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眼执念苏医生

作者:阿狸8845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告白与失踪

      高考后我们决定去旅游,几人约着去离X市不远的S市乡下民宿,做好攻略,准备出发时,校花刘居然也参加了,而且是不请自来。当她领着行李箱杀来时说,自己父母出国玩了,她一个人在家无聊,听说我们要去玩便想着人多热闹,自己就过来了,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介意,当然介意。我心里暗自骂道,自己多大瓦数自己没点逼数吗?
      
      我们三个臭皮匠准备了一系列浪漫的计划拿下苏羡,偏偏校花刘来搅局。
      
      没办法,我们一行五人,死气沉沉到达了S市。暑期档民宿原本就紧张,我和落落,校花刘只能挤一间房,落落看着我和校花刘大眼瞪小眼,尴尬的解围,建议明早爬山看日出。
      
      校花刘的出现计划调整,爬山也是计划中的一部分,介时,落落与郑辉将校花刘引另一条路,而我和苏羡单独爬另一条道。
      
      荆棘山原本是个无人问津的山,近些年大兴民宿,慢慢的更多的人喜欢到这里寻找自然足迹。久而久之,村民大兴土木将荆棘山开山辟路,连带着民宿,土特产越来越红火。
      
      我们五人天没亮就出发,清晨的山上云雾缭绕,山峰之间峭壁生辉。微微有些凉意,郑辉和苏羡打头阵,我们跟随其后。
      
      校花刘紧随着苏羡,我在后面盯着,看到她巧遇嫣然跟苏羡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好几次我想上前插他们中间都被落落拉回来,
      
      “有点出息成不,小不忍则乱大谋,淡定淡定。”
      
      为了苏羡,我忍。
      
      步行到半山腰,在郑辉的眼色下,我准备柔弱的脚扭受伤,我还没叫出口,一声软绵绵的哭声从苏羡身边传出。
      
      校花刘不幸脚扭了,脚踝处肿了一片,面容扭曲疼的眼泪哗哗,他抱着苏羡的胳膊,那模样堪比奥斯卡金奖得主。我和落落都诧异,他昨晚是不是偷听我们的计划了,拿错剧本了吧。
      
      苏羡上前检查后说,“估计是踝关节脱位。“
      
      “对...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们。”校花刘泪眼婆娑。“我觉得还能走,应该问题不大。”
      
      “踝关节脱位会引起关节畸形,如果你不想做个瘸子,最好马上去医院。”苏羡严肃地起身,好看的眉微微皱起。
      
      “要不把我送到山下,叫辆车我自己去医院吧。”
      
      听听,白莲花一般都这么善解人意,而男主一定会说,“我怎么忍心让你一个人去,我陪你。“想想我都觉得有点恶寒。
      
      “没事,120在山下等着,郑辉会把你送医院的”苏羡说着起身看着还有一半路程的山顶方向,“我还没看过这里的日出,就不陪你去了。”
      
      校花刘顿时懵了,她大概没意料到苏羡会这样回答,剧情不合理。
      
      “苏羡,你陪我去好不好。“校花刘泫然欲泣。
      
      “没事没事这事就交给我和落落,我们保证安全把人送到医院。”郑辉向落落使眼色,两人架起校花刘就走。
      
      在郑辉和落落的搀扶下,校花刘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的望着苏羡,终是消失在云雾缭绕的密林之中。
      
      我还没明白过来,这是校花刘给我创造了单独跟苏羡约会的机会?算不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我乐呵的不行,苏羡说我,收起你那点小想法,太丑。
      
      我撇撇嘴,心情好的飞起,哼着小调爬山。
      
      和苏羡到达山顶时,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慢慢从山边溢出,细细密密洒在他的脸上。万物俱寂,只剩下我与苏羡立在这山巅之上。苏羡明显心情很好,浅浅的酒窝,阳光在他身上仿佛镀了层金光,我不禁又要开始着迷。
      
      苏羡这个小妖精,就知道没事撩拨我的小心脏。
      
      高考也结束了,我想着是要对这份长达六年的感情做个总结。
      
      “苏羡,你是不是知道我喜欢你。“我斟酌片刻决定坦白,出门前还跟老妈立了军令状,这次不把苏羡拿下,我就以死谢罪。
      
      “嗯,”苏羡也不看我,望着山巅外的一片空旷很是惬意。
      
      “嗯,是什么意思,你不想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想把你扑到吗?“
      
      “我知道,”苏羡懒洋洋的嗓音,转身定定的看着我说“从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就知道。”
      
      “啥,我表现的有那么明显?”
      
      “嗯,像只没吃饱的狼,两眼都冒绿光。”
      
      “老实说,你是不是也有点喜欢我,?”我有些洋洋得意。
      
      “额,以后再告诉你。“苏羡含糊不清溢出声。
      
      “喜欢的吧,是吧。”我满满的激动快要挤爆胸腔,心里至叫嚣着我就知道这么久的追求,他苏羡铁杵也磨成针了。
      
      “苏羡,”我看着他的脸,这张我梦里描绘过无数次的脸,他的眉眼少了幼时的稚嫩,少了戒备的冷漠,在他瞳孔里印出我的面容。这一刻,我郑重的告诉他,“我喜欢你,我真的很想把你扒光。”
      
      说完我才意识到自己把心里隐藏多年的秘密直接给吼出来了,看着苏羡脸色变了又变,我捂住脸背过身去。我还真是没出息,总能在他面前失言,完美的宜家女人形象我是无缘了。
      
      苏羡将我转过身着,托起我的头,似笑非笑。“你呀,就你这点小秘密,我都知道。”
      
      “你的一切,我都知道。“苏羡叹口气,将我的手放在他胸前,他的身材极好,手感十分舒爽“怎么样,还满意吗?嗯?”又来了,只要他嗯的尾音拉长,我就一身电流酥麻不已。配上这健硕的小腹肌肉,真是太爽了。
      
      “满意,满意。“我怎么会对你不满意。
      
      我抱着苏羡的腰,“你知不知道我追你追了六年。“
      
      苏羡点头,眼底的笑意更浓,他捧着我的脸,“看来,身高没长半点,脸又圆润不少。“
      
      我气急,“明明是另一个地方长了,你近视呀。“
      
      苏羡上下打量,点头,“嗯,是大了不少。“
      
      我羞得面红耳赤,苏羡笑得更是放肆。
      
      从荆棘山回去,准备下山,苏羡在我面前弯下腰。我正不解,他说“不是计划着脚扭伤吗?来,我背你回去。”
      
      我被他这么一说顿无语,也不客气上去爬靠在他背上。在他耳边轻轻吹起,苏羡几次都气急的威胁我要把我丢下去,却从来没放手,反而将我背的更紧。看着他红润的耳垂我玩性大发不禁感慨,苏羡是个需要人哄的闷骚男。
      
      “你知道这里为什么叫荆棘山吗?“我把玩着他粉嫩的耳垂,苏羡的脖颈一片粉红。
      
      “不知道。”
      
      “传说,清朝时期一位富家小姐和一位偷偷私奔,两人经历过重重磨难逃到这里,还是被富家小姐的爹抓住。富家爹逼穷小子自杀跳了崖,把小姐抓回去成亲了。多年以后,富家小姐忘不了穷小子,也来这里跳崖。当地人为了纪念他们就把这里改成荆棘山。寓意爱情历经磨难才越发珍贵,是不是很凄美?“
      
      “这你也信,不过是为了吸引游客编出来的。”
      
      “不管是不是真的,最起码人家爱情很凄美呀,你要是那个穷小子,你会不会自杀?“
      
      “不会,”苏羡停住,郑重的说,“因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我会好好活着,即便用最卑微的方式。”
      
      “哦,放心我也会好好活。“我还要陪你一起到老。
      
      “你那么怕疼,自然好好爱惜自己的小命。”苏羡轻笑,两个小酒窝特别可爱。我戳戳他的酒窝,苏羡又好气又好笑。
      
      “苏羡,你知不知道自己桃花缘很多。”
      
      “嗯...”
      
      “你为什么不喜欢校花?”
      
      “给我个理由一定要喜欢她?还是你觉得我应该喜欢她?”
      
      “不行,你还是不要喜欢她,我这人喜欢吃独食,向来自私。”
      
      “嗯,我知道了。”
      
      我趴在苏羡的背上,突然觉得空气里都是甜甜的,粉粉的透着恋爱的气息。
      
      高考成绩出来前,我问苏羡,如果我考不上传媒大学怎么办。
      
      苏羡正摸着我的脑袋似笑非笑,浅浅的酒窝意味非常的,“我说进你就一定能进”那一刻我又感觉自己变成了狗。乖乖等着他说,“来伸手”。
      
      成绩出来时,我完美的在传媒大学的及格线上。
      
      再后来,苏羡全家回澳大利亚度假,突然杳无音信再也没回来。我甚至没听到他亲口回复我,有没有喜欢过我。
      
      他的家彻底空了,除了留守的保姆定期打扫,我再也没看到他的房间亮过灯。我从来没那样恐慌过,整日就趴在窗户上希望能看到他的房间有光亮起。整日抱着手机给他发乱七八糟的信息,我的手机里保留着他最后一条微信,“等我回来,给你带礼物。”
      
      我不要礼物,我想知道你去哪了,我想你回来。
      
      我偷偷翻过苏羡家,在爬他的小阳台时不幸摔伤,当时右胳膊骨折,惊动了远在南极考察的老爸。
      
      老爸许久不回家一次,回家就是一顿臭骂。因为工作的原因,我和他相处的并不多,老爸给我的印象就是个工作狂,不苟言笑,从来不教育我,但这次他却跟我谈了很久。
      
      我哭着跟他说,苏羡不见了,我找不到他,我真的很想他。
      
      老爸却说,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他现在不联系你,不代表什么。也许是遇到什么,也许是忙碌,但你要过好自己的生活。你有家人,有朋友,不能因为一个苏羡就觉得抹灭了一切。如果因为喜欢一个人丧失了自尊自爱,那这样的你也配不上苏羡。
      
      老爸的假期有限,陪我一周又赶回了南极。
      
      我不在闹腾,安心在家养伤,老妈看着再也不在我面前提任何有关苏羡家的事情。
      
      苏羡像空气瞬间蒸发,而我颓废了整个暑期,可是生活还是继续的,我依旧上了传媒大学,依旧在播音系混日子。
      
      遥遥望去,医学院就在隔壁,苏羡没出现在新生名单上,彻底从我的世界消失。一晃就是六年,我那时嘲笑的问自己,追苏羡六年,是不是要再花六年忘记他?我想忘记他,忘记我曾经对他的执着,后来才明白苏羡于我而言,就像瘾君子毒发千万只蚂蚁撕咬我的心,只有时间总能抹平一切。让我的回忆在时间里缓缓流淌,最终归于平静。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