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冢不二]我的另一半有些温柔

作者:Tadashi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们的未来

      不二周助收到了管理局的通知,他们已经与提供信息素的Alpha进行了沟通,对方很乐意与他见面认识彼此,地点和时间已经定下来了,当然也是可以根据他的要求而变动的。
      不二由美子很开心,本打算跟着一同去瞧瞧,但见对方定下的地点是一个街头网球场之后又改变了想法。
      周末的下午,不二周助按照约定去了街头网球场,他本以为对方是已经从管理局得知了自己是谁所以才会选择这个地点,直到见到了对方本人之后他才知道是自己想错了。
      虽然气候已经转凉了,但种岛修二却是穿着短袖短裤来的,虽说到网球场来的人大多免不了一番运动,但他连一件外套都没有带着。
      “这真是奇遇啊,没想到会是认识的人。”
      不二周助面露微笑,简单打了招呼。
      种岛修二向后看了一眼,不二周助顺着看过去,原来还有亚久津仁。
      “我本来还想着在对方面前表现一下日本职业选手的球风,但是没想到会是你。”
      不二周助还以为对方约自己到这里来是为了同自己打几场,没想到对方竟是叫上了队友想在自己面前炫技。
      就在他想要说几句调侃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另一个熟悉的声音。
      “看来我来的时机不错,双打三缺一。”
      不二周助转过身,木手永四郎站在台阶上俯视着这边,因为旁边没有别的人所以很是显眼。
      “什么时候回来的。”
      木手永四郎慢慢走近,离得近了才发现不二周助身上的气息,然后又看了眼种岛修二,随即了然。
      “前天晚上,没想到你会和种岛前辈在一起。”
      不二周助知道对方是误会了,但要解释起来也有些麻烦,便只道:“不是你想的那样,说来话长。总之欢迎你回来。”
      有了木手永四郎的加入,双打的组合就可以确定下来了。
      四人简单做了热身之后便开始了比赛,虽说除去不二周助之外另外三人都是现役的职业选手,可作为对手的种岛修二和亚久津仁并不敢轻敌,木手永四郎也对不二周助的身手很是有信心。
      三场之后四人坐在旁边的休息区喝水,木手永四郎感叹:“让我想起了街头网球场的那些日子啊。”
      那时候不二周助才刚转变成Omega,没想到现在已经进入成熟期了,他知道手冢国光回过日本,而且还有那档子节目,所以完全没想到不二周助现在会和种岛修二在一起。
      “是吗,我倒是想起了在英国的那次。”
      “啊,英俊的王子骑着马从天而降,还真是与众不同的Omega啊。”
      他这么说着,目光转落到旁边的种岛修二身上,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对方似乎对不二周助没什么特别的那种意思,他又想到刚才不二周助似乎否定过他的猜测,或许真的是他误会了什么?
      不二由美子知道提供信息素的Alpha是弟弟认识的前辈之后很是开心,可同对方聊了几句之后见对方似乎没有很积极的模样,便又告诉自己这事不能操之过急。
      两天之后的晚上,不二周助收到了手冢国光的来电,他想到前不久的不欢而散,犹豫了片刻才接通电话。
      “抱歉这个时间打给你,你应该要准备睡了吧。”
      “还没有,今天回来的比较晚,你已经开始训练了吧。”
      “嗯,一切顺利。”
      手冢国光沉默了下来。
      不二周助发现自己对这个人真的是无可奈何,叹了口气之后询问:“这个时间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手冢国光刚刚结束午间的第一节训练,还没来得及坐下来休息一会就被费勒扔了本杂志,日本的网球月刊。他看着对方脸上的奸笑本是有些排斥看里面的内容的,但他只考虑了一会便还是翻开了页面。
      街头网球场的赛事很少会被记录在正经的网球月刊上,但是如果里面有三个职业选手就不同了,更何况不二周助现在是个颇有名气的Omega。
      “你见到那个Alpha了吗。”
      不二周助愣了一下,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问起这件事。
      “啊,没想到会是认识的人,名字是种岛修二,手冢也一定记得他的。”
      手冢国光原本也猜到了会是这三个Alpha里面的其中一个,但他还是抱有侥幸心理的,现在听对方给出了这么坦然的肯定,杂志是再也看不下去了,转手就扔到了一旁。
      “你和他...”
      不二周助想起那天的比赛,心里还存有悸动,他平日里虽然经常和菊丸英二去打球,但到底是不同的。
      “呐,手冢,职业选手果然很厉害。”
      手冢国光听出了不二周助的喜悦,对方似乎还在因为那场比赛而感到兴奋,可他现在想和对方谈的并不是网球。
      “我看到报道了,你们在街头网球场进行了双打,还有亚久津和木手。”
      说完这句话,他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他对不二周助的呆板感到懊恼,却忘记了平日里最“不解风情”的其实是他自己。
      不二周助等了一会也没等到对方的下文,想不通对方是怎么了,难道还为了注射剂的事情在生气吗。
      “手冢,你怎么了?”
      手冢国光还是没能想出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他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只得喃喃道:“没什么,我只是...”
      不二周助直接问道:“你还在为我注射信息素的事情生气吗。”
      这句话使得手冢国光再次回想起了覆盖在对方身上的Alpha气息,他知道那天在机场的时候是自己失态了,他应该道歉。
      “不二,我知道你有你的考量,于你而言或许那是最佳选择,我是无权过问的,前不久是我失礼了,真是抱歉。”
      听到这样诚恳的道歉之后不二周助一时哑然,又过了一会才再次开口道:“我明白你是在关心我,你不必自责。我现在身体的情况很好,没有因为注射产生任何不良的反应,管理局已经安排了几次和种岛前辈的会面,上次是他选定的地方,过两周应该我会选一个其他地方...”
      手冢国光想起刚才在杂志上看到的图片,上面的不二周助笑得很开心,他知道对方只是因为打网球而喜悦,但他听着现在对方说这些就是怎么都冷静不下来。
      “抱歉,能不要再说下去了吗。”
      不二周助的话一顿,他十分意外手冢国光会打断自己,这实在是太少见了。
      像是担心会再听到不想听到的话,手冢国光很快又补充道:“我似乎...似乎很生气。”
      他的语气带着些不确定的意味,可在坦白说出自己是在生气之后又明白了很多事情,无论是关于自己的,还是关于不二周助的。
      原来他是生气的。
      他是这么的生气,甚至到了无法对不二周助隐瞒的地步。
      “不是因为你注射了信息素,而是因为你没有选择我,我似乎很在意这一点。或许潜意识里我是认为自己应该排在第一顺位的,很抱歉事到如今对你说这样的话。”
      不二周助原本是躺在床上的,听到这话之后猛地坐了起来,他有些怀疑,不太确定对方的意思。
      “我是太困了产生幻听了吗,手冢你现在是清醒着的吧。”
      “嗯。”
      “你在做什么?”
      闻言,手冢国光几乎没有考虑就立即给出了回复:“我在和不二通电话。”
      不二周助又冷静了几分,这才是手冢国光该说的语句,符合对方的性子,可刚才的谈话又不像是他的幻觉,他换了个方向问:“我记得你是支持我找一个Alpha交往并进行普通的安抚以及标记的,你还记得吗。”
      手冢国光沉默片刻,接着答道:“是的,考虑到你的健康,这是正确的选择,比起注射剂要稳妥的多。”
      依旧是严谨认真的语气。
      不二周助没听出来对方有在生气,他把在书桌上放置已久的手帕拿了过来,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
      “手冢,你还是不明白我的意思。”
      他突然不想再继续谈别的了,可就在他要道别结束通话的时候,对方却又说:“我明白的,你的心意在六年前我就已经接收到了。”
      六年前手冢国光便很清楚自己的“不回应”和“拒绝”是不同的,他给自己留下了余地。表面上看起来是他的体贴,但到底有没有“侥幸”的成分在里面,他自己是很清楚的。
      他也曾经天真的认为自己会祝福对方与更适合的其他人交往,直到他前不久突然知道对方原来是个Omega,这个意外实在是过于意外了。
      如果不二周助不是Omega,他不会失态至此,难以想象如今的他已经在这件事上失去了严谨对待的能力。
      原本他以为一切都会来得及,而那个给了他信心的无疑是不二周助本人。可现在不同了,他的愤怒与不安皆是因为他开始意识到,或许一切都会来不及。
      甚至是,已经来不及了。
      不会有人一直在原地等待。
      不二周助攥紧了手帕,几次想开口都没成功,沉默了约有一分钟之后才道:“你的意思是,你在考虑接受我,你不希望我与其他Alpha交往,是这样吗。”
      慕尼黑的阳光正好,手冢国光仰头看向万里无云的天际,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心跳都漏了一拍。
      他很想告诉对方,是的,他后悔了,后悔六年前没有接受对方,是的,他不愿看到对方和任何其他Alpha交往。
      可他不敢说。
      他们相隔了太远,只在电话里告诉对方,他竟然有些担心对方会被吓跑了。
      几乎不曾冲动行事的手冢国光在片刻之间做出了一个决定。
      “时间不早了,早些休息。”
      不二周助被这句话气笑了,他是真的不知道手冢国光脑子里装的是什么,那里面装了太多,他不可能全部猜中。
      “你觉得我现在睡得着?”
      手冢国光很快接了话道:“你需要充足的睡眠,我大概明天午前能到羽田机场,有其他情况我会尽快联系你。”
      事情向着奇妙的轨道发展,不二周助完全没想到对方竟然要回日本,惊讶之余下意识地想劝说对方冷静行事。
      “费勒不会同意你这么胡来的。”
      “他会同意的。”
      然而手冢国光非常坚定,并不打算改变想法。
      “我已经错过太多了,至少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想努力把握住现在。明天我会在羽田等你,早些休息吧。”
      说完,没有等不二周助的回复,他便结束了通话,在他们有限的几次通话里,这是他第一次没有听到对方的道别就擅自结束了通话。
      不二周助完全睡不着了,虽然手冢国光再三表达了希望他早些休息的意愿。
      可一整夜的失眠非但没有让他憔悴,日出时他竟然比任何时候都要神采奕奕。
      不二由美子看出了不对劲,问不二周助是不是有什么好事,不二裕太也在一旁等着。
      然而不二周助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笑了笑,便出门去了机场。
      他到的很早,去境外抵达的出口看了眼大屏幕上的航班列表,手冢国光没有告诉他具体哪一个航班,却也没有通知他特殊情况,所以肯定还是午前抵达的。
      从慕尼黑出发并且在午前抵达羽田机场的只有十一点左右的一班,他决定四处逛一会再过来迎接。
      忐忑与紧张使得他好几次差点与人相撞,他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还是找了个地方坐下喝点东西。
      他难以想象接下来自己迎接的会是什么,在青学网球部的时候他曾经觉得只要和手冢国光一起便能到达任何地方,他知道自己散漫的性格,随意而安惯了也很少对什么事物有着深切的追求。
      可对于手冢国光这个人,他向来执着。
      不知不觉一杯咖啡已经喝完了许久,广播里传来了由慕尼黑起飞的航班落地的消息。
      手冢国光以最快的速度走了出去,然而接机的人那么多,却没有他熟悉的身影。
      他解除手机的飞行模式,想拨通不二周助的电话,调出了号码却怎么都按不下拨通的键。
      他的理智告诉他不能逼迫对方,如果对方没有出现在这里,那么这就是对方的答案。
      他控制不住极致消极的想法,想着他还是错过了,想着他们之间已经没有未来了。
      在短暂的几分钟里,手冢国光满脑子都是糟糕的念头,怎么都无法说服自己振作起来,只站在原地拿着手机发怔。
      直到不二周助出现在扶梯的尽头,他看着对方一步接着一步向着自己走来。
      就像是把他失去的未来又带回到了他的身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目前可确定的出场人物:
    种岛修二A
    亚久津仁A
    看到收藏满了二十真的是惊喜啊,现在看网王同人的都不是小孩子了吧。
    下一章我们要相见于江湖了,虽然不是真的轿车,但也算是自行车吧,码完了会在这里更新一章通知的,到时候小伙伴们去乐乎下载就好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