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反派太爱我怎么办

作者:艳卷谁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区别对待

      才刚绕过舞池,迎面来了个帽檐很低遮住眼睛的青年。霍沉鱼侧身让路,带帽青年却抬头看了一眼,一下撞在她们俩肩上,力气大得两人都往后退了两步。
      
      “放肆”两个字都到了嘴边,又生生被霍沉鱼忍住。
      
      青年急忙来扶她们两个,声如蚊呐地说了句对不起,听起来很不诚恳。
      
      文仪挡开青年扶霍沉鱼的手,刚要说话,帽子青年却突然拔腿就跑,飞快地冲进了舞池人堆里。
      
      霍沉鱼皱眉,觉得哪里不对劲。
      
      文仪拍身上灰尘的时候,看见自己的包被划烂,里面钱包手机都不见了,终于反应过来,懊恼得直跺脚:“那个人贼眉鼠眼的,看起来就不像好人。我早觉得不对劲,偏偏一直卡住。”
      
      霍沉鱼看了自己的包包一眼,倒不慌张,就是第一次被偷东西,非常生气,冷笑着伸手进包里,脑中冥想那人的模样,运诀起势,手指飞快地画完了基础“清障术”。
      
      清障术常常用来治疗被前世因果折磨的人。
      
      如果用在小偷身上,那么清算业障后,被偷的东西会被还回来。唯一不友好的是,它带有惩罚性质,而且立竿见影。
      
      画完灵术,霍沉鱼拍了拍文仪的手臂,捂着鼻子:“不要跟他生气,先出去再说吧,我忍不了这里的味道。”
      
      不过她单知道“清障术”效果来得快,也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虽然绕了大半个酒吧往外走,但前后就四五分钟。
      
      两人还没出酒吧门口,就被叫住了。
      
      一个穿着略显花里胡哨、但模样尚可的男青年走近来,笑容过分殷勤,甚至有些痴呆:“沉鱼妹妹,文小姐,我们抓了个小偷,发现有你们的身份证,还有钱包和几部手机,你们来看看哪些是你们的。”
      
      这个让霍沉鱼觉得花里胡哨又有些痴呆的男青年,叫沈续。
      
      文仪简直不敢相信,近几年她丢东西的时候多了,从没找到过。今天不但找回来了,还这么快。
      
      “果然还是和你在一起我才能运气不错,你都不知道你出国这六年,我有多倒霉。”文仪抱住霍沉鱼的手臂,回想起过往,心如刀割。
      
      霍沉鱼理解地点点头,眼神很同情。
      
      她知道,书中所有反派和炮灰,在这六年,都非常倒霉。
      
      霍沉鱼跟着沈续,到了中间最大的一桌,果然看见刚才撞她的小偷鼻青脸肿,帽子扔在一旁,右手抱着撞她的左肩,左手臂无力地垂在地上,蹲在墙角打着颤抽泣。
      
      桌上除了一堆果盘、零食和烟酒,还有她俩的钱包和几个手机。
      
      文仪拿手机的时候,认出坐着的高中同班同学,有些惊讶:“谢霖?好巧啊,没想到在这遇见,今天真是谢谢你们了!”
      
      谢霖忙笑:“不是我,是邪哥动的手。”
      
      霍沉鱼听见这个名字,额头一痛,脑中自动浮现刚才他拿刀要捅人的恐怖场景,怯生生回头,发现身后坐的人真是陈邪。
      
      ……怎么总撞见他?
      
      穿过来一天,遇到三回了,她明明都在有意避开,只挑书里没有提到陈邪在场的地方去。
      
      陈邪嘴里咬着一根烟,在看牌。
      
      他初中就开始抽烟,烟瘾一直挺大,无时无刻都在抽。只有曾经追霍沉鱼的时候,知道她不喜欢烟味,就忍住,每天上午只抽一根,下午固定不抽,放学在她校门口见她的时候,身上就没有烟味。
      
      现在没有这种顾忌,抽得越来越凶。
      
      文仪看见陈邪也在,一下子拘谨起来,尴尬地讪笑:“啊,谢谢陈邪哥。”
      
      虽然以前陈邪很凶,到处打架,几个中学和职高谁都怕他,还比她们大五岁,但那时候文仪她们从不叫陈邪哥,都仗着陈邪把霍沉鱼捧在心尖上,无所顾忌地乱开玩笑,关系还算不错。
      
      现在陈邪认祖归宗,成了首富独子,霍沉鱼也早就得罪了他,文仪的态度也随之变得客气生疏。
      
      陈邪“嗯”了一声,意味不明地扫了一眼站在他身前的霍沉鱼。
      
      霍沉鱼往旁边退了一步,不情不愿跟着说谢谢。
      
      她不知道她这种声音在别人听来,就像猫尾巴掠过掌心一样,娇软得令人喉咙发痒。
      
      沈续没忍住“嘶”了一声,心痛得无法呼吸。他再痒再骚动也不能做什么了。
      
      “谢谁?”
      
      “?”
      
      霍沉鱼微微睁大眼睛,尽量保持冷静的姿态,拧紧了蛾眉,说:“谢谢你。”
      
      陈邪吐了口烟圈,懒洋洋地嗤笑一声:“大小姐跟人道谢名字都不叫?”
      
      “……我谢谢你陈邪。”她耐心耗尽,没有好气,陈邪也不计较,随口一问:“怎么谢?”
      
      霍沉鱼抿着唇不说话。她想走,不想再和刚杀了人的大反派接触。
      
      她怕再多接触几次,又引起陈邪注意,那就完了。
      
      虽然陈邪牛逼到了全书最后一章,但他的下场惨得不能再惨,所有跟他有关系的人,全都没有好结局。
      
      而且,她真的,顶讨厌陈邪这种人。
      
      那双清亮漆黑的凤眼,带着眼角眉梢令人窒息的抵触,充满少女娇气的不高兴,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看得他心里起了一股莫名的烦躁。
      
      陈邪偏头,舌头顶了下脸颊。
      
      文仪及时出声打破僵局:“谢谢陈邪哥,我们改天请你们吃饭!”
      
      “改天不一定有空,就今天吧,坐。”陈邪摁灭才抽一半的烟,随手扔在烟灰缸里,让人把小偷和其他财物送去派出所。
      
      小偷不知道这几个人的身份,酒吧看场子的可是清楚得很,陈氏控股的太子爷,也就算是他们皇庭娱乐的老板了。
      
      惹到这位还能好好地被送去警局,算是命大。
      
      宋青谢霖几个人听了陈邪的话,还愣了一下:让女生请客,这不是邪哥的作风啊。
      
      一桌人只有沈续心花怒放,激动不已,伸手就要去扶霍沉鱼:“沉鱼妹妹来坐哥——”
      
      还没碰到,就听宋青紧急咳了两声。
      
      沈续回头,看见陈邪歪了歪头,看不出什么情绪地盯着他。
      
      沈续瞬间收手,坐回去并往里挪了一个位置,面无表情地说:“文小姐请坐。”
      
      毕竟陈邪一个人坐在沙发中间,两边都空着,霍小姐不坐谁坐。
      
      霍沉鱼不肯坐,他们一堆男人玩牌,桌上乱七八糟,空气里烟味酒味汗味,难闻死了。而且一旦坐下,不知道又要待多久。
      
      他们又开始玩牌,陈邪已经出了两轮,懒懒地抬了抬眼皮,见她还站着没动,眼神有点冷淡的烦躁。
      
      桌上的人闭紧嘴巴,不敢乱说话。
      
      文仪忙拉她衣服:“坐吧。”
      
      霍沉鱼没办法,看了一圈,他们分散着坐,根本没有隔得远的空位,低声跟文仪说:“我不知道坐哪儿,我想回去。”
      
      谢霖立刻笑着用下巴指了指对面:“不是有位置吗,邪哥旁边那么宽。”
      
      霍沉鱼看了看不搭理人的陈邪,感觉他浑身都散发着吓人的血腥味,白了一眼,扭头说:“我不。”
      
      理智告诉她,绝不能靠近这个人。
      
      气氛冰点。
      
      舞池里有个女生,冲他们举起手机偷偷拍了张照。
      
      沈续出了牌,刚要劝劝霍沉鱼,突然被人在桌子底下踢了一脚,“草”了一声,识趣地拉着朋友起身去挤旁边的沙发:“坐过去点,人沉鱼妹妹当然要和小姐妹坐在一起了。”
      
      位置顺次挪了过去,几个人推来推去,笑骂:“卧槽,你别趁机看我牌啊!”
      
      “谁看你牌了,最大就是个A,谁稀罕看。”
      
      “你他妈还说没看?”
      
      霍沉鱼脸色有些勉强,但还是挨着文仪坐下。陈邪“啪”地扔了一本菜单在她面前,“吃什么自己点。”
      
      霍沉鱼刚吃完饭,而且面对陈邪,哪还有胃口,便直接无视了,碰都不碰那本菜单,仿佛不存在。
      
      一桌被分为两半,一边两个女生坐得端端正正,咬着耳朵说话;另外三面横七竖八地歪着血气方刚的男青年,骂骂咧咧地激情斗地主,双方毫无交流,画面非常诡异。
      
      他们每出一次牌都要嚣张地大叫一声,口吐脏话,每次都惊得霍沉鱼额头青筋一跳。
      
      她涵养再好,也有点保持不住礼貌的态度。
      
      打完一局,洗牌的空闲时间,谢霖奇怪地问她:“你脸治好了啊?昨天群里还有人发你去环宇的视频,当时看着脸上还有疤。”
      
      “哦,那是故意吓顾庭深的。”霍沉鱼面无表情,随便找了个理由。
      
      谢霖还想问呢,宋青手肘撞了一下他,挤眉弄眼,让他别说了。
      
      谢霖看看宋青,又看了一眼似笑非笑,垂头点烟的陈邪,反应过来气氛不对,不敢再出声。
      
      霍沉鱼一直喜欢顾庭深,这事儿谁都知道,可是顾庭深若即若离的,好几次对不起她。
      
      但她一回国还是找去姓顾的,还有心思跟人闹呢,到了他这边,除了逼不得已的谢谢,连一个字都不肯跟他说,跟其他人倒是有问必答的。
      
      陈邪被这种区别对待气笑了。
      
      哪怕是跟谢霖一个态度,他都认了。偏偏。
      
      他又没想怎样。
      
      他也知道不可能怎样。六年多了,他要是对她还有什么想法,就霍氏集团目前的状况,他早借机逼婚了,等到现在呢?之前两次遇见不也什么话都没说,她还这种唯恐避之不及的姿态,呵。
      
      文仪小声告诉霍沉鱼:“薛小晴发的,她们还好意思嘲讽你,一唱一和的,阴阳怪气,被我给怼了。”
      
      霍沉鱼知道,这是原书剧情。
      
      她打开手机找了一下,确实有个高中同学群,只不过被她屏蔽了。
      
      不出所料,大部分消息都是嘲笑这几年霍沉鱼她们有多惨,倒霉都是活该。
      
      女主盛翘以一个柔弱善良的受害者形象备受欢迎,前一阵刚和男主重逢,就被大堆赞美羡慕刷屏,顺带提了一下陈邪如今身份高不可攀,霍沉鱼肯定肠子都悔青了,说不定回国就要去纠缠陈邪,还臆想了一下陈邪无视她、嫌她毁了容太丑的场景。
      
      偶尔有几个人帮霍沉鱼说句话,就被薛小晴她们阴阳怪气内涵得闭嘴。
      
      毕竟她们背后有顾庭深撑腰,顾庭深又是陈氏控股名下环宇集团的总裁,四舍五入,跟首富扯上了关系,谁也不想得罪他。
      
      霍沉鱼正看得起劲,冷不丁有小凳子轻轻碰了她一下。
      
      她一抬头,一只穿着黑色军靴的脚伸过来,稳稳地踩在她眼前金贵的桌面上。
      
      “?!”
      
      什么东西?
      
      她从出生以来,没人在她面前做过这种粗鄙无礼的动作。谁敢在她面前放肆,会被保护她的高手直接扔出去。
      
      霍沉鱼惊得懵住,瞳孔涣散地顺着大长腿往上,看见了坐姿十分嚣张的陈邪,他冷静从容地出了一张A。
      
      或许是察觉到霍沉鱼的眼神,陈邪也偏头斜了她一眼。
      
      霍沉鱼气恼的目光从他脸上移到脚上,又从脚移回去看他,意思非常明显:你这样不太合适吧?
      
      陈邪和她对视,眼神冷漠,毫不在意,意思也很明显:有问题吗?
      
      霍沉鱼心底一阵暴躁,想发火,又发现这桌所有人姿态都大同小异地粗鲁放肆,沉默了几秒,回过头盯着地面目不斜视,眼观鼻鼻观心,老僧入定。
      
      算了,敌强我弱,忍吧。
      
      过了一会儿,陈邪把踩在桌子上的脚放下,换成踩在她脚边的凳子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三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