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为对头的娇妻

作者:两个豆乳盒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外头那女子还在那儿掐着嗓子哭,柜子里顾宁和沈沉渊靠得极近,她甚至能感受到沈沉渊温热的呼吸吐在她脖颈上。
      
      顾宁觉得更难受了。
      
      沈沉渊手掌捂在顾宁的嘴唇上,微微用了点劲,把顾宁的身子往后拖了拖,让她的脑袋靠在自己的颈窝里。
      
      顾宁一惊,下意识挣扎着一动,却又因着外面那人的缘故,不敢太用力。她到底是女子,比不得沈沉渊这种长年累月习武的,这点气力在沈沉渊面前根本不够看,他都没用双手,一只手就把她的动作给按回去了。
      
      沈沉渊也把声音压得极低,几乎是用着气音,“别乱动,我这样方便使力。”
      
      顾宁靠在沈沉渊身上,稍稍仰起头,用狐疑的眼神盯着他。
      沈沉渊也低头回看了她一眼,脸上神情摆得极为正派,“我这方面的声誉可是有口皆碑,你大可放心。”
      
      顾宁:“……”
      她倒不是觉得沈沉渊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伪君子,他虽嘴上没个正形,但细究起来,凡事又都把握着个度,甚至还透着几分疏离。
      
      她只是不习惯跟其他人靠得这么近,顾宁从小好强,自懂事以后就没再像其他的小孩一样,跟父母撒娇扮痴,至于后来,她行差踏错有了不该有的路,就更是孑然一身。
      
      旁人都畏她惧她,或是恨她嫌她,每一个人愿意亲近她,以至于身边几度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但都是她自己走的路,怨不得旁人。
      
      顾宁也知道沈沉渊确实是在帮她,便没再挣扎,只微微侧了下,让自己的身子起开了点,好歹别离沈沉渊那么近,而后就老老实实地站着不动了。
      
      沈沉渊却不知发了什么疯,突然有点生气,“你平常这么容易轻信人吗?”
      
      顾宁:“?”
      沈姨娘的小性子真是耍得莫名其妙。
      
      沈沉渊垂下眼皮,漆黑的眼珠一错不错地盯着她,“以后要有其他男人这么跟你说话,十个里有十一个都是想趁机占你的便宜,你要是真信了,就正好着了那帮不要脸的道。”
      
      “你好歹也自己警醒着点,别傻乎乎的,免得被人坑了都不知道。”
      
      他恨铁不成钢地看了顾宁一眼,“不要让我这么操心好不好?”
      
      “……”
      行吧,行吧。
      
      外头那人估计是哭得差不多了,正用袖子揩着泪花,顾宁心里庆幸了下,再憋下去,她就要无法自制地咬沈沉渊的手指了,真要做出这种事,她能就地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但还是难受,顾宁侧过头,微微张开嘴唇呼吸了下,但甫一动作就觉得有什么软软的东西擦过了自己的额头,顾宁一愣,下意识地抬头。
      
      沈沉渊也怔了一瞬,回过神来轻笑一声,“我的睫毛怎么样?长不长?”
      
      顾宁搜索枯肠,到底没能从自己贫瘠的词库里找出个词语,来回应这个没脸没皮的东西。
      
      沈沉渊犹不死心,凑过来又在顾宁额头上眨了眨眼,这一回,那种鹅毛扫过皮肤的感觉更强烈了。
      
      沈沉渊翘起唇角,连眼珠子都带着点亮,连声追问顾宁,“怎么样,我睫毛长不长?”
      
      “……”
      顾宁低喘着没办法回应,只能恨恨地把脸转开,不去看沈沉渊,以一己之力护好自己的眼睛。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面那女子终于走了,顾宁和沈沉渊耐着性子继续等了会,等确定她不会半路再返回来后,顾宁拂开沈沉渊的手,一把推开柜门,半蹲着身子边咳嗽边喘气。
      
      沈沉渊站在身后拍着她的背,顾宁咳喘之余,一抬眼看到沈沉渊空着的另一只手,露出来的掌心还沾着些透明的涎液。
      
      顾宁不自在地抿了抿唇,耳根悄没声息地红了。
      
      好在停尸房的角落还放着一桶水,看起来倒也还算干净,沈沉渊含笑看了顾宁一眼,什么也没说,抬步走了过去。
      
      缓过气来神智也跟着回炉了,顾宁最后深呼吸了几下,抬头往范成拙尸体的方向看去。
      
      顾宁已算见识过大场面的人了,眼前的场景却还是让她吃了一惊,沈沉渊受伤那日她见过范成拙,这人长得虽不算多出色,但好歹也能轮上清秀二字,好好打扮一番,也多少能让人生出赏心悦目之感。
      
      眼前这人表情却狰狞得有些可怖了。
      
      他的眼珠向外凸起,露出大半的眼白,就如同两条翻起白肚皮的死鱼,眼神透出一股惊惧之感;嘴唇绛紫,跟挨了淤青差不多的颜色,又因为是撞壁而死,大半个头盖骨都碎掉了,也不知道是仵作还是狱卒弄的,范成拙的脑浆没有溢出来,被规规矩矩地塞回了原来的地方。
      
      顾宁喉咙里滚动了一下,她有点想吐。
      
      沈沉渊及时过来挡住了她的视线,语气有点无奈道:“这景象我都不爱看,你这回吃到苦头了吧?”
      
      顾宁吁了两口气,有气无力地开口道:“神情这么惊惧,委实不像是自寻短见的人。”
      但若真是其他人干的话,手段也太毒辣了。
      
      沈沉渊摇了摇头,“也未必,撞壁而死是极大的痛苦,死前挣扎出这幅神情也是常有的事。”
      
      沈沉渊想了想,又对顾宁道:“刚才来的那女子,你知道她是谁吗?”
      
      顾宁摇头,“听你这话,你知道?”
      
      沈沉渊微微眯了眯眼:“年前范学士来府上的时候我见过她,当时她跟在范学士长子身边,应当是他的姬妾。”
      
      顾宁皱眉,“姬妾?为什么是姬妾?就算跟在范学士长子的身边,也不一定是这种关系,是侍女也说不定。”
      
      沈沉渊闻言却咳了下,“不会是侍女,我还看见范达对她做了些……亲密的举动。”
      
      顾宁一看沈沉渊这幅表情,立马就反应过来他所说的“亲密”是有多露骨。
      
      他是有多背,撞见这种场景?
      
      可若她真是范达的姬妾,为什么要偷偷跑来看范成拙?
      
      顾宁想不通,问沈沉渊道:“这女子跟范成拙认识?他们俩有私交?”
      不然也不至于偷偷摸摸地也要来。
      
      沈沉渊:“何止,范成拙在他哥哥范达之前,还曾准备娶了这个女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的我有点短……[挠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