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了你一整个夏天

作者:简安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那些诗的爱情

      在嘉利代言人结果出来之前,华风一中的孩子们面临着更重要的事情待办。
      
      五年一度的校园运动会,轮回到今年,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就要举办了。
      
      华风一中的孩子们头脑聪明,四肢均不发达,这个活动对他们来说无疑是折磨,但对于高二(1)的孩子们来说,目前还有一个比运动会更让人接受不能的事情:凌老师回家待产,“熊大”暂替他们班的班主任。
      
      光是熊老师那雄壮的身体往讲台上一站,班上同学的腿就已经开始哆嗦了,熊老师表达了自己无奈的心情之后,估计是想给他们缓冲的时间,只让班长记录一下各个项目报名的名单,就双手别后的出去了。
      
      大家顿时松了一口气。
      
      “哎,他不是最瞧不上我们班,干嘛这时候来管我们啊。”
      
      “你傻啊,他还不是要趁这个机会好好出口恶气,你等着吧,这几个月我们肯定死定了!”
      
      “妈呀凌老师您赶紧回来,别休那么久的产假行不行!”
      
      ······
      
      邓一一在文竟音耳边道:“班长,你说熊老师真不怕累啊,一下子带两个班,他明年是不是想做教导主任啊。”
      
      文竟音低头整理着表格,轻声道:“都一样。”
      
      “啊,什么都一样?”
      
      韩申意在后面接话道:“小先生的意思是说,管一个班的学生是管,管两个班的学生也是管,反正我们班就是纪律差点,又没闹过什么事,都一样一样啦。”
      
      李炎在一边道:“呦,你现在都能解读班长的心思啦。”
      
      韩申意毫不谦虚:“那是。”
      
      “好不要脸!”李炎一边填了表格一边递给文竟音,“班长大人,我选羽毛球和掷铁球。”自从身边这两人都开始不怕班长之后,李炎也试着和文竟音搭话,发现班长大大还是非常友好的,特别是经过上一次,班长大人主动给他讲题,他听了一遍没听懂,但看到文竟音那面无表情的脸又不敢开口问。
      
      没想到下一秒文竟音在草稿纸上唰唰写下详细的解题步骤,道:“你看一下,如果还不能理解,我再换一种方法和你讲。”
      
      本来李炎的数学都是指望韩申意给他辅导的,但这死小子忙得很,不是训练就是打球,相比之下,文竟音还是靠谱得多。
      
      “哦,好。”文竟音接过表格,又对韩申意道,“你什么都不参加?”
      
      韩申意笑嘻嘻开口:“班长大人别误会,我不是不想为班级做贡献,那几天刚巧碰上我有比赛。”
      
      文竟音眼中有失望闪过,“就在你比赛那几天?”
      
      “是啊,五年一次的运动会我都能撞上,你说我这什么运气啊,哎,一定是老天爷害怕我的运动天赋亮瞎其他同学的狗眼,让我收敛收敛!”
      
      “你滚。”李炎忍不住笑骂,“韩申意,你一天不吹牛皮会死啊!”
      
      邓一一也起身:“就是就是,我要去广播站净化一下我的心灵了。”
      
      文竟音已经颇为习惯,她起身把那叠报名表放在讲台,让大家自己来填,回到座位时李炎又问道,“班长,你们那个补习小组能不能让我也参加一下啊。”
      
      文竟音还没说话,韩申意赶紧道:“滚滚滚,我们那里加了梅晓单和邓一一两个,已经够让我头疼了,你别再来添乱了。老师说了,最多只能四个人。”
      
      一说起这个韩申意就生气,本来只是他和文竟音两个人,梅晓单和邓一一非要像快口香糖一样的粘着小先生,一左一右,他现在都得靠边走了。
      
      李炎愁眉苦脸道:“人家想努力学习都不给机会啊,我们那个组一个个都是自己学自己的,和他们说话根本不搭理人啊。”
      
      韩申意道:“那你去人少的一组嘛。”
      
      李炎:“现在哪里还有人少的,都差不多四个一组了。”
      
      韩申意在教室里一扫,低头道:“薛明皓和林佳佳,那组不是只有他们两个吗?”
      
      李炎顿时变得很娇羞:“和佳佳同学一组啊,那我哪还有心思学习啊。”
      
      韩申意:“你赶紧滚,想和她一组就直说啊,反正薛明皓那书呆子肯定不会介意。”
      
      李炎:“你别说,我还真不好意思去,人家俊男美女的往那一坐跟拍广告似的,我一进去就感觉煞风景啊。而且我瞧着林佳佳平时那么爱笑的女孩,在薛明皓跟前就特别严肃,我就更不敢凑近了。”
      
      韩申意下意识问:“为什么?”接着又发现自己对这个问题不感兴趣,看着文竟音学习的背影,然后接着大言不惭道,“那我和小先生呢,你怎么就好意思来煞风景啊。”
      
      文竟音拿书的手一抖,接着只听李炎认真道,“就凭你这不要脸的劲儿,我就觉得自己有义务来拯救一下班长。”
      
      韩申意:“李炎你又皮痒了是吧!”
      
      广播室里,邓一一认真的翻着眼前一堆投稿的文章,却没发现那个熟悉的名字,她向身边的人问道,“学姐,怎么没有陈远的诗啊。”
      
      作为他的忠实粉丝,邓一一总结出一个规律,陈远基本上三天会投稿一次,而邓一一最近请了假,再加上考试差不多有一周了,而广播室的人都知道她是陈远的粉丝,所以他的稿子一般都会给她留着。按照这个时间,这里至少应该有两首诗了。
      
      学姐困惑的摇头,“他这些天都没有来投稿呢,不然我肯定给你留着啊。”
      
      一边有人插嘴道,“咱们的陈诗人是不是已经江郎才尽啦,天天这么写诗,肚子里的墨水都快用完了吧。”
      
      邓一一紧紧抓着那一叠稿子,眼中的失望怎么也藏不住,学姐看她这个样子,急轻轻拍拍她的手道,“陈远肯定是学习压力太大了,他在重点班,而且听说他父母也反对他再写这些东西,让他好好学习呢。”
      
      在广播室逗留了一会,邓一一才神色恍惚的回教室去,走路也不看路,肩膀被人狠狠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嘶”,她倒吸一口凉气,还未抬头,道歉的声音已经响起,“对不起对不起,同学,你没事吧。”
      
      “我······”她抬头,却撞进那天生愁色的眸子里,一时间全身都麻起来,“······陈远?”
      
      陈远道:“你认识我?”
      
      “我······”她不知该怎么说,只好活动一下肩膀,又装作很痛的样子。
      
      陈远立刻道:“真的很痛吗,实在对不起啊。”
      
      邓一一撒谎不脸红:“本来没事的,不过上星期受过伤,你刚好撞到我伤口了。”
      
      陈远道:“那我带你去医务室看一下吧。”
      
      “······”邓一一扶着肩膀在小路旁边的长凳边坐下,“我休息一下就好了,陈远学长,你,你忙吗?”
      
      陈远摸摸自己又长了些的头发,“我还好吧。”
      
      “那陪我坐一会吧。”邓一一捂着肩膀处,等到陈远坐下,她又急忙问道,“你为什么不写诗了?”
      
      “啊,哦,那个没有不写,只是现在是偷偷的写,你怎么会······”
      
      “我就知道。”邓一一眯着眼睛,“诗人是没有办法不写诗的。”
      
      “同学,你好像对我的诗很熟悉?”
      
      邓一一道:“我是学校广播站的,你的诗,都是我读的。”
      
      “哦,”他恍然大悟道,“我就说你的声音有点熟悉。”
      
      邓一一抿抿嘴,又问,“那你,平时也会认真听学校的广播吗?”
      
      “不怎么听,我只负责写,偶尔也听到过,你读得挺好的。”
      
      邓一一微红了脸:“谢谢。你写得也很好。”
      
      “我知道。”陈远轻声道。今天是阴天,灰色的云层层叠叠在天空,他的眼睛却格外明亮。虽然他的诗一直是她来读,但邓一一更喜欢陈远的声音,暗哑的神秘的,让人捉摸不透,正如他那天说的话,邓一一也过了很久之后才明白。
      
      这个不甘平凡表现另类的少年笃定的开口:“我会让所有人满意,再去找我自己的答案,也许找得到,也许根本不会存在。但不管怎样,我的一生,永远都不会结束。”
      
      她永远不懂他,也不懂上天不止一次给她的暗示。邓一一以为,陈远的出现是她人生的一道光,让人义无反顾的去追,但她却忽视了两人每次见面的时候,总是阴天,乌云密布。有人说天气不应该分好坏,只是由人的心情来定,但这样的阴天势必会模糊和阻碍一些东西,不作吉利。
      
      若是聪明一点,听到陈远的这段话,邓一一应该转身离开,不装作肩膀痛,也不装作懂他。对一些姑娘来说,爱错人是很可怕的事,她们不会抽身自保,要花上很长甚至余生的时间来为这个错误买单,而对方却根本不在乎,也看不到她的付出。
      
      陈远对她道,“抱歉,我应该不会给广播站投稿了。”
      
      他说完这句话,上课铃声响起,陈远看了看她的肩膀,“你确定不用去医务室?”
      
      邓一一摇头,却突然道,“不投稿,那我还可以读你的诗吗?”
      
      已经迈开步子的陈远顿住脚,奇怪的看着她。这时有巡逻的老师发现,对着他俩喊道,“喂你们是哪个班的,怎么还不去上课!”
      
      邓一一不动,一手握着肩膀,另只慌乱的藏在身后,陈远向教室走去,邓一一失望的叹口气,低头,那边紧接着充满笑意的声音传来——“好啊。”
      
      他把握节奏,掌控全局,随心所欲,直到他死为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邓一一很傻,傻得我都想斩断这条感情线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