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自然进化[无限]

作者:棠心淡加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安山孤儿院

      过了一会,选择了儿童房对面客房的李四也出来了。他是真的什么都没有遇见,一脸茫然。稍加思考,徐晚洲提意大家今晚干脆一起睡在客房。虽然不是一对一待遇,但是惨遭“恐吓”的林敏想不了那么多,万分感动地住进了客房。
      
      别墅的客房还挺大,除一张一米八的大床,还有一个长沙发。徐晚洲安排两个女生睡床,李四睡沙发,他在书桌上趴一宿,亦当作守夜。林敏拒绝了,她精神紧绷,不敢休息,便自告奋勇守夜,不等众人反应就坐在了书桌前。
      
      李四看了一眼沙发,又迟疑地看向了徐晚洲。不知道如今这床位应该如何分配。床给了叶因,沙发对两人来说太窄了,总有一个人要去睡床。他觉得他不可。
      
      叶因缓解了他的尴尬,她从衣柜中取出了一床被子,卷着就往沙发上一躺。
      
      徐晚洲拍拍李四的肩膀,“我们睡床吧。”
      
      “哦哦。”李四点点头,又转头冲叶因说:“谢谢你。”
      
      叶因摆摆手,表示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扎眼,懂礼貌,这取假名取得好不走心的少年还挺讨人喜欢的。
      
      .
      
      第二天早上,大家随便吃了一点早上凭空出现在厨房的早餐,顺便将昨晚没来得及交流的信息交流了一番。徐晚洲早上专门遛了一圈书房,回来就和大家说,自己清晨,晨光熹微之际,也看见了一道人影。应该是爱德华,他正在疯狂地往外拨打电话。
      
      叶因沉默了片刻,说自己经过主卧的时候好像也看见了什么,当时没有放在心上,现在想来应该是爱丽丝。
      
      李四:“她当时在干什么?”
      
      叶因:“她正抚摸着自己的小腹。”
      
      林敏看见的是一个陌生小女孩透过门缝往外面看,似乎是在和门口的同伴说话。
      
      李四沉思了片刻说:“是艾玛吧,她在和塔苏说话?”
      
      林敏一个晚上没有睡觉,勉力睁着一双大眼睛,眼睛底下挂着两个夸张的青黑。听见李四说话,她迟钝的大脑没能将昨晚的恐惧调取出来,只是慢悠悠转过头,幽幽说了一句:“我怎么知道?”
      
      李四愣了一下,在心中感叹:“这样也挺好。”至少不害怕了。
      
      .
      
      林敏最终还是没有接受众人的建议留在别墅休息,死都要和大家一起行动。只见她脚下像是踩着云,飘来飘去终于钻进了越野车厢。一坐好,脑袋一歪,瞬间入睡了。
      
      徐晚洲拉开了驾驶座的车门,坐了进去。叶因习惯性坐在副驾驶。李四站在原地愣了一会,总觉得叶因有些太过自然了,但是也没有多想,挠了挠后脑勺,坐到了后座。
      
      二十来分钟的车程,一片灰绿色的松树林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松树林之后是山,之前是一栋雪白色的房子,房子前是光秃秃的荒地。
      
      李四伸长了脖子,警惕地看向房子,“就是这里!”
      
      这里就是安山孤儿院,艾玛原本居住的地方。
      
      安山孤儿院的院长是一个肥胖的黑人女性,她的眼睛很大,又黑又亮,其中闪烁着友善的光芒,看起来更像一个普通人类。玩家在副本中遇到此类NPC多半要放松警惕,李四也不例外。他一直紧绷的双肩明显松懈下去。
      
      叶因的脸上却没有太多变化。
      
      四人从越野车上走下来,黑人院长迎上来,笑着说,“你好,我是安娜院长,请问你们有什么需要的吗?”
      
      徐晚洲:“我们来咨询一点事情。”
      
      安娜:“是做领养前的咨询吗?”
      
      徐晚洲:“不是。想询问一点艾玛的事情。”
      
      安娜的眼底的笑容瞬间消失,扯着嘴角皮笑肉不笑地重新将几人打量了一遍,站在一旁不说话了。这个时候她倒是恢复了正常副本NPC应有的姿态,熟悉的配方倒让叶因自在了不少。李四却肩膀一缩,整个人又被平凡而毫无存在感的气场笼罩。
      
      徐晚洲扬了一下眉:“不带路吗?”
      
      安娜像小朋友一样歪了歪脑袋,说:“这边请。”说完,她看都不看玩家一眼,扭着大屁股走在了前面。
      
      安山孤儿院是一栋上了年纪的建筑,瓦白色的墙壁远远看过去的时候觉得白得刺眼,走进却能看见墙壁上灰黑色的霉点和细细的裂缝。从半开的房门走进建筑,还能闻到一股霉味,像是雨天晒不干的衣服的馊味,是一种让人不快的潮湿气息。
      
      叶因掩了一下鼻子,打量四周。
      
      一楼是客厅和饭厅,有几个年龄比较大的孩子坐在沙发上阅读,听见声响也没有回头来看他们。在客厅和饭厅中间是一个可以通向二楼的狭窄楼梯,别墅不隔音且楼层低矮,楼上咚咚的走路上像是贴着人的头皮在响。
      
      安娜几乎是挤上楼梯的。大家都不太愿意紧跟在她的身后,因为她的手臂挤压着单薄的栏杆,仿佛能将那些脆弱的小木条齐齐绷断。不过好歹是常年经受磨难的楼梯,虽然看起来不堪重负,但是尽职尽责地帮助大家来到了二楼。
      
      相较于空旷宽敞的一楼,二楼就显得逼仄许多。大概是因为要容纳下足够多的孤儿,二楼的空间被分割成了许多个房间,中间夹着一条狭长的走廊。走廊两侧没有窗户,只有朝向西面的墙上装置了一个排气扇。此时,像刀片一样的扇叶正在飞速旋转着。
      
      安娜推开了其中一扇房门:“艾玛被收养之前就住在这里。”
      
      一室两床,一张床上只剩下光秃秃的木板,另一张床上有床单被子,存在生活的痕迹。
      
      叶因:“她有室友?”
      
      “是的,女士。艾玛的室友叫做苏菲,这个点应该在三楼画室画画。她们原本是十分要好的朋友,你要是还有什么问题,可以去找苏菲。”安娜点头,又懒洋洋地弯了一下腰,“那我就失陪了。”
      
      说完,她毫不客气地将身后站着的李四推到墙上,挤出了房间。沉闷拖沓的脚步声沿着走廊逐渐变小,最后往楼下去了。
      
      叶因皱了一下眉:“那我们先找去找苏菲?”
      
      徐晚洲点点头表示赞同。
      
      李四的脸上却有显而易见的犹豫和迟疑。叶因本来以为他不乐意,询问地看向了他。结果李四哆嗦了一下,小声道:“我刚刚就想说,你们有没有发现……林敏不见了?”
      
      叶因一愣,脸色变得不好看了起来。
      
      .
      
      林敏到底是什么时候消失不见的,谁也不清楚。只能确定,下车的时候她还在,进入孤儿院的时候,她也在。但是上楼的时候,大家都将注意力放在了自己的心思上,根本没有人注意自己身后的同伴是否还在跟随。
      
      在安娜院长将李四推到了墙壁上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个问题,随后心下悚然,冷汗直冒,立刻就说了出来。
      
      叶因虽然不怎么喜欢林敏,但不代表她能心安理得地放任同类去死。当下,她就犹豫了起来。一是副本的有些线索具有时效性,苏菲现在在画室不代表等他们找到林敏之后她还会在画室;二是副本中的很多主线索具有连续性,不可分割,亦不可拆解,错一步而满盘皆输的可能性并非不存在。此时此刻,若有保证救下林敏,又不损失线索,只能够分头行动了。
      
      她刚想嘱咐徐晚洲该如何询问苏菲,就见徐晚洲站直了身子:“你们两去三楼画室,我去找林敏。”
      
      叶因沉默了一瞬,点头:“行,你小心。”
      
      徐晚洲没有多说,走出了房间。
      
      上到三楼之后,李四对叶因对徐晚洲的信任程度表示惊异,“你本来想和徐洲说些什么的,但是最后却什么都没说。你相信他。”
      
      叶因看了一眼李四,李四的神情十分坦然,似是随口一问。叶因收回了目光,说,“救个人而已,没什么要嘱托的。”
      
      李四想了想,“那你是对艾玛的事情有猜测。”
      
      叶因嗯了一声,推开了画室的房门。
      
      画室之中很乱,各种器具都被堆积在了一起。“废墟”之中有一个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女生坐在画架之前画着水粉。劣质的颜料味很刺鼻,她却像是什么都没有闻到一样,哼着轻快的歌。
      
      两人看着面前障碍重重的道路,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下脚。
      
      却听见苏菲开了口,她的声音轻飘飘的,像是在吟唱一般:“你们找我什么事?”
      
      叶因:“听说你和艾玛是好朋友?”
      
      苏菲:“曾经是,但是很久没有联系了。”
      
      叶因:“这很正常,毕竟她早就去世了。”叶因说这句话的时候,有意仔细观察了一下苏菲的反应。
      
      苏菲屹然不动,连头都不曾回一下。倒是李四大感震惊,脚下一滑,险些摔倒。
      
      画室中又响起了那道飘渺的声音:“怎么可能?”她的音调提高,表达不可置信,但是情绪显然没有到位,整句反问依旧轻飘飘的。她紧接着又说:“我今天还见到她了,她还邀请我玩游戏。”
      
      叶因猛地皱眉,在李四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捡起一个笔筒,朝苏菲扔了过去。只听见咣当地一声,笔筒直直砸中了苏菲的脑袋。
      
      李四睁大了眼睛,紧紧盯着苏菲的背影,视线一刻都不敢移开。只见那道穿着黑色连衣裙的背影摇晃了一下,轰然倒地。“苏菲”圆滚滚的脑袋转过来,直直对着站在门口的两人:“哈哈,抓到你啦!哈哈,抓到你啦!”从她木头嘴巴里发出来的并非原本吟唱般飘渺的声音,而是和之前壮汉木偶如出一辙的、尖锐刺耳的机械音!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