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成太阳之后

作者:岐山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暴躁期?

      没错,真的是一面墙。
      准确的说,正对着贺启阳的那一整面院子的墙都被硬生生的砸坏的乱七八糟。
      
      贺州保持沉默,静静的看着儿子消失的背影。
      
      背影继续往前走,到了一个宅子门口,熟门熟路的进去,消失在大门之后。
      贺州这才收回目光。
      
      起码收住脾气了。
      一面墙就是一面墙吧,只要没气出问题来,一面墙贺家还是出的起的,即使这面墙很长……
      他将目光转向了面前的墙。
      
      几十米的高大石墙就这么被毁了,掉落在地上的石头还带着被烧毁的焦黑痕迹,证明罪魁祸首是什么人。
      
      好吧,这面墙真的很长。
      
      正当贺州做好了心理建设,伸出手,从口袋中拿出电话,准备给相熟建筑类觉醒者团队打电话,希望后者过来修补,灵气复苏时代,人类的需求也是与日俱增。
      从来修墙大多数都是天然材料或者是高科技材料。
      
      现在当然也有,只是人们更加信任觉醒者们的手段。
      毕竟,一些高科技墙可抵不住兽怪的攻击。
      
      贺家自然也是如此,贺州人缘也好,再加上也是心疼儿子,本着这面墙要换的话,那就换上最好的,起码要防御力最好的。
      
      “轰隆隆!!”
      
      然而,他电话才掏出来,号码还没有摁,下一秒就听到巨大的响声。
      下意识的抬起头,他就看见原本在半空中挺立的阁楼仿佛被一只巨大的手臂从上到下狠狠的砸了一拳,顶上的那一块,完全没了。
      
      可以,很暴躁。
      
      眼睁睁看着个高大的建筑从眼前被毁成这样。
      贺州拿起手机的手顿了顿,咽了咽口水,明白了自家儿子心情可能真的不太好。
      接下来连打电话的声音都小了很多。
      毕竟,万一声音太大吵到对方怎么办?
      
      保险起见还是安稳一点比较好。
      
      然而,即使这样,风波并不会因为你安分守己就会停止波及你。
      贺州很快就发现自己儿子自从那天之后,变化就特别大。
      
      首先就是气势。
      虽然照常在阁楼中,但是每天太阳还是照常升起,不会停留,阁楼中也是有窗户的还是能看见外面的阳光,这就导致后者的暴躁根本没有停下来。
      甚至越发恐怖。
      
      “今天也是啊……”贺州头疼的又听见自家阁楼上面的声音,估计儿子又是不小心,身上的热量波及到周围的东西,让东西爆炸了。
      不是没有考虑过让儿子消气,而是这个一看就是血脉中带出来的天性问题。
      
      改不了。
      
      除非掌控了血脉,才有可能。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
      宅子里面已经没有清醒的佣人了,后者们实力不强,比贺州还要弱,基本上去一个,歇菜一个,这几天还是贺州过去送的饭。
      可就这样,贺州感觉自己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简而言之,贺启阳现在就是一个移动的炸.药库。
      真谁惹炸谁!
      
      短短几天,原本环境优美,安保顶级,贺州花费了巨资建立的石城贺州大宅已经变得狼藉一片,花园院子的石墙还没有修好,楼上的阁楼已经坏的差不多,加上是不是被震坏的楼梯,假山,那些破碎后落在地上的石块都带着焦黑的痕迹,再加上如同狂风肆虐过一般的院子和湖泊。
      
      一个词语。
      
      惨不忍睹。
      
      路过的行人看见这片富豪区后,看看旁边高科技高灵气,幽静漂亮的庭院,再看看这边惨遭各种破坏的院子,恍惚间有了穿越的错觉。
      
      修得还没有破坏的快。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又一次听到楼梯上面阁楼传来的声音,这次不仅有爆炸的声音,还有飞在半空中石块落在地上的声音。
      贺州从座位上面站起来,决定上楼看一下。
      
      他有些担心自己儿子。
      
      不过……
      
      他掏出手机看了眼屏幕,前几天他就打电话给老哥了,希望家族那边能够调查一下启阳的血脉源头,分清楚对方为什么那么讨厌太阳,最好看一下等级?
      这个血脉等级也太恐怖了。
      
      危险值才到4就能把危险值7的他压得难受。
      这可差了一个大等级了。
      说出去,妖怪级的觉醒者被刚觉醒的小崽子气势压的难受,肯定没有人相信,这种血脉等级得高到什么地步。
      
      可这种超乎现实的事情他就是发生了。
      
      “……唉……”贺州叹了口气,开口道:“希望阿鬼他们能够找到吧。”
      感叹完,就准备收起手机上楼,突然,掌心中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嗯?”贺州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手机屏幕上面出现了一个通话邀请。
      点开后。
      
      屏幕那边是个冷淡风格的会议室,黑白两色,正中央有个庞大的桌子,桌子后面坐着一位成年男性,黑发黑眼,样貌与贺州九成相似,只是给人的感觉不同。
      
      如果说贺州是那种懒散神秘的美大叔的话。
      这位就是执掌大权,胸有城府的裁决者。
      
      面无表情,神情冷淡。
      
      耳朵左侧垂下一支长长的漆黑色骨坠。
      
      这个习惯还是贺州先引起的,强行给他哥带,后来,等儿子出生后,自己先不带了,而贺瀛呢?带习惯了就懒得拿,久而久之,连儿子都跟他学。
      只不过贺启鬼的骨坠在右侧,贺瀛的在左侧而已。
      
      贺瀛双手合十,撑在下巴处,皱着眉头看着自己弟弟在走路,开口道:“你在爬楼梯?准备去哪儿?”没听说石城那边最近有发生什么大事啊?
      
      贺州正一边拿着手机,一边往阁楼的方向走。
      要不说,双生子默契十足呢。
      他哥刚发邀请过来,他就差不多猜到接下来要干什么?
      
      回答道:“准备去找启阳,家族调查有结果了?”
      
      “嗯,启阳在阁楼?”
      
      “他自己非要上去,这几天看见太阳就暴躁,非要说太阳在挑衅自己,一看见阳光有生气,生气的时候,血脉威势就会爆出来,那种热量,估计你也受不了。”贺州说得时候,脸色十分心疼,显然,如果不是贺启阳坚持,他早就将前者带下来了。
      
      “宅子这里的假山都炸了好几个了。”
      
      听见这句话,贺瀛瞥了眼刚刚下面人交上来的报告,里面详细的解说了关于贺启阳的血脉源
      本,还有接下来可能会有的举动,包括觉醒的血脉原本的兽怪是什么,天性是什么,包括忌讳。
      
      报告中的确说明了会对太阳有一定程度的排斥。
      
      考虑到这个报告涉及的东西太多,贺瀛没有现在讲,而是阖眼,默默的听着弟弟的说话,内心中思索石城那边的势力分布。
      
      “扣扣!”门口突然传来响声。
      贺瀛眼睛都没睁开,开口道:“进来。”
      
      门被从外面推开了,一位黑发红眼的男人进来了,长相和贺瀛有几分相似,正是贺启鬼,他黑色的长发懒散的绑在后面,苍白色的骨坠垂下来,看样子刚刚睡醒没多久,神情有些起床气。
      
      进来后,贺启鬼掀了掀眼皮,看了亲爹一眼,发现后者在闭目养神,知道等会儿有事情宣布,也没有开口,熟门熟路的自己找了位置坐下。
      
      等待接下来的事情。
      
      而这个时候,贺州一边念叨也一边到了阁楼面前,伸出手敲了敲门,没过一会儿,门里面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进来。”
      
      贺州推开门。
      
      不出预料,阁楼里面已经狼藉一片。
      衣柜啊,桌子,花瓶已经碎得不能再碎。
      甚至就连墙上的各种装饰画,都已经被波及到,画上面的玻璃已经被硬生生熏黑。
      
      唯一一个完好的地方是贺启阳现在待的床上。
      
      就这样,头顶还是有个窟窿。
      不过还好,因为角度问题,太阳照不进来,估计也是因为这样,贺启阳才乖乖呆在这里。
      
      豪华松软的床上,贺启阳靠在墙上,一只腿撑着,右手放在膝盖上面,神情冷淡,黑瞳看得人心里发慌,一看心情就不是很好。
      他抬起头一看,发现了贺州,还有其脸上担心的表情。
      
      知道亲爹在关心自己,勉强勾了勾唇角,开口道:“我没事,只是心情有点坏罢了。”
      
      这是每个觉醒者都要过的一关。
      
      从血脉中得到强大的能力,那么伴随而来的就是恐怖到扰乱人心的血脉天性。
      越强大的觉醒者,伴随而来的兽性就会越恐怖。
      从这点来看,他觉醒的应该真的很强。
      
      贺启阳试图从别的角度来说,然而,这一点却完全没有让他开心,这几天过于的愤怒让他有些疲惫不堪,现在连高兴的力气都没有了。
      
      抬起头正想问对方过来干什么?
      正好就看见手机屏幕中的两道人影,贺瀛坐在屏幕的正中央,旁边左下位正好是坐在椅子上面,有一搭没一搭梳着额发的贺启鬼。
      他低声道:“大伯,哥!”
      
      听见他的话,不言苟笑的贺瀛勾了下唇角,开口道:“启阳。”
      
      “嗯哼?看样子最近很惨啊,小崽子。”一旁的贺启鬼听见自己弟弟的声音,难得从无所事事中抬起头,目光朝着前面看去,因为房间中的屏幕很大,他们可以看得清楚,自然也看见贺启阳现在的狼狈样子,立刻毫不犹豫的开始嘲笑弟弟。
      
      果然!
      
      “啧!”贺启阳没有任何意外表情,啧了一声,语气也没见多生气,开口道:“别惹我啊,这血脉暴躁的很,也是玩火的,对你的火鸦有抵抗力,头疼!”
      说的时候还揉了揉太阳穴。
      
      说完之后,转过头看向旁边的贺瀛。
      
      “大伯找过来的话,说明我的血脉源头家族找到了?”明明是疑问句,贺启阳却用了肯定的语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请问,有什么职位是你的人生目标?
    贺启阳面无表情:地球环境保护宣传大使。
    爱护跑轮,是每个合格金乌的必备修养!
    顺便一提。
    此章是存稿箱发送,现在山娘应该在考场考试。
    给我过啊!!!!!
    喵喵怒吼.jpg
    感谢在2020-08-29 23:38:06~2020-08-31 01:12: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穆柒荼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凌歌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寒霜草 2个;youlei、萧萧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youlei 56瓶;鲸鱼 40瓶;40718371、依天慧玲、灵灵 20瓶;江唯凉白 15瓶;幽溟女王、纯纯的奶香、永恒的安眠、啊君、黎歌、时雨、solar、嘻嘻嘻 10瓶;Edana 海鸥 6瓶;几时明月、我有呆毛、兰芷、嘿咻、无名氏 5瓶;九夜清歌(肖战糊穿地 4瓶;连安、CiCi 3瓶;伊人醉 2瓶;墨小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