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珞传说

作者:天南天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病倒

      苏珩和一帮侍卫撞开门进来的时候,入眼就是云青珞在瑟瑟发抖,小脸上满是恐惧地哭喊着:“别咬我,都走开。。。。。。阿珩救我。。。。。。。”
      苏珩的心如刀割一般,他伸手把女孩抱进怀里,轻抚她的后背,声音低哑:“对不起,珞珞,我来晚了,阿珩来了,它们不敢咬珞珞了。。。。。。”
      女孩落入熟悉的怀抱,闻着熟悉的丝柏香味,神志恢复了一丝清明,一眼瞥见边上的韩铭杨努力挣扎着看向他:“韩大夫。。。。。。方秋月。。。。。。我迷晕的,你帮我交给她爹。”
      韩铭杨看着柔弱如风的女孩,差点掉下泪来:“姑娘放心,属下一定把方秋月完好地交给她爹。”
      方润生此时就在韩铭杨的身后,见到此景心里对云青珞带女儿出来的一点怨念也烟消云散。
      女孩心里的石头落了地,那一丝清明立时荡然无存,小脑袋往苏珩怀里拱了拱,委屈地瘪着小嘴:“阿珩,有好多蛇。。。。。。还有好多老鼠,它们咬我。。。。。。”
      苏珩轻柔地抹去女孩眼角的泪珠:“阿珩帮你赶走它们,珞珞先睡一会儿,睡醒就没有了。”
      女孩窝在温暖的怀抱里,在低柔的安抚声中逐渐昏睡过去。睡梦中两只小手依然紧紧地攥着苏珩的衣服。
      看着女孩蹙起的眉头,苏珩恨不得立时把朱副楼主剁碎了喂狗,扭头吩咐身后的两个侍卫:“去把那个姓朱的带过来,灌下酥骨散,扒光了扔到那边。”
      韩铭杨赶紧上前搭上女孩的手腕,仔细品查脉象,半盏茶后他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云姑娘是心神耗费太过,又着了凉,加上受了惊吓,才会心神迷乱的,好好静养几日当能恢复。”
      方润生进得屋内,见自己闺女包着一件衣袍坐在一个老妪身上,一脸恬淡的睡容。抬头瞧瞧对面数不清的老鼠和蛇,只觉头皮发麻。
      自家闺女的安宁和云青珞的昏迷对比鲜明,想想自己的怨念心中暗叫惭愧。
      韩铭杨给云青珞把完脉,见褐衣老妪木呆呆地看着姑娘喊主人,查看了一下发现她被金针封了穴位。略微思量一下问道:“你是谁?你家主人都做了什么?”
      褐衣老妪木呆呆地答道:“奴婢是褐衣蛇奴,一开始,主人问了老奴熬炼食物的情况,问着问着主人似乎很不高兴就不问了,吩咐老奴等着回复巡查守卫的问话,再后来主人说老奴走来走去晃得她头晕,就给老奴扎了针不让动了。”
      “她们两个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韩铭杨指了指方秋月和躺着的老妪。
      “她们一进屋就睡着了,睡好长时间了。”
      韩铭杨看向苏珩:“看来是云姑娘为了保护方秋月,给这老妪用了迷心镇魂之类的方法,这些方法一般比较耗费神魂。而姑娘为了防备有人巡查,一直不能休息,外面又有那些恶心的东西,以至心力交瘁精神恍惚。姑娘没有大碍,就是太过疲累了,需要静养一些时日。”
      韩铭杨心里清楚他说的苏珩都明白,不过关心则乱,看公子的神色好像天塌一般,自己以大夫的身份说出来是给苏珩宽心。
      同时他也是说给方润生听的,初始看方润生一脸的不快就明白他对姑娘有怨念,那时韩铭杨就对方润生心生反感。要不是姑娘救了你,你都已经在阎罗殿了,你闺女都不知道会怎样呢。
      苏珩抱着女孩走出了蛇屋,往后院的大厅走去。
      韩铭杨弄醒了方秋月交给方润生,小女孩一醒来看到他爹就大哭大叫:“爹,有老鼠,还有好多蛇。”
      韩铭杨搭了搭她的手腕:“这孩子中气十足,脉象平和,面色红润,好得很,遇到我们姑娘也是她天大的福气。”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方润生不再理会,也跟着出了屋子
      方润生尴尬地低下头,这些人可都是人精,自己的那点怨念人家门儿清呢。他抱着自家闺女也跟着走了出来,冲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声道:“没事啦,别喊了,小心惊着小姐。”
      方秋月看看他爹,又看看周围的人:“小姐呢?小姐还好吗?”
      韩铭杨心里略感欣慰,姑娘总算没有白救她:“云姑娘为了护住你,自己累病了。”
      苏珩抱着云青珞来到大厅的时候,沈骏已经处理好了别院的一众守卫。大厅里都是玄一门的人,方润生自然不方便参与,被侍卫安排了房间去休息。
      “云姑娘还好吗?”沈骏一直在处理善后问题,还不知道云青珞的具体情况,不过他对于朱副楼主的行事作风是知之甚详的。
      “云姑娘劳累过度,受了惊吓,还着了凉,需要静养。”韩铭杨很是心疼:“姑娘就是太善良,为了保护那个方秋月才累着的。”
      沈骏看着女孩苍白的小脸,也是心疼得紧:“姑娘总是先为别人着想,以后姑娘的护卫要多加人手。”
      “这些天我先照顾珞珞,你们明天把白虎帮的势力清理干净,然后从最近的城池开始消灭血影楼。”苏珩把对朱副楼主的恨意转移给了血影楼。
      “其他处理还是老规矩?这次我们没有伤亡,这赏金可否消减?”对于这次的战斗,沈骏觉得简直太轻松了。也就走走路而已,哪需要赏金嘛。
      “照旧。”
      “那要论功行赏的话,功劳最大的当属云姑娘,没有姑娘提供的药,按我们以前的方式,这杖打完至少要折损三成,尤其姓朱的还在本地。”
      不光是沈骏,现在汐城里玄一门的所有人都对小姑娘从心底里拜服。
      “珞珞和我一样不需要那些。”苏珩怜惜而又自豪地看着怀里的女孩:“把所有底细清白的婢女留给她吧。”
      苏珩说完抱着女孩走出了大厅,来到一间新收拾出来的卧房。把她轻轻放到床上,却发现女孩刚躺到床上没一会儿就皱起眉头,面露惊惧之色,小嘴一瘪一瘪就要哭。
      苏珩慌忙重新抱起女孩柔声安抚:“乖宝不怕,阿珩在呢。。。。。。。”
      哄了半天,女孩才安稳睡去,苏珩再也不敢放下了。干脆拉过被子盖了女孩抱着她打坐。
      天刚蒙蒙亮,苏珩发现女孩的呼吸有些重,面色微红,摸摸额头,有些热,赶紧命人喊过韩铭杨诊治:“公子,云姑娘是染了风寒,这别院里没有药材,必须尽快带云姑娘回城。”
      于是韩铭杨先行骑马回城抓药熬药,苏珩抱着女孩坐马车回城,依旧由龙一赶车,为预防意外,虎一带几个暗卫随行保护。一路倒是平平安安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只是马车里的女孩发热越来越厉害,开始迷迷糊糊地呢喃着“爸”、“妈”、“哥哥”,苏珩不清楚“爸”、“妈”的意思,不过知道哥哥的意思,明白女孩是在想念家人,心里有点失落,乖宝最先想起的不是他。
      正心里酸涩呢却听到女孩又喃喃道:“阿珩。。。。。。好多蛇,还有老鼠。。。。。。我害怕,阿珩救我。”
      女孩求救的人是自己,这一点苏珩很开心,随即是深深的疼惜和自责,恨自己没有保护好乖宝,对血影楼越加恨之入骨。
      口中柔声哄着怀里的宝贝儿,苏珩在心里想着如何把血影楼一网打尽给乖宝报仇雪恨。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