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太子之后(重生)

作者:枳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6章

      陆昭谨的手越收越紧,眼见着贺吟清的脸已经完全涨红,张开了嘴在竭力呼吸,也没有丝毫要松手的意思。
      
      心底的愤怒翻涌,没有得到分毫的消解。
      
      他上一世就恨不得亲手杀了他,却在动手之前,发现他早已惹祸上身,为仇家所害。如今,他还未来得及出手惩戒,他竟然自己找上了门来。
      
      贺吟清此人瞧着文弱,实则气力不小,但此时轻轻松松地就被陆昭谨扼制住了。尽管用了最大的劲想要将他的手掰开,却无法撼动分毫,没有一丝还手之力。
      
      他的呼吸越发困难了起来,脸上也逐渐没了生气。全凭强烈的求生意识在支撑着,让他不至于昏厥了过去。
      
      就在他以为自己的命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的时候,陆昭谨突然手一松,放开了他。
      
      看着他跌坐在地上,如同濒临渴死的鱼一般地大口呼吸,眼神淡漠轻蔑,像是在看一个死物一般。
      
      贺吟清抑制不住的咳了几声,抬头看向陆昭谨,还想再说几句什么,却在对上对方眼瞳的时候,一下子噤了声。
      
      对方眼中的杀意丝毫不掩,是真的想要杀了他。
      
      陆昭谨垂下手,居高临下地俯视了他一会儿,便转身要离开巷子。
      
      就这样子杀了贺吟清,实在太便宜他了。这一世,他定不会让他好过了去,他要让他连带着上一世的债,一起偿还。
      
      -
      
      江琬槐身上的力气还未尽数恢复,见陆昭谨要离开,连忙踉跄着跟了上去。
      
      与方才游花灯展时,陆昭谨刻意地放慢了脚步等她不同,此时对方没有等待她的意思,她根本跟不上他的脚步。
      
      不过一会儿,她就被远远地甩在了后头。
      
      夜色漆黑如墨,只河畔处的点点灯火,勉强照亮这一方小巷。望着缓缓远去的男人背影,身形挺拔高大,衣袂被风带起,墨发丝丝缕缕,孤零零的有几分落寞。
      
      夏季的夜算不上清凉,偶尔吹来的风都掺杂着燥热的气息,江琬槐却觉得自己如坠冰窖,通体发寒。
      
      她的视线逐渐被泪水模糊了去,本就昏暗的路,变得更加难以看清。她脚步匆忙慌张,完全没有注意到路上的情形,一时不慎,踩到了什么,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动静在此时的寂静中,被放得格外的大。陆昭谨听见后脚步一顿,停在了原地,没法再往前迈去。
      
      江琬槐今日穿的是薄纱襦裙,这么一摔,不只是掌心,就连手肘也擦破了皮。一直便压抑着的委屈夹杂着痛楚一起袭来,让她控制不住的抽泣出了声,眼泪自顾自地就流了下来。
      
      她哽咽地开口喊前方的男人:“陆昭谨!”
      
      声音带着微不可闻的颤抖,哭腔难掩。
      
      陆昭谨身形彻底僵住,心疼丝丝缕缕的涌了上来,面上的决绝一下子坍塌殆尽,再也维持不住。
      
      好半晌,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过了身,朝江琬槐走了回去。
      
      江琬槐见他回来,眼里溢出几分欣喜来。眼角还有未干的泪意,瞧着可怜又无助。她哑着声音轻轻喊他:“殿下……”
      
      陆昭谨没有应答,沉着脸在她身侧蹲了下来,借着微弱的光线,开始查看起了她的伤口。
      
      她的伤势其实并不重,只微微蹭破了皮,甚至连伤口都称不上。陆昭谨瞧着,却比自己受了重伤时还觉得疼。
      
      他避开了她的伤口,将手从她的膝下环过,小心翼翼地抱起了她。
      
      江琬槐还未反应过来,身子就突然腾空了起来,她惊呼一声,下意识地环住了陆昭谨的脖子。
      
      少女的身体娇小柔软,此时几乎毫无间隙地贴合在了他身上,夹着甜淡的香气,让他不由得呼吸一窒,身体微僵。
      
      只是一瞬,便很快恢复,回到了那副淡漠的样子,他抱着她迈开步子接着向前走去。
      
      江琬槐窝在陆昭谨的怀中,环着他的手没有丝毫要松开的意思,她眨了眨眼,试探着又喊了声他的名字:“殿下?”
      
      陆昭谨低眼看她,目光深邃幽暗,乌沉沉的如同暗夜里化不开的雪霜。他从适才起,就未发一语,此时也只是看着她,没有应话,等着她开口说下文。
      
      “我……”她顿了下,又立马改口,“臣妾方才是被人迷晕了带来的,臣妾是真的不知,不知是贺吟清派人干的……”
      
      她说着,还不住地观察着陆昭谨的神色。他身上的寒意未减丝毫,显然是并不信。
      
      江琬槐有些急了,语气难免也带上了焦急:“是真的,我要是知道他会这么干,怎么也不会同意跟你一起来这边的。”
      
      陆昭谨闻言,终于开口说了见面起的第一句话,他喉结滚动,问道:“你当真不知,贺吟清今夜会在这?”
      
      江琬槐听到他的问题后愣了住,她又想起了几日前的那张纸条来,她其实是知道贺吟清今晚也会在这边的不是吗?
      
      只是仍旧心存侥幸,贪念能与陆昭谨相处的时光,才会沦落到这个现境中来。
      
      与陆昭谨的黑眸对视着,江琬槐不知为何,还是点了点头,肯定道:“不知。”
      
      陆昭谨自嘲的轻笑一声,移开了视线,看着前方的路,心里酸涩肿胀,泛上些许苦意来,他道:“江琬槐,你还在骗孤。”
      
      他第一次喊了她的全名。明明该是愤懑的话,他的语气却轻松平淡,声音低的不能再低,好似真的不怎么在意一般。
      
      江琬槐心一跳,湿意未褪的水眸蓦地睁大,双手十指绞得死紧,还想开口再辩解一句什么:“我……”
      
      话刚出口,就被陆昭谨的下一句打断了,他道:“孤知晓的,贺吟清派人送给过你纸条。”
      
      江琬槐听罢,脑子一下就懵住了,她张了张口,脱口而出:“怎么会,我不是……”
      
      “你不是让人替你处理掉了吗,”陆昭谨替她说完了接下来未说完的话,心尖泛上来的疼压也压不住,他的话语却依然是淡然,“纪焕正巧瞧见了,便告诉了孤香囊中的内容。”
      
      在他大肆派人找寻江琬槐时,听闻到动静的纪焕才告诉他,他偷偷跟着采春瞧见过那张纸条,贺吟清早已约了她要在今晚相见。
      
      只有他,什么都不知晓,全程像个傻子一般,因她的欢喜而欢喜,因她不经意对他的亲近而心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会解释清的,你们信我,马上就会解释清的TvT(顶锅盖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