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成太阳之后

作者:岐山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窑洞

      黑暗侵蚀着脑海。
      脖颈后面有着剧痛,贺启阳只感觉自己仿佛在水流之中,随波流动,全身没有力气,也抬不起双手,眼皮仿佛有千斤重。
      
      贺启阳只感觉有什么东西抬着自己,然后是金属相互碰撞的声音,随后,背后用力一推,他整个人已经往下面倒去。因为没有力气的原因,他即使意识清楚也动不了,只能任由身体顺着对方的力气往前倒。
      
      “啪擦!”
      
      他只感觉自己重重倒在了一个铁制栏栅上,伴随着他的动作,还有一阵铁链撞击的声音,随后一阵脚步声离去,渐行渐远。
      
      这是到地点了?
      
      贺启阳靠在自己倒着的地方,难得想着,他现在浑身没有力气,眼睛也睁不开,艰难维持自己的意识清晰,现在到了地点,他再也坚持不下去,模模糊糊的睡了过去。
      
      又过了不知道多长的时间。
      贺启阳只感觉自己面前光亮了很多,耳旁也有很多衣物摩擦的悉悉索索声音,有些刺目,他皱起眉头下意识的睁开眼睛。
      眼前的一切让他瞳孔一缩。
      
      这是个巨大无比的窑洞,
      洞顶上方有乳白色的石头,上粗下尖,尖端朝下,透过头顶的栏栅他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也正是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在一个灰黑色的铁笼子里。
      而这样的笼子在窑洞里有几十个。
      
      每一个笼子里都关着一个人,或昏或醒。
      
      他看了下,年龄都和自己差不多,快要觉醒的样子,想到这里,他眼底闪过一丝思索,这么快要觉醒的人,难道是想要干什么事情吗?
      片刻之后,脑海中闪过一丝亮光。
      等等……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贺启阳想到自己曾经看过的某个书籍上面的记载再联想到自己昏迷前听到关于神灵的话语,脸色变得很难看。
      
      关于神灵又是快要觉醒的少年男女,很难不让人想象。
      
      祭品。
      
      每个时代都不缺乏疯狂的人,然而,在这个每个人都会觉醒力量的时代,疯狂只会更加肆无忌惮。
      
      正在他想着,突然旁边出现了一道怪模怪样的声音:“请问,是贺启阳吗?”
      
      嗯?
      贺启阳听见自己的名字,立刻就抬起头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到了一位穿着粗布染成暗青色的裙状下摆,上身穿着同色马褂的少年,,他看上去带着山间的气息,长长的头发编成一个细细长长的辫子,发尾点缀一颗蝎子状的银饰。
      
      这副与众不同的打扮立刻唤醒了贺启阳的记性,这套装扮实在太引人注目了,即使在形状各异的班级里面也是独树一帜。
      这个是他同班同学,苗银。
      
      特点就是身上总是会有蝎子状的打扮,或是装饰或是纹身。
      
      何匡那个家伙儿和他八卦过,说这个苗银是石城外面某个根源悠久的村落里的人,那个村落实力强大的可怕,据说还有一个一直庇护他们的祖灵,那个祖灵就是蝎状的生物。
      危险值很高。
      
      这个贺启阳是信的。
      现在的世界,城池中反而是安全的,单独在外面作为一个小村落才是危险,能够独自面对环绕的兽怪甚至还能活得有滋有味,足以证明那个村落的实力。
      甚至他爹让他给邀请函的时候,他也有考虑过给苗银。
      
      没想到被打了岔,没递出去。
      
      现在看来,贺启阳目光瞥了眼对方的笼子,这也是被抓了进来?看来那群人是专门找了天赋高的孩子?虽然觉醒的时候他没有注意外界的动静,不过想来苗银的天赋绝对不低。
      
      苗银正不确定呢,看着前面人的背影,只是觉得熟悉,忍不住开口问了,话音刚落,那个人脸便看了过来,他一看见这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立刻就松口气。
      
      果然是贺启阳没错。
      他怕就怕自己认错了人。
      
      贺启阳也看出了他的松口气,忍不住挑眉:“不确定是我,还敢问话?”
      这家伙儿看上去也不是没有警惕心的家伙儿。
      
      苗银听见这话,摸了摸鼻子,开口道:“看着眼熟,主要是那个黑袍人将你带过来的时候,我表姐看到你手腕上的羽毛纹身了。”
      “我这才有了七八分确信。”
      
      “刚刚你又醒了,好像在观察什么,便开口问一下。”
      “反正在笼子里面,大家都被抓了,就算认错了也坑不到我。”苗银也十分光棍,说得时候还痞里痞气的。
      
      “表姐?”然而,贺启阳关注的却是他话语中的另一点,他记得,苗银就一个人前来石城上学的,也没有亲人之类的。
      
      “诺,就在你旁边。”苗银也不怕贺启阳知道他和自己表姐关系,可能是因为都是同班同学的原因,多了几分亲近感,嗯,不排除心机深故意伪装,不过从一开始的松了口气,贺启阳合理怀疑这人在装弱。
      
      熟悉的同类气息。
      可能是想结盟,三秒找出对方的真实意图。
      
      贺启阳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果然在苗银的旁边看见了一位青绿色眼睛的女子,她的嘴唇看上去有些像蛇,应该也是才觉醒不错,身上打扮和苗银类似,只不过在辫子的尾端绑了个蛇形的银饰。
      
      贺启阳目光在那个蛇类银饰停留片刻,随后就转移了时间,转过头,问苗银:“你和你表姐不是一个村落的?”
      话语是疑问句,语气却十分肯定。
      
      苗银眨了眨眼睛,开口道:“你怎么知道的?哦,你刚刚好像看见了银饰了,怪不得。”
      “好吧,我表姐的确不是我们村的,不过也的确是表姐。”
      
      “在这里看见她,我也很惊讶,早在三天前她就是失踪了,我们村和她们村快要找死了,没想到是被这群人绑过来的。”
      
      那个青绿色眼睛的女子看了眼自家表弟,又看了眼贺启阳。
      
      贺启阳对上了她的目光,开口问道:“你和你表弟应该不是同一批,你在我们之前来的?”
      脑海在飞快转动,通过那段信息,贺启阳可以知道很多东西。
      比如说这个女子和苗银不是同一时间段来的,她也看见了自己过来时候的场景,也知道自己昏迷时候的事情。
      
      总结,可以打听消息,
      
      苗青睁着青绿色的眼睛看着贺启阳,她不像自家表弟那样戏精,相反她的表情十分冷静,听见贺启阳的问话,抬起头看了眼旁边的苗银,后者没有阻止的意思,她点点头,开口道:“我是在你们前面一批来的。”
      
      “时间是三天前。”
      
      “而在我来到这里的时候,窑洞里面已经有了一批人。”
      
      贺启阳瞬间眯起眼睛,察觉到不对劲,道:“也就是说,我们是第三批到达这里的人?你是第二批。”
      
      “是,没错。”
      “从我过来的这三天,每天都会有黑袍人过来给我们送吃的,时间都是准时准点,一般都是一天三次,除此之外,我就再也没有看见过其他人。”
      
      “现在距离中午送饭的时间差不多了。”
      
      贺启阳刚开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旁边的苗银发鞭尾端的银饰突然动了动,他夸张的表情立刻停下来,恢复认真的表情,抬手阻止旁边两人的对话,目光看向窑洞洞口的方向,轻声道:“有人来了。”
      
      两人立刻闭嘴。
      
      贺启阳面无表情的重新坐会刚刚倒在栏栅上面的位置,距离苗银姐弟俩有些远,有意制造出不熟的场景,面对如此场景谨慎点总是没错。
      他抬起头看向窑洞口。
      
      果然如同苗银说得那样,窑洞口出现了一道黑袍人身影。
      
      有问题!
      贺启阳观察片刻,目光在黑袍人双手的位置停留片刻,眉头情不自禁皱起来,按照刚刚苗青的话语,按道理来讲,现在应该是送饭的时间。
      可是这名黑袍人双手没有拿着食物,相反他手中多了件机器。
      
      机器很小,差不多一只手掌那么大,银白色的。
      
      他余光瞥向苗青的方向,发现后者和他一样,都是一脸的疑惑,表情不像是作假,显然是出了什么未知的情况。
      
      贺启阳收回目光,转而重新看向黑袍人,然而,那个黑袍人从窑洞口开口,手中就拿着那个银色的小机器,靠近每一个笼子里,贺启阳注意到每到一个笼子,黑袍人就会看一眼手中的银色机器,那个机器也会亮一下。
      
      好像在测试什么。
      
      他就这么默默的看着黑袍人拿着机器来到自己的笼子面前。
      
      “滴!”
      这个是机器的响声。
      
      而伴随着机器的响声,他感觉自己头脑清醒了很多,原本还有些模糊的脑子仿佛被灌了冷水进去一般,猛得打了个寒颤。
      这个机器是叫醒人的?
      等等,那些人呢?贺启阳回过头看向黑袍人走过来的路线,发现那条路线笼子里的人已经全部清醒,无论之前是否昏迷。
      
      事情发展超乎所有人的预料。
      特别是苗银,贺启阳在他不远处,亲眼看见了这个人第一次不装了,眼睛眯起来。
      他也没出声,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黑袍人的动作很快,没过一会儿就已经让所有人都清醒了,低沉沙哑的声音:“没想到,这次的质量不错,竟然都合格。”
      
      “看来能进行下一步了。”
      
      随后,贺启阳就看见窑洞门口又出现了一批黑袍人,不过,与这个一看领头者不同的是,他们大多都保持着兽型的一部分,浑身散发危险的气息,这群人拿起了包括贺启阳和苗银在内的一批人的笼子,出了窑洞。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苗银不是受。
    这家伙儿属性是攻,戏精花心攻。
    主角未来死党。
    家里有实力有靠山长的骚.真.大山里的孩子。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