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染指你

作者:遛天使的兔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当过去遇到缘由

      自己究竟什么时候对夏漪有的好感,肖景珩真的忘了,只记得那年盛夏的午后阳光很美,有个笑容在他心底似乎激起了涟漪,就那样一圈圈荡开。
      
      三天之后,夏漪又上了出国的飞机。
      肖景珩看她的眼神则称得上可怜了。
      
      “小别胜新婚嘛。”夏漪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日本的假期跟中国不同,那边的冬假只有两周,他考完期末考,她也正好开学。于是这个寒假,肖景珩只能跑去跟董吕杰等损友厮混。
      
      董小开家里是开小饭店的,父母也开明,过年过节就会找人来聚餐。
      
      “都跟你说了,人家现在有女朋友了,好着呢。”那头互相揭短谈笑风生,窗户边的角落里是董吕杰无奈的声音,“我要怎么说你才相信?”
      自从知道了肖景珩和夏漪的事,周韵远心里百味杂陈,边甩开他的手边往那边走:“我要他亲口告诉我。”
      
      董吕杰暗叫不好,那头已经问出了口:
      “听说你跟你姐姐在一起了,是真的吗?”
      
      一语激起千层浪。
      
      所有人屏息凝神,一句“卧槽”含口中。肖景珩的神情略微波动了一下,却也回归平静,没有想到她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总归是含笑着应了。
      
      周韵远瞬间红了眼眶,不知道怎的蹦出两个字:“龌龊!”
      
      见她跑了出去,董吕杰追也不是,解释也不是,左右为难,肖景珩有些头疼,赶紧道:“小心别跑远了,女孩子家,危险。”
      
      董吕杰暗骂了自己一句,撒腿跟上。
      
      本来开开心心的,闹了这样一出,其他人也没什么吃喝的心思,零零散散又唠了两句,等主人家回来就各回各家,心照不宣。
      
      “她不是有意的,你别往心里去。”董吕杰今晚可算是个苦逼人,安慰完那头还得赶来这边收拾烂摊子,“又不是亲生的。”
      
      肖景珩自然没往心里去。
      “送回家了吗?”
      
      董吕杰点头,叹了口气,闷了口酒:“我就想不通了,两三年了,她怎么就这么执着?”
      
      “或许因为……”
      “嗯?”
      
      “我帅吧。”
      “你滚吧。”
      
      缓和了气氛,肖景珩不再胡闹,跟他坦白了一些事。
      
      周韵远从高一开始就对他有意思,这他是知道的,毕竟青春期的少女不善于隐藏害羞之类的情绪。不过因为董吕杰,他没有接受,可也没说过什么伤人的话,就这样一直耗到了下册。
      
      发生了一件事。
      
      高一下册那时,夏漪从学校回来,喝得一身烂醉,他好心开门去接,却被她按住脑袋,当着他妈的面给强吻了。肖景珩还记得那一刻,刺激得他心跳如鼓。
      讽刺的是,之后的日子她仿佛断了片,没过多久还跟季明泽见了家长。
      
      肖景珩有点忘了自己当时是什么感觉,只是想起和那成双成对的两人同桌吃饭的场景时,心口好像火烧一样的疼。
      
      那段时间很难熬,周韵远再去找他,他觉得或许自己只是青春萌动,谁来都一样,就没再继续一味疏离下去。算不上接受,可也没有明显的拒绝,以转移注意力。
      不过结局很显然,没有成功。
      
      “或许这样让她觉得有可能了吧。”
      毕竟这种感觉他比谁都清楚。虽然这种不明不白的关系只维持了一阵子,其他也没什么了。
      
      “混球。”董吕杰骂了他一句,不过换位思考也明白那种感受。而他也是因为肖景珩的出现才发现自己的患得患失。
      
      这一晚肖景珩不太好过,甚至有些失眠,第二天还是耐不住向夏漪问起那天晚上的事来。
      
      “因为喜欢你呀。”夏漪想混过去,“你那么好,谁不喜欢?”
      
      肖景珩不饶她,夏漪就说那天真的喝大了,记不太清了,还问他,她真的做过那样的事情吗,他也没办法。
      
      挂了电话,夏漪手中的笔转了一圈,落到了书桌上。
      
      她当时是故意的,故意做给她背后的女人看。
      夏漪不喜欢肖景珩他妈,不只不喜欢,在那一刻可以称得上讨厌。
      
      她爸在跟她妈结婚前曾跟那个女人有过一段以失败告终的关系,可能是没处理好,导致在婚姻存续期间旧情复炽,她妈杨女士摸着这条导火线,一怒之下提出离婚。
      两年不到,杨女士找到了现任老公,还生了一对活宝。而她爸呢,在几年的分分合合之后终于和那个女人结了婚,连带着给她捎来一个便宜弟弟。
      
      当然这些都是那天她跟她妈大吵完一架她才知道的。也的确是因为酒精作祟,看着肖景珩那张未经人事人畜无害的脸,她登时就生出一个很幼稚的想法。
      既然她毁了她的家庭,那她就糟蹋她的儿子。
      
      吃过年夜饭的最后几天,肖景珩算着日子赶紧把机票订了飞去找夏漪玩了。
      
      日本的大学很少统一安排宿舍,夏漪是在附近租的房子,因为寸土寸金,面积比之前那个还小一点,并且离学校远,上课还得搭地铁。
      肖景珩到的时候,接机的人已经站在出口笑容明媚得瞧着他:“是哪里的风把我们家小宝贝吹来了?”
      
      对于她层出不穷的恶心人的称呼,肖景珩早已免疫。
      
      日本地方小,四处都是地铁,出了机场也没怎么折腾就回到夏漪租住的公寓。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来这里,相比起去年还没收拾的模样干净了不少,也多了许多烟火气,只不过夏漪还是那个夏漪,东西到处乱丢就是了。
      
      夏漪不太喜欢做饭,在国内如此,出了国更别提,可惜这里很少外卖,要么就是很贵,也就能在便利店解决的不会留到家里。
      肖景珩这个健康到令人发指的金贵胃可吃不惯那些生冷的东西,于是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拾掇拾掇,把人拖去菜市场。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很快三菜一汤新鲜出炉。
      
      夏漪想了想,动筷前拿了两个小饭盒装上一点,送去楼下的房东那。
      
      肖景珩炒菜量足味美,两人吃了个肚皮滚圆,心满意足。此时敲门声响,肖景珩起身去开的门,夏漪从门缝窥着望去,就见房东惠子阿姨站在门口,手里拎着一包什么东西。
      
      “我自己做的和果子。”见到开门的人,野口惠子先是吓了一跳,视线往里头寻去正好与收拾桌子的夏漪对上。两人对视笑了笑,她就又把目光投向这个把她惊到的来路不明的男人,礼貌性得询问,“这位是?”
      
      夏漪也用日语回了两句,野口惠子则露出典型的日本女性的慈爱笑容。
      
      旁边左顾右盼的肖景珩颇有种众人皆醒我独醉的迷茫感,问里头的人:“说的什么?”
      
      夏漪出来将礼物接过,漫不经心回道:“问你是谁。”
      
      刚想给人介绍一下这位和蔼可亲的房东,这人却已经腆着一张老脸自我推销道:“啊呐哒。”
      
      “啊哒系挖,她的,啊呐哒。”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啊呐哒:丈夫
    【能想象到日后这只被女主倒追时的傲娇样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