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后我成了渣攻他爸

作者:渊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9章

      季西陆没有刻意掩盖他力气大的事实,但受病情影响,他不可能经常爆发给别人看。因此,在绝大部分医护人员眼中,他就是个又娇弱又可怜的人,虽然说话偶尔有点白莲花,却不影响他人品足够好的事实。
      
      强行被“羞愧”的叶文澜气得一佛出窍二佛升天,旁人却觉得季西陆没有错,异口同声赞同两人的话。
      
      “不管怎么说叶文澜都是个医疗工作者,入职前也接受过培训的。意识到自己犯了这种错误当然会觉得羞愧。”
      
      “对对,有错就改是好事,大家都很欣慰。”
      
      “哎呀,叶文澜你也不要太激动了,我们都知道你会改。大家说对吧?”
      
      “有一说一,知错就改是好的,但光有口头行动是不是不够?纸质珍藏书还是很贵的,这个赔偿是不是该说道说道?”
      
      “不是,关键是口头表示他也还没有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大家迅速回忆一遍,叶文澜态度和最初比起来改变许多,可一直都没有对季西陆道歉,看向他的眼神再次微妙起来。
      
      叶文澜本来气得心肝肺都疼,猛地感觉到四周气氛压抑不少,脸上肌肉不由一僵。他忐忑不安地看了几位主任医师一眼,发现他们表情如出一辙的严肃,目光也十分锋利,登时季西陆恨得牙痒痒。只不过当着大家的面,他不好再对季西陆发脾气,梗着脖子吭哧半晌,硬是憋得自己有点喘不上气。
      
      身体的难受让他心跟着一下一下发着颤,脑中莫名过了一遍前因后果,忽然就对季西陆生出一股畏惧。
      
      他现在不管怎么解释,其他人都不会相信他。从这一点上讲,季西陆是真的有能耐。
      
      于此同时,他心中同样充满了疑惑。
      
      浮石沉木、颠倒黑白,威逼利诱、暴力镇压,这是一朵菟丝花能做到的事情?
      
      他记得很清楚,不管是他沈哥还是王迁,都从各种角度说过季西陆像菟丝子一样毫无自我,每天就知道缠着沈哥。以前季西陆基本不出门,他对两人的话深信不疑,可今天他却觉得眼前这个人和沈哥口中那个完全不同。
      
      到底是季西陆本人伪装得太好,还是有人在背后帮助季西陆?
      
      叶文澜没想明白,隐约的预感也让他不敢想明白。
      
      他硬着头皮转换思路,觉得他今天的确有错,还差点成为他最恨的那种人。
      
      他不想变成那种混账,所以做下的错事他会认。
      
      叶文澜转过身、垂着头对季西陆鞠了一躬:“对不起,我不该对你说那种难听的话。”
      
      又对在场的主任医师们鞠了一躬:“我已经知道错了。我是一名医生,我应该遵守职业道德,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犯这样的错。”
      
      他这一声致歉真心诚意,季西陆暗自挑了下眉,心里琢磨着沈承烨这个朋友还是有救的,“大方”地原谅了他。
      
      “没关系,我知道你对我有误解。”季西陆不轻不重地提醒说,“相信你通过刚才的事情已经明白道听途说不可信,有些人为了给自己贴金,可是厚着脸皮什么都敢说。”
      
      叶文澜一脸懵逼地直起身:“???”
      
      孟医生不知道沈承烨的事情,还以为季西陆说的是三院私底下流传的小道消息,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叶文澜,你这么大一个人,工作也有段时间了,该有点分辨力了。什么话是真什么话是假,你要学会自己判断。”
      
      叶文澜更懵逼了:“???”
      
      等等,为什么突然扯到这里来?
      
      难道他沈哥和季西陆的事情孟医生已经知道了?
      
      想到季西陆和孟医生的师生关系、孟医生的家庭背景,叶文澜忽然有些不确定,怀疑孟医生是真的知道什么内情。
      
      他下意识看向季西陆,见季西陆依旧是那副病西施般的作态,觉得非常辣眼睛,立即移开了视线。
      
      他就不该怀疑他沈哥,甭管季西陆是不是真的菟丝花,就凭他这个作精姿态,沈哥讨厌他就是正常的!
      
      不要问为什么沈哥之前会看上一个作精,反正不是眼睛忽然瞎了,就是季西陆用了什么手段!
      
      憋着一股气,叶文澜闷闷地向孟医生保证自己一定好好反省,再不人云亦云。
      
      几名主任医师闻言表情都松了松,眼神略带了点欣慰。
      
      “知道错了就一定要改。”
      
      “你还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如果养成不在意的性格,那就是毁了你自己。”
      
      “原则性的错误,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能犯,希望你谨记这一点。”
      
      叶文澜胸口那股郁气更浓,但他又没有什么办法反驳,只能谢过大家的教导。
      
      医护人员勉强相信了他的话,随口打了几句圆场,看那名去拿药的护士回来,指挥机器人收拾了一地狼藉,让叶文澜捡起地上的书本,给季西陆挂好吊瓶就回到自己工作岗位去了。
      
      叶文澜把书放在季西陆床头,偷眼瞧了瞧,感觉孟医生和季西陆没有继续收拾他的意思,心里大松一口气,忙蹑手蹑脚跟在同事们身后离开。
      
      他自以为逃得悄无声息,孟医生看着他的背影,嘴角忍不住抽了下。
      
      回过头,孟医生低声问季西陆:“这个叶文澜怎么回事,他以前和你有过冲突?”
      
      季西陆拿过那本书,看书脊上被磕伤了一小块,有些不快地皱皱眉,漫不经心地回答说:“可能有吧。”
      
      瞧这话说的,还可能有吧?
      
      孟医生无奈,想要劝劝他,结果注意到他一直盯着书刊磕坏的地方,似乎非常心疼,到了嘴边的话就是一转。
      
      “一本书而已,不是多贵重的东西,你不用这么……难过。”
      
      季西陆答非所问:“叶文澜……好像家里是药剂行业的?”
      
      孟医生察觉到一丁点苗头,谨慎地说:“他家算是药剂师世家,家风很正,家里人基本都在药剂行业工作。如果他哥哥没出事,他应该去做药剂师了。”
      
      季西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既然是药剂师世家出身,那叶文澜家里应该有很多典籍吧?
      
      既然本来都可以去做药剂师了,那叶文澜本人的能力应该不弱吧?
      
      想到自己要研究的药剂和叶文澜并不是无药可救的态度,季西陆勾了勾唇角。
      
      孟医生心里一跳,连忙劝他:“小季啊,叶家人的人品都是不错的,你看,叶文澜刚才不也知错了?”
      
      季西陆赞同地说:“我当然知道他已经认错了。我只是觉得,像叶家这样通情达理的家族值得表扬。”
      
      孟医生一愣:“啊?”
      
      季西陆慢悠悠捧住胸口,表情没怎么变,语气却变得感激:“虽然叶文澜性格别扭了点,但心地还是很好的嘛!我懂的,他这个年纪的青年人最要面子了,当着大家的面抹不开脸,不好意思说赔偿的事,私底下却很讲道理,一定要资助我自学的书籍,还不让我反驳,真是太让我感动了!”
      
      孟医生:“……”
      
      季西陆不管孟医生古怪的表情:“我就知道,像他这样一个有原则的人,怎么会赞同沈承烨的行为呢?他一定是为沈承烨的所作所为感到羞愧、为曾经听信谣言的行为感到歉疚,才会这样帮助我。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他真是个正直的人啊!”
      
      孟医生眼神完全呆滞了:“……”
      
      他就知道,他就知道。
      
      自己这个学生不只专业水平高,按头别人的能力也一样强!
      
      实话说,最开始他不也是这样被赶鸭子上架做了人生导师吗?以季西陆那个水平,他能教导多少,还不是强行被安了很多“孟老师说得对”的名头?
      
      一想到这里,孟医生就生出一股打孩子的冲动。
      
      他沉默着看向季西陆,眼神充斥着微妙。
      
      听说季西陆是个孤儿,小时候没有和父母生活过,要不还是打吧,给孩子一个完整的童年?
      
      季西陆敏锐地察觉到危险,口风当即一转:“孟老师,难道我哪里说错了吗?”
      
      说着,他扬了扬手里的书。
      
      孟医生表情一顿,过了几秒,才有气无力地摆摆手:“你高兴就好。”
      
      刚才季西陆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里面还有首都星这几年声名鹊起的沈承烨的事情。如果叶文澜讽刺季西陆的话和这个人有关,那季西陆借书的举动很可能有其他深意。
      
      到底都是同行业的,孟医生虽然和叶家关系不怎么近,却也准备私底下提醒一下叶家人。
      
      不过季西陆的动作远比他快,在他找上叶家人之前,三院已经流传开“叶文澜为朋友所作所为感到羞愧,不愿朋友的前男友被耽误,自愿借给朋友的前男友书刊并帮助学习”的小道消息,许多本来对叶文澜颇有微词的人听到后,对叶文澜大为改观。
      
      “我就说嘛,能通过面试进入三院的人,人不可能多坏,他估计被骗了。”
      
      “听说他家里好几代都从事药剂行业的工作,他自己以前也通过了药剂师协会的天赋考核,可能天赋太高被家里养得比较单纯,才会被人欺骗。”
      
      “不过他家家风挺正的,及时止损就挺好。”
      
      “为朋友感到羞愧”、“自愿”借书、“及时止损”的小道消息主角本人:“……”
      
      我不是,我没有,你们不要瞎说啊!
      
      叶文澜想要辩驳,可每次不等他开口,他的同事们就询问他“你给季先生带书了吗”“季先生最近好像遇到了什么难题,你有没有注意到”,话里话外大肆夸赞季西陆的好学不说,还热情地劝说他向季西陆学习。
      
      叶文澜:……妈的,这就很不讲道理了好吗?
      
      他很快意识到,在舆论大方向已经确定的情况下,纵使他有千百种说辞也不可能改变别人的想法。
      
      再一次尝到百口莫辩的滋味,叶文澜想到依旧被温君逸冷待的沈承烨,不得不忍气吞声主动去找季西陆和解,为表诚意还带了本药剂学前沿书刊。
      
      季西陆捧着书柔弱一笑:“怎么,尝到说话没人信的滋味了?”
      
      叶文澜可疑地沉默了。
      
      过了几秒,他干巴巴地问:“你到底怎么样才能和解?”
      
      季西陆:“听说……你家里很看重孩子的人品?”
      
      叶文澜瞬间打了个哆嗦:“你要干嘛?你难道想告诉我家长?”
      
      季西陆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你怎么会这么想?我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遇到事情,当然是第一时间找警察叔叔帮忙啦。”
      
      叶文澜:“???”
      
      叶文澜:“!!!”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叶文澜:……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碰瓷也要讲基本法的好吗?
    十一徒弟:都是薅羊毛,哪头羊不一样?
    .
    蓝星联盟瞎扯小百科:
    菟丝花:又名金灯藤、菟丝子,一年生寄生缠绕草本。因文化断代,蓝星人曾以为这种植物柔弱无害,直到国宝级药剂大师、基因进化之父季西陆横空出世,考古学家才从史料中发现,地球人曾赋予它许多可怕的绰号——“魔王的丝线”“致命绞索”“植物吸血鬼”等等。该研究结果一经公布,迅速引发轩然大波,民众纷纷表示,这种植物配季先生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