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背景板人物传

作者:可待者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娱乐圈(十四)

      这两天照顾霍庭的身体,吃的都跟清淡。陆遗林溜达完回去,顺便给两人买了午饭。霍庭吃完饭后还抱着温白凛睡了一觉,等第二场比赛快开始,才慢悠悠地到了赛场。
      主要原因其实就是他不想被围观。
      一组六名棋手,除了一开始的小擂主是按组内排位选出来,剩下攻擂的都是按抽签顺序决定上场。三天五场的比赛,霍庭果然有点吃不消,打到第四场,他就开始发烧了。
      一开始温白凛还没发现,等他赢棋下场时,温白凛摸到他发烫的手,真是又急又气。
      平时在家时,虽说也是一天两局棋下着,瞧着还是游刃有余的,但这毕竟是正式比赛,精神高度集中,对手也都旗鼓相当需要小心应对,最最重要的是,棋手要面对面端端正正地坐着,一坐就是两小时,有时还会更久。
      是很考验耐性、精力和体力的事。
      温白凛抵着霍庭的脑门,轻轻骂他:“逞什么能。身体最重要,我说过的,你都忘了吗?”
      霍庭可能是有点头疼,不太想说话,于是轻轻吻了一下她。
      这招也果然好用。温白凛也不念他了。
      递了药给他吃下,温白凛不敢让他洗澡,打了水给他擦了脸和手,就钻进被窝搂着他:“睡吧。我和你一起睡。明天如果还是不舒服,咱们就不比了。”
      霍庭滚烫的脸贴在她脖子上,难得撒娇。他闷声道:“可是我想赢。”
      最后一场的对手,就是之前温白凛怼过的韩国棋手,叫全金英,曾经获得过世界围棋巅峰赛亚军,登上过世界排名前三的位置,后来排名掉落也一直保持在前十的位置变动。
      温白凛心软了。揉着他的脑袋:“量力而行。”
      “嗯。”他乖乖点头。
      虽说是国际赛事,但因为不是什么热门大众的类目,一开始这个比赛只在小范围内关注度高一点,尤其是还在台风“驯鹿”过境期间,大部分的网友目光都聚焦在“驯鹿”上,比赛第二天,台风终于出国了。
      驯鹿登陆时中心风力高达16级,好在撤离及时,没有伤亡。但来不及和无法转移的人民财产受到了巨大损失。灾后恢复突然一条莫名其妙的热搜挂上微博,在一众救灾的话题里显得格格不入,既好笑又不好笑。
      #陆遗林海景房被驯鹿摧垮本人疑似现身某围棋赛场#
      然后除了陆遗林的海景房,这场围棋比赛也开始火出圈了,原因是这场比赛的举办方“黑白”,曾在《理想4》第一期打码出现,被看过这期节目的网友扒出来过,摸过去“黑白”官博一看,哎呦,有熟人,此时神秘的“中庭白地”身份早已曝光,官博上还挂着每场比赛选手的精彩剪辑。
      霍庭的话题又开始被刷起来,他的相关视频在所有棋手中观看和点击也都是最高的。
      而陆遗林此时正苦恼挠头:“你说这些人总盯着我也不累,驯鹿前脚刚走,还顺路送我上天,我谢谢了?”可是这样的‘好心’,以这样的方式,他根本不想要啊。
      那毕竟是一栋房子,它已经毁了,为什么还要受这样的伤害。
      “他们要靠你吃饭啊。”霍庭开了瓶苹果汁慢慢喝,昨晚发烧出了一身汗还有点虚。
      陆遗林惆怅:“每天那么多国家大事,国际赛事,不比我房子被糟蹋了严肃啊。关心重点如果能从我在哪,如果不是跟在我房子垮了后面,转而落在比赛上,我可能会高兴一点。”
      温白凛安慰他:“这不也是证明你影响力大。你看你,什么都没做,又让霍庭火了一次,还带起了这次比赛的话题度,四舍五入算是间接对传统文化做了一番推广。多好。”
      “而且你身为公众人物,被牺牲掉一点点隐私不是挺寻常的吗,大环境这样。”
      陆遗林木着脸:“不,我还垮了一栋房子。”
      心酸。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温白凛有点想笑,但她不敢。
      霍庭也有点想笑,不过他为人厚道,想想还是算了。做人善良点,积福又积德。
      总之,第五场比赛,出乎意料地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关注。而这几组擂台赛中,尤其以第一赛场和第三赛场最受瞩目。一来,唯有这两个赛场的小擂主,前四场比赛从始至终守住了自己的阵地,二来,一个赛场里是目前的世界第一,一个赛场里是跨界跨出银河系的意外选手。
      上场时,温白凛摸了摸霍庭的额头,“如果身体坚持不住……”她停顿了一下:“算了。”
      “我等你赢给我看。”
      霍庭这样的性子,说到就一定要做到的。他有自己的坚持,从来不为外物改变。
      霍庭把她的手贴在脸上,又吻手心:“嗯。”
      他上赛场的背影,温白凛不只见过一两次,但不管几次都让她着迷。棋盘上运筹帷幄,棋局内风云诡谲,与前几场打法不同,霍庭攻势凌厉,每一步都叫人胆战心惊,走得险之又险,务必要求速战速决。
      对方棋手被他逼得退无可退,只能兵行险着,断尾求生,却不料又掉进了另外一个陷阱,被霍庭抓住机会怒斩白龙。
      最后霍庭执黑2又1/4子成功出线,守住战场。
      比起温吞吞相互试探又徐徐图之的棋风,大家自然是更喜欢这样碰撞激烈的较量,全金英虽然狂妄自大了些,实力却也不容小觑,但他或许能够成为一名顶尖的棋手,不过品行有失,绝对不可能成为人人尊敬站在巅峰的棋士。
      温白凛牵住走下台的霍庭,掌心的潮意传递过去。她太紧张了。霍庭掏出手帕替她仔细擦了擦。
      画面被导播切近镜头播了出去,直播里一阵狼嚎,有恭喜胜出的,有羡慕嫉妒的,霍庭和温白凛的唯粉在里面分分排队留言:“我酸了。”
      只有CP粉喜大普奔,回复嫁给了爱情。
      然后陆遗林的粉丝也混进来了:“我们也酸了。”
      他们好像站了什么奇怪的CP。
      回了房,霍庭一直睡到了晚上,本来退下去的烧反反复复,一直没好,连下午宣读决赛名单都没到场。
      棋院这边最近人多,就算已经加强了管理,还是会有疏漏的地方。陆遗林为了防无处不在的狗仔和私生,见下午霍庭也好些了没什么大事的模样,就躲出去了。
      温白凛出门去给霍庭买粥,回来却发现床上没人。找了一圈也没找到,打电话结果霍庭的手机埋在被子里,并没有被带走。
      她一急,打翻了粥,差点烫到自己,转身出去时,在门外碰见了正要开门进来的霍庭。
      温白凛扑进他怀中,深呼吸了几下,才平复下来,她慢慢调整了语气,尽量若无其事地说:“对不起,粥不小心掉地上了。”
      霍庭捧起她的脸,默默地看了她一会,才擦干净她眼睫毛上细碎的水光:“是我刚才让你着急了吗?”
      他有点艰难地笑了一下:“该是我说对不起。”
      早就知道的,他这样,只会拖累别人。现在还只是胆战心惊,虚惊一场,等到他真的真的发病走不回来的那一天,她该怎么办。
      他又该怎么办呀,才能给她安全感。他好像给不了呀。
      霍庭吻她的眼睛。吻她的嘴巴。想把她的恐惧害怕通通都驱赶走,想放肆地爱她。但最后,只是无力地抱紧他。
      既然迟早会离开,他不能留给她更难以忘记的记忆,现在有多美好的碰触以后都会是让她伤怀的痛楚。
      她可以有更好的人来陪她一辈子,但那人不会是他。
      霍庭拿了手机,牵住她出门。
      “我知道这边有家很好吃的餐馆,我带你去啊。”
      他声音很低缓,温柔得像哄一个孩子。
      “好。”温白凛对他露出一个笑。
      小镇上没有很多吃饭的地方,即便打着围棋之乡的美誉开发旅游业,但成效却依旧不大。霍庭带她去的那家店,是家私房菜馆,隐匿在居民房之间。
      “你怎么知道这里的?”温白凛问。
      非常有地方特色的菜,霍庭还专门给她点了一道甜汤,这道汤可是大有来头,是店里秘而不宣的镇店之宝,菜单上都没写,一般人不知道,只有本地人才知道这里点菜的门道。
      霍庭笑了一下,闭口不言。实际上是他带她出来的路上临时发消息找熟人问的。
      他也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
      因为记者跟得太紧,想采访霍庭的,想挖陆遗林新闻的,霍庭干脆让陆遗林先回去,提早准备《心魔》试镜。
      而他和温白凛又在镇上呆了两天,最终决定放弃决赛返程。主办方尊重棋手的意愿,但网上好不容易见霍庭露面的粉丝都很疑惑不解。
      对她们来说,即使看不懂棋,甚至连规则可能都看不懂,但就算看霍庭拿着棋子在镜头里静止两个小时,都心满意足了。因为美好的事物足够让人赏心悦目。
      温白凛拿着霍庭的手机编辑了一条微博:“棋分九品,斗力第七。始于兴趣,却非终于胜负之分。”
      总结下来就是一句话,本来就是随便玩玩,已经不想争冠军了。
      发了出去后,两人都不再管了。
      实际上是霍庭生病总是不好,温白凛担心他,所以两人才准备回去,温白凛要带他去医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莫得感情的我接下来要开始搞事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