水吧。”
      
      顾晚行正觉得有些口渴,也就不客气的接了过来,喝了几口。
      
      盛老侯爷又道:“松山长公主是代表天子而来,你的情况她也明白,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她会懂分寸的,你不用担心。”
      
      雍和帝也知道老妻和松山长公主的这层关系,还派松山长公主过来,要的也不过是君臣相得的局面,表现出大家都好的表面现象。至于松山长公主会如何回禀这一次探望,盛老侯爷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结局。
      
      “这位松山长公主和我想的不一样。”顾晚行道。
      
      “哪里不一样呢?”
      
      “据说这位长公主早年丧夫,中年丧女,膝下独独一个外孙儿,可是我看她乐观豁达,又亲切又热忱,说起话来也是自带三分笑意,风趣得很。”
      
      “不然她也不会是当今皇室中最有脸面的长公主啊。”盛老侯爷笑得有点高深莫测。
      
      可是顾晚行却没看见,端着那杯蜜水,低着头看着,叹道:“即使我初次与她谈话,也很是轻松愉快。”难道不愧是之前多年的好友吗?
      
      “你若是觉得她不错,有时间便给她下个帖子就好了。”盛老侯爷也满意,不愧他这么多年来一直暗中帮忙压制着崔家。
      
      “对了,我今天见到了武安侯府的其他人了。”顾晚行突然道。
      
      盛老侯爷随口一问:“哦,印象如何?”
      
      顾晚行道:“之前见到那位长子与长媳,觉得很好,但是今天见到的其他人,嗯,感觉不怎么好。”
      
      “是庆莹吧。”盛老侯爷肯定地道。
      
      顾晚行也不藏着掖着,直接说开了:“她有点傻。”
      
      “傻?”盛老侯爷固然知道这位庶女养在香姨娘身边十几年,被教的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眼高手低,但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直白的评价她,傻。
      
      盛老侯爷不解:“她做了什么吗?”
      
      “她哭得太假了,只差没把有目的这三个字写在脸上,我那十一岁的庶妹晚翠哭起来都比她强一百倍。她说的那些话又是漏洞百出,不顾场合,偏偏还把自己往高了拔,真是傻。”顾晚行摇摇头,十分不赞同。
      
      盛老侯爷沉默了一下,道:“孟家想将他家大姑娘嫁给展令,与松山长公主联姻,让她来拉拉关系。”这也是盛庆莹今天来的主要目的。
      
      “他们想要打展令的主意?”顾晚行惊呼,不过随后想想,展令出身高贵,相貌俊秀,一看就是人中龙凤将来前途不可限量的样子,会打他的主意也实属正常。
      
      顾晚行好奇:“那位孟家大姑娘如何?”想成为展令的妻子,不说人品,想必相貌也是要拿得出手吧,不然和展令站在一起,压力实在太大了。
      
      盛老侯爷又是沉默了一下才道:“不过中人之姿,平平无奇。”但是一颗心大得很,还会自己制造机会偶遇展令,若不是展令机智,及时避开,怕是现在京州已经流传起展令和孟家大姑娘那不得不说的一二故事了。
      
      盛老侯爷痛恨孟家,五年的孟家也是用了这一招,先是孟子仪暗地里骗取了盛庆莹的芳心和信任,两人为了在一起,便在众目睽睽之下演了一出戏,然后孟家便师出有名的到武安侯府来提亲。
      
      孟家打的好主意,盛庆莹虽然是庶女,但也是盛老侯爷唯一的女儿,之前一母同胞的兄长盛庆桓在京州的风光还历历在目,盛庆莹很早便被有心人当作了奇货可居,即便盛庆桓后来战死沙场,一些人家打了退堂鼓,但依旧有的是人想扑上来。孟子仪是记名嫡出,深得孟家长辈喜爱,相貌英俊,一表人才,一张巧嘴便把盛庆莹骗了个团团转,晕了头只求与心上人双宿双飞。
      
      武安侯府是嫁了姑娘,但却不想咽下个哑巴亏,盛庆莹是唯一的女儿没错,但也是庶出,规规矩矩的按照庶出的份例给了嫁妆,按照庶女的礼仪抬了人过去,让本来期待炙手可热的武安侯府风光大嫁女儿的人瞠目结舌。盛庆莹自是不肯,一直大哭大闹,顾老太君态度强硬,直接在花轿旁边摆了一顶青布小轿子,问她是要坐花轿去孟家还是坐青布小轿子去家庙终老。
      
      京州有心的人家自然是看出武安侯府对于这门婚事的态度,孟家没有沾到便宜反而惹了武安侯府的厌恶,只能收起原本的打算,忍了盛庆莹这尊大佛。
      
      现在孟家又故技重施的想对展令下手,筹划不成功,只能让盛庆莹过来碰碰运气了。
      
      不过现在看来,老妻这条路又被堵死了,盛老侯爷有些幸灾乐祸的想到。
      
      “我今天一看展令,就觉得此子将来必定前途不可限量,长得又好看,我觉得啊,他若不能找个天仙做妻子,那么他的妻子就一定得有一颗坦然而又强大的心,可以接受自己的丈夫比自己好看的事实,不然日子怎么过啊,是吧。”顾晚行还在絮絮叨叨。
      
      盛老侯爷颔首,谁说不是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秀雅于外,而筋骨暗藏。
    这是我在知乎看到的一句话,一直都很喜欢。
    感谢在2019-11-08 23:59:40~2019-11-11 23:54: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王某某 5瓶;尹禾、米修斯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