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星际都知道我渣了皇帝陛下

作者:易叶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7章

      这话连副队长都不相信。
      
      但是真不真无所谓,Omega住下的确是民心所向,最起码竖着耳朵写遗嘱的护卫队队长和易感期作祟的宴寒都愿意。
      
      最终,顾深成功入住,被安排在一楼右侧卧室。
      
      宴寒跟他约法三章:“不许上二楼,晚上不许出门,听到任何动静不要理会。”
      
      顾深点头应了。
      
      店铺后院是栋小楼,外表平平无奇,里面也平平无奇,但胜在干净整洁不收钱,顾深住的还算舒服,日常抓把瓜子去前面吃瓜。
      
      流言越传越凶,已经变成内斗早有苗头,前任首领离奇下位就是最好的证明。至于那时候的新任首领?用脑袋想想也知道,肯定是死在这场内斗里,不然钱老三能放过这个导火索?
      
      被死掉的导火索将瓜子仁放在小碟里,最后一口闷掉。
      
      香!
      
      “哎你们听说了吗?”有人开启新话题:“钱老三又找到一个幸存者,刚领回去,是个Beta。”
      
      “又是个胆小躲起来的?”
      
      “谁知道呢。不过听说这人跟过新任首领,说不定真知道什么。”
      
      “不是内斗吗?人都死干净了,知道又有什么用。”
      
      “你以为钱老三费这么大劲是为了调查事情?天真,他是想追回武器和能源。”
      
      “说起来,我最近特别注意过流通渠道,没看见大批武器突然涌入。”
      
      “钱老三肯定也盯着呢,就算真有问题,那有问题的人也不敢动啊。”
      
      “那就更有趣了,什么人能带着这么多武器东奔西走的躲藏?你瞧着吧,这事绝对没这么简单,说不定是贼喊捉贼。”
      
      “能藏起来的人……我怎么还是觉得上面那两位很有嫌疑?”
      
      话题翻过一轮再次走向四大势力的恩怨。他们似乎尤其钟爱这些,嘀嘀咕咕说了半晌,看样子短期之间不会换话题。
      
      顾深沉吟片刻,揣着瓜子回到后院。
      
      宴寒将计划定在半月后,现在也不知道忙什么,连带着解繁也跟着脚不沾地,每次进出都神色匆匆,从不久留。
      
      顾深只能去捉分配给自己的副队长:“被钱老三找回去的Beta是不是辛萧?”
      
      副队长点头:“是。辛萧跟了您几天,可能知道智脑的事情,不过您放心,我们准备齐全保证不会露馅。”
      
      顾深指指自己:“那我这张脸呢?”
      
      副队长:“给您定制的仿真面具马上就到。”
      
      顾深:“还有没有要注意的?”
      
      副队长挠挠头:“剩下的我也不知道了,全看老板安排。”
      
      顾深哦了声,没再追问。
      
      准备工作比想象中更复杂,但宴寒没让他参与,顾深也就懒得掺和,继续当自己的快乐吃瓜人。
      
      鱼龙混杂的地盘最不缺小道消息,抛却某些流言蜚语,单是关键词到智脑上一搜索都能让顾深收获匪浅。
      
      比如这几年虫族太安分导致帝国和联盟摩擦升级,比如前几天帝国边境突然收紧是因为他们帝王信息素发生暴动,再比如联盟也开始加紧关注边境,驻扎军队。
      
      两大国都有底气都不惧怕,反倒是夹在中间的灰色地带有人欢喜有人忧。忧愁肯定是担心被波及,欢喜的则惦记着发战争财。
      
      顾深听了一下午,没记住多少国家大事,反而想起垃圾星上遇见的Alpha。
      
      他应该是帝国人?
      
      秉承着见面就尴尬的原理,希望他们永远都不要遇见。
      
      要不等事情结束去联盟吧。
      
      顾深打定主意,开始在智脑上搜索联盟过境、外户人口等大量相关问题。
      
      叮。
      叮。
      叮。
      
      二楼临时书房里,汇报场面一度陷入死寂,所有人明知道自己已经静音,还是忍不住紧张兮兮的打开智脑仔细查看。
      
      嗯,他们真的静音了。
      
      宴寒扫了眼手腕,原本不想理会,可‘继续’二字还没说出口,又是新一轮的叮叮叮提示音。
      
      宴寒皱眉,打开智脑快速浏览。
      
      不看不要紧,确定是什么内容后,宴寒当场信息素暴走,眼睛猩红的可怕。
      
      众人吓得要死,抱头往外窜时才想起来自己是投影视频。
      
      不,还是继续跑吧!!!
      
      众人迅速挂断视频通话,体贴的将空间留给陛下。
      
      宴寒的智脑还在响,屏幕上滚动的消息全篇都是联盟联盟联盟,透过屏幕也能看到某人的决心和关注程度。
      
      想离开他去联盟?去常住??去发展???
      
      呵,想得美!
      
      哪怕他真实身份是联盟的人,宴寒也能将他抓回来永远锁住。
      
      易感期的Alpha在心里恶狠狠的想着,现实却是在房间里无能狂怒,不能暴露自己的信息素。
      
      于是Alpha就更生气了。
      
      信息素扩散出去时,整个二楼瞬间灼热,紧接着就是噼里啪啦各种逃命声音。
      
      护卫队队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没关系,他知道有灵丹妙药。奔到院里大声喊道:“顾先生!!!”
      
      顾深从前面铺子探出头:“啥事?”
      
      护卫队队长:“我们老板发情期,您等会能不能上去看看他!”
      
      顾深摇摇头:“不行,你老板说了我不能上二楼。”
      
      护卫队队长:“可以!事有缓急轻重,特殊情况还在意这些规矩干嘛!您可以上去!”
      
      顾深被他喊得脑壳疼:“你这么大声干什么?”
      
      不大声点陛下听不到啊。护卫队队长垮下脸,苦哈哈道:“主要是我被信息素攻击,耳朵有点嗡嗡的。”
      
      顾深看看他,再看看周围狼狈逃出的几个大小伙子,啧了声:“这么厉害?”
      
      “对,所以只能拜托您了。”
      
      “行吧。”
      
      顾深觉得不是什么大事,应得非常干脆。毕竟现在是同伙,又吃人家住人家的,关心对方展现友爱之情还会要的。
      
      坐在院子里等了会,护卫队队长说可以了,想了想,又担心陛下憋不住,提前打预防针:“我们老大可能会有应激反应做些奇怪的举动,您发现不对跑出来就行,他只是想驱赶怕别人靠近他。”
      
      顾深理解,点点头,自己一个人上了二楼。
      
      其实事情远没有护卫队队长想象的那么糟糕。在信息素暴动后,宴寒采取自救已经摸出了果子,听到Omega的声音后,更是恢复半数理智,听到他要上来,还抽空往自己里面衣服洒了些玫瑰香水。
      
      浓烈的他都想捏住鼻子。
      
      不过看到Omega的那一刻,他又奇异的,仿佛闻到了清清淡淡的冷质香,味道像是森林溪水,微凉清新。
      
      是Omega身上的味道。
      
      可他不是果味吗???
      
      易感期的Alpha罕见发懵,盯着Omega,脑袋就跟生锈一样无法运转。
      
      顾深也在打量他,看着之前冷酷无情连瓜子都不给自己买的人,目光呆呆的,什么行为都慢半拍的样子,深刻意识到Omega的发情对个人影响有多大。
      
      他没有进去,就站在门口唠嗑:“还行吗?”
      
      满身玫瑰香的人点点头。
      
      顾深道:“这次怎么会突然发情?”
      
      满身玫瑰香的人瞅着他,黑眸莫名有些幽怨。
      
      顾深震惊:“你不会是累的吧?”
      
      Alpha:“……”
      
      顾深跟他讲道理:“这也不能怨我啊,是您老人家自己把事情都揽过去了,不是我让你累到的。”
      
      Alpha:“……”
      
      “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有意义,你要自己学会如何平衡身体和工作,善用自己手中的资源,别什么事都自己扛着,何必呢。”
      
      “这次就当长教训了,以后对自己好点。”
      
      Omega靠在门上,声音不急不缓,伴随着清凉的森林溪水味道,没让宴寒更加清醒反而开始昏昏欲睡。
      
      顾深:“……”
      
      行吧。
      
      他无声离开。一下楼,护卫队队长就迫不及待的冲过来问:“怎么样?我们老板还活着吗?您是不是受苦了?对不起对不起对……”
      
      “停!”顾深打断他:“你们老板好好地,我也没有受苦,就聊了几句。”
      
      “那老板现在……”护卫队队长期期艾艾。
      
      “睡着了。”
      
      “?”
      
      护卫队队长露出了一个堪称惊悚的表情。
      
      顾深皱眉:“怎么了?他是发情期间不能睡觉吗?”
      
      “不不不……”恰恰相反,陛下每次发情期炙热霸道,压制别人的同时自己也不好受,体内仿佛燃烧着烈火,别说睡觉,每次暴动他都需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发泄才能度过。
      
      这是他第一次信息素暴动后睡着。
      
      还是在灰色地带这种地方。
      
      护卫队队长的眼神微微变化,如果没猜错,能将陛下影响到这种地步的,信息素契合程度绝对超过85%,甚至有可能是可遇不可求的绝对契合!
      
      那之前的计划就不能用了。
      
      什么查清身份等临时标记结束就放他离开,不行不可以不可能!
      
      这可是他们陛下的天命真子,就是绑也要绑回去!!!
      
      顾深:“……”
      
      错觉吗?他总觉得对方眼神怪怪的。
      
      ——
      
      因为话语权最大的人突发信息素暴动,计划被推迟两周,用于恢复身体和处理工作。
      
      顾深获得了进入二楼的权限,偶尔也会揣着瓜子上去找他:“歇会吧,跟你聊聊我刚听到的消息。”
      
      宴寒手大,毫不客气抓走小半捧瓜子:“什么?”
      
      顾深瞬间心疼,又抢回来一半才道:“隔壁老板被人绿了,小三躲在床底打呼噜才被发现。对面店铺老来得子,笑了三天发现不是自己的,是那个打呼噜小三的……现在两个女的在争辩谁才是最爱他的人,那俩男的在争辩谁的绿帽子最大。”
      
      宴寒:“小三呢?”
      
      顾深:“打呼噜呢。”
      
      宴寒:“……”
      
      顾深看他神色,抬下巴示意:“就在门口,不信可以去看看。”
      
      宴寒起身打开窗户,看不到人,但隐约能听到一点争辩和尖叫声,似乎因为谁要给打呼噜的小三盖衣服又打起来了。
      
      宴寒:“……”
      
      “没骗你吧。”Omega突然挤过来,跟他一起站在窗前听:“我是真佩服那小三,睡眠质量坚如磐石。”
      
      “嗯。”宴寒手掌搭在窗台上,放松身体,不动声色的靠近几分。
      
      淡淡的,还是森林溪水的味道。
      
      宴寒垂眸,手指不自觉的轻点窗台。
      
      身边Omega突然撞他一下:“哎,你们这出轨都怎么解决?”
      
      宴寒回神,淡定道:“各凭本事。如果小三厉害些,被绿的人不会怎么样、如果被绿的人厉害些,物理阉割也是有可能的。当然,也有Omega比较厉害,可以想怎么就怎么样,要多少Alpha都可以。”
      
      顾深恍然:“难怪,看来这小三很厉害。”
      
      两人结束吃瓜,顾深揣着自己的瓜子离开了。
      
      之后几天,顾深偶尔还会过来,分享自己香喷喷的瓜子和小道消息。
      
      ——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上次答应解繁去看看他家老板,这照顾老板别让他埋头工作的事情就落到了顾深身上。
      
      护卫队队长还满嘴都是理由:“老板阈值高,我们被压得头都抬不起来,真的不敢过去。”
      
      等发情期彻底过去没了玫瑰香的味道。
      
      护卫队队长又说:“我们仰仗着老板生活,是员工,员工怎么能管老板的事情呢?万一老板以为我们想偷懒扣工资可怎么办?这种事当然要您这种合作伙伴来说才是最好啦~”
      
      顾深已经看透他了,早在第二次找宴寒的时候,就开始伸手向他要瓜子。
      
      我顾某人绝不吃亏!
      
      瓜子在星际时代或许不贵,可这里都是黑店啊,每一个进入店铺的客人在老板眼里都是大肥羊,恨不得亲自动手扣下来一大块肥肉,两周时间差点把护卫队队长买破产了。
      
      好在,濒临破产前,宴寒决定实施计划。
      
      他们用钱老三的武器截取灰色地带的战舰和渠道物资,雁过拔毛丝毫不剩,嚣张的恨不得挥着大旗示威。
      
      不到四天就有人坐不住了。
      
      排行第二的势力是损失最多的,两批生活需品全被卡了,老二脾气暴躁,直接派人抄家伙打了过来。
      
      宴寒领着人游击拖延时间,顾深和副队长则进入内圈属于老二的主要星球。
      
      第二势力的首领出了名的脾气火爆,说话直且不留情面,外号疯狗,也被称为疯老二。
      
      他的主要星球保护严格,二十四小时都有防卫机器人和机甲巡逻,听说内部有命令,发现不对可以直接开炮,死了算对方活该。足以见证防卫到底有多严格以及首领有多疯。
      
      顾深跟副队长摆摆手,示意自己先走了。
      
      他要去内圈找到主系统破坏掉,给他们争取搬运武器的时间。
      
      至于这个任务为什么是他这个不认识主系统、靠路线图才能找到的文盲完成。当然是因为另一个任务更艰巨,需要迅速搬运所有武器到战舰上,还要开战舰离开啊!
      
      顾深只能选择相对简单的,按照规划好的路线,躲过巡逻的机器人和机甲,很快就能摸进去找到主系统。
      
      里面有六个人,背对背全神贯注的盯着大屏幕,实时监督。
      
      他们没注意到,脚下的地面正在轻轻地鼓动……
      
      “咦?”有人突然出声:“我这里黑了一块。”
      
      “那个位置?要不要联系巡逻队长看看怎么回事?”
      
      “怎么瞧着像是门外……”
      
      就在众人注意力短暂转移时,地面突然刷的涌出大量树根,三两下将他们捆在一起,还顺手抠出主系统的芯片。
      
      宴寒说,不想暴露自己就一定要破坏掉芯片。
      
      芯片才是庞大主系统的心脏,握住它就不会有转移数据的事情发生。
      
      顾深谨记,迅速将芯片碾碎,破坏掉主系统。
      
      他站在门外,看着基地整片全黑,估摸着时间又看了看地图。
      
      这一刻,他突然涌起一种类似于直觉的感觉。
      
      ——宴寒在试探他。
      
      主要星球既然被称为主要,除去武器能源,还包含很多内部资料以及各种成员名单。这些东西如果用好了,能给疯老二带来致命打击,严重点甚至可以说永远都不会翻身,毕竟下面还有两大势力虎视眈眈。
      
      他现在有地图又有时间,但凡有点想法就能去实施。
      
      只是顾深想不明白,宴寒为什么要用第二势力试探自己?宴寒以为他是谁的人?
      
      那宴寒的真正身份又是什么?
      
      顾深思索片刻,止步于信息量太少没有头绪。
      
      黑暗中突然传来大量轻而匆忙的脚步声,正在逐渐靠近。
      
      顾深偏头,眸色微深。
      
      另一端,副队长兵分两路,一边先登上战舰放哨随时准备战斗,一边则动作迅速,努力搬空武器库。
      
      正忙着,突然听到轰隆一声巨响。
      
      他心里咯噔一声,连忙回头。
      
      原本秩序搜查,寻找有没有可疑分子的机甲队齐刷刷往那边跑去。
      
      战舰率先赶到,盘旋在上空,投下的灯光清晰照出一堆残骸废墟。
      
      一分钟前,这里还伫立着他们的指挥大楼。
      
      ……
      
      等副队长摆脱追兵来接人时,顾深就坐在树枝上,懒懒散散的打哈欠。
      
      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可副队长甚至今晚一同出任务的战士们都感受到了畏惧。
      
      他们真的很难想象一个Omega是如何一声不吭弄倒整栋大楼的。
      
      不是用炸药的震耳欲聋,也不是凿掉根基慢慢倒下的尘土飞扬,而是突然之间四分五裂的垮掉。
      
      指挥大楼会用什么材质,当兵的最清楚。放到他们身上别说整栋,给他们一面墙都要多锤两拳。
      
      这个Omega真的太厉害了!!!
      
      副队长双眼发亮,满脸都写满了战士对强者的天然崇拜。
      
      不只是他,回去的路上,顾深明显感觉到这些人的态度非常殷勤,众星拱月似的围着他。
      
      顾深托着下巴,猜测宴寒知道了会是什么表情。
      
      意料之中还是惊讶忌惮?
      
      会不会当场拆伙?
      
      拆伙了是不是自己更吃亏?白等这么久。
      
      顾深脑洞越来越偏,甚至开始思索如果拆伙了自己能敲诈什么。
      
      都说了,顾某人绝不吃亏!
      
      他信誓旦旦,回到店铺才发现对方居然先回来了。
      
      顾深打量着他的神色:“回来这么早?”
      
      宴寒默默平复急促的呼吸,点头道:“听说你们得手就撤退了。”顿了顿又道:“辛苦,这段时间可以好好休息,等这次风波过去再继续。”
      
      这也是计划的一部分。
      
      看来是不想拆伙。
      
      顾深颇为遗憾,其实他都考虑好敲诈什么了。
      
      他兴致不高的应了声,刚想回屋,突然又被人拦住带到二楼书房里。
      
      顾深:“还有什么事吗?”
      
      宴寒冷静道:“想跟你聊聊下步计划……”
      
      他以这个借口拖延了十多分钟,终于看到一个果子从青年衣角里掉出来卡在板凳缝隙里。
      
      宴寒松了口气。
      
      赶上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勤勤恳恳捡果子的陛下.jpg
    ————
    上章有个小bug,顾深深不知道陛下是A,是作者脑子抽了,感谢纠正的小天使,已发红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