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要和离

作者:余生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背了锅

      这书肆虽是云翎的,但她却不敢直接进去逛,尤其是穿女装的时候。

      都城的主街道上,商铺旗帜迎风飘扬,路上马车粼粼,行人川流不息。

      云翎带着云竹和云何去了书肆对面的酒楼里,还包了个雅间。这雅间正对书肆大门,一低头便能看到楼下围满了人。

      尽管书肆已经开了十几日 ,可来买话本的人依旧络绎不绝,更有从关外特地赶来的姑娘。

      “都是钱……”云翎穿了一身月白长裙,长发梳着最简单的发髻,发间只别了一只白玉步摇,可那上头却挂着不少珠子,走起路来叮叮当当的。

      云竹见云翎站了不少时间便开口道:“夫人,你一直趴窗口看不累么,要不要过来歇息一下?”

      “是啊姐姐,你累不累,人流有什么好看的。”云何给自己倒了杯碧螺春,举起茶杯放于鼻尖嗅了嗅,这茶的味道比起府里的还是差了些。

      “不累,看自己喜欢的东西怎么会累。”云翎双手搭着下巴,柳眉笑得弯弯的,她看这些人群可不只是在看人,她看的是他们身后的东西,钱。这几日吴颜用了新的结账方式,也不知道她习不习惯。

      云何闻言笑道:“我看姐姐是在看钱吧。”

      云竹不由低声喝道:“云何你怎么说话的。”

      “怎么说话,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姐姐敢反驳我么?”云何看向窗户边的云翎。

      云翎准过身来背着光线看人,她脸上还挂着明媚的笑,小脸上的每一处都看得清清楚楚。“还是你了解我,我确实在看钱,谁不爱钱啊,你不爱?”她走了几步在云何对面坐下,“你个小屁孩,看不出来,心思还挺多?”

      云何顺手倒了杯茶给云翎,好笑地看着她,“姐姐说错了,不是我心思多,而是姐姐的心思好猜,若是换了别人,我还真不一定能猜出来。还有,我不是小屁孩。”

      “你还真……”

      云翎正要回怼两句的时候,“哐当”一声,雅间房门被暴力推开,门口站着的正是大将军府的下人,两人面上强装镇定。

      “请……”

      “你们是来找我回府的?”她疑惑地看着两人,这气氛是不是不太对,她近日天天出来逛,他们一次也没来找自己,怎么今天就来了。奇怪,难不成是府里发生了什么事。

      “是,还请三少夫人莫要为难小的。”两人颔首,言辞恳切。

      云何睨了两人一眼,一把按住云翎的手,“姐姐,听他们做什么,我们想什么时候回去便什么时候回去,如今他们不敢对你如何。”

      他眼中闪着从容的光,还有一点傲气,那是云翎之前在他身上从未见过的东西。

      她怔怔地看了他一会儿,脑中忽然想起了各种狗血情节,云何长得这么帅,一定不是一个乞丐这么简单,他的身份估计大有来头,至于这来头有多大,那她就不知道了。

      “没事,反正我现在也做不了什么,不如回去看看他们找我什么事,走。”云翎起身往外走,路过俩下人身边的时候问了一句,“府里发生什么事了。”

      “大少夫人晕倒了。”其中一下人嘴快答道。

      云竹听了下人的答话后,眼皮便跳了起来,一跳还没个停的,她觉得这次夫人回去一定不是好事。

      云何沉脸跟着云翎走下楼梯,上次他没陪她去见老夫人,这次说什么也要一起去,谁知道她们会怎么对付她,名面上是不敢为难她,但实际上谁也不清楚。他会武功但说不上绝顶,一个人逃没问题,带两个人便不好说了。

      闻言,云翎迈下楼梯的步子一停,她侧过脸,“她晕倒了?怎么会晕倒的,现在府里的人是不是都在说是我做的,所以老夫人才让你们两个来请我回去?”

      “是。”

      “行吧,看样子我又要背锅了。”她长叹一口气,不过自己这次什么都没做,应该不会有事。这群人对她还真有PTSD症,反正袁旖旖出什么事都是她做的就对了。要不要她下次怀孕了也赖到她头上?毕竟这才是正确的陷害方式。

      *

      未时,大将军府。

      前厅里站满了人,分为两边站着,家丁们神情肃穆,婢女们在等着看戏。袁旖旖低着头,脸色苍白地坐在绍韫身侧,乔秭琼坐在绍韫的另一侧,三人神态各异。

      孙放走后,袁旖旖便醒了,她听了乔秭琼的话后整个人都懵了,万万没想到李慕词对她又来了这么一手。是她猜错了么,她根本不是她老乡,之前的种种都是在演戏。

      “旖旖别怕,这次娘定为你做主。”绍韫转身握住袁旖旖的手,她脸上的沉痛真真切切,她看了也不好受,毕竟让一个女人失去生育能力确实丧心病狂。她看向大门,目光深远,“慕词她留不得了。”

      “赶走她又有什么用,我便能怀上孩子么。”袁旖旖沙哑着嗓子说,“如果不能的话,伤害已经造成了。是你们一次次原谅她,这才让她一次又一次地害我。呵呵。”她从来没这么沮丧过,穿越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时候她都没难过,可知道自己不能生育的消息后,她觉得天黑了,世界暗了。

      她没嫁给储延礼之前真没觉得会不会生孩子是什么大事,可嫁给他之后她懂了许多,孩子不只是他们两人的事,还牵扯了许多利益问题。

      如果储棠川非要储延礼继承家业,那他必须得纳妾,可自己怎么能接受他纳妾,所以两人的结局可想而知。

      乔秭琼见袁旖旖萎靡不振,不由出声安慰她,“大嫂,孙大夫不是说还有希望么,你别担心,只要你按时服药,一定会有的。要不然,我肚子里的孩子过继给你。那药是我送的,我有一半责任。”

      “你的一番好意我心领了,但我只要属于自己的东西。”袁旖旖笑得很勉强,勉强地让人心疼。

      素月和意画听了她的话自然不好过,两人虽气乔秭琼做了帮凶,但她们更恨李慕词,她是始作俑者。这女人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害她们家夫人。

      前气氛压抑,忽然,厅外传来了李管家的声音,“老夫人,三少夫人回来了。”

      他这话一出,厅里除了袁旖旖,其他人都不约而同朝大门口看去,视线各有不同,不过大致可以分为几类,有看戏的,有怨恨的,有指责的,还有不解的。

      云翎踏进大将军府的第一步就感受到了府里不寻常的气氛,以前她进门根本不会有来自四面八方的眼神,而今天大家看她的眼神让她毛骨悚然。

      厅上这场景这真熟悉,不由让她想起了上次云竹犯错的事,看样子今天的事也不简单了。但既然她没做错事,也不用畏畏缩缩。

      云翎昂首挺胸踏进了前厅,云竹和云何紧跟在她身后,两人神情紧绷。

      一看众人,云何皱紧眉头,这气氛怎么回事,而且看老夫人的眼神,怎么看都是一副要公事公办的态度,他不记得姐姐有做什么错事。

      “慕词给娘问好。”

      “奴婢见过老夫人。”

      “见过老夫人。”

      绍韫冷声道:“郡主这声娘还是免了吧。我想我们之间的婆媳缘分到此为止,待会儿事情水落石出后,我便和老爷进宫求皇上赐离。”她原以为她是真心改过,这几日在下人口中的风评也不错,然而谁能想到会有这样的事在等着她。

      云翎猛地仰头,她不可思议地看向绍韫,怎么又开始说这件事了。她以前一直巴不得和储延修和离,可今天从绍韫嘴里说出来,她心底又涌起了不易觉察的害怕。“娘,我做错了什么?”

      她的视线先是落在乔秭琼脸上,她正满脸责备地瞧着她,满眼的不相信。随后,她的视线落在袁旖旖脸上,女主低垂着头,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

      她这是干嘛,不是晕倒了么。这样的表情会出现在她脸上在她看来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储延礼出轨,但储延礼出轨跟她有半毛钱关系。

      “做错了什么?”绍韫像是听了什么天大地笑话,语气愈发冷冽,“你还不同旖旖认错?即便是郡主,这件事传到皇上那里,他也会同意和离。但在和离之前,你必须同旖旖认错!”

      “所以娘你说了这么久,还是没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能不能不让我去猜,我的脑子没那么好使。”她没做过的事情是怎么想也不可能想起来的。

      乔秭琼忍不住开口道:“三弟妹,你这次委实过分了。我原以为你是好意,是真心悔过才答应将那补药送给大嫂的,谁知你竟存了要害她的心思。”她说地义正言辞又痛心疾首,比平日的温柔可要深切地多。

      ???

      云翎迷茫眨了眨眼,完全没听懂乔秭琼说的事,“补药?我什么时候给过你补药了?二嫂,无中生有就不好了吧。”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那补药会害袁旖旖生不了孩子,可她不是没从琴妃那里将补药拿回来么。

      难道……

      “三弟妹,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不能承认的。”乔秭琼摇摇头,说着朝外喊了一声,“把初绾带进来。”

      初绾?

      云翎扭头往身后之人看去。

      自从云竹来了之后她很少让初绾在身边伺候,算起来两人也有好些日子没见了。她半低着头踏进前厅,脸上那道疤在此时看起来愈发狰狞。也许是女人的第六感,云翎觉得初绾的出现没那么简单。

      她陷害自己就因为脸上那道疤?还是因为,储延修?

      绍韫见初绾进来,眸色更深了,“初绾,你说说,你主子是怎么让你将那假补药送给二少夫人再让她交给大少夫人的,说实话!”

      一听那声音,初绾吓得腿一软跪了下来,她哭着道:“老夫人,此事是奴婢一个人做的与郡主无关,你要罚便罚奴婢吧,真的是奴婢做的,都是奴婢做的。”

      云翎听着初绾求饶的声音,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滋味,她刚怀疑她,结果她就将错都揽在自己身上。

      是自己想多了么。

      “初绾,你在乱说个什么东西,我根本没有送药出去,你非要认错干嘛?”

      “郡主……”初绾满脸泪痕地看向云翎,哽咽道:“奴婢知道郡主不想看奴婢受罚,但这事真是奴婢做的,你便让奴婢认了吧。”
    插入书签 



    精分侯爷试娇妻
    新文求收藏



    侯爷,你心悦我?
    基友的文,感情细腻,吃糖不亏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