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染一枝花

作者:九州之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染阙

      宫行枭航看着寒兰州,突然轻笑一声。
      “这次的事情南楠,你们的功劳最大,下去去领赏吧,至于咱们的占卜师啊,你跟我过来。”
      寒兰州被宫行枭航的笑给吓了一下,族长的笑怎么感觉那么渗人呢?
      宫行枭航带着寒兰州所去的地方就是自己的寝宫的密室,而目的嘛。
      “看到那是什么吗?”
      寒兰州听到略带调笑的语气,瞬间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往前走去。那是一张冰床,而上面躺着的是!
      “婴儿?啊?”
      听到寒兰州惊讶的语气,宫行枭航的笑更加深了。
      “你呢,不是总是让我找下一代族长嘛,现在我给你带回来哦。”
      寒兰州听到后并没有回答,只是看着那个婴儿,沉思。
      “虽然不知道这孩子什么来历,不过,既然是我捡到的,就是我儿子了,至于名字嘛……”
      “叫染阙,李染阙!”寒兰州不等宫行枭航说完,就直接说出口,语气是那么的迫不及待。
      宫行枭航皱眉,看了一眼寒兰州,没有说什么,他在等寒兰州的回答。
      “若我没猜错的话,这个孩子诞生于神之树,是自然生的孩子,及其难遇到,尤其是火域这样植物难以生存的地方。”
      宫行枭航不置可否,自顾自的走向那个孩子,神之树?是那棵最大的树?不过寒兰州是怎么知道的?
      “神之树是我们占卜师的占卜手册里记载的,记载的东西已经没办法探究是真的假的。但是记载中,神之树诞生的孩子,无论是头发还是眼眸,甚至于皮肤都散发着绿色,而这个孩子,就是如此。”
      宫行枭航皱着眉头看着这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他很讨厌这种似是希望般的存在,往前那么多年,自己从来都是在绝望中度过,所以他从来不信这样的存在。
      “哦?照你这么说,这个孩子很重要咯。”宫行枭航虽然在笑,但是那笑不达眼底,更是渗着悠悠的冷光。
      “不甚清楚,只是这个孩子的降临,不就很好解释了之前我占卜的那一卦吗。”寒兰州虽然没有直很肯定,但也承认了这孩子的存在,就是希望,可能拯救全族人的存在。
      宫行枭航缓慢转身,目光降临在寒兰州的身上,轻笑。那目光阴冷的让寒兰州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你可知,我最讨厌这样的存在,毕竟宫行曜,就是这样的存在呢。”宫行枭航在笑,语气轻的似是感觉不到任何威胁,但是寒兰州知道这位生气了。
      “族长,我……我只是。”寒兰州哑然,他真的不知该怎么说,也不知道该怎么才能不让宫行枭航消气,不过他现在最担心的是,宫行枭航会不会把这个孩子除掉。
      “哼,你是不敢有任何意思,不然的话,你就不会在这里了。你先下去吧。”语气中的不容商榷,让寒兰州无话可说,只能祈祷族长大发善心,放过这个孩子了。
      随着寒兰州的退下,宫行枭航周围的气息更加的黑暗,更加的渗人。他盯着这个懵懂无知的孩子,明知道孩子是无辜的,明知道寒兰州所述是事实。但是他无法允许自己身边有这样的存在,希望二字,不存在他的身边。
      “染阙,是个好名字呢。”宫行枭航看着这个婴儿,似是在怜悯什么。他周围黑暗的气息慢慢的笼罩那个孩子,越是这样,那孩子周身的绿色的光芒就越亮,也越不安。
      是了,不安?灵气在不安?
      “哦?成精了不成?”宫行枭航缓缓抱起孩子。想去探究那是什么样的灵力。只是却没看出什么,当他再准备用自己的黑暗去探究什么的时候,却撞进了那孩子淡绿色的眼眸中,心突然停了下。
      那是什么样的眼睛呢,是纯粹,是干净。这让宫行枭航自惭形秽,也不想再试什么了。
      刚刚醒过来的孩子没有任何防备的看着眼前的人,伸出自己的小手手,捂着那双暗红色的眼眸,咿咿呀呀的叫着什么。宫行枭航感受到这份柔软,心兀自平静下来,直到叹了口气。
      “你这么小,还不懂得什么是危险啊?”宫行枭航笑了,妥协的笑了。
      分割线
      在那之后不久,火域族长突然宣布退位,却让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继任族长之位,命令下的突然,让人没有任何防备。
      “主子,为什么?”南楠已经在宫行枭航身边守了一天了,虽然理智告诉他不能质疑主子的决定,但是他还是不解,主子为什么会下这样的命令。
      宫行枭航看着摇篮中的孩子,沉思一会。看着南楠认真的脸,笑了一下。
      “怎么,还真的觉得你们主子是无敌的吗?这次时域派过来的人可是宫行曜啊,不然我怎么会受那么重的伤,且没有还手之力呢?”
      “为什么,主子明明那么强!”南楠略有不甘,他们绝对是使了什么手段!
      “为什么?多年前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当得知原因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错的彻底!”
      原来,最早的时域是靠实力说话的,拥有绝对实力的人,地位就越高。但是越是尝到了权力的滋味,就越不想放手。当自己子代的人愈加强大,那时的族长就愈加不安。于是时域当时的族长就让占卜师为全族人下了个诅咒。
      “而那个诅咒就是,绝对嫡系血脉的人,能对低于自己血脉的人进行打压,任何方式。”
      这个诅咒明面上是在维护自己嫡系血脉,但是诅咒之所以是诅咒,那就是他本身带来的结果,是不被大多数人所接受的,且是很糟糕的结果。
      “那,您突然被捏断心脉就是因为!”南楠心中一惊,随后而来的是满满的不甘,明明他们的主子不比他们时域那些人差,为什么会落得如此田地?
      “他们嫡系之人,可以对任何一个血脉比不上他们的人进行压制,任何形式!”宫行枭航垂眸。他曾经眼见的残忍,是他不愿意回想的。时域自称光明所在,在他眼中,仅仅是个笑话。
      “捏断了心脉,就算是我,也得花好大一段时间回复,更别说还是被这么霸道的力量,我做不了任何抵抗,所以才……”宫行枭航情绪淡淡的,看的南楠心中微疼。
      “是。主子是想休息一段时间对吗?”
      “你可算是开窍了,我并不心系这个火域,在这里还不如在片域呢。”宫行枭航看着南楠略带心疼的眼神,嗤笑一声,“我可是你主子,就算是担心我,也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明白吗?明白的话,就退下吧。记得向西茜他们说,咱们要回片域了。”
      南楠微怔,也知道自己逾越了,只是恭恭敬敬的回答了个是,便退下了。他要向西茜他们吩咐一下回片域的事宜。
      宫行枭航看着南楠走远的身影,笑了一下。东南西北这四位,是自己在片域无聊之时捡到的孩子,当时最懂事的人就是南楠,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南楠还一如既往的深得他心。不知道这次捡到的这个名叫染阙的孩子,是否依旧深得他心呢?
      “既然你诞生于神树,那你就性李吧,李染阙,还挺不错的。”宫行枭航抱起这个孩子,不知是不是鬼迷心窍了,他总觉得这个孩子是自己的救赎。仅仅是这孩子纯粹的眼眸。
      “你要记得,我是你的父亲,记得要听为父的话啊!”宫行枭航也是觉得自己魔怔了。怎么会跟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说这样的话。
      宫行枭航笑了,这一次的决定还有很大一部份的原因是因为自己受够了备受束缚的感觉了。他从来不是什么守规矩的人,要成天跟这些迂腐的火域人相处,真是累的要命。
      宫行枭航看向片域的方向,微敛眼眸,片域于他人而言是地狱,于他而言则是救赎,还真是讽刺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