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靠开马甲一统天下

作者:魏朝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顺昌赌坊


      祝凌和系统讨论到了半夜,得出一个结论,声望值应该是除了名扬天下以外,还有别的获得方法,比如在很有能力的人心里提升评级。

      说白了就是你的危险系数越高,声望值越多,当然,这样是比较有风险的。要是别人觉得你太危险,直接弄死你也没处说理。

      可是,这一切的困难,在声望值破零时开放的系统商店面前,都不算什么!

      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祝凌脑海里剩一个字:买!

      她几乎一夜未眠,等到与昨日相同的时辰时,门再次被敲响。

      这次门外不是林瑜,而是一身玄衣的定远将军苏衍。

      剑眉星目,腰佩长剑。

      祝凌:……

      窒息.JPG

      来的第一天就是鸿门宴,晚上王爷带着人逛青楼,第二天一品大臣带人逛酒楼,今天换一品武将是要带人逛赌场吗?

      要是还得不出什么结论,明天他萧帝萧慎是不是还要亲自上场?

      你们萧国人怎么都这么多疑?我就不能是一个惨遭追杀,弱小可怜无助的落魄公主吗?

      祝凌心中无语凝噎,面上却恰到好处的带出些许疑惑:

      “敢问苏将军,可有要事?”

      “奉陛下之命,末将前来带公主殿下一览萧国国都风光。”

      “敢问公主今日愿去往何处?”

      系统:【......你猜的好准哦。】

      “闭嘴。”

      祝凌在心里回敬自己的系统。

      “东坊之景昨日略有领略,今日便去西市吧。”祝凌微微勾起嘴角,“还请苏将军转告贵国国主,多谢他盛情美意,乐凝不胜感激。”

      西市与东坊之间还是有区别的。

      东坊路面整洁,青石板铺地,连街边的小贩都衣着干净。西市的路面却多有污渍,洒落着土块泥灰,来往走动之间多为衣着朴素的百姓,沿着街道支起来的小摊子也颇为简陋寒酸。

      东坊和西市之间只隔一道街道和一堵高墙,但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光景。

      “此处鱼龙混杂,三教九流,怕是不适合乐小姐游玩。”

      苏衍侧过身挡住那些有意无意向他们看过来的视线,微微皱了皱眉。

      一行人虽然行事低调,但观其服饰装束,神态举止,便知非富即贵,不应是出现在西市之人。因为格格不入的缘故,暗地里有不少窥视的视线,被苏衍一瞪,才略微收敛两分,但那种如附骨之蛆的不适感依然存在。

      “无妨。”祝凌笑道,“素闻萧国民风清正,民淳俗厚,非貊乡鼠壤,也难见宵小横行。如今国都之地,天子脚下,想必更不会有什么刁悍之徒。”

      苏衍:……

      苏衍他有苦说不出。

      为了尽快改变这位娇娇贵女的想法,苏衍脚下拐了个弯:“西市并无新奇事物,倒是有一地,不知乐小姐可有兴趣?”

      “那便请苏公子带路了。”

      走过三条小巷,拐过两个弯,出现在祝凌眼前的是一座气派的楼坊,大门的正中间挂着笔走龙蛇的牌匾———顺昌赌坊。

      还真的把她带来赌坊了。

      【祝凌你的嘴可能开过光。】

      系统在她脑海里吐槽。

      “好好加载地图,工作期间,不要说话。”

      【嘤嘤嘤,我是社畜吗?】

      “能者多劳。”祝凌在意识里满嘴跑火车,“因为你太厉害了,所以更要注重效率。”

      【哼(ノ=Д=)ノ┻━┻】

      系统在她的意识里傲娇了一把,丢下一张“天生优秀,惭愧惭愧”的熊猫头JPG图片后,立刻投入了地图加载的工作中。

      “乐小姐若是不习惯此处,我们可转道东坊。”苏衍看着祝凌站在顺昌赌坊的大门前,愣愣的盯着门匾,大开着的门里传出来嘈杂的叫嚷声,癫狂的笑声和撕心裂肺的哭声,宛如世间百态的缩影。

      苏衍心里生出几分愧疚,他将一国公主带来此地,到底是把人给吓着了,若不是为了尽快摆脱这种宛如鸿胪寺职责似的麻烦,他也不会出此下策。

      “这便是苏公子带我来的好地方?”

      “是在下思虑欠妥,不如……”苏衍话还没说完,就被祝凌打断了。

      “真是好极了!”祝凌满脸兴味,“苏公子当真是个妙人!”

      苏衍:???

      他是不是理解错了什么?

      还没等他从这种微妙的怪异感里回过神来,祝凌已经踏进了顺昌赌坊的大门。

      她身边的侍卫忙不迭的跟上去,将她护卫在中间。

      苏衍落在了最后。

      他慢悠悠的踏进门,门里比门外更吵,人声鼎沸杂夹成一股热浪扑面而来。苏衍看见了祝凌的背影,侍卫为她在人群中挤出一块区域,没人能挨到她的衣角。

      他略微松了口气,向祝凌的方向走去,却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站定,转身“铮”的一声,腰侧宝剑被他握在手里,出鞘三寸,搭在旁边人的颈侧,压一道浅浅的红痕。

      “管好你的招子。”苏衍淡淡的说,“我不太想见血。”

      “是是是!小人错了!”被他的剑压住脖子的男人吓得瑟瑟发抖,蜡黄脸上的双眼里充满了恐惧,“饶命!大侠饶命啊!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

      “呵。”苏衍盯着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在他的目光下抖如筛糠,几乎要站立不住。

      苏衍将剑在他肩头一敲,归剑入鞘。一股大力将男人的肩头打得剧痛,踉踉跄跄后退几步,跌倒在地。

      “大侠饶命!大侠……”

      “滚。”苏衍垂下眼睫,语气冷的像冰渣子,“别让我再看见你。”

      护卫护着祝凌挤到赌桌前,赌桌周围围满了人,赌红了眼的赌徒大声叫嚷着,脸上神色狰狞,嘴里不干不净,骂骂咧咧。

      人人的目光都盯着庄家手心里的骰盅,仿佛里面装着什么令人神魂颠倒的宝物。

      骰子在木质的骰盅里发出清脆的碰撞声,然后“碰”得落在桌子上。

      桌子周围赌徒的呼吸声都粗重了几分。

      庄家不动声色地环视周围,把赌徒的神色尽收眼底,他慢慢的将手从骰盅上挪开:“开!一、二、五!小!”

      周围一片哗然。

      “我中了!我中了!”一个赌徒狂笑着把面前的筹码拢到怀里,状若疯癫。

      庄家眯了眯眼,嘴角不动声色地撇了一下。

      “下一把,买定离手!”

      骰盅又哗啦啦的摇起来。

      “压小!我还压小!”

      那个赌徒将拢到怀里的筹码全推了出去,连带着自己面前攒下的一部分,银白色的筹码在赌桌上堆成了一座小山。

      估计这人的运气是真不错,周围有的赌徒看到他把筹码全压在了小的上面,也纷纷跟风,很快,属于小的那块位置的筹码堆成了一座山,而大的那一块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筹码。

      “开!四、六、六!大!”

      那个幸运的赌徒赢的筹码输了个精光。

      一朝暴富,一夕负债,就是这赌场最真实的写照。

      “我不信!我不信!!”庄家把赌桌上堆成山的筹码收走,压小的区域瞬间清空。

      “我不信!我还有钱!再来!”那个赌红了眼的赌徒,从自己贴身的钱袋里掏出半袋筹码,狠狠地掼在压大的区域,因为暴力的缘故,钱袋的绳结松开,滚出了几粒筹码。

      赌徒迟疑了一瞬,将散出来的几粒筹码放到了小的区域。

      “买定离手!”庄家又开始吆喝,刚刚摇好的骰盅在桌上稳如泰山。

      “啪!”

      骰盅开。

      “一!一!一!庄家通吃!”

      周围的赌徒一片喧闹,桌上的筹码被完全清空。

      ……

      “小姐要试试吗?”

      苏衍挤到桌边,将众人百态收到眼底。

      “赌场的规则我不太懂。”祝凌说,“不过试一试,倒是无妨。”

      说这话的时候,那个输得精光的赌徒已经被赌场里的打手拉走了,那疯魔一般的哀嚎声在这沸水似的赌场中也是分外刺耳。

      “就赌大小吧。”祝凌漫不经心的从身边侍卫的托盘中捡起几枚筹码,“苏公子可能不知道,我的运气一向很好。”

      此时骰盅已是到了新一轮,骰子静静的躺在骰盅里。

      祝凌随手将手中的三枚筹码扔到了大的区域。

      压“大”的人零零散散,大多数人都抱着些许希望,纷纷压在“小”上面。

      骰盅开,五、三、六,大。

      祝凌三枚筹码变为九枚。

      下一轮。

      骰盅开,五、五、四,大。

      筹码翻四倍,三十六枚。

      再一轮,祝凌压小。

      骰盅开,一、四、一,小。

      筹码翻两倍,七十二枚。

      又一轮。

      骰盅开,三军双骰。

      除祝凌以外,全军覆没。

      祝凌筹码翻倍,一百四十四枚。

      新开一轮。

      骰盅开,三军单骰。

      筹码增倍,共计两百八十八枚。

      ……

      庄家额头开始冒汗。

      祝凌从不去听骰盅响动,也不受周围人影响,只是随意的抛出筹码,三枚筹码一柱香之内,竟已经翻到了一千多枚。

      她也不收回,每次就是将上一轮的本息全掷出去,赢去的筹码在桌上堆成了一座小高山。

      赌徒们也算看出来了,祝凌就像是财神爷的亲闺女,压哪儿哪儿赢,便一窝蜂似的跟着她下注。

      这张桌子周围的人越聚越多,赌桌上的筹码堆得极高,普通筹码和贵重筹码混杂在一起,炫目晃眼。

      “这位小姐……我们顺昌赌坊,还有些别的有趣玩意儿……”庄家的手已经有些抖了,祝凌玩的是比较贵的筹码,一枚一两银子,如今已被她赢走一千多两了,无论他怎么使出浑身解数,出老千也好,用巧劲儿也罢,祝凌永远都能压对正确的那方。

      这一轮……这一轮要是她还压对,便不是一千多两,而是三千多两了!

      若是常人也便罢了,有命拿也没命回去,可庄家的眼力摆在这儿,又交友甚广,一眼就知这护卫的姿态,不像是寻常武人,倒像是萧国王宫里出来的。

      钱被赢走事小,得罪了贵人事大,但若这贵人按这个速度赢下去,不说别的,赌坊倒闭,便在顷刻之间。

      “开啊!你们怎么不开了?”

      “莫不是赌坊拿不出银子了?”

      “哈哈哈哈快开啊!我们赶着下一注呢!”

      周围是赌徒的起哄,庄家在衣摆上擦了擦手心的汗,心里发苦,碰了这么多年骰盅,他自然知道,面前这个明显是生手的女子又是对的。

      “三、三、二,小!”

      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

      “好啊!”

      “好!好!好!”

      “真是神了!”

      祝凌嘴角含着笑,等着下一轮。

      骰盅落定。

      祝凌将筹码推往大的方向。

      无数筹码如雨点落下,甚至超出了大的范围。

      果真是大。

      祝凌还未作声,周围赌红了眼的赌徒已经在撺掇她进行下一注了。

      “下一注啊……”

      祝凌拖长了声音。

      庄家的手已经明显开始抖了。

      除去赔给周围一大群赌徒的三千多两银子,光祝凌一人,便赢了八千多两。

      这一日,竟输了万两有余!

      “到此为止。”祝凌面上带笑,从属于她的筹码堆里捡出三枚,递给苏衍,“物归原主,多谢。”

      躺在白/嫩手心里的三枚小巧筹码直直递到苏衍眼前。

      苏衍迟疑了一下才接过:“……为何不继续了?”

      “水满则溢,月满则亏。”祝凌半垂下眼睫,“更何况是运气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她说这话的时候,身后堆成山的筹码在赌场四角灯烛的照耀下流光溢彩,令人目眩神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