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替身也有假的[娱乐圈]

作者:之吱吱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16

      “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我没说你跟我有关系。”
      
      下午三点半,整个邺荷都被照在密热的空气里,晴空仿佛一个巨大的火球,照出夏末烈日的可畏。
      
      董东东开着车,上午赵斯亦和樊处郁的戏收场,下午和江城的对手戏要去影城北边的上海老街,开车十几分钟的路程,拍摄地是一家租借的旧式歌舞厅。
      
      宽大的奔驰商务,一排坐三个也绰绰有余,但现在江城一个人坐在中排,赵斯亦一个人坐在后排,谁也看不见谁,像在自我隔离。
      
      经过一个上午,江城的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声音也没什么波澜,像是普通的告知:“我对你也没有任何想法。”
      
      赵斯亦在后排玩消消乐,声音散漫:
      
      “我没说你想搞我。”
      
      董东东一个急刹车,差点开进人行道。
      
      “你知道就好。”
      
      江城淡漠的说完,似乎又觉得不够,像是在对后面的人强调,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听:“你失恋与我无关,”
      
      “我有喜欢的人。”
      
      灼热被冰冷的车窗隔离,车里的冷气吹的人膝盖发凉。
      
      轻飘飘的回嘴声这回没出现,赵斯亦手一滑,手机滚进了座位的夹缝,消失在漆黑的底盘上。
      
      到了拍摄地点,江城下了车,赵斯亦蹲下来摸手机,好像越是不顺心就越容易倒霉,他摸了好几遍也没摸到,最后董东东挪开座椅找回来的时候,消消乐已经灰了屏幕。
      
      连消个方块都有时限,更何况是人的感情。
      
      江城会喜欢上别人很正常。
      
      只是赵斯亦想起这份感情曾经属于自己,即使再不相干,人也总有徒然失去的空落感。
      
      他莫名的记起了一些很久都没再想起过的事,比如第一次发现,江城对他的喜欢。
      
      那一年的冬天很暖。
      
      寒假之前是澄江一中百年校庆文艺汇演,班主任站在讲台上,一件羊毛衫摞着袖口:“高三的精神参与,高二的只看晚会,高一说要出几个节目,主要还是靠咱们两个特长班,咱们班45个人,得出5个。”
      
      她目光扫了一圈:“文艺委员张宙,再加上江城,你们两个班干部组织刷选一下节目,下周五先报10个名单报给我,再筛一下。”
      
      江城刚点完头,胳膊就被轻轻碰了一下,刚成为班里新晋活跃分子的赵斯亦眨了一下右眼,桌上已经多出一张小纸条。
      
      【我近水楼台一下?】
      
      江城把纸条对折好,放到了桌边。
      
      赵斯亦:……
      
      【先给我报个名嘛,我会跳舞。】
      
      桌角的白条又多了一小块,江城刚放下,下一张就递过来了。
      
      【节目名字先叫「动感boy」表演者:赵斯亦】
      
      江城:……
      
      小纸条被多折了一道,放在桌角最里面,江城不回,赵斯亦只能憋到下课:“班干部,你消极怠工。”
      
      江城拿了个本子出来记报名的人,看他一眼说:“上课不能传纸条。而且你想好了吗?”
      
      赵斯亦笑眯眯:“这有什么要想的,跳舞嘛,popping,breaking我都会。”
      
      江城没说话,个字不高的文艺委员张宙带着几个要跳民族舞的女孩子过来,江城打开本子,很快开始了登记,陆陆续续的又来了七八个合唱和诗朗诵,离下节课上课没剩几分钟,才放下笔起身去了趟厕所。等回来的时候打开本子一看,刚劲飘逸的行楷下却多出一行歪歪扭扭的小字。
      
      节目10 动感boy 赵斯亦
      
      旁边人冲他吐吐舌头,江城合上本子,淡淡说:“全校都要看的,还有初中部。”
      
      赵斯亦眼神很亮:“就是人多,机会才难得嘛。”
      
      “你就那么想被看到?”
      
      “当然了。”
      
      江城的校服袖口被洗脸池的水沾湿了一点,他脱了放在窗台上,又从窗台上放进课桌抽屉里。
      
      但好像放哪里都不对。
      
      有什么不对。
      
      因为是百年校庆,每个年级的节目还要统一审查,江城和张宙找了间没人的活动室,架了一个简易的小摄像机,10个节目全部录完一遍,发到校宣传部进行筛选,赵斯亦是最后一个录的,跳完了张宙嘴喔的像母鸡:“亦亦,看不出来啊,你腰还能卷成大大泡泡糖呢?”
      
      音乐要比人停的慢一些,赵斯亦没太听清他说的什么,笑笑喘气小跑过来:“怎么样?江城?你看我能选上吗?”
      
      “不知道。”
      
      江城低着头,关掉了机器。
      
      “你关这么快干嘛,我还想再欣赏一下…”赵斯亦靠近摄像机的手被拍掉,江城收了机器把卡拿出来,冷淡的说:“还摄影机。”
      
      “你先放一遍,万一跳岔了呢我还能再修修…”
      
      赵斯亦追着江城出了教室门,江城被拉着被迫停下脚步,刚好撞上赵斯亦的鼻尖,面色淡漠问:
      
      “你在外面都跳这种舞吗?”
      
      “对啊,别人都很爱看,每次上课好多小姑娘呢。”赵斯亦问他:“你不爱看吗?”
      
      江城冷冰冰:“不爱。”
      
      追出来的张宙连话都不太敢跟江城搭,赶紧拉住还要再挣扎一下的10号表演者:“亦哥,下周一就出结果了,你别急,看着贼带劲儿,特别想尖叫,一定能选上。”
      
      另一道清瘦的背影已经拐下了楼梯角。
      
      那是江城最暖的一个冬天,木棉向阳,几乎是一到十二月便开了。
      
      已经是放学的时间,一中楼下的小花坛凑了三三两两的漫步出校门的人,赵斯亦刚从操场踢完球往回走,白色T恤很薄,裹着少年瘦而不柴的身躯,校服裤撑起来一点脚踝,白的发亮。
      
      “听说节目单出了。”
      
      “真的吗?选上了没?”
      
      “喏,群里有图,张宙贴后门了,让加紧排练。”
      
      两个女生说着话,赵斯亦顿一下伸头,其中一个马上笑着搭上话:“别看啦,都是些无聊的,看着就没意思。”
      
      赵斯亦眯着眼,从上到下扫了一遍。
      
      高二14班
      
      《合唱:春天的到来》
      《诗朗诵:挽歌》
      《歌曲:我的十七岁》
      《小提琴独奏:乐章》
      《舞蹈:侗族姑娘》
      
      ……
      
      没有动感boy。
      
      画了大饼的张宙很快捉住,男厕所谈心,他拍拍赵斯亦的肩膀,略带安慰道:“估计是江城觉得不行,每次一到你这段,他脸色就不好看。而且你看刚班群里,其他没选上的四个节目录像都发了,就你的没发。”
      
      “……”
      
      是可忍孰不可忍。
      
      精心排练的动感boy惨遭幕后黑手,居然连个谢谢参与都没捞着,脾气再好的也受不了,赵斯亦足球一放校服一穿,冷着脸就要去兴师问罪。
      
      快八点的傍晚将夜未夜,江城打开门,表情很诧异。
      
      他已经换了校服,一件深灰色卫衣配一条淡色睡裤,头发刚洗过,还有淡淡的薄荷味道。
      
      江城往门边站了一点:“什么事?”
      
      赵斯亦直截了当问:“你把我节目毙了?”
      
      江城垂着眼,眸色有一瞬的回避:“宣传部没选。”
      
      含糊其辞。
      啧,心虚。
      
      赵斯亦气短,又问:“那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这种的?”
      
      他本来想说“我这种的街头艺术工作者”,又觉得太啰嗦,左右江城就是看不惯他,江大少爷看不惯他招人喜欢,是个小气鬼!
      
      门口的人却像是被这个问题怔住,江城皱着眉,半天都没答话。
      
      走道里空气有些安静,对门丢垃圾的一开一关门,气氛更显的僵持。
      
      其实赵斯亦就是一时冲动脑上头,这么两句话甩出去,气就已经消了大半,并没什么长性。
      
      况且他又不是人民币,本来就没有资格要求所有人喜欢,江城喜不喜欢动感boy都很正常。
      
      赵斯亦突然觉得他这么直直的站着,有些尴尬,书包往右肩提了提:“你、你不请我进去啊,我都渴了。”
      
      江城的这间公寓离学校很近,赵斯亦是一路小跑来的,再加上之前刚踢完球。
      
      他向来面子厚,江城那边刚开口说了个“可以”,就一溜烟钻进去,一边走一边找词说:“那我先喝一点点水,再慢慢跟你说说,我这个舞的内涵和深度…”
      
      话音未落,就怔在原地。
      
      大开间的公寓,没有什么多余的房间,客厅连着卧室,一大片向阳的落地窗。
      
      电视里并没播放什么节目,只有一个穿校服的人在跳舞,因为被按了暂停,而卡在地上。
      
      不是别人,就是自己。
      
      江城那后半句“先等一下”悬在耳边,赵斯亦反应了两秒,心情突然就好起来,调子恨不得飞到天上去:
      
      “这位同学,你不是说你不—”
      
      电视屏幕“哗”的暗下去。
      
      反光的屏幕上,江城看到自己的影子。
      
      他坐在陆野的摄影机前,屏幕中的骆语已经游走在舞厅中,前景镜头拍了大半。
      
      江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起这么远久的事,又好像他从来没有忘记过,只是因为今天说了“喜欢”,才又被拿出来,小心翼翼的尝一遍。
      
      十七岁的那条林荫道,女班主任态度很和蔼:“体育课,我叫你一下问问情况。我昨天找张宙问汇演的事,他说赵斯亦跟你吵架了?”
      
      小花坛里泛着淡淡的香,她斟酌一下问:“我看你们还是同桌,要是不舒服,我就把座位换一下,你看呢?”
      
      江城没说话。
      
      女班主任像是想到什么,又有点迟疑:“不过宣传部的说你还挺推荐他的舞蹈…”
      
      “不用。”
      
      木棉缩瑟的开在围角,江城打断了她:
      
      “不用换位置。”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