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替身也有假的[娱乐圈]

作者:之吱吱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9

      
      江城露出一脸费解的表情。
      
      赵斯亦不太自在的看看周围,又看了一眼表:“樊楚郁也要一起来吗?”
      
      下一段的重头戏里也有樊楚郁的骆青几句台词,他这么问倒不奇怪,江城摆摆手:“不用,那个镜头应该是单拍,之后再加进去,重点只有我和你。”
      
      赵斯亦:“哦。”
      
      江城看了他一会儿,微微皱眉。
      
      他只当赵斯亦还在介意当时差点被截胡,还要通过试戏保下男主的事情,于是想了一下说:“樊楚郁是青一塞的人,这部戏青一追了不少投资,当演员,有些事情是没办法的。”
      
      赵斯亦:“他不是你的人?”
      
      江城:“......”
      
      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这么问,但看着他的人表情却很认真。
      
      如果不是江城特别关照的人,怎么能一连数次的坐着他的车回来,在夜里说着回他房间那样的话,甚至能直接给江城打电话,都不用通过董东东。
      
      更不用提,还和他抢角。
      
      如果江城身边真的有了人,赵斯亦一点都不介意躲的远远地,眼不见为净。
      
      “不是。只是比较照顾他。”
      
      江城平淡的说:“因为一些原因。但这只是在其他方面,我没有截胡过你。”
      
      赵斯亦:“什么原因?”
      
      江城:“不方便说。”
      
      呸!那就是睡了!
      
      赵斯亦气结,坐在沙发上的人微微皱眉,半垂着眼尾道:“如果你需要,也可以。”
      
      “......”
      
      赵斯亦怀疑自己耳朵聋了。
      
      你还想一次睡两个????
      
      江城却很冷静,话说的极其理性,像是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决定:“你演技实在很一般。”
      
      赵斯亦:“......”
      
      那老子就要被你睡?
      
      “公司也很一般,如果有演技和发展瓶颈之类的问题,我可以帮你。”
      
      江城说的实在太淡然,但赵斯亦实在很难不往某些方面想,他张口就问:“报酬呢?”
      
      江城的目光有些微的黯淡,盯着他的脸,过了一会儿才说:
      
      “不用。”
      
      “你对樊楚郁也不用?”
      “......”
      
      “不一样。”
      似乎是不太想再提到这个人,三番两次,江城眸色有些冷,拿过剧本道:“我跟你没有任何关联,这是我的私事。背词。”
      
      赵斯亦努努嘴。
      
      呸!那就是有报酬的那种照顾!
      
      但是难得江大影帝肯放下身段,先是请他进来躲雨,又是放水果,又是陪他过词儿,又是陪他过戏,还说愿意提拔他这个籍籍无名的小演员,再不认真把戏演好,那就是耽误大家的时间。
      
      况且他跟江城已经没有关系,更管不着对方的性生活。
      
      赵斯亦很快进入状态,开始按照江城的要求,一个字一个字的对着镜字抠神态,两个人整体梳理到江城满意,已经是晚上11点。
      
      片场只剩下落了雨的地面一片潮湿,两辆车分别先后发动引擎,从路边消失在夜色里。
      
      赵斯亦心里还惦记着那点“照顾”的事,把前因后果跟费大金一说,对面立刻拨浪鼓叭叭摇头。
      
      “不可能。”
      费大金说:“他们应该不是你想的那种床上关系。”
      赵斯亦:“我没说是床上关系。”
      
      费大金也不戳穿,打着方向盘说:“我虽然在圈里没什么人脉,但是人事儿没少听,樊楚郁说是青一小太子,但我听几个哥儿们说,他不是樊胜天亲生的,好像是十四五岁才认的干爹。”
      
      费大金透过后视镜一挑眉:“十有八九就是那种。”
      
      赵斯亦没说话。
      
      “喏,你肯定比我门清儿,江城那么‘高’一个人,番茄都不带放进水果里,哪儿能看的上他?都是别人床上吃剩的。”
      
      赵斯亦皱眉:“那为什么?”
      费大金:“我哪儿知道,问你前男友去。”
      
      车里安静了一阵,费大金又说:“他为什么照顾樊楚郁我是不知道,但是你不想想,他为什么要照顾‘夏棋’吗?”
      
      赵斯亦一直绕在前面,压根没想过后面,张口就问:“为什么?”
      
      费大金没往下说。
      
      其实他问完了,也已经知道对方想说什么。
      
      赵斯亦神情松散:“那也不太可能。”
      
      “为什么?”
      
      费大金皱眉:“他很可能就是睹人思情,不然为什么演这片儿,还说能帮你。你别告诉我他欣赏你的演技。”
      
      “......”
      
      赵斯亦送他一个“滚”字。
      
      过了一会儿又说:“我不是跟你说过,当初我们分手,是因为他上床不行嘛。”
      
      费大金:“我没当真。”
      
      前任说的不行,那基本都是用针眼看的。再说江城那个身材,一看就是行,怎么可能不行。
      
      赵斯亦:“是真不行。”
      费大金:“???”
      
      “我当时说想跟他试一试,上床那样。”
      
      “他说接受不了。”
      
      赵斯亦靠在后座,玩着手机说:
      
      “他觉得很恶心。”
      
      .
      
      费大金第三次感觉自己站在娱乐圈的风暴中心,首先是在头一天晚上,知道了江城年少恐同的惊天剧闻。
      
      他像一只揣着瓜的猹,辗转了一夜,又在第二天起床,看到了手机里的头条推送:
      
      【@「深度发掘」独家推送:围城片场直击,双男主江城与夏棋休息室共度夏宵五小时,深夜雨中刻意分车回房。】
      
      同时为之颤抖的还有楼上的董东东,他感觉自己的饭碗已经朝不保夕,好像宋美霞下一秒就要一个电话让他滚蛋。
      
      “好好地我干嘛非得分两辆车呢。”
      
      董东东瘪着嘴,滴里答啦的抱怨:“这下好了,都说太刻意,欲盖弥彰。”
      
      “......”
      
      费大金倒是没工夫陪他抱怨,因为手机已经被电话打爆,都是想趁热分一杯羹,弄个经纪人说法当独家的,最后受不住,只能关机。
      
      所幸这一天都是重头戏,江城和赵斯亦并没有功夫刷微博,看新闻。
      
      而且因为陆野对这场骆语受伤之后,两个人真情流露的片段怎么拍都不满意,片场一时间气氛沉重。
      
      “还是差点。”
      
      陆野第八次让打光的归位,小小的单间里,所有人都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这里是戏中杜明阙第一次对骆语动心,也是他第一次因为利用了骆语而感到自责,两人在私人诊所的拥抱和抚摸是电影重要的桥段之一。
      
      赵斯亦的台词部分因为准备充足并没有什么问题,但陆野始终觉得少了点什么。
      
      “你摸他的时候放开一点。”
      
      陆野皱着眉,看着赵斯亦:“这里是情感起伏很大的地方,你受伤了,你想获得他的关心,他好不容易靠近你,你要摸出依依不舍的感觉,依依不舍懂吗?不是挠蚊子包。”
      
      赵斯亦一脸菜色,江城的身体是他的禁忌,可以的话他连蚊子包都不想碰。
      
      “把衣服脱了吧。”
      
      一道冷淡的声音倏地从身后传出来,赵斯亦回头,看见江城面无表情的从机器前挪开脸:“换一下吧,我摸,别浪费时间。”
      
      赵斯亦:“......”
      
      他上面穿着一件白衬衫,外面是血染的绷带,绕着腰紧紧缠了一圈。因为拍的有点久,颜色已经有些发深。
      
      赵斯亦觉得如果他的耳朵没有问题,那心灵马上可能就要出大问题。
      
      那头的陆野想到已经拍了八遍,突然觉得也不是不行,左右这个镜头他要的是张力:“也行,试一下吧。来,服化的重新替他裹一下绷带,身上的伤口再补一下,上面不要穿,再来一遍。”
      
      赵斯亦有些凝固。
      
      虽然他铁汉铮铮,不脱裤子都好说,但他和江城的上一次身体接触,记忆实在不太美好。
      
      五年多过去,江城已经能随便摸男人了?
      
      可惜陆野赶时间,并没打算让他这位铁汉发表意见,两个服化的直接掀了他的上衣,画好腰间的伤口再泼完新鲜的血袋,就喊了打板。
      
      “围城,第二幕第二镜第九次,Action。”
      
      搭景成私人诊所的单间,光很暗,手术灯和刀具被撤走的镜头先走完,一阵皮鞋轻点木地板的脚步声传来。
      
      江城慢慢走了进来。
      
      台词早就烂熟在心底,只不过这一次变成自己坐着被动,赵斯亦有些心里没底。
      
      但他还来不及思考,江城的手已经顺着后颈的发梢往下,探到了脖颈间。然后用虎口捏着下颌,揉了揉他的耳朵。
      
      那一瞬间,赵斯亦感觉他的耳朵红了。
      
      但江城的手没有停下,顺着他的脊椎,一点点移动到腰间,抚摸少年细腻却染血的皮肤,然后停在伤口的地方。
      
      赵斯亦下意识睁大了眼睛,因为他感觉到江城的膝盖分开了他的腿,另一只手已经贴上了下/腰的部分。
      
      江城的力道很轻,只维持着演员之间最礼貌的触碰。但眼神中却是毫不掩饰的欲望,隔着没有衣物遮挡的身体,愈加炙热起来。
      
      赵斯亦一点也想象不出,这会是曾经“接受不了”跟他上床的人。
      
      “卡。”
      
      陆野从机器后面站起来,这一遍显然要比之前的让他满意的多。
      
      不得不承认,江城在这方面,有独到的天分。在很多对演员状态要求很高的镜头上,入戏的速度没有几个青年演员可以做到。
      
      单间内,赵斯亦几乎和江城贴在一起,听到陆野确定的“就这遍吧”之后,才松了口气。
      
      为了缓解不自在的感觉,赵斯亦飞快的瞪了一下江城:“你自己怎么不脱?”
      
      江城并没立刻直起身,双手还禁锢在赵斯亦两侧,撑在床上,平淡的说:“你想看?”
      
      赵斯亦:“......”
      
      话音一落,江城的表情也有一瞬的微滞,似乎是没想到自己会说出这样撩人的话,他的喉结轻轻动了一下。
      
      现在不是戏中,他也不是杜明阙,对方也不是骆语。
      
      而赵斯亦的表情要比他更难看一点。
      
      他的表情向来带着独有的清澈可爱和死皮赖脸,很少会有尴尬的时候,即使有,也不过就是低下头,盯着地面。
      
      但现在,他并不敢低头。
      
      笑容僵在脸上,凝固成一抹红。
      
      江城察觉到他的异常,身体轻微挪动了一下,脸色也变得复杂起来。
      
      “你...”
      
      赵斯亦没有地方躲,只能偏过头,看着床头的两个枕头,好在江城并没再给他更多的难堪。
      
      江城只是怔了一会儿,然后飞快的站起来,接着把赵斯亦的上衣扔了过来,盖在上面:
      
      “别冻着。”
      
      “......”
      
      .
      
      当晚,赵斯亦躺在酒店的床上,很久以来第一次失了眠。
      
      他居然对着江城出现了反应。
      
      如果是在拍床戏,这无可厚非。但他只是被江城摸了一会儿,然后随随便便的撩了一句,居然就有了反应。
      
      赵斯亦只能不停的给自己洗脑,这是很正常的,并不是他对这个王八蛋还有什么肖想。
      
      要怪都怪那种随随便便让人脱衣服的流氓;
      要怪都怪那种随随便便在别人身上搓麻将的色狼;
      
      他只是个正值壮年的正常男性,被撩拨当然会有反应,这很正常。
      
      赵斯亦辗转反侧,把被子活生生睡到了地上。
      
      江城会觉得恶心吗?
      
      他不知道。
      
      .
      
      “哥?江哥?”
      
      楼上,董东东弯腰缩背,站在江城面前,叫了好两遍,沙发上的人才回过神。
      
      江城皱着眉:“你不是说那个夏棋,是有女朋友的吗?”
      
      牛头不对马嘴。
      
      董东东拧着脸回答:“是啊,有女朋友,很恩爱。”
      
      江城眉头皱的更深了一点:“很恩爱?”
      
      董东东被他问的有点心虚,老实说:“这也是我到处打听,听其他人说的,那花还有谢的时候呢,也可能...不恩爱?”
      
      江城揉了揉眉心。
      
      “先别管小夏老师了,那个什么,江哥,”
      董东东一脸菜瓜色:“美霞...姐下午给我来电话,说她今天晚上10点30分会准时给你打个电话,让你务必接一下。”
      
      江城心思并不在这上面:“干什么?”
      
      董东东气若游丝:“可能是送我走。”
      
      江城:“注意安全。”
      
      “?”
      
      还剩一口气的董东东好一通哭嚎,江城才总算明白了大概,10点半接了宋美霞的电话,不耽误时间的说:“别换了,东东挺好的。”
      
      宋美霞:“......”
      
      她瞬间想刮了这个天天吹枕边风的小太监。
      
      “不换也行,但你自己是不是得注意点啊?”宋美霞语气放缓:“这才几天,都多少个热搜了,宣发的姑娘都熬好几个通宵了,生怕你粉丝集体来公司门口静坐。”
      
      “那就别管了。”江城并不在意这些。
      
      “......行行,我不管我不管。”
      
      宋美霞敢在会议室跟樊胜天叫板,但到了江城这,只能装哑巴,毕竟这是活体摇钱树,什么都不用操心,佣金就能抽到饱。
      
      “那这样你看行不行?你这个电影拍到中期,不是有几天杂志广告请假吗,之前跟陆导谈好了的,天天把你圈在那拍,他刚好嫌太贵。”
      
      宋美霞商量说:“要不然我跟品牌那边商量一下,你这几天抽空先过去拍了吧,刚好等这波舆论过去。”
      
      “你不上网,是不知道闹成什么样,这几天你们那个剧组周围八百里都是炮。你就当行行好,我求你了。”
      
      “......”
      
      江城低垂着眼尾,有些沉默。
      
      其实他不喜欢在拍摄中途离开的,但人不能脱离现实,团队也不可能几个月一毛钱不开张。
      
      宋美霞一般都按照他的要求,把所有广告和杂志集中在几天内处理,说起来也无可厚非。
      
      再加上刚刚发生了这种事。
      怎么说都有些尴尬。
      
      他对这个叫做夏棋的小演员,本来就很难理清自己的情感,现在好像又更复杂了一些。
      
      也许暂时离开也不错,至少可以缓冲一下这份尴尬。
      
      过了半晌,江城道:“你安排吧,时间尽量缩短。”
      
      .
      
      赵斯亦睡了个不算觉的觉,起来的时候顶着两个黑眼圈,一看就是精神不佳。
      
      费大金递给他一瓶牛奶一根香蕉:“嚯,你今天这个得好好遮一遮。”
      
      “那早点去吧。”赵斯亦咬着牛奶说:“不然化妆间赶不上趟。”
      
      他皮肤好,又标致,平常除了喷个发型,基本上不用化妆,所以没在意过时间,突然在意起来,才发现这会儿已经不早了。
      
      “没事儿,不用着急。”
      
      费大金喝着奶说:“刚副导演给我发信息了,江老师出去拍广告了,三四天呢。”
      
      “你俩上午那场戏取消了,中午到就行。”
      
      “哦。”
      
      赵斯亦被自己捏过劲儿的牛奶滋了一手:“不早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捉虫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