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天选之子吧,小哭包

作者:李饭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31:我的大脑在颤动!

      在宅邸中跑了一段时间之后,男孩犹豫了一番后问道,“那个善逸桑……我们是不是一直在同一个地方打转?”
      
      无限回廊,数不尽的房间,没有尽头的道路。
      
      这算什么?鬼打墙么?
      
      “果然,我也有这种感觉!”来到了一扇房门前,善逸又开始哆哆嗦嗦起来,轻推了男孩一把,后退三步,“那……你能帮忙看看那边的房间是否安全么?”
      
      “善逸桑,刚才究竟是谁杀了那个恶鬼?”男孩叹气。
      
      “恶鬼是恶鬼,但你不觉得这个宅邸散发着一股阴森森的气息?”善逸做了个伸舌头的可怕表情,眼珠子上翻以显露出更多眼白,义正言辞道,“也许在我们不知道的某个角落中,还有别的鬼的存在。”
      
      “别的鬼?”
      那善逸先生也像刚才那样灭了不就行了?
      
      “没这么简单的,此鬼非彼鬼,那是一种没有实体、如同烟雾一样、鬼魅般的存在,刀斩不断,只有符咒和阴阳术能起效果,没错,因为那是……”
      
      盯——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自己去看就行了!”
      
      小心翼翼推开了房门,只来了条可以单眼看的小缝,善逸往里看了一眼,太好了,里面没人,也没有鬼!
      
      “那我们去别的地方吧……”
      
      还没走几步,突然脚下的道路倾斜,身体不断地下滑,随之,前方的门也一扇扇地打开。
      
      房间!
      旋转了?!
      
      前方,亮堂堂的,是宅邸外的景色!
      
      一把接住男孩,将他安全送到地面后,想起还在宅邸中与鬼战斗的炭治郎,善逸转身跃入了屋内。
      
      系统:“温馨提示,炭治郎此时处于宅邸中间位置。”
      
      左,左……右,左
      
      遵照系统的提示跑了一段路后,系统再次提示他宅邸的格局又被改变,炭治郎目前在隔了两扇墙的下方。
      
      可恶!
      
      赶不及了,都怪他刚才磨磨蹭蹭的,炭治郎的心跳声变得好快!万一炭治郎出了什么意外……
      
      使出雷之呼吸·二之型·稻魂,进行呼吸的瞬间,砍出闪电形的五连击,一不做二不休,他直接将房屋的墙壁斩断。
      
      “炭治郎!”
      
      [孔明锁&围城]
      
      使出技能的瞬间,产生两个“叉”形状上下交叠着的木板的特效,挡住了正抓着灯绳处于下落状态中的炭治郎。
      
      随后,数道爪痕状的攻击被木板挡住,下一秒,一个“叉”的木板特效消失殆尽。
      
      “把手给我!”
      
      善逸刚伸手抓住炭治郎后,房间一阵天旋地转,两人同时被甩落在地。
      
      当了把炭治郎身后肉垫子的善逸挣扎着起身,推开险点把他内脏压吐出来的炭治郎,在对方的道歉声中,善逸迅速理清了眼前的局势。
      
      那个全身各处有六个鼓的鬼就是导致宅邸变形、旋转的元凶!
      
      哼,那我们就扯平了!
      
      之前善逸以臀部将炭治郎推进屋子,这次炭治郎以落地的姿势压了他一下,这么一想,善逸还觉得是他亏了呢!
      
      因突然闯入了一人,和炭治郎对峙着的恶鬼露出了惊愕表情的同时,也停下了打鼓的动作,瞳孔收缩之余,翻到里面的瞳孔扩散了一小会儿。
      
      ……唉,那个瞳孔!
      
      右眼中有“下陆”二字以及一个十字伤痕。
      
      那一瞬间,善逸的心脏反复骤停了几秒,之后,迸发出更强烈的心跳声怦怦地跳个不停。
      
      “炭治郎,是十二鬼月啊!血液!血液!”
      
      不知是激动还是恐慌,而此时的善逸明显被内心的激动占据了上峰,指着鬼的眼睛,挥舞着刀语无伦次起来。
      
      “又来一个。”
      
      看似随口的一句话,却在不经意的话戳中了恶鬼响凯内心的伤疤,他的心为曾经的回忆颤抖疼痛。
      
      十二鬼月!?
      
      是曾经的事情了……成为下弦之六后因为逐渐失去吃人的能力而被鬼舞辻无惨剥夺了十二鬼月之名,眼中的一个十字伤痕真是被夺名的标志。
      
      “消失吧!你们这群虫子!尚速,击鼓!”
      
      难道他还能更快地敲鼓?
      
      “善逸,当心……”
      
      话被极速旋转起的房间打断,两人同时在空中无限翻滚,善逸感觉头好晕好晕好晕,难受的感觉涌上了心头,好想好想好想吐!
      
      “危险!善逸,那鬼胸口的鼓能发出三道破坏性的爪痕……不,不对!”炭治郎躲过五道破坏性爪痕后,他朝善逸的方向大喊道,“善逸,要注意!现在的攻击变成了五道!”
      
      “我,呕……知道了!”偏身躲过好几道攻击后,善逸强忍想吐的冲动,单手捂住了嘴巴。
      
      这时,善逸注意到当炭治郎踩在一堆文稿上的时候,鬼的攻击停滞了一瞬。
      
      “炭治郎,等下我会趁机拖住那个鬼的动作两……呕,两秒,你注意见机行事,一有机会你就去砍了……”
      又开始旋转的房间打断了善逸的话。
      
      幸亏炭治郎的动作越发敏捷起来,找到了新的呼吸方式后,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爪痕攻击。
      
      同时,边躲避攻击,边寻找机会的善逸,还得以防自己吐出来耽误了战斗中的机会。
      
      突然,抓住了炭治郎冲到恶鬼面前的空隙。
      
      就当那恶鬼再次将手放到鼓面上的前一秒,善逸使出了[孔明锁梅花锁]:将目标束缚在原地数秒两秒。
      
      两秒的停顿足以让炭治郎使出水之呼吸的剑术,在善逸看来,伴随浪花、带有浮世绘风格的特效出现,这真是华丽丽的水调割头!
      
      听……是海哭的声音!
      
      半圆形的斩击过后,鬼的头颅落地。
      
      在炭治郎捂着伤口安慰自己的时候,地上的头颅以微弱的声音问道,“小家伙们,鄙人的……血鬼术……很厉害么?”
      
      “当然……呕,呕……”
      
      刚想回答当然没我厉害的时候,善逸再次感到恶心难受,又打呕了几声。
      
      这叫他怎么回答是好?!
      
      回答不厉害的话,落得个被个不厉害的血鬼术弄得发呕的境地,岂不显得他更为无能?
      
      “嗦嘎,原来……”
      
      你究竟是明白了什么?为什么双目含泪的眼眶中看到他难受想吐的样子竟然露出了笑容?
      
      难道让他恶心发呕,你的血鬼术就厉害了么?
      
      小心眼!小心眼!小心眼!
      
      炭治郎说,“血鬼术很厉害,但绝不能用来杀人!”
      
      “血液,采集血液啊,呕……炭治郎!”持续呕吐状态的善逸眼看鬼的身体逐渐化为了灰,也顾不上难受了,抓着炭治郎的左手袖子来回晃动着。
      
      “我知道了,善逸,别晃了,血液采集的小刀都快被你晃出来了。”
      
      左手反握住善逸的手腕后,炭治郎迅速取出已经被对方晃出刀柄的小刀,插|入下肢已经消失的那半截身体内。
      
      “好高端!”善逸惊呼。
      
      见血液自动被吸入刀柄中的透明容器内,善逸便高兴地绕着炭治郎转了个圈圈,“采到血了,竟然只要刺进去就是自动采血耶!”
      
      善逸不会说原本他以为炭治郎会掏出个针管之类的东西,去吸满一针管的血。
      
      发明这种如此高科技的东西,还真是个厉害的人物!
      
      转了一圈之后,自己作死的善逸意识到他的恶吐欲望强了!
      
      “唔哈哈哈哈……猪突猛进!猪突猛进!”
      
      一听到宅邸外极具代表性的喊叫声,善逸顾不上和炭治郎打招呼,只说了句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你了,便捂住嘴纵身跳窗朝着宅邸外冲去。
      
      “住手!”
      运起一之型·霹雳一闪,善逸挡下对方双刀的攻击后,以刀刃之缘抵住双刀刀锋的间隙,反身一步上前,他挡在了箱子面前。
      
      起初,善逸意识到这野猪头套也是鬼杀队的队员,因有:队员之间禁止私斗这一规定存在,善逸率先收刀。随后,他告诉野猪头套木箱子里是他们某一鬼杀队队员的妹妹,和他讲了一番道理。
      
      可惜,野猪头套并没有因此打消开箱的念头。
      
      一番争吵之后,即使被对方以刀威胁,善逸依旧坚定道,“我不会让你对这个箱子出手的,这是炭治郎最重要的妹妹!也是我必定以性命相抵,也要守住的人!”
      
      “放手!”
      
      “不放!”
      
      “那就拔刀与我战斗吧,喂,混蛋拖把头,我可是知道你很强的!”
      
      “不要!不要!不要!我很弱的!”
      
      “那你不要这个小家伙的命了么?”
      
      呐尼?!( ̄Д ̄)
      
      这个野猪人,什么时候把他的啾太郎抓在手中了?
      
      小礼帽已经在粗鲁的捏揉动作下掉落到了一旁,那黑玛瑙似的圆溜溜的眼珠子正以求救的眼神望向善逸,被对方紧攥在手心,正拼命扑腾着小翅膀想要逃脱,嫩黄的小嘴由于被扣住了喉咙发不出以往的“啾啾”叫声,啼叫声显得很是嘶哑。
      
      “放开它,拜托了!”善逸心痛得一抽一抽,眼泪流得更多了。
      
      ……
      
      “那这小玩意和这木箱子只能选一个,你选哪个?”
      
      ……
      
      当炭治郎快走出宅邸的时候,只听善逸大喊一声,“不管是一个还是两个我都会守护好!炭治郎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啊!我绝对不会让你做出任何伤害炭治郎幸福感的事情!”
      
      那一瞬间,炭治郎的心跳漏了半拍。
      
      他按压着受伤了的肋骨,身为长男的他,从小被父母告知要重视家人,以守护家人的幸福为自己的幸福。
      
      第一次,听到竟然会有人说要以他的幸福为自己的幸福。
      
      心乱了,意乱了。
      
      善逸,遇见你的几率,很小,可还是遇到了,能够遇到你,真好。
      
      “唔哈哈哈哈……身为一个大男人,成天将幸福不幸福挂在嘴边,难道你就不觉得羞耻么?”
      
      “不羞耻,我从来没觉得羞耻,只要炭治郎能开心,能幸福!”
      
      “噗哈哈哈——”
      
      嘴平伊之助忍不住笑出了声,一把拎起善逸的羽织领口,来回晃动了几下,咬牙切齿道,“那你就和你所谓的炭治郎在一起吧!和箱子里的鬼一起,统统被我灭掉!”
      
      “哦,对了!”
      
      嘴平伊之助一手拎起善逸的前部领口处衣襟,一手捏了捏掌心中的啾太郎,对可爱的小麻雀却丝毫没有怜悯垂爱之心,“算起来是两人一鬼一麻雀,一起下地狱去吧,唔哈哈哈哈……麻雀捏死了还能煮了吃,小是小了点可我并不介意,唔……不是有句话叫‘麻雀很小,肝脏没有’。”
      
      “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呕……不,不要在晃了……”
      
      还有……混蛋野猪!
      
      你竟然想吃那么可爱的小生物!
      
      刚从头晕目眩中稍恢复了一些,被嘴平伊之助揍了十几拳肚后,又被他拎着衣服这么晃动,善逸感觉自己的胃在持续不断地抽搐、翻滚,好痛苦!
      
      眼前一片黑!
      
      “呕……呕……”的几声,伴随着液体流动声以及酸臭味从口腔中的吐出。
      
      那股难受劲儿也随之退去,当善逸眼角的最后一颗泪珠滚落后,他用袖口抹了把脸,瞬间……舒服多了!
      
      此时,正好赶来的炭治郎看到了这样一幕:
      
      将呕吐物吐了身穿野兽皮毛少年一身的善逸,坐在木箱子上一脸恰意舒畅地吐了口气。
      
      即使身穿野兽皮毛的少年一只手握着啾太郎、以拇指按压它的脖子,另一只手还紧紧拎住善逸胸前的衣襟,一副呆滞的神情。
      
      野猪皮毛上,依希还能看得呕吐物是由米饭、海苔等物体组成,其中,有一粒米饭正与混杂着胃液和水的浅黄酸臭液,缓缓顺着野兽皮毛头套上的一颗蓝眼珠子的凸度滑落。
      
      善逸:哦不,这不是真的!(>﹏<)
      
      伊呀!!!……我的大脑在颤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饭饭:我的大脑也在颤动,为什么封面会随机变换?还变成了粉粉的那种(前方高能,接下去的剧情将自动变粉)QAQ
    现在有点忙,等有空咱去弄个好看点的封面
    谢谢小黄蚊的地雷,猛亲(*^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