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反派心尖蹦迪[穿书]

作者:北妖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狗咬狗

      这一家都不是好东西,言天浩和白桐还有男主光环加持,宁嘉佑不想和他们啰嗦,弯腰捡起衣服就走。
      
      谁知白桐婊里婊气的嘀咕:“你果然还是放不下天浩。”
      
      他说得很轻,仿佛不想让人听见。可声音拿捏准确,又确保在场所有人都能听清楚。
      
      宁嘉佑知道他想让自己难堪,可实在想不出难堪的点在哪里,一边将衣服塞回手袋里,一边思考原文剧情。
      
      言天浩想起昨晚周泽的话,微微放开白桐的手,眼神躲闪的对宁嘉佑说:“我们已经分手了。”
      
      宁嘉佑一头雾水:“我知道,往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谁也别碍着谁。”
      
      白桐听他用这么不在乎的语气跟言天浩说话,不满道:“装什么从容?你要真放得下天浩,怎么还对他送你的衣服念念不忘?
      
      顿时宁嘉佑想剁掉自己捡衣服的手!
      
      他这才想起来言天浩和白桐其实认识并没多久,言天浩劈腿前还算宠原主,两人一起为言老爷子的寿宴定制过情侣西装。
      
      后来言天浩移情别恋,昨天没穿那套情侣西装,只有原主一个人傻乎乎的上门来自取其辱。
      
      压下内心的卧槽,宁嘉佑抖了抖手里的袋子,嫌弃的说:“你误会了,我只是出来丢垃圾。”
      
      潘芳冷笑:“家里没垃圾桶?还要你特地出来丢垃圾?啧啧啧,分明是没见过这么好的面料,舍不得我们天浩送你的衣服吧?”
      
      白桐瞥了眼宁嘉佑身后,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痛心疾首的说:“嘉佑你也真是的,明明已经说过喜欢三爷,心里还对天浩念念不忘。你这样对得起三爷吗?”
      
      宁嘉佑第一时间就猜到言朔在他身后,腼腆又不好意思低下头去:“怎么能让这种衣服脏了三爷的地方。”
      
      白桐的神色瞬间很精彩。
      
      怎么跟他想象的不一样?
      
      宁嘉佑对言天浩已经喜欢到了疯魔的地步,不可能说放下就放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潘芳无法忍受儿子被宁嘉佑嫌弃,没好气的说:“别以为攀上言朔就可以目中无人,将来言家谁说了算还不一定!”
      
      因为视角问题,只有白桐一人能看到言朔。现在言朔势大,如果这么快就和言朔撕破脸皮,吃亏的还是他们。
      
      白桐出声打圆场,对宁嘉佑说:“阿姨的意思是言家绝对不会是你这个外人说了算。”
      
      宁嘉佑挑眉:“那难道会是你这个外人做主?”
      
      言天浩不假思索:“我会和白桐结婚,他以后当然能做言家的主。”
      
      宁嘉佑嘲讽:“可现在言家也不是你言天浩说了算吧?”
      
      麻蛋,虽然心里慌得一笔,但怼傻逼男主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外人看言朔只是行走不便,但潘芳前几天用手段拿到了言朔的诊断报告,知道他的真实情况其实很糟糕,说不定老爷子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言老爷子只有三个孩子,老二言露是出嫁的女儿,不可能回家争家产。最有能力的老三一死,偌大的言家还不是他们大房说了算?
      
      一想到这,潘芳就高兴的睡不着觉:“言家早晚会是我们天浩说了算!”
      
      “是吗?”低沉的声音从宁嘉佑身后响起,言朔靠在椅背上,眼神幽暗,面色从容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潘芳一瞬间如坠冰窟:“老三……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不能在这里么?”言朔反问。
      
      “不……不是……你什么时候来的?”潘芳慌得小腿打颤,她亲眼见过这个男人的残暴,知道他根本就不把别人的命放在眼里。背后猖狂是一回事,当着言朔的面,她说话都不敢大声。
      
      言朔瞥了眼脸色发白的白桐,嘴角勾起一道嘲讽的弧度:“你的好儿媳早就看到我了,难道没告诉你么?”
      
      宁嘉佑差点笑出声,没想到言朔也是挑拨离间的一把好手。
      
      白桐立刻辩解:“三爷说笑了,我就站在阿姨旁边,她都没看到您,我怎么可能看到您呢?”
      
      “试试不就知道了?”宁嘉佑幸灾乐祸。
      
      白桐还没来得及拒绝,潘芳一把拉开他,自己走到他的位置。虽然只是一点点距离,但角度不同,这里正好可以把大门到石狮的这段路一览无遗。
      
      “你竟敢害我!”潘芳勃然大怒,反手就是一巴掌扇在白桐脸上,把他整个人都打蒙了。
      
      言天浩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连忙将白桐护在身后:“妈你干什么?”
      
      “他害我!”潘芳无比恼怒,扯开言天浩还想往白桐脸上招呼。
      
      言天浩舍不得白桐受伤,挡在他和潘芳之间。
      
      潘芳更气:“你护着他干什么!走开!”
      
      “妈你冷静点,白桐肯定不是故意的!”
      
      宁嘉佑默默接话:“对,他不是故意,是蓄谋已久。”
      
      “你闭嘴!”言天浩怒斥。
      
      “你闭嘴。”言朔呵斥,他声音不大,只是语气稍重就将言天浩震慑住,不敢再出声。
      
      潘芳也不敢造次,讨好的对言朔说:“三弟,误会啊,我刚刚的意思是我们大房以后是天浩说了算,没有其他的意思。”
      
      “那言家谁说了算?”宁嘉佑火上浇油的问。
      
      潘芳瞪他:“没你的事!”
      
      言朔波澜不惊的说:“我也想知道言家谁说了算。”
      
      潘芳咬碎一口银牙,狠狠剜了眼宁嘉佑和白桐,压着所有的不满和不服,谄媚的对言朔说:“自然都是三弟你说了算。”
      
      言朔似乎是不相信,没有出声。
      
      潘芳知道自己今儿个要是不能说得让他满意,这事没法善了,只能继续恭维言朔:“怀令早就退出公司管理层,天浩年纪又还小,家里的顶梁柱还是三弟你。”
      
      言朔瞥向言天浩:“别妄自菲薄,天浩还是有点本事的。”
      
      言天浩哪里敢接他的捧:“三叔过奖了,我经验不足,办事容易出差错,比不上三叔思虑周全。”
      
      宁嘉佑想起原文中的剧情,这个时间点言天浩已经进入言氏,开始跟言朔夺权。
      
      言天浩利用言朔的轻敌,暗中做局让他损失了一大笔钱,自己却从中获利,利用这笔钱笼络言氏一群对言朔不满的人,开始对付言朔。
      
      宁嘉佑本不想多管闲事,但看在言朔昨晚没直接把他丢出去的份上,决定帮言朔一把。
      
      “别那么谦虚嘛,你不是还在言氏负责旭日工程吗?那可是言氏的大项目,你要没能力,怎么还会选你?”宁嘉佑假装帮言天浩说话。
      
      白桐脸色大变,不满的瞪向言天浩。
      
      旭日工程是言氏机密,言天浩连他都不愿多说,竟然会告诉宁嘉佑。难道在言天浩心里,自己还是比不上宁嘉佑?
      
      言朔略带意外的瞥了眼宁嘉佑,垂眼片刻,对正想要开口的言天浩说:“既然你们母子自己都这么说,我也不好勉强。旭日工程就换个人负责吧。”
      
      “不,三叔我可以的!”言天浩立刻喊道。
      
      “不必了。”言朔面容冷峻,控制着轮椅往前走去。
      
      他这两天隐约察觉到旭日工程有些不对劲,细查却又完全没问题。今天既然有机会,正好将言天浩踢出去,免得节外生枝。
      
      司机早已经将车开到一旁,周泽就等在边上。低调奢华的劳斯莱斯经过改装,车门前有一块可移动钢板,方便言朔坐轮椅上下。
      
      言天浩想拦却不敢,眼睁睁的看着周泽将言朔推入车中。
      
      宁嘉佑没了这座伪靠山,见机也想溜,谁知才走两步就被言天浩喊住:“站住!你怎么知道旭日工程?”
      
      宁嘉佑后背一凉,反应极快,一脸无辜的反问言天浩:“不是你跟我说的吗?”
      
      “不可能!”他对宁嘉佑半个字都没提过。
      
      宁嘉佑无辜又难过:“我知道你怕白桐生气,但事实就是事实,谁也没办法改变。你要是想补偿他,好好跟他讲讲旭日工程的事不就好了吗?我还急着丢垃圾,先走了。”
      
      宁嘉佑冲他扬了扬手里的袋子,在言天浩愈发难看的脸色中,朝角落处不起眼的垃圾桶走去,将衣服丢进了有害垃圾那一类,扬长而去。
      
      车内,周泽在跟言朔报告这一周公司的情况,抬头见他正望着窗外宁嘉佑的背影,试探性的问:“言总,旭日工程被他知道了不要紧吗?”
      
      “没事。”反正他也打算废了这个项目。
      
      以前他或许会忽视那一点不舒服,继续让言天浩做下去。但现在大房都这么明目张胆盼他死了,他凭什么要让他们舒服?
      
      倒是宁嘉佑的变化着实让他看不透。
      
      昨天他亲眼看着宁嘉佑一哭二闹三上吊,打死不签退婚书,赌咒发誓自己这辈子只爱言天浩一个人。怎么眨眼间就像是换了个人?
      
      难不成真像书里写的那样被穿越了?
      
      想到这里,言朔嗤了一声。
      
      周泽不解:“您笑什么?”
      
      “没事。”言朔漫不经心的翻着手上的文件,顿了顿,忽然问,“前两天是不是有个研究所申请经费?”
      
      “是的,课题是研究人类是否真的有灵魂,以及如果灵魂存在,能实现哪些事情。一看就是个神棍研究所,申请已经被否决。”周泽越说越觉得搞笑。
      
      “把他们的方案给我看看。”言朔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宁嘉佑:要用婊里婊气打败婊里婊气~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